文学馆 > 罪军 > 第十一节 男子

第十一节 男子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没问题————”

        男子脸色慢慢恢复正常。他认真地看着赵毅,推开摆在面前的杂志,从抽屉里取出一串表面贴有淡绿色数字标签的钥匙,微笑着说:“请给我看看你的身份证明卡。”

        “又是这个该死的老问题。。。。。。”

        赵毅颇为无奈地摊开双手,语气里夹杂着显而易见的懊恼和沮丧,以及另外一种口吻的诱惑:“从新芝加哥出发的时候,那玩意儿就被我落在了卧室的某个角落里。怎么说呢。。。。。。只能怪临出发前一天晚上,在酒吧里遇到的那个小妞实在火辣。她弄得我第二天都无法按时起床。。。。。。嗨!我说,你真的应该找个时间,去城里走走,看看夜总会里那些劲爆够味儿的妞。嘿嘿嘿嘿。。。。。。她们的某个身体部位,可要比图片上这些女人大得多。而且,手感十足————”

        说着,他抬起左手,指了指杂志封面上姿势诱人的比基尼女郎,右手则摸出另外一张二十元面额的联邦元,轻轻摆在柜台上。

        正常情况下,汽车旅馆每晚的住宿费用,一般为五联邦元左右。即便是装修豪华的品牌连锁店,房价最高不会超过八元。

        “呵呵!可以理解。谁都会有遇到不开心事情的时候。”

        男子依旧盯着赵毅的眼睛,脸上却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他不动声色地拿起摆在柜台上的钞票,在手指间麻利地对折起来,迅速装进口袋,说:“十二号房间非常舒适,应该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过。。。。。。只能是一个晚上。”

        “谢谢!你不会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任何困扰。”

        赵毅笑了笑,说:“顺便多问一句————有什么可以吃的吗?”

        男子趿拉着拖鞋从柜台背后走出,他挠了挠头满是卷曲乱发的头,微皱眉头,迟疑片刻,似乎很伤脑筋地说:“这里的客人很少,通常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厨房才会炖汤。至于现在。。。。。。只有腌酸菜,面包也很硬。”

        “再加上一杯热水就行。”

        赵毅依然笑笑,说:“我不挑食。”

        。。。。。。

        摆在餐盘里的面包很厚,半圆形的断面上,露出颜色暗黄的粗硬玉米颗粒。这种带有典型乡村风格的食物,一般都做得很大。干燥之后,也便于保存。但它们真的很硬,谈不上什么口感,没有配汤或者热粥,嚼在嘴里。。。。。。感觉,就像是粗糙的锯末和沙子。

        盛酸菜的瓷碟很浅,微皱的圆白菜显然刚刚渍泡不久。配以被开水泡软的面包,倒也勉强算是不错的佐餐。

        男子坐在餐桌对面,默默看着专心对付食物的赵毅,脸上的表情,显出几分局促。

        “抱歉,香肠和熏肉都卖光了。这个时候,我也只有这些东西。”

        赵毅抬起头来友好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也许是觉得这顿晚餐实在过于简单,与赵毅付出的那几张钞票无法划上等号。男子仔细想了想,紧皱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他推开椅子站起,用颇为兴奋的语调说:“稍等一下,我去鸡笼那边看看。如果那些母鸡足够勤快的话,说不定,能搞到几个新鲜的鸡蛋。”

        。。。。。。

        赵毅的目光,一直默默追随着男子的背影。直到他走出旅馆大门,消失在浓黑的夜幕深处。

        没有任何破绽。这就是一间生意清淡,经营者也很贪财,不需要身份证明卡依然能够接待顾客的旅店。

        食物也没有问题。在激活了五级“触觉”异能的情况下,赵毅可以通过皮肤直接触摸,探查到含有剧毒成份的物质————无论面包还是酸菜,都没有令他感到麻痒或者针扎般的刺痛。这也意味着,外表邋遢的中年男子,没有在其中添加那些能够使身体产生负作用的东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名陌生的旅店经营者,总给他以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一直在盯着自己。目光很平和,倒也符合正常审视客人的店主身份。然而。。。。。。赵毅总觉得,在那双深褐色眼眸的最深处,隐隐还藏匿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其它成份。

        夜晚的空气,夹杂着浓重的湿冷。这也使得鼻腔粘膜不像白天那样干燥,也拥有更加敏锐的嗅觉。

        一丝淡淡的腥味儿,混杂着面包的香气,钻进了赵毅的鼻孔。

        他停止咀嚼,咽下嘴里的食物,疑惑地四周来回搜寻,视线焦点也随着气味儿的来源,不断改换着眼睛观望的区域,慢慢聚集在距离餐桌五米多远的一块铺地瓷砖上。

        那是一块很普通的方形砖块。淡青色的表面,布满了鞋底沙石摩擦造成的细微划痕。这种以粘土和石英为基本成份的建筑材料,应该是同类产品当中较为廉价的那一种。不过,赵毅此刻感兴趣的,并不是它的颜色、款式,或者价格之类的问题,而是凝聚在几块瓷砖拼接形成的黑色沟槽之间,散发出腥臭味道的来源。

        旅馆大门仍旧虚掩着,远处也没有中年男子返回的脚步声。赵毅从椅子上站起,走到被自己注意的瓷砖面前,蹲下,从后腰的皮鞘里抽出格斗刀,斜插进凹槽深处,撬起一小团堆积于其中的黑色泥垢,凑到眼前,仔细端详。

        分配了大量进化点形成的五级“视觉”,可以根据大脑的命令,在近距离形成类似昆虫复眼的短时间特殊能力。这相当于一台无形中存在的放大镜,让赵毅看清楚泥垢的具体成份,甚至体型稍大一些,分布在其表面的细菌。

        他凝视着泥垢最上端一块薄薄的深褐色物质,慢慢皱起眉头。

        这是一团干燥的凝血。从颜色判断,凝固时间至少超过十个小时。

        在日常生活中,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这种东西。鼻血、意外或者身体碰撞不慎产生的伤口,都会在某个地方形成凝固的血渍。这种固化板结物质的来源体,也不仅仅只是人类。相互撕咬的猫狗,某只被打死的老鼠,被宰杀的家禽、牲畜。。。。。。总而言之,一小块这样的凝固物质,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褐色凝血,从赵毅脚下顺着瓷砖凹槽一直延伸,直到没入柜台底部,以及里间那扇写着“闲人勿进”的门板最下方。

        从旅馆的格局来看,那里,应该是厨房的位置。有血从门缝底部流淌出来,又被经营者擦拭干净。。。。。。这种诡异的场景,可以有很多解释。比如:厨房里应该在近期宰杀过一头猪,或者牛、羊之类的家畜。

        赵毅若有所思地看着刀尖上的凝血,从地上慢慢站起,大步走进柜台,推开房门。

        人血和兽血在外观上区别不大。然而,饮食习惯于生活环境的差异,导致两者之间必然存在着永远不可能类同的微物质成份。赵毅在S12生活了整整十八年,他对巨鼠、旱獭、棕熊和昆虫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那些在课堂上侃侃而谈的所谓权威。加上灵敏无比的五级嗅觉,他可以肯定————这些凝固在瓷砖沟槽里的血块,绝对属于前者。

        从厨房一直流淌到旅馆外间自己所在的位置。。。。。。对于人类来说,这些血实在太多了,已经远远超过正常的范畴。

        沿着墙壁摆放的合金置物架,三米多长的不锈钢案板,悬挂在壁面插槽上的餐刀与汤匙。。。。。。所有物件都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可是那股原本在旅馆外间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儿,却变得越来越浓重,越来越刺鼻。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