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七节 杀手

第七节 杀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你,就是整编八十一师的唯一幸存者?”

        少校朝前走了几步,站在杯盘狼藉的桌子旁边,军制宽边帽檐遮挡住的眼窝深处,释放出死死盯牢在赵毅脸庞上的审视目光。他似乎是在与记忆当中的图像进行比对,又好像是要记住这张年轻,甚至略显青涩的脸。这种以所据位置高度和沉默共同构成的威压,使赵毅觉得很不舒服,也本能产生出一丝下意识的反感。

        尾随少校走进审讯室的另外一名联邦军官,是一名身材高大,魁梧强壮的中尉。制服下面高高隆起的膨胀肌肉,表明他至少在“体格”方面投入了两个进化点。他很自然地转过身,关上沉重的钢门,插上厚达十五公分的钛制竖闩。做完这一切,中尉漫不经心地走到临近屋门的墙壁旁边,昂起头,双手背在身后,似乎是在默默等待着什么。

        “怎么,现在就要把他带走?”

        莫维斯醉眼惺忪地看了一眼站侧前方的少校,喷出一个馊臭难闻的酒嗝,很不满意地抬起胳膊,望着腕上的手表,说:“二十一点三十七分。。。。。。你们可真会选择时间。没想到,军区参谋部的那帮懒鬼,居然也有在八小时外出勤的时候。”

        “首都方面催得很急。”

        少校的声音里,夹杂着很容易就能听出来的不满与冷漠:“国防部下达了特殊命令————二十四小时内,必须把他安全送达指定地点。”

        “你们是战区参谋部的宪兵?我和那帮家伙很熟,可是为什么。。。。。。从未见过你们。”

        莫维斯伸手轻抚着布满粗硬胡茬的下巴,认真地问。

        “任何地方都有新老更替。这不奇怪。”

        少校的目光,一直没有从赵毅身上挪开的意思。他说话的节奏不紧不慢,口气却很冰冷。

        莫维斯旋紧扁酒壶口的金属瓶盖,注视了几秒钟表情颇有些僵硬的少校,说:“就算是宪兵,也必须按照规矩办事————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明,以及相关文件。”

        对于“危险”,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理解方式。

        赵毅没有在“感知”方面投入任何进化点。可是,这并不妨碍他拥有对潜在威胁的微妙预测能力。这大概是长时间生活在地下,被黑暗所赋予的某种特殊思维触角。那个时候,他经常徘徊在一个个深邃幽暗通道边缘,在超过盖革计数器最高指数的强烈辐射下,寻找着可能与食品仓库连通的缝隙。毕竟,在所有幸存者当中,他是唯一不惧怕能量射线,可以自由出入核辐射环境的人。

        他停止了咀嚼。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名走进审讯室的联邦军官,总散发出一股无法掩饰的敌意。赵毅相信,莫维斯同样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但他不可能因此对来人提出抗议,或者采取某种实际性的动作————自己目前的身份很敏感,仍然还介于“合法”与“非法”之间。

        少校平淡地点了点头,抬起右手,慢慢解开左胸衣袋盖布上的纽扣。就在手指慢慢探伸进口袋边缘的一刹那,赵毅忽然发现————那双暗褐色的眼眸深处,飞快掠过一丝充满危险与残忍的冷光。

        “快躲开!他们有问题————”

        发出预警的同时,面色剧变的赵毅也用力推开桌子,以迅疾的速度猛扑过来。他伸出右手狠狠扣住少校的喉咙,左手顺势抓紧对方下身,来自要害部位的强烈挤压,使集中在生殖器部位的密集神经骤然缩紧。剧烈的痛苦,难以言语的阻断感,仿佛利刃一样疯狂切割着来不及防备的少校思维意识。他双眼急剧鼓凸,口唇不由自主扩张成迅速放大的“O”字。麻木,加上猛烈无比甚至是无边无际的痛苦,使他浑身上下都在颤抖。这些极其可怕的负面效果,立刻汇聚成近乎窒息的身体障碍,带来无比疯狂的痛觉刺激,却不至于使他当场死亡。只能在喉咙被强行掐紧的状态下,发出空洞无意义的“嗬嗬”声,被赵毅倒提着举过头顶,朝着守候在桌子对面的中尉狠砸过去。

        从发现异常到有所动作,前后只经历了不到两秒钟。赵毅的目光焦点,一直死死聚集在莫维斯背后的那名中尉身上。由于所处位置不同,从老情报官所在的角度,只能注意站在正对面的少校。却丝毫没有察觉————中尉从身后抽出一支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正指向自己的后背。

        “扑!扑!”两声闷响,几乎与赵毅的怒吼同时发出。从手中凌空扔出少校,像沙袋一样重重砸上中尉的肩膀。他本能地歪了歪身子,迅速调转枪口准备瞄准,却被身形灵活的赵毅大步抢上前来,左手如钢钳般抓住握枪的手腕狠命反掰。

        这股力量实在太大,中尉眼中瞳孔急剧紧缩,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手像泥塑一样弯曲,发出清脆的裂音。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韧带与肌肉被撕扯到极致的紧绷,伴随着可怕的“咔嚓”声,断口锋利的白色骨片穿破皮肤与肌肉的限制,带着浓黄色的髓质,以及从破裂血管中流淌出来的鲜红液体,如同刀尖一般裸露在空气中。

        中尉根本来不及惨叫或者求救。残留在他眼瞳中央的最后景象,是赵毅那张因为愤怒和狂暴扭曲的脸,以及紧握在手中,对准自己左耳狠狠插下,在平时看来,根本不可能与“凶器”这两个字联系起来的一只筷子。

        “噗————”

        中尉的双眼当即朝外猛凸,一股细细的血水,从耳洞深处慢慢溢涌上来。整个人被侧向按倒在地,身体与四肢无节奏地抽搐着。脆弱的竹制筷身插穿了他的整个头部,从右耳钻出的筷头部位,沾满了浓白且粘稠的脑浆。

        莫维斯扑倒在桌面上,嘴唇微张,发出虚弱的喘息声————两发子弹准确地打穿了他的肺部和心脏,与其说他仍然还活着,不如说是残存最后清醒意识的弥留。

        “听。。。。。。听我说。你。。。。。。快,快离开这儿。”

        他感觉自己正从桌子上被扶起,视线当中原本歪斜的赵毅,也随之翻转到正常的视觉角度。莫维斯脸色一片惨白,他拼尽最后的力气,抓住赵毅的手,用微弱到几近呻吟的音量说:“显然。。。。。。有人。。。。。。有人,不想让你活着。你,你的存在,对他们。。。。。。构成。。。。。。某种威胁。去。。。。。。去首都。。。。。。公,公开你的身份。这。。。。。。这是你,是你唯一的。。。。。。活路。”

        赵毅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奄奄一息的莫维斯。

        他并非没有见过死人————从出生到现在,S12地下基地里的每一次葬礼,赵毅都有参与,甚至担任主持。可是。。。。。。眼睁睁看着熟识的对象被杀,对他而言,这还是第一次。

        “用。。。。。。用我的身份识别卡。。。。。。快。。。。。。快走。。。。。。”

        莫维斯的声音越来越轻,他似乎还没有说完,却再也无法吐出一个字。勉强保持着硬挺的身体,也如同被抽去筋骨一般,绵软地瘫在赵毅怀中。

        右手伸进莫维斯胸前的衣服口袋,摸出一张带有淡红色血痕的磁卡。赵毅轮廓分明的脸上,慢慢浮上一层淡淡的悲哀,又迅速被无法遏制的愤怒所取代。

        S12与世隔绝,电脑里却储存了海量的人类历史信息。历经磨难存活下来的老兵和专家,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阅历。他们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重新回归文明世界,作为唯一的寄托,幼小的赵毅,成为他们传授所有知识与技能的承载体。生物科学、机械操作、电子分析、战略、格斗。。。。。。幸存者亲昵地称呼他为“我们的孩子”。他们像填鸭一样,把类别繁杂的学科内容,通过威胁、强迫、利诱,甚至体罚等一系列方式,强加,灌输,甚至可以说是复制进入赵毅的大脑。在任何人看来,那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可怕折磨。然而,即便是在授课强度最高,被连续体罚的过程中,赵毅没有丝毫怨言。

        他知道,那些人并无恶意。核爆引发的辐射,在整个基地内部四处蔓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活多久。作为整个基地,也是整编八十一师的残余幸存者,他们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活着离开,回到文明世界,重新续写那些原本应该被他们所出创造的奇迹。

        有关切,有浓浓的爱抚。虽然,父母的尸体和其他战死者一样,都埋葬在基地矿区的最深处,但赵毅从未感到过孤独。他并非一个人————尽管语言和现实世界当中缺少了“爸爸”和“妈妈”,却让他拥有整整五百四十四个“叔叔”、“伯伯”和“婶婶”。

        对于外面的未知世界,他充满了好奇。

        赵毅曾经无比期盼,也无数次在睡梦中幻想与之接触的场景。很多人都告诉他,自己应该获得荣誉,应该成为被整个联邦所瞩目的英雄。当然,说出种种充满鼓励性质语言的同时,曾经真实体验过文明世界肮脏与黑暗的他们,也不止一次告诫过————“那些人,有着你无法想象的卑鄙、残忍、邪恶与冷漠。”

        严格来说,莫维斯其实算不上赵毅的朋友。但正如之前所说过的那样,他是自己与外界接触过,谈论时间最长的人。可是。。。。。。他就死在自己面前。

        擅自闯入审讯室枪杀一名情报官员。。。。。。显然,自己就是他们的目标。

        在S12的时候,师信息处长拉森叔叔临死前曾经说过:“有些人,肯定不希望看到整编八十一师还有幸存者。对付这些家伙最管用的方法。。。。。。就是杀光他们————”

        忽然,赵毅放下莫维斯的尸体,大步走近因为剧痛晕死的少校。迅速剥下没有溅染上血污的军服,又从对方腰部搜出手枪和匕首,以及装在身上的身份识别卡、钱夹、子弹、钥匙等杂物。。。。。。做完这一切之后,他默默注视了几秒钟尚未清醒的少校,伸手抓住对方左腕,将整条手臂抬高,以侧向角度无比迅猛的速度抽出匕首,从少校腋下飞快削掉一块巴掌大小的皮肉。

        淋巴结区域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神经,来自全新部位的强烈痛觉,刺激着眩晕的少校再次清醒过来。他的身体在剧烈抽搐,本能地想要发出哀嚎,却被赵毅的膝盖,死死抵住咽喉偏下的肩颈部位。虽然并不彻底封闭呼吸,却也无法发出正常或者音量更高的喊叫。

        “谁派你来的?”

        在苍白的面部皮肤映衬下,赵毅的嘴唇显得越发猩红,仿佛野生食肉生物般残忍、冰冷。

        少校瞪大双眼看着他,倍受痛苦折磨的大脑,将精神绷紧成为如同极致的弓弦。他努力挣扎着身体,想要从赵毅钢钳般的手中扭脱出来。几秒钟后,他终于彻底放弃这种无用的举动,发出一声沙哑且绝望的哀叫。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