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三节 鬼魂

第三节 鬼魂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本书为幻想背景,勿以现实理论作为依据。更不要套用各种实际枪弹数据。)

        在地球联邦与泛联合军两大势力的地图上,S12是一个永远无法接近的死亡坐标。

        那里除了斑驳的残墙断垣,只有锈渍斑斑的废旧钢筋。失去表面遮挡,破烂如同骷髅的门窗框架,在狂风中左右摇摆的塑料和毡布,以及汪积在地表凹处,表面浮泛着油腻腐绿的臭水。除了生存能力顽强的昆虫和菌类,再也没有发现过比老鼠更加高级的动物。

        自然,不可能有人类存在。

        任何人都无法质疑眼睛看到的事实————包括惊疑不定的泛联合军巡逻队士兵在内,侦查小队的每一个残余人员,都清楚无误地看到,那两发彻底改变战斗格局,命中率只能用“恐怖”形容的子弹,正是来源于S12废弃矿区的方向。

        “集中火力,冲出去————”

        魏文反应极快,命令脱口而出的同时,也握紧突击步枪,如同一头被缚已久急待脱困的猎豹,敏捷矫健地跃扑到早已选定的岩石背后,朝着已经陷入混乱的新联盟士兵扫射。

        失去压制效果的泛联合军巡逻队隐蔽在装甲车背后。突如其来的反击,彻底打乱了稳定有序的进攻节奏。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太久————接连不断的射击瑕隙间,侦查小队的幸存成员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手正在暂时失去攻击力的装甲车掩护下,紧张急促地调节电子频率请求空中支援。最多不超过三分钟,保持游弋状态的攻击机就能抵达战斗区域上空。

        “快!加快速度冲出去————”

        魏文一声大吼,从岩石背后猛然跃起,右手一边连扣扳机射空所有子弹,左手同时从后腰抽出备用弹匣,以最快速度完成一系列调换动作。远超常人的视力,在这种关键时刻也发挥出应有的效果,迅速判断出最适合攻击,却能够将对射伤害减至最低的所有位置。

        其余的小队士兵紧跟其后,在火力对等的情况下,轻装化的侦查人员唯一优势就是速度。他们忽视装甲,甚至连最基本的战斗服只是搭载能量包和推进器。一旦被命中,被引爆的能量会在瞬间裹住全身,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继续节省能量。虽然不明白救援部队为什么出现在北面,魏文还是将背负式跳跃器调节到最大,双圆形喷口射出强大的淡蓝色气流,以超过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猛冲出去。

        这是他的最后一格能源。如果不是在此前的运动战中消耗太多,加上特殊地形限制,新联盟巡逻队根本不可能仅凭几挺机枪完成封锁。

        蓝色气流笔直冲出山谷,没有丝毫犹豫,魏文扔掉手里已经第二次打空的突击步枪,从腰部侧面抽出MFP手枪,手指死死扣紧扳机连射。这种使用九毫米弹头的近距离作战武器,发射速度极快,可以顷刻间打光整个弹夹。但是,它的缺点也同样明显————后坐力过于强大,使得它在稍远距离根本谈不上什么精度,纯粹只有压制效果。

        散射的子弹撞击在战车表面,划出一道道密集的白色弹痕。四散飞溅的火花,使隐蔽在车体后方的泛联合军士兵根本无法抬起头来。几分钟前,恐怕谁也没有想到战局竟然在瞬间逆转。紧跟其后的两名侦查士兵,也搀扶着头部重伤的同伴跃出谷口,在喷射器的强大推动下,朝着西面方向疾冲。

        下意识舒了口气的同时,魏文也将身体朝西面微转,左手用力按下电子控制器钮键,却没有感受到从背部传来的强大推感。相反,制式头盔的聚脂凝胶层表面,与眼部瞳孔对应的位置,却突然冒出一道令他浑身冰凉,急促闪烁的刺眼红光。

        这是能源耗尽的提示。

        也意味着,肩膀上的背负式喷射器,已经变成毫无作用的废铁。

        与此同时,对面不过六米远的装甲车右侧,出现了一个浑身污血的疲惫身影。

        那是一名泛联合军的巡逻兵。

        他身上的战斗服满是尘土,右侧头皮应该是被子弹擦破,正在朝外渗溢出鲜红色粘稠液体。面色有些苍白,手里却握着一枝突击步枪。已经抬高的枪口,正指魏文眉心。

        没有能量,MFP手枪的子弹也被倾泻一空。。。。。。魏文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他惨然一笑,扔掉已经毫无作用的武器,把双手缓缓举过头顶。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成为战俘。

        这决不是重新得到生机,并且远离战场的机会。而是意味着,将在暗无天日地下矿洞中渡过余生的悲惨未来。

        地球文明已经进化到前人难以想象的高度。但是,在某些地方,仍然需要以最原始的人力进行挖掘。

        机器,终究不是最为万能的东西。

        远方,隐约传来一记沉闷的枪声。如同积郁已久的雷声,轰隆中带有快如闪电般的迅猛。即便是魏文远超常人的视力,也只能依稀判断出一道带有炽热焰尾的直线,流光般钻进泛联合军士兵的颅侧,在骇人的裂音中爆开,泼洒出漫天的浆泥血花。

        几乎在枪声入耳的同时,魏文也本能地做出规避动作,猫腰钻进草丛,朝着同伴撤离的方向拔腿疾奔。

        射击的位置已经偏向西北。显然,救援部队来的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配备精良的特种小队————前后两次射击的位置偏向度足足超过六百多米,这绝对不是单凭人力在短短几秒钟之内能够改变的。

        泛联合军巡逻队没有追上来。从头顶横掠而过的攻击机,也没有发现被茂密植被掩护下的魏文等人踪影。半小时后,相互负载勉强维持短途跳跃的侦查小队,已经脱离了新联盟控制区,进入地球联邦的火力警戒范围。

        。。。。。。

        “头儿,他们。。。。。。呼,他们是谁?”

        一个脸上长着雀斑的列兵瘫坐在地上,喘息了近五分钟,才用力扯下头盔,好奇而疲惫地问。

        他所指的,是那些从枪口下救了自己命的人。

        “不知道————”

        魏文的呼吸同样沉重。他从背包里拿出水壶,旋开壶盖,仰脖猛灌了几大口,带着险象环生的惊悸,以及从死亡牢笼中逃脱的喜悦,沉默了几秒钟,说:“可能是执行某个特殊任务的友军。距离太远了,看不清楚他们的身份标记。”

        “但不管怎么样,是他们救了我。。。。。。”

        头部刚刚做完简单处理,被绷带裹住面颊的伤兵,挣扎着倚靠在一块岩石上,嗓音沙哑堤旃充道:“救了我们。”

        默默地点了点头,魏文只觉得自己绷紧的神经,已经慢慢松驰下来。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从北面出现?”

        最后说话的,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上级军士,也是侦查小队里军衔位列第二的副指挥官。他先是双手杵在膝盖上,垂首做了一会儿默祷。重新直起身子,满面疑惑地问:“那里是S12矿区。不要说是人类,就算是生命力最顽强的鼹鼠,也不可能随便进入,并且活着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魏文忽然发觉自己双手手心全是汗水。湿漉漉的手指,有种很不舒服的粘稠感。他用力在军服上擦了擦,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四支散了一圈,最后,再给自己点燃。他狠狠吸了一大口,用自己听着都觉得古怪的声音,对坐在旁边的上级军士说:“你注意过他们的狙击距离吗?是多少?”

        “四千五百至四千七百米。或者,还要更远一些。”

        上级军士取下叼在嘴里的香烟,用力抽了抽鼻子,颇不理解地看着他:“你是视觉进化者。应该比我看得更清楚。”

        “我一直以为,那是错觉————”

        魏文抹了一把从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夹住香烟的手指不自觉地抽搐着,说:“不要说是我,即便是那些在远射方面投入两到三个点的专精型狙击手,在这个距离上的命中率,也不会高于百分之八十。要知道,看到,和真正能够命中,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子弹飞行会受到风速影响。射程超过两千五百米,偏转的弹头。。。。。。会把误差率提高到百分之三十以上。”

        “那可不一定————”

        脸上满是雀斑的年轻列兵,说话声中羡慕与嫉妒兼而有之:“头儿,“影杀”狙击步枪的大口径特装弹头,根本不需要考虑这方面的因素。我在装甲步兵营见过他们射击,即便是在暴风雨模拟环境下,命中率一样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八。”

        “那不一样。。。。。。”

        说到这里,魏文只觉得自己喉咙发干。他拿起水壶又灌了一口,含在口中慢慢咽下,用明显带有颤抖的声音说:“你们没有看到最后一枪。那名泛联合军士兵,几乎就死在我的面前。那发子弹并不是完全呈直线射击,它显然已经超出正常的可控射程,带有一定程度的弧圈。而且。。。。。。而且。。。。。。是标准的九毫米弹头,没有加装任何稳定尾翼。”

        世界上所有的枪,都拥有“可控射程”和“有效射程”。前者,是指能够被射击者控制的精准距离。而后者,只是在综合动能与惯性等因素之后,得到的相对性数据。比如被大量列装的常用型突击步枪,可控射程一般为三百米。而不考虑准确性的弹头实际杀伤距离,却可以达到一千二百米之远。

        一片死寂。

        没有人说话,只有呼啸的风从人们身边穿梭而过,带起一阵被沙子砸在脸上的轻微刺痛。

        上级军士只觉得后背猛然窜起一股冷汗,他用力咽下一口唾沫,艰难地说:“S12。。。。。。那里属于高危辐射地带。不可能有人,也不可能有任何活物。”

        “那你说,究竟是谁救了我们?”

        雀斑列兵脸上已是一片苍白,嘴里说出的话,却仍然相当强硬。

        军士脸上的表情一僵,夹在指间的香烟,不受控制地松动,掉落在地面上。他正准备张口回答,靠在岩石上的伤兵已经翕张着嘴唇,用虚弱的声音说:“S12没有人。。。。。。那么。。。。。。只可能,是鬼。”

        说着,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或许,是那些在大战中死去的灵魂。”

        重新恢复安静。所有人,包括小队指挥官魏文,都感觉到一阵发自内心深处的森寒和战栗。

        在靠近S12的西部战区,“鬼魂”这个词,并不是神话或者迷信的代表。而是真实存在的故事。

        从那场核爆结束以后,西部战区经常有士兵莫名其妙的获救。

        有时候,是一辆追赶残兵的泛联合军坦克突然爆炸。或者,就是像今天这样,几名陷入重围的士兵意外逃出生天。这些故事,在西部战区大大小小有近上百例,传说也有各种不同的版本。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获救的士兵,从来没有看到过施救者本人的相貌,攻击位置也大多来源于S12方向。而且,那些攻击方法就和今天一样匪夷所思。久而久之,口颂言谈之间的神秘人物,自然就变成了“鬼魂”。

        强压下内心深处的恐惧,上级军士环视了一圈四周,用力咬了咬牙,用连他自己也不太确定的语气说:“你们。。。。。。相信吗?”

        雀斑列兵和伤兵相互看了一眼,同时转过身,犹豫着点了点头。

        “头儿,你呢?”

        军士把视线转向魏文:“你觉得,这会是真的吗?”

        魏文坐在原地没有动,似乎是在无聊地抽着烟。过了近五分钟,才狠狠吸了一口已经燃至末端的烟头,扔在地上,朝着北面S12矿山位置眯缝着双眼,话语当中带着颤音,说:“当然。。。。。。不是。”

        他的视力远超常人————目光注视的方向,可以看到一个模糊身影,正在朝这边缓缓接近。在太阳光圈的映照下,仿佛福音书中记载的圣灵。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54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