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二百四四节 失望

第二百四四节 失望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屏幕上的赵毅收起微笑,淡淡地注视着周以铭。

        “我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一直以来,我都很尊敬你,认为你是地球联邦最具眼光的智者。当然,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对我父母做过的一切,但私人仇恨与意识交流之间,总会存在着令人尴尬的共通之处。我不可能用自己的想法影响你的决定,也无法改变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我相信时间和距离会让某些问题淡化,进而被遗忘。我也不希望暗地里的争斗,对这个国家造成不可逆转的致命伤害。我希望你能够仔细思考从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那意味着责任,意味着对你身边其他人的影响,也意味着未来即将发生的很多事情。”

        周以铭端坐在黑暗深处,声音充满不可遏制的怒意:“是你杀了斯多瑞?”

        “我不认识这个人。”

        赵毅的回答异常干脆。

        “是杰森。斯多瑞少将————”

        “我与他没有任何交集,更谈不上什么知道。”

        “他是军部刚刚任命的新编四十九舰队司令官。”

        “哦……我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指令,也没有接到类似的文件。”

        “就在几个钟头以前,他搭乘一艘快速巡航舰前往AG64号星球。巡逻部队接到了他的求救电报,声称被海盗舰队围攻。支援部队赶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被击毁的战舰残骸。”

        “我对此表示遗憾……这些海盗实在太猖狂了,联邦警方应该加大对他们的清剿力度。”

        “事发地点位于安全航道,海盗怎么可能突破巡逻网?要知道,斯多瑞少将的座舰可不是货船,攻击这种目标。除了招致联邦军的报复怒火,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你说的对————可能那些海盗想要尝试更加刺激的战斗经历。或者是泛联合帝国渗透者下的手……很快,黑暗中的周以铭再次陷入沉默。

        他发现————与赵毅的交谈毫无结果,也无法收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还是先前说过的那句话————你比我想象中更无耻。”

        几分钟后,联邦总参谋长的声音变得更加森冷:“我实在无法想象,你居然是两名联邦将军的后代。用这种最卑鄙的方法狙杀联邦军官,又不敢承认……你,根本就是宇宙间最肮脏的渣子————”

        “我没有做过,为什么要承认?”

        赵毅的语气平淡无波,仿佛是机械合成的声音。但是语气中没有任何容人反驳或者是置疑的余地:“我已经说过,根本不认识什么斯多瑞少将?军部没有下发过继任者前往AG64号星球的文件,我甚至连这个人都没有见过……不过,说到卑鄙。尊敬的联邦总参谋长阁下。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适合这个词————想想你曾经对S12战区做过的那些事情,想想那些因为你而死的人们,虽然我隔得很远。仍然可以听见他们在坟墓里哭泣、诅咒你的声音。”

        “你以为自己在说灵异故事吗?”

        周以铭冷冷地注视着他。

        “这不是故事,而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甚至亲自经历,正在发生的现实。”

        赵毅面无表情地说:“以“危及国家安全”的借口,肆意抓捕各个独立舰队司令官,清洗那些被不忠于自己的反叛者。在所有重要位置上都安插上一条狗……总参谋长阁下,难道你不觉得这有违联邦宪法?难道你觉得这种事情很正常?我不知道你那颗尊贵脑袋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也许你觉得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也可能你已经习惯用最卑鄙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当然,那些人在你看来也的确该死,他们占据了属于国家的东西,占据高位却以世袭方式将它们延续下去。我无意评价这场争斗究竟正是或者邪恶,那些人的确该死,也有着必须从那个位置上被拉下来的种种原因。我只是想告诉你————所谓复仇和正义,已经牵涉了太多不应该的人。被你关进监狱的几百万人,难道都是联邦的叛国者?难道都是对民主制度感到不满,随时准备出卖国家利益的叛徒?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泛联合帝国不可能一次性接收如此之多的叛逆,放弃自由公民身份,心甘情愿去做贵族的奴隶,这种事情你觉得可能性有多高?他们是地球联邦最精锐的部队,最优秀的军人,却仅仅因为牵连被集体枪决,或者处以流放……我不知道这起事件对联邦的安定能够起到多少效果。我只看到最清楚无误的现实————帝国正在入侵,联邦却没有足够的军人能够站出来。他们都被关进了监狱,或者死在你的手里。”

        “这就是你的理由?”

        周以铭嗤之以鼻:“就因为有太多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存在,联邦才变得动荡。你不愿意交出舰队,所以干掉了斯多瑞。无论你承认与否,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你有什么权力对我进行指责?这个国家目前陷入困境,你又为此做了些什么?你和那些家伙一样痴迷权力,至死不愿意交出手里的东西,还在这里奢谈什么所谓正义……够了,别再演戏了,我对你已经不再感到失望,而是彻底的愤怒。”

        说完,他异常果决地关闭屏幕,身体朝后靠,仰躺在椅背上,慢慢闭拢双眼。

        周以铭从来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疲惫。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而每一件事都需要消耗大量精力,身边值得信赖的人……几乎没有。

        过了很久,他感觉有种柔软温暖的物体,轻轻覆盖在自己身上。睁开眼睛,无声开启的房门暗光背景深处,一个窈窕而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身边。

        周以铭用手摸了摸。一张毛毯已经拢及胸口。

        “克拉丽丝……现在几点了?”

        “下午三点十六分。”

        女秘书补充了一句:“法肯上将正在主持会议,二十分钟前我回复您正在休息。他告诉我不用打扰您。”

        周以铭皱了皱眉,摇着头,掀开毛毯,慢慢走出办公室……推开军部会议室大门的瞬间,里面立刻扑出一股浓浓的烟雾,迎面撞在周以铭的脸上,他感觉自己几乎窒息,眼睛和鼻孔被强烈刺激着,发出想要流出液体且极其难受的刺痛。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屏止呼吸,后退几步,在空气相对流畅的位置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走进了烟雾缭绕的房间。

        地面上到处都是散乱的文件。洁白的纸面被无数黑色脚印践踏。摆在桌面上的几只烟灰缸全部装满,烟头堆成一座座拱圆形的小丘,附近洒落了厚厚一层灰。偶尔有气流掠过。便腾空而起,在一张张散发着恶臭与骂人字眼的嘴唇间来回飞舞。

        “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在两周内派出四百万援兵。否则前线根本抵挡不住。四百万,这是底线————”

        “为什么后备补充兵团没有按时抵达?编号FFG16的后勤编队究竟在干什么?预定时间已经超过了七十二小时,为什么它们仍然还在昂维斯星球没有出发?”

        “见鬼!我已经说过上百次了————尽量简化新兵的训练程序,把半年的各种课程压缩到三个月内完成。那些后备训练官难道都是没脑子的白痴吗?这个时候居然还要严格按照大纲。花费一个月时间让新兵学习队列?为什么不训练他们射击?为什么不训练他们操作军用机械?他们以为战争就是与泛联合帝国相互比较谁的队列更好看吗?”

        诸如此类的争吵和叫骂声,在会议大厅的每一个角落里此起彼伏。如果不是外套肩膀上佩戴的金色徽章。恐怕谁也不认为这些满面怒容,被烟草和浓咖啡气味牢牢困锁,正在对着电子屏幕或者副官声嘶力竭叫嚷,脖子和面颊两边血管暴凸,为了某个问题疯狂挥舞手臂或者摔砸文件的人,竟然是一群身份高贵的联邦将军。

        法肯上将仍然坐在会议大厅的主位,几缕长而稀薄的头发被汗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谢顶微秃的脑门上,他的双眼深陷,眼眶里布满了清晰可见的血丝,手边摆着一杯几乎全黑,浓得令人感到恐惧的咖啡。察觉到有人走近,他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周以铭,抽搐着嘴唇,露出一丝极其艰难,也颇为无奈的惨笑。

        看上去,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

        “你应该去休息一下。”

        周以铭推开咖啡和堆积如山的文件,在桌面上强行开辟出一块足够宽敞的位置。

        “现在这种情况,还能谈得上什么休息?”

        法肯上将虚弱地摇了摇头,将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出乎意料地骂了一句:“都是/他/妈/该死的和平,我们的士兵已经忘了应该如何战斗,有太多人仍然没有意识到战争降临。我……我……我……上将连续说了三个“我”字,却没有说出应该与它们连接的后续语句。不过,周以铭听得出来,被那张翕张衰老隐没的声音背后,是何等绝望的悲哀。

        各种战略资源当中,人力,是发动战争的最基本前提。地球联邦在这一单项资源数量上并不占优,但相差比例也没有达到令人难以接受的堤旖。就目前已知的情报————截止今年四月,联邦各移民星球的在籍公民为五千六百兆左右。其中,劳动人口比例大约为百分之四十六。得益于工业平民采集的大量资源,从事工农业重体力劳动人群的比例更低。尤其是十六年前议会通过的《新妇女法案》,使女性在军队当中具体承担的工作岗位,只能是通讯、后勤、医疗和文案等方面,根本谈不上什么实际战斗人员。再加上原独立舰队司令官对各自防区的把持,军部很难就征兵问题与其达成共识,导致在人力使用方面一直趋于混乱状态。

        泛联合方面的人力资源战时使用情况。要比地球联邦优越得多。这主要因为帝国人口结构当中,有百分之二十八左右的成员身份为奴隶。连同各大贵族领内的平民。可供驱使的人员总数高达三千兆以上。为了充分利用人口资源,帝国大大增加了劳动力当中妇女的比重。在五十多年以前,泛联合帝国各大农场的主要劳力,已经基本上转换为妇女。其中,还包括大量老人、少年和残疾军人。

        在历史和人文学家的理念当中,“民主”永远都是优于“帝国”的最佳社会制度。然而此刻,周以铭却不得不羡慕泛联合帝国的贵族,还有那位摄政王————相比什么都要通过议会辩论,再获得民众认可的地球联邦。帝国在人员使用和资源调配方面,的确拥有无比庞大的优势。

        至少,只需要一道诏书,帝国平民就会主动走进兵营。转换身份成为战士。

        至少。在调派军队的时候,只要给予贵族们足够的利益,立刻就能得到多达千万的私兵。

        至少。他们永远不会为了抚恤金之类的问题发愁。而联邦军队在面临对手侵略的时候,仍然有太多领取高新的军人在装病、请假,以各种名义逃避战斗。

        “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各个星球征召的新兵还不到三百万。我们……我们的总人口高达五千兆以上,却连新征区区几百万士兵都无法做到。在那些人眼里,总动员令根本就是一张废纸。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昨天的报纸。很多人都在抨击军方。有些记者甚至列举出最近十年来的军费增长列表,质问这些钱的具体用途。还有的人撺掇民众拒绝响应征召。甚至提出增加军人工资之类的要求。民政官员们对此熟视无睹,很多部门都在相互推诿。民政部和人口普查总署彼此对骂,军工部门和矿石总局为了运输问题在扯皮,甚至……还有人对战争本身提出质疑。他们列举种种理由,认为泛联合帝国根本不可能对联邦发动战争。叫嚷着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是我们以战争名义要挟议会,为了获取更多军费拨款,与帝国方面配合导演的一场戏。”

        法肯上将用发红的双眼瞪着周以铭,颤声道:“这就是我们必须为之守护的国家?这就是我们必须付出生命保护的民众?那些该死的官员非但不制止,而且还在其中加油添醋的所谓“为民众请愿”……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屁股黑账,我手上的材料可以将整个联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官员,全部以贪污受贿之类的罪名绞死。难道他们就不明白,这其实是洗清罪孽的最佳时机,如果泛联合帝国真的打赢这场战争,联邦因此被并吞的话,他们永远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身据高位,继续享受贪腐糜烂的生活……保住这个国家,就意味着保住他们自己啊!”

        周以铭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他很清楚————法肯上将没有夸大其词。虽然这几天一直呆在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其它问题,但他一直关注战局,也关注着民众对战争进程的态度。

        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联邦公民对于“侵略”这种事情,竟然会保持如此冷淡的态度?正如法肯上将所说的那样:作为直接受益者,联邦官员也表现出令人惊讶的智商底下。难道,他们觉得帝**占领联邦以后,贵族们仍会让他们保持现有的地位和财产?难道,他们以为仍旧能够享有同样,或者更多的利益?

        周以铭只觉得这些家伙简直就是脑子出了问题。

        那些让他们坐上高位的“政绩”,就是与联邦银行共同策划侵吞民众财产,将更多的失业者流放为工业平民?就是不分白天黑夜与漂亮女人在床上忘我驰骋,再把无数子孙后代喷射到对方嘴里当做食物咽下?就是用种种理由掩盖错误,把出现的问题全部往天气、水分、自然环境,乃至女人来了大姨妈,男人肾虚阳痿之类的“调查原因”上一推了之?

        “前线局势已经容不得我们继续观望,必须尽快解决这些问题。”

        周以铭眼中的目光渐渐变冷,他走上大厅正中,从副官手中接过话筒,用不容置疑,也充满森冷和杀意的语气,低沉地说:“向所有移民星球派出军法官和内务部队,取消联邦最高分院的民事裁决权,给予军人代表临时处决权,让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设立军事法庭。用最强硬的手段,对付那些不遵守号令的家伙————诸位,相信你们已经看到了联邦正在腐烂。要剜除毒瘤,就必须使用最严厉的手段。(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280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