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二百四十节 显贵

第二百四十节 显贵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罗切斯特从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

        是的,因为有地球联邦的存在,泛联合帝国各个星球生存环境的综合评估,已经从“安全”逐年提升到了“危险”的级别。贵族们的享乐,对奴隶和底层人群肆意虐杀,都成为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重要束缚。作为帝国的最高权力人物,罗切斯特当然清楚问题的症结所在,但他无法从根本上做出改变,只能以增加军费的方式,不断扩充帝**实力,全面提升舰队战斗力。这种举动渐渐发展为压倒一切的目标,并且行动计划各个序列之间的随意性和可选择性也随之降低。毕竟,帝国不是联邦,政治制度上的差异,决定了两大势力永远不可能融合。但双方优劣也很明显————帝国在控制军队和民众方面拥有绝对权威,联邦则有着泛联合难以比较的机械生产优势。

        “谁能告诉我,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

        望着窗外的夜空,罗切斯特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喃喃自语着,却无法从虚空中寻找到所需的答案。

        战争的胜负,很大程度上是对国家综合实力的考验。

        人力方面,帝国无疑占有绝对优势————今年上半年的人口普查和谍报显示:泛联合与联邦人口对比大约为一点四比一。虽然帝国平民识字率只有联邦的百分之二十九,但他们对于贵族却有着本能的服从意识。尤其是贯穿社会几个世纪的奴隶制度,使的平民士兵征召费用也大为降低。综合各方面的优劣,单以帝国元作为评估标准:泛联合征召平民和训练士兵的单人费用,至少要比联邦便宜百分之七十五左右。

        罗切斯特从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

        是的,因为有地球联邦的存在。泛联合帝国各个星球生存环境的综合评估,已经从“安全”逐年提升到了“危险”的级别。贵族们的享乐。对奴隶和底层人群肆意虐杀,都成为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重要束缚。作为帝国的最高权力人物,罗切斯特当然清楚问题的症结所在,但他无法从根本上做出改变,只能以增加军费的方式,不断扩充帝**实力,全面提升舰队战斗力。这种举动渐渐发展为压倒一切的目标,并且行动计划各个序列之间的随意性和可选择性也随之降低。毕竟,帝国不是联邦。政治制度上的差异,决定了两大势力永远不可能融合。但双方优劣也很明显————帝国在控制军队和民众方面拥有绝对权威,联邦则有着泛联合难以比较的机械生产优势。

        “谁能告诉我,这样的决定。是否正确?”

        望着窗外的夜空。罗切斯特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喃喃自语着,却无法从虚空中寻找到所需的答案。

        战争的胜负,很大程度上是对国家综合实力的考验。

        人力方面。帝国无疑占有绝对优势————今年上半年的人口普查和谍报显示:泛联合与联邦人口对比大约为一点四比一。虽然帝国平民识字率只有联邦的百分之二十九,但他们对于贵族却有着本能的服从意识。尤其是贯穿社会几个世纪的奴隶制度,使的平民士兵征召费用也大为降低。综合各方面的优劣,单以帝国元作为评估标准:泛联合征召平民和训练士兵的单人费用,至少要比联邦便宜百分之七十五左右。

        资源,两大势力几乎没有什么差异。双方都拥有广袤的原料供应地。矿石、能源、胶质三种基本战略资源都很丰富,还有数量多达亿兆的工业平民作为免费劳力。

        战舰。是决定战争的关键因素,也是罗切斯特最为忧虑的问题。

        帝国并不缺乏军工企业,因为体制的缘故,产量比只能达到联邦的百分之八十。对于这一点,贵族和罗切斯特根本无能为力,那些该死的奴隶总是想方设法破坏机械,监管者却偏偏无法从他们身上找到任何破绽。尤其是成品合格率,最好的情况,只能保持在百分之三十六左右。尽管帝国警察一再逮捕奴隶,用最强硬残酷的手段对他们进行惩处,市区绞刑架上随时都挂着尸体,示众的木笼里也不缺乏被砍下来的人头。。。。。。可问题就是如此奇怪,那些肮脏卑下的生物总是不服输,制造出来的战舰数量,永远达不到预料中的标准。

        也正因为如此,泛联合与联邦之间的和平,才能长久保持。甚至连最为好战的贵族都感到绝望,认为两大势力永远不会得到统一。

        与历史上那些激动人心的变革一样,沉默中的对峙,终究因为某个突破口的出现而改变。泛联合帝国完全出于意外的得到了机会。

        现在,罗切斯特已能清楚感觉到它的影响,也因为它的存在而激动,振奋。

        他缓缓转过身,走到壁橱前,拉动装设在书柜旁边的绳子。二十秒后,一个身穿淡蓝色号衣仆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毕恭毕敬地低声询问主人有什么吩咐。这种谦恭而严谨的态度,让罗切斯特十分满意,他点了点头,说:“福尔格里姆侯爵到了吗?我记得,现在是他预约觐见的时间。”

        “侯爵车队刚刚通过王宫外的哨卡。”

        男仆恭敬地回答:“内廷侍女正带着他过来。穿过走廊,还需要大约五分钟。”

        “我有些饿了,去拿点儿酒和饼干来。”

        罗切斯特继续吩咐:“也给侯爵准备一份。”

        男仆领命而去,过了几分钟,就端进来一个装有葡萄酒和巧克力胡桃饼干的精致银盘。他小心翼翼地把托盘放在桌子上,然后退了出去。与此同时,福尔格里姆侯爵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前。

        侯爵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者,穿一套偏于暗淡的灰黑色便袍,衣服袖口用金色丝线绣出复杂的家族纹饰。单看外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特殊之处。

        在泛联合,很多人都听说过“福尔格里姆”这个名字。但同样也有很多从未见过侯爵本人。名声比本人响亮这种事情,在文明历史上比比皆是。不过,侯爵应该算是其中颇为特殊的例子————无论在联邦还是帝国出版的一些书籍当中,福尔格里姆总是与血腥、残酷、暴虐等负面词语联系在一起。包括两代前的爵位继承人在内,对领地内平民和奴隶的高压手段,都是贵族圈子里值得谈论的话题。

        据说,福尔格里姆喜欢用小孩子的脑浆做早餐。

        据说,侯爵有用人血洗澡的怪癖,他认为这样做能够恢复青春。

        据说。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头每天晚上都要虐杀一名处女。手段极其变态、血腥,令人发指。。。。。。

        诸如此类的议论,还有很多。但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其中究竟。然而,好奇心与“八卦”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兄弟。人们宁愿相信道听途说的虚幻。也不愿意亲眼去求证。何况。。。。。。事件主角可是凶暴残忍的福尔格里姆侯爵。而这里。也不是地球联邦。

        “请坐!”

        罗切斯特微笑着伸出手,用最标准的贵族礼仪,做了个“请”的姿势。侯爵沉默着点了点头。在一张表面镂刻着金雀花纹饰的高背椅上坐了下来。

        侯爵的外表根本不是传说中凶暴且令人厌憎的模样。他虽然已经年届七十,却仍然保持着学者式的英俊相貌。时间在他脸上留下了皱纹,也增加了令人信服的阅历证明。他全身都散发出全神贯注而极富智慧的气息,带有浓重的书卷气,曾经刻苦研究过知识的人,很容易就能判断出这一点。

        “战争进行的很顺利。部队推进速度远比想象中要快得多。最新研制的“尼伯龙根”级战舰已经被证明适合在北线使用,它的性能非常优秀。与联邦的“国王”级相差无几。”

        罗切斯特脸上一直洋溢着微笑,他从办公桌旁边的台子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坐在对面的福尔格里姆侯爵。顺便,又把摆在茶几上盛有红酒和饼干的盘子,朝老人那边轻轻推了推。

        侯爵没有说话,他拿起文件,从胸前的衣袋里取出一块金丝镶边的单边透镜,卡在左眼眉弓与颧骨之间,认真地开始阅读手中的报告。

        他看得很仔细,几乎是逐字逐句地默读。罗切斯特也没有催促,只是拿起酒瓶将两只杯子倒满,又慢慢咀嚼起属于自己的那份巧克力胡桃饼。

        “这种新型战舰的确表现不错。很可惜。。。。。。它终究不是真正的国王。”

        侯爵一语双关地说完这句话,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看比自己年轻得多的摄政王,继续道:“泛联合的皇座已经空缺了近一个世纪。我们需要一个皇帝,但偏偏拥有王室血统的那些家伙,不是没有脑子的白痴,就是不思进取的废物。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究竟还是持续多久?也许。。。。。。我们应该学学联邦,采取古老的元老院议政制度?”

        罗切斯特脸上流露出苦笑,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沉默了大约十余秒钟,他叹息着摇了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

        福尔格里姆盯着他的眼睛,仔细搜索着其中任何值得注意的细节:“我已经七十八岁了,如果身体状况允许,至少还可以活一个世纪。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件事。”

        “就凭你?”

        对方这种极其无礼的态度,罗切斯特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抿了一口红酒,咽下嘴里已经嚼碎的饼干,冷笑着说:“我承认,福尔格里姆家族的确拥有令人羡慕的资源和财富,私军规模也比其他贵族庞大得多。但你应该明白,这种事情不是单单依靠政变或者战争就能改变————哪怕皇帝本人愿意和一头母猪/上/床,结果得到一个怪物儿子,他仍然是所有人都承认的王室血裔。杀了他,就是僭越!就是反叛!其中的道理想必你比我更清楚。。。。。。试想一下,如果在地球联邦内部发动政变。颠覆现在的议会,扶植一名皇帝。。。。。。结果。会怎么样?”

        侯爵不在说话。他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眼睛里的目光也有些散漫。

        泛联合需要一名皇帝。遗憾的是,有资格坐上皇位的人,都是不堪大用的废物。

        这一点,已经是帝国所有贵族的共识。也正因为如此,从一个多世纪前,帝国皇位就一直空缺。在几名大贵族的联合下,总共有三十七名亲王被监禁。这些人被分别关押在最隐秘的特殊监狱,却享受着相当于国王的优厚待遇。有精美的食物和衣服。也有漂亮纯洁的少女。。。。。。贵族们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他们需要从诸多被囚禁亲王当中,挑选一名有资格继承皇位,也是被所有人认同的对象。

        “我们需要最英明的君主,而不是混吃等死碌碌无为的白痴————”

        这就是贵族制订并且实施该计划的初衷。

        几十年过去了。贵族们没有寻找到自己需要的目标。他们不得不对计划进行修改。将选择对象变更为囚禁者的下一代。同时,在元老们的支持下,对年幼的王室血脉拥有者进行培训。。。。。。然而。残酷的事实再次击碎了他们的梦想————上百名成年后的幼童,仍然没有任何人表现出令人满意的资质。他们当中有人成为最优秀的战士,也有人成为艺术家或者医生,还有人成为学者,却没有人成为皇帝。

        问题症结其实算不上什么秘密————贵族们都有私心,都想要从未来的皇帝那里得到更多收益。因此。他们只会选择被自己看顾的血脉继承者,对其他人选则大加抨击。这种混乱的局面一直延续到现在。加之没有某个贵族拥有决定性的强大武力做后盾,自然也就不难理解,有皇位却没有皇帝这种奇怪的现象。

        罗切斯特的出现,完全出于偶然。

        他原本只是一个在十一岁那年,继承了家族徽章的小男爵。但他很聪明,在贵族公立学校得到所有教师的一致称赞。也正因为如此,他开始不断出入贵族夫人们的沙龙,以探讨学问的名义,成为很多大贵族认可的“学生”。二十多年后,当皇位问题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仍旧没有任何答案的时候,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局面的塞德里茨公爵提议————推举一名被大家认可的对象担任摄政王一职。

        这是一个极其微妙的职位。摄政王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光,也不是小说故事中手握大权的风云人物。罗切斯特很清楚:自己只是贵族们用于平衡彼此权力的砝码。虽然拥有否决或者赞成某个提案的权力,但整整的决定者,仍然还是那些坐在自己身后的大人物。

        福尔格里姆侯爵就是其中之一。而且,他还担任过最高公立学校的教授,是自己少年时期求学时代的老师之一。

        罗切斯特一直很尊敬侯爵,但这并不意味着必须无条件赞同他说出的每一句话。

        尤其是身为摄政王,在某些时候,也必须表现出足够的强硬和态度。毕竟,在纷争问题上,自己代表王权,魄力和勇气缺一不可。

        “问题总会有解决的时候,帝国目前只需要一个机会。您应该明白————调教出一名合格的皇帝其实并不困难。但他想要得到其他人的认同,就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需要力量和资本。”

        福尔格里姆侯爵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亮光。

        他当然明白罗切斯特话里隐藏的意思。事实上,这也是他从走进这个房间开始,就一直试探对方想要达到的目的。

        “地球联邦和帝国存在的时间一样长久。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它。呵呵!正如我刚才说过的那样,继承人想要得到皇位,还需要一个机会。这种东西永远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既然无法从正当渠道获得,那我们就只从其它角度制造它。”

        罗切斯特举起杯子,对侯爵诚恳地说:“您是我见过最具智慧的人。十一号实验体的开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是您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让宇宙战争出现了新的起点。这绝对不是吹捧,您在军事和生物学方面的成就,足以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里程碑之一。既然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等待,却完成很多比这更为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顽固的坚持某种执念呢?”

        侯爵满是严肃和冷静的眼睛里,渐渐流露出思索的目光。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实力才是被所有人承认的根本。现在,我们有机会得到更多,没有什么比这更为重要。”(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2784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