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罪军 > 第二百三九节 应对

第二百三九节 应对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苍天之怒遭到攻击……至AJ89号陨石基站全部都被摧毁,在西面方向我们丧失了所有监控探头。第九舰队已经启动了紧急预案,后备卫星监控系统将在十六分钟后投入使用。”

        “我们需要支援!需要支援!”

        首都星“希望之光”的联邦军部大楼内,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表情严肃,气氛也要比平时沉闷得多。从凌晨时分收到第一份警讯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了近四个小时。所有办公室都在忙碌于自己的事务,人们的脚步也加快了许多,在最高参谋联系会议公布最新战报以前,谁也不知道整体战局究竟发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会议室的大门紧闭,数十名身材高大的卫兵守候着走廊,没有佩戴特许通行证,任何敢于接近这里的人,都会被当做窥探者在第一时间当场击毙。

        “整个北线和西线都遭到泛联合帝国的进攻。截止十六分钟前的最新战报,总共有一百二十七个防卫据点被攻击。其中,要塞星球为六颗。帝**的攻势相当猛烈,据已经查明的番号,他们一共出动了八个舰队,战舰数量高达四百万艘以上。其后续部队数量不明,综合战前侦测到的情报,预计应该为六十万至六十五万左右。”

        “第三和第五舰队已经完成集结,围攻冥王星S的帝国舰队正在后退。他们在那一区域没有任何优势,只是骚扰攻击。最多只需要两小时,增援部队就能抵达并恢复该区域的防御系统。”

        “北线部队受损严重,第七舰队战损率高达百分之六十八。他们受到了三支帝国舰队的攻击。目前,第七舰队已经溃散,我们只收到三万余艘战舰的回复信号,其余的。。。。。。全部下落不明。”

        十多米宽的平面电子星图上,已经标注出联邦西、北边境的整体态势。那条代表联邦国界的红色线条外围,原本有一道代表安全的粗大绿线围绕着。现在。绿色轨迹正在电脑模拟下,被不断修改的数据朝联邦领地内部压缩。就在它的外沿,上百个代表帝**进攻路线的蓝色箭头,正凶狠异常的朝内部推进。

        包括周以铭在内的十多名联邦将军。围坐在星图周围,神情严肃地注视着不断变幻的战场形势。

        “我们损失惨重。。。。。。这些家伙的偷袭的确收到了奇效,谁也没有料到他们居然会把守备最严密的“苍天之怒”作为主攻方向。而且,居然不计损失一次性投入如此之多的战舰。这种打法,真是疯狂。”

        法肯上将看了看不断朝内深陷的绿色防卫线,无可奈何地摇着头。

        “单就战损数字而言,泛联合帝国其实不比我们好多少。”

        一名中将插进话来:“就目前的统计战报来看。帝**至少损失了八十万艘各型战舰。这与我们的八十四万战毁数据相当。只要依托防线守住最为重要的几个要塞,我们未尝没有反击的机会。”

        “死守那些星球非常困难。”

        另外一名将军并不赞成这种说法:“虽然它们被冠以“要塞”的名字,但就战斗中发挥出来的实际效果而言,其实远远不如拥有机动能力的宇宙舰队。帝**这一次的打法和以往截然不同。他们集中优势兵力围歼要塞舰队,同时对整条战线发动全面攻击。这就导致每一个点看起来都像是主攻方向,很难判断他们真正的目的所在。而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集中预备舰队,被动应对。”

        “但不管怎么样。它们毕竟是要塞————”

        一个额头很高,肩膀很宽的中将用力敲了敲桌子,很不高兴地说:“在过去的几十年。联邦政府花费巨额资金对这些要塞进行改造和修复。包括“苍天之怒”在内的每一刻星球,它们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朔到人类宇宙移民初期。在历次战争中,这些边境据点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挡住了帝**的进攻,牵制了相当数量的兵力。尤其是那些最新型的大口径基地炮,没有任何战舰能够在正面方向与它们抗衡。我们应该趁这个机会调集舰队,向帝国领地方向突入。”

        “哼!说得轻巧!这个时候居然还谈什么突入?既然你这么勇敢,为什么不指挥舰队亲自去试一下?说不定,你的计划会进行得异常顺利,还可以俘虏泛联合帝国的摄政王本人。”

        高谈阔论立刻遭到其他人的反对。其中更有毫不掩饰的嘲讽。冰冷恶毒的字句,立刻引发了狂怒暴躁的反击,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陷入混乱。叫骂、咆哮,砸桌子摔板凳,你来我去的言语相向。。。。。。唇舌之间的攻击。很快发展为怒目对视,随时可能突破理智边缘,演变成拳头和军靴的暴力冲突。

        “够了!都给我坐下————”

        法肯上将脸色仍然冰冷,眼睛里却在燃烧着火焰。资历、军衔、年龄、掌握的权力。。。。。。各种因素相加,使他成为这个房间里最具话语能力的定论者。虽然他的暴喝声不大,却足够震慑混乱的现场。

        他盯着那些嘴里仍在低声争辩的将军,淡蓝色的眼眸渐渐变得灰暗,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坐在旁边的周以铭。

        地球联邦与泛联合之间的和平实在太久,以至于很多人都忘记了世界上还有“战争”这种可怕的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帝国方面的确很会选择时间————联邦军部对各独立舰队的清洗行动刚刚完成,部队和信任指挥官之间正处于磨合期,基地、士兵、补充人员和物资、当地民众的情绪。。。。。。这些事情全部梳理清楚,至少需要六个月以上的时间。在局势仍然处于混乱的情况下,那些驻防舰队最多只能发挥百分之四十左右的战斗力。

        甚至,更少。

        周以铭坐在椅子上没有动静,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无生命的雕塑。事实上,他很清楚会议室里的这些动静,也仔细捕捉着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然而,在脑海深处。他仍在进行最激烈的思想斗争。

        包括塔尔塔罗斯在内,总共有十一座大型监狱里关押着清洗行动中被俘的人员。这些人的总数,多达七百六十万以上。

        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预计————按照最初的估算。被逮捕者应该只限于各个舰队司令的心腹。然而,事态发展却使得这个理论上的范围不断扩大,而联邦军部也低估了舰队士兵对那些司令官的忠诚。尤其是第四舰队有相当一部分战舰叛逃的消息传开后,已经决定投向联邦政府的降服者集团,开始看到另外一种全新的出路。

        很多人都不甘心手中的权力被强行剥夺,他们同样惧怕联邦政府秋后算账。历史上很多故事早已表明————政府所为的“承诺”,其实不过是拉完屎用来擦屁股的纸。很薄。稍微用力一捅就破,可对于如厕之后却没有其它替代品的人而言,却是最为必需,也是在那个时候无比迫切需要的最有价值存在物。

        至于以后。。。。。。你见过有谁会把擦屁股的厕纸当做珍品收藏?或者裱糊好高高悬挂在墙上,每天当做艺术品欣赏?

        独立舰队占据边境移民星球的时间实在太久了,以至于那里很多制度和权力构成,完全脱离了联邦控制。虽然投诚者没有在清洗行动中依附他们原来的主人,却无法彻底打消来自联邦政府的怀疑。在惴惴不安和恐惧的心理折磨下。人心波动和思维变幻,自然也不足为怪。于是,新一轮的清洗再次开始。

        从一开始。清洗工作就失去了控制————当第一批被临时法庭以叛国罪处决的人,高高悬挂在绞架上的时候,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安全,告密和揭发者的脚步就从未在联邦清查小组办公室里断过。人们反复辩解自己的清白,用最恶毒和最激烈的言语,控告那些在他们看来应该是有罪的人。贪污受贿、利用职权扣留军用物资、占用舰队能量配额在资源市场上获利。。。。。。很多无法通过正常手段清查的内幕,都在这个时候曝光。短短不到一个星期,被宪兵逮捕的人已经多达三百万,联邦监狱也开始人满为患。

        包括周以铭在内的联邦军高层人员很清楚,这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其实都很无辜。他们犯下的“罪行”,其实应该用“错误”两个字代替更为合适。放眼其它移民星球,还有更多比他们罪行严重的人,联邦军内部也存在着很大问题。。。。。。然而,现在是非常时期,谁也不敢保证这些被捕着对政府会绝对忠诚。在没有查清楚事情真相。也没有足够证据表明他们清白的前提下,联邦政府宁可错抓三千,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

        对于这些人的最终处理方法,联邦军内部也有很多不同意见。

        “杀光他们————”

        “将他们全部流放————”

        “应该终身监禁。”

        流放和被杀,其中的意义其实相差不大。周以铭却没有在这场辩论中加入任何一方。他的理由非常清楚,也很固执————“这些人都是各个舰队至关重要的军官。没有他们,舰队根本不可能拥有正常战斗力。如果从其它部门调派人员接手,需要相当漫长的战斗磨合期。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在被监控的情况下,返回原来的工作岗位。”

        这个提议遭到了大部分军部人员的反对。包括法肯上将在内的大多数将军。都认为这些人不值得信赖。用其中一名中将的毫不留情话来说:“如果他们走上战场驾驶战舰叛逃,那怎么办?”

        很多人在国旗面前慷慨激昂表示效忠国家,其实不过是抬高自己身价的伪装。在个人利益和大义面前,他们只会选择前者。

        大公无私的狂信者,自私自利的小人,世界上永远都会同时存在这两种群体……周,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法肯上将带有浓重鼻腔闷哼的声音,把周以铭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动了动眉毛,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

        “我还是坚持原来的意见————应该把那些人放出来。情报总局对他们进行过甄别,根据涉案程度的轻重,所有被俘者都被分为A、B、C三类。其中。B类和C类人员数量最多,大约为六百万左右。这些人都接受过良好的战舰操作训练,拥有实战经验。目前的战况我们都很清楚,在前线部队遭到重大损失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尽快增派援兵。”

        “就在昨天,我们刚刚给西线发送了两个补充舰队,那可是整整一百万艘战舰。”

        一名足管后勤工作的中将讥讽地摇了摇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些部队足以改变整个西线战场的态势。只要稳定了那一区域,就能抽调舰队支援北线。后方移民星球上的补充兵正在加紧训练,军工总部的战舰制造速度也加快了两倍。换句话说,物资和人员我们都不缺乏。呵呵。。。。。。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一直要强调那些该死的战俘呢?他们从一开始就想要背叛国家,有罪,根本不值得同情。”

        “他们都是新兵————”

        周以铭看了一眼对方胸前那块没有前线战斗记录的履历章,用低沉的声音说:“没有老兵和军官的带领,就算是一千万艘战舰,也不可能在战场上赢得优势。我明白你们的顾虑,但现在的情况与几个月前截然不同————如果短期内无法打通与“苍天之怒”要塞的补给线,那里很难维持下去。一旦这颗星球被攻陷,整个北线防御都会崩溃。”

        “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要忘了。我们刚刚经历过的那些事情。独立舰队的叛国问题,对联邦几乎是致命的。为了从拥兵自重的那些叛逆手中夺回控制权,我们耗费了上百年的时间。这种计划再也不可能实施第二次,叛逆就是叛逆,他们根本不值得同情。周,你考虑问题必须更加全面,而不是盯住某个局部。你应该明白————与整个联邦的未来相比,泛联合帝**事上的优势几乎可以不计。毕竟,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而外界的敌人我们完全可以对付。与区区几百万叛逆相比。联邦的总人口基数,可是以“兆”为单位计算的。”

        中将的话语带有明显的威胁,却也非常诚恳。他巧妙封堵了所有可能辩论的出口,也从根本上定义了关押在塔尔塔罗斯里的那些人的命运。对此,周以铭只能叹息,而无法用自己的影响力做出任何改变。

        “命令各移民星球加快新兵训练工作。务必在两周内再编组一支标准舰队。”

        “取消所有军工人员休假,以最高工作时间进行轮换。尤其是资源星球的运输和能量提炼,必须满足前线的一切需求。另外,命令技术部门对新型战舰进行研发,同时尽可能精简“国王”级战列舰的制造工艺,从生产数量上获取战略优势。”

        “征兵年限扩大到二十至三十一周岁,对所有适龄人群进行基础机械操作培训。尤其是战舰兵,不需要他们通晓所有的专业机械知识,但他们必须懂得基本运作。至少,会开炮射击————”

        会议的结果,是一份长达十数页的文件。上面详细罗列出近期内后勤部门与国内生产的简略计划。人员、物资、装备等方面均有涵盖。就整体而言,这实际上就是总动员令的具体实施细则。毕竟,前线将军们需要关注的只是战术,而后方总部则需要从战略角度看待问题……泛联合帝国首都星球,钢铁森林。

        罗切斯特站在五米多高的巨大落地窗前,面无表情仰望夜空。

        无论联邦还是帝国,在这个时间,头顶这片天空与往常都没有太多区别————同样黑暗,同样苍茫,同样庞大得令人畏惧。

        作为帝国的最高执政者,罗切斯特拥有与权力相当的高大身材,也有着符合贵族标准的漂亮蓝色眼珠。但这些世俗间的东西,终究无法使他抵挡时间的侵袭。与二十年前刚刚登上摄政王位置的时候相比,他浓密的深棕色头发显得更加稀少,其中也掺杂着太多的白色,因为削瘦,从皮肤下面伸出来的骨架显得凸出。唯一没有改变的,也许是他内敛的性格,还有简洁的动作。

        联邦与帝国之间终有一战。这是历代皇帝,还有最高上位者定下的铁律。

        (未完待续)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4/278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