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独步天下 > 第十五章 巫宝残片

第十五章 巫宝残片

        每天两更,周推荐票每多出一千加更一章,仅限本周。

        叶旭回头看去,却是一个紫衣少年,十四五岁年纪,目光炯炯有神,显得极为精明干练。

        那紫衣少年也注意到叶旭,微微一怔,眼中陡然冒出一道寒光,咬牙切齿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叶府的七爷,叶旭叶少保!”

        “方侗少爷。”

        叶旭似笑非笑,眼前这个紫衣少年正是柳州方家的六公子方侗,去年时周世文在城外的密林中向叶旭挑战,不知怎么被方家子弟得到消息,密谋暗算两人。

        当时正是由方侗率领十几位方家子弟,在密林中埋伏,不料却被叶旭和周世文察觉,两人狠狠的教训了这些家伙一通,其中方侗被叶旭打断了三条肋骨,恨他入骨。

        如果不是方家的长辈及时赶到,方侗便会被叶旭活活打死!

        当时方侗已经将方家的家传绝学,九阳烈火神功,修炼到第五重,经此一战,身受重伤,修为跌落到第四重境界!

        他心中对叶旭的愤恨,可想而知。

        方侗眼中闪过一道快慰的光芒,嘿嘿笑道:“少保,听说你前不久测试巫士失败,变成了废物,如今不再是叶家子弟,而是马场的一个马奴。可有此事?”

        叶旭微微一笑,用力抽回绣帕,不动声色的塞到自己怀里,道:“这件事你们方家还不清楚?我在武备阁中测试巫士,难道不是你们方家暗中偷袭,才导致我测试失败?”

        方侗哈哈大笑,正要承认,突然背后有人捅了捅他的腰间,心中一惊,不禁冷汗直流:“这小子真是阴险!如果我为了一时痛快,承认是我方家干的,只怕叶府会毫不犹豫便杀到我方家,灭我方家满门!叶思道动了雷霆之怒,这些日子一直都在调查武备阁事件的真相!”

        叶府与方家是世仇,早年方家便干过类似的事情,毁了一位叶家先祖的巫士测试,因此叶府怀疑方家的程度,甚至超过另外一个巫荒世家周家。

        “奶奶的,叶少保这混球,已经变成了废物还不消停,不知不觉间就给我下了个套,差点就让我上当!”

        方侗不敢再和他说话,免得又不知不觉中了圈套,向摊主道:“那绣帕多少两银子,少爷我买了!”

        那摊主这才知道,眼前这两个少年,一个是方家的六少爷,另一个就是前不久闹得满城风雨的叶家七少爷,都是不能得罪的主儿,连忙陪笑道:“方少爷勿怪,这绣帕已经卖了……”

        “我出一千两。”方侗眉头也不皱一下,淡淡道。

        那摊主吓了一跳,没想到那副破绣帕居然这么值钱,几乎能买下一个中等之家!

        不过,如果因此而得罪叶府,只怕这一千两银子到手,他也没命花!

        那摊主哆嗦道:“方少爷,这绣帕已经卖了……”

        叶旭微笑道:“方侗,你来晚了,这绣帕已经姓叶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拿出一万两银子,绣帕归你。”

        方侗嘴角抖了抖,虽然说这幅破绣帕的价值,远远超过这个价,但一万两银子,杀了他也拿不出来。

        叶旭轻笑一声,起身离开。

        方侗看着他走远,目光阴冷,向身后那人低声道:“方厉,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那副绣帕真的是巫宝碎片?”

        他身后的那个青袍中年男子,正是刚才点醒方侗,免得他上当的那人,名叫方厉,是方侗的贴身侍从,闻言低声道:“少爷,我绝对没有看错!那片绣帕,正是炎阳烈焰旗的一角,上面的怪鸟,就是三足金乌!我曾在家主的书房里,见到炎阳烈焰旗的描摹图!”

        炎阳烈焰旗是魔道巫宝,由乌金蚕丝织成,被人融入一丝三足金乌的精血,轻若无物。

        这件巫宝的威力,远远超过柳州城任何巫宝,包括叶家的镇家之宝,莽牯朱蛤镇天印!

        方厉继续道:“听说这件巫宝掌握在魔道高人血蝠老怪的手中,百年前血蝠老怪在百蛮山清水江,与正道的一位高手大战,被对方打死,炎阳烈焰旗也被轰碎!许多人到清水江寻找炎阳烈焰旗的碎片,我方家、周家和叶家都在寻找,不过都没有找到,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炎阳烈焰旗虽然已经被毁,但即便是碎片,价值也不可估量。

        单单碎片上的乌金蚕丝,和三足金乌的精血,便足以让任何一个巫士动心!

        不仅如此,血蝠老怪一生都在祭炼炎阳烈焰旗,这面大旗中蕴藏着血蝠老怪海量的精气,若是能得到这股精气,足以让一个普通人的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方侗思索片刻,突然咬了咬牙,压低嗓音道:“方厉,你盯紧叶旭,看他什么时候出城!”

        方厉心中一动,低声道:“少爷,您的意思是?”

        方侗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之色,道:“在柳州城不方便动手,如果惊动了叶家,那就不好收场了。不过到了城外,想怎么拿捏这废物还不是轻而易举?这一次,务必要将炎阳烈焰旗抢来!炎阳烈焰旗若是落在我手中,我在方家的地位,势必会大大提升!”

        方厉眼中精光闪烁,微笑道:“少爷放心,叶旭绝对逃不出我的手心!”

        方侗冷笑:“叶少保,当初你打断我三条肋骨,害得我修为和在方家的地位,都一落千丈!今天,我就要你死!”

        叶旭又在市场上逛了片刻,找到苏乔乔,从怀中取出一支沉香木簪子,递给她,淡然道:“乔乔,这是给你的。虽然简陋了些,但也勉强能用,等到咱们有钱了,再给你换个好的……”

        那丫头接过沉香木簪,只见这支簪子虽然用的不是名贵材料,但雕工却极为细腻,显然叶旭在挑选时很是用心。

        想到叶旭钻进女人堆里,细心挑选簪子的情形,她的眼圈不禁有些红了。

        叶旭摇头失笑:“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才值两钱银子,至于这样么?你从前用的簪子,哪个不比这根贵重百倍?”

        苏乔乔轻轻摇头,心道:“这还是少爷第一次送人家东西,就算一钱不值,也远比那些东西更加珍贵……”

        少女小心翼翼盘起秀发,插上沉香木簪,轻轻转了一圈,衣裙飘扬,甜甜一笑,羞涩道:“少爷,好看吗?”

        这一笑的刹那风情,让叶旭微微有些失神。

        “这块破布片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白玉楼会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它……”

        叶旭只觉怀里的那面破损的绣帕越来越热,如同揣着一块烧红的烙铁,几乎让人难以忍受。丹田中,白玉楼依旧躁动不休,显然对这块破布极为渴望。

        而且,他还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一直吊在自己身后。

        显然,方侗对不甘心那副绣帕落在他手里,派人暗中监视。

        “乔乔,我们走!”

        叶旭不由分说,拉着苏乔乔的手便向城外走去。

        苏乔乔见他脸色越来越红,仿佛滴血一般,不禁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仿佛摸到一块烙铁,失声道:“少爷,你的额头好烫!”

        叶旭大步向马场走去,摇头道:“我没事,快走!”

        待走到清水河畔,叶旭只觉怀中的绣帕热到极点,再也无法承受,急忙伸手把绣帕从怀里扯出来,不料那副绣帕烫得吓人,叶旭的手忍不住一抖,将绣帕扔了出去。

        突然,一股神秘的力量从白玉楼中涌出,冲入那面秀帕之中,但见那面绣帕缓缓展开,凌空旋转!

        叶旭心中一惊,只见那面绣帕中的图案越来越亮,渐渐绣帕仿佛隐匿在空中,只剩下一轮残缺的太阳漂浮在半空,冒出熊熊烈焰,炙热难当!

        叶旭急忙拉着苏乔乔的手,后退数丈,依旧觉得热浪逼人,连他的头发都传来微微的焦臭味儿!

        苏乔乔更是惊讶不已,失声道:“少爷,这是什么东西?”

        “难道说,这幅绣帕是残缺的巫宝?”叶旭沉吟道。

        突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惊喜万分:“方厉,你果然没有看错!这幅绣帕,的确是炎阳烈焰旗的碎片!”

        叶旭回头看去,只见方侗背负双手施施然走来,一个中年奴仆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两人看向漂浮在半空中的绣帕,眼中的贪婪之色一览无余!

        “叶少保,我真的应该谢谢你,谢谢你把炎阳烈焰旗碎片送到我的手上!为了报答你,我决定亲手杀死你!”

        方侗目光阴冷,侧头向方厉道:“你去杀了那个女人,我来对付这个废物!”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32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