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独步天下 > 第十章 突破自己

第十章 突破自己

        “少爷,这些掌印是谁的?”苏乔乔发现石壁上印有与叶旭手掌大小截然不同的掌印,不由问道。

        这些掌印在叶旭留下的掌印旁边,有的极为宽大,如同熊掌,有的却相当纤细,仿佛是女人的所留。

        尤其那副纤细手掌留下的掌印,无比霸道,最后几个掌印甚至连石壁都被烧焦,显然留下掌印的人修炼的是一种炽烈无比的武学,相当刚猛!

        “宽大的掌印,是周世文周世兄所留。我也是在这里与他遭遇,恶战一场。从那之后,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在此地等我,与我较量。”

        叶旭径自站在石壁前,沉寂心神,运转真气,缓缓闭上双眼,淡然道:“纤细的掌印,应该是方辰方世兄所留,不过他从没有露过面。”

        方辰,是巫荒世家方家的天之骄子,在柳州城与叶旭、周世文齐名,苏乔乔也曾听过他的名字。

        此人的武道修养极其恐怖,比叶旭和周世文丝毫不逊,是方家最杰出的天才!

        他在石壁上留下自己的掌印,一方面是验证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向叶旭和周世文宣扬自己的强大!

        不过,叶旭和周世文每个月都会在这里大战一场,方辰躲在暗中,并没有露面,说明他内心之中并没有把握战胜他们两人。

        呼!

        叶旭蓦然睁开眼睛,精光四射,一掌向石壁击去!

        他故地重游,就是为了检验自己的实力,与从前的自己相比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砰!

        他的手掌落在石壁上,顿时碎石纷飞,赫然在石壁上留下一个深几近寸的掌印!

        苏乔乔吓了一跳,连忙探过头来,细细察看一番,与叶旭当年留下的掌印对比,又惊又喜:“少爷,您的苍冥炼体诀修炼到第四重了?好快!”

        “没有,还是在第三重境界。”

        叶旭皱紧眉头,仔细打量,当年他第一次在石壁上留下了自己淡淡的掌印,正是处于苍冥炼体诀第三重的境界,而此次再次击出同样境界的一掌,掌力竟然远比当年更加宏大、有力,难怪苏乔乔会误会他已经修炼到第四重!

        他的掌印的深度,甚至比第四重还要深一些,接近第五重!

        相同的境界,他的掌力竟然翻了数倍,达到第四重巅峰才有的高度,这个结果连他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他的真气固然远比从前同一境界的自己雄厚,但还无法造成这种效果,毕竟第四重苍冥真气的质量要远胜第三重。

        这只能说明,他重修之后,真气的质和量,都远远胜过从前!

        从前的他,在武道上的造诣极高,整个柳州城,只有周世文和方辰才能与他媲美。而如今重修之后,真气的质量远胜从前,这岂不是说他的资质比从前更加出色?

        “难道是白玉楼中的那株青玉树苗的作用?”叶旭暗暗思忖。

        此刻,他已经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没有必要留在此地,当即和苏乔乔一起返回马场。

        回去的路上,苏丫头依旧兴致勃勃,小拳头挥来挥去:“少爷,将来我也要在石壁上留下自己的掌印!”

        “那你需要努力了。”叶旭笑道。

        回到马场之后的几天,叶旭发现管理马厩的几个马奴对他指指点点,不怀好意,有时故意找茬,心中了然。

        “看来乾坤手叶离果然不死心,买通马奴对付我。这条老狗是活腻了!”

        叶旭对这几个马奴的挑衅不放心上,清理马厩之后依旧专心修行,这几天时间,苍冥炼体诀便已经被他修炼到第三重巅峰的境界,丹田中积聚了二十七朵墨绿色苍云,实力更加强大。

        而自从他修为被废之后,苏乔乔便仿佛受了刺激,专心习武,看到她如此刻苦,甚至有时让叶旭都有些汗颜。

        一边修行,一边指点苏乔乔习武,叶旭的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甚至比从前那种风光的日子更加有滋有味。

        这日清晨,叶旭刚刚将马厩清扫完毕,突然只听一阵纷沓的脚步声传来,抬头看去,只见又矮又壮的中年汉子带着六七个马奴涌入马厩之中,脸色不由微沉。

        这个矮壮汉子名叫沙通天,是马奴的头目,负责管理马厩,这几天沙通天没有给叶旭好脸色,不是让他重新打扫马厩,就是百般羞辱嘲弄。

        沙通天带着群奴径自向叶旭走来,突然啪啪拍了拍手掌,立刻有马奴搬来桌椅。沙通天大摇大摆坐下,一个马奴撑起遮阳伞,还有两个马奴扇扇子,又有几个马奴取来果盘,一副等待好戏上演的模样。

        看了看叶旭,沙通天突然阴阴一笑,厉声道:“身为马奴,首先要知道药理,马生病的时候,必须知道是什么病,才能按病开药。叶少保,你是新来的,给马看病便是你的第一课。来人,把那匹青骓马牵来!”

        过了片刻,一个马奴牵来一匹青毛俊马,那匹马腹响如雷,走一路拉一路,显然有病在身。

        沙通天命人取来一柄铁锨,铲起一坨马粪,放在叶旭面前,阴阴一笑,道:“小子,把这坨马粪吃下去,然后告诉我这匹青骓患了什么病!”

        叶旭脸色微沉,很显然这个沙通天已经被叶府外门总管叶离买通,故意刁难自己。

        沙通天露出阴笑,道:“小子,你如果不吃马粪,就是坏了我的规矩!坏了我的规矩,就是找打!若是你吃了这坨马粪,看不出这匹青骓马得了什么病,也是坏了我的规矩,也要找打!”

        一个马奴嘿嘿笑道:“就算你猜对了又能如何?管事大人还不是想怎么拿捏你就怎么拿捏你?”

        沙通天哈哈大笑,得意洋洋,显然并不打算否认。

        叶旭沉默片刻,走到那匹青骓马跟前,微微一笑,道:“场主,我已经知道青骓马患的是什么病了。”

        沙通天脸色阴沉:“叶少保,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如果你说错了,就是庸医,在我的马厩,庸医就是死罪!”

        “这个我自然清楚。沙管事,这匹马患的是……”

        叶旭突然翻起手掌,轻轻一掌印在青骓马脑门中心,微笑道:“死病!”

        青骓马一颗斗大的的马头竟然被他一掌拍进肚子里,吭也不吭一声便轰然倒地,死得不能再死!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3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