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独步天下 > 第六章 柳州周家

第六章 柳州周家

        中午之前,苏乔乔从外面风尘仆仆的回来,换了身布衣荆钗,身上脏兮兮的,刚刚进门,叶旭便闻到一股恶臭之气,皱眉道:“乔乔,怎么回事?”

        “马场主刚才派人来,让少爷去打扫马厩,我见少爷还在修炼,于是就……”

        “你去打扫马厩了?”

        叶旭记起昨日马三宝的确是给他安排了打扫马厩的事情,他只顾得修炼,居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没想到苏乔乔不忍心吵醒他,竟然独自把这件事做了。

        要知道,叶家的马场足足有一百多匹良马,每匹马独占一个马厩,算起来就有一百多个马厩,即便是强壮的马奴,一个上午也未必能做完!

        何况她一个弱女子?

        叶旭修为没有丧失之前,在叶府子弟中的地位极高,苏乔乔虽然是他的贴身丫鬟,但实际上的待遇也相当于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从来没有碰过粗活脏活,真不知她怎么能做得下来这样的强度的劳动?

        叶旭柔声道:“乔乔,今后打扫马厩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那怎么行?您是少爷,而且伤没好……”

        “少爷?”

        叶旭摇了摇头,笑道:“以前是,如今已经不是了,再说我的伤势已经快好了,这些活儿还难不倒我。”说罢,打来一盆温水,笑道:“来,我伺候你洗脸。瞧你的脸蛋,弄得像小花猫似的。”

        苏乔乔手足无措,脸蛋红得像涂了胭脂一样,慌忙摇头。

        叶旭不由分说抓住她的柔荑,按在脸盆里,只见她掌心里已经磨出血泡,心中有些酸楚,用毛巾仔细擦拭清洗,笑道:“以前都是你伺候我,现在轮到我伺候你了。来,脸抬起来。”

        苏乔乔闭上双眼,依言抬起脸蛋,叶旭在掌心铺开毛巾,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污痕,只见少女的脸蛋越来越红,樱唇鲜红欲滴,气吐如兰。

        少女心中既觉惶恐,又觉得甜蜜,叶旭也觉得气氛有些异样,干笑两声,突然只听外面传来一个带着稚气的声音,道:“好温馨的一对……狗男女!”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十三四岁的锦衣少年带着五六个仆人涌进房中,一个奴仆噗通跪伏在地,那锦衣少年金刀大马坐在他的背上,冷然向叶旭看来。

        苏乔乔慌忙站起,红着脸,躲在叶旭身后。

        “十三弟,你怎么来了?”叶旭皱了皱眉头,这个锦衣少年在宗室子弟中排名十三,名叫叶辛,叶旭得势时,叶辛像个跟屁虫每天跟在他身后,七哥七哥的叫个不停,嘴巴要多甜有多甜。

        叶辛怒哼一声,尖着嗓子叫道:“谁是你的十三弟?你一个废物马奴,十三弟也是你能叫的?”

        叶旭皱了皱毛巾,端起脸盆将污水泼了出去,心中颇为不是滋味。

        叶辛比他小了一岁,看似毫无心机,天真烂漫,没想到如今也是这副嘴脸。

        一个奴仆冷笑一声,挥了挥马鞭:“小马奴,今天辛少爷兴致好,打算骑马出游,去给辛少爷牵匹马来!”

        叶旭微笑道:“我只负责清理马厩,不负责牵马。辛少爷如果想讨几桶马粪,我倒能弄来,辛少爷若是想要骑马,请另寻他人。”

        叶辛勃然大怒,那奴仆看到他的脸色,不由恶向胆边生,挥起马鞭向叶旭的脸抽去,怒喝道:“贱奴,怎么和辛少爷说话?找打!”

        马鞭还未落下,叶旭身影一闪,已经欺身来到他的面前,一巴掌重重掴在他的脸上!

        叶旭虽然修为尽失,但毕竟从前是武道先天高手,眼界见识仍在,对付一个奴仆还是轻而易举。

        “老十三,管好你家的狗,主人说话的时候,哪有狗开口乱吠的份儿?”叶旭背负双手,冷冷道。

        那奴仆被他一掌扇得扑倒在地,牙齿也被打掉两三颗,又惊又怒,连忙翻身而起,呜咽道:“大家一起上,打死他!”

        另外三个奴仆立刻围上前,将叶旭和苏乔乔包围在中央。

        “住手!”

        叶辛尖声喝道,起身抖了抖锦袍,大步向叶旭走去,冷笑道:“打狗也要看主人!打了我的狗,我这个主人自然要出马!叶少保,所有人都夸你是武学奇才,叶家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今天少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你在我眼中,屁也不是!打败了你,叶家的第一高手,便只能是我叶辛!”

        叶旭微微皱眉,他的经脉尚未完全修复,对付一般的奴仆尚可,但对付同样精修苍冥炼体诀的叶家宗室子弟,便有些力不能及。

        苍冥炼体诀的强悍之处,他心中知道得一清二楚,修炼这种武学,真气浩瀚霸道,比修炼其他功法的同境界高手要深厚数倍!

        叶辛年岁还小,但已经将苍冥炼体诀修炼到第四重,若是换做从前的他,这种小角色,抬手一掌也就毙了,不过如今他经脉伤势未愈,仅凭眼界见识,只怕不是叶辛的对手。

        叶辛咯咯笑个不停,尖声叫道:“贱奴,只要你把你身后的那个小女人送给我玩两天,今天少爷我便可以饶你一命!”

        叶旭眯了眯眼睛,心中暴怒,陡然升起一股杀机。在他落难时,只有苏乔乔陪在自己身边,悉心照顾,无形之中,苏乔乔在他心中占有了无比重要的地位,他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家人,就算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她的安全!

        叶辛这么说,无疑碰到了他的逆鳞,心中的杀机顿时无法遏制!

        丹田中,那座神秘的白玉楼仿佛感应到他的怒火,顿时变得兴奋和躁动起来,剧烈抖动,似乎随时可能从他丹田中飞出!

        叶辛被他眼神扫了一眼,不由打个冷战。

        龙困浅滩,余威犹在,叶旭一个眼神便将他吓个半死!

        叶辛突然醒悟过来:“他被废掉所有修为,经脉尽断,已经是一个废人,眼神再凶有个屁用?”心中胆气一壮,叶辛当即怒喝一声,向叶旭扑去,抬手向他脑门拍下!

        他的苍冥真气运行到手掌之上,只见那只小巧的手掌顿时布满淡青色的气流,手背上一根根大筋绷紧,血管统统浮现出来,如同一条条蠕动的青色蚯蚓!

        分金裂喉手!

        他此举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教训教训叶旭,而是动了杀意,要一掌将叶旭击毙!

        叶旭丹田中的白玉楼,被叶辛的掌风刺激,变得更加兴奋,更加躁动,直欲脱体而出!

        楼中的那株青玉幼苗也兴奋起来,一股股生机涌入叶旭的经脉之中,比原来大了何止百倍!

        这股生机与他丹田中那点菲薄的苍冥真气相容,一路高歌猛进,势如破竹,冲向原本阻塞断裂的经脉。

        只听叶旭体内传来噼里啪啦一阵爆响,居然在瞬间,这股生机和真气居然打通他所有的经脉,将他破损的经脉完全修复!

        苍冥真气顿时畅通无阻,飞速运转一个周天,循环不息。

        有了这丝菲薄的真气,叶旭终于有了反抗之力!

        叶辛的分金裂喉手已经来到眼前,下一刻便会抓住他的脖子!

        叶辛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颇为得意,只要被分金裂喉手抓住脖子,轻轻一捏,别说柔软的喉管,就算是钢铁,也会被捏得粉碎!

        不过他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大脚,叶辛收势不及,径自撞了上去,然后被这一脚踢飞!

        叶辛翻身而起,心中又惊又怒,白皙的脸上留下一个通红的脚印,连娇嫩的鼻子也被这一脚踩平,鼻血长流!

        叶旭的这一脚妙到毫巅,恰恰出现在他招式用老,不及变化的时候,让他自己撞上对方的大脚!

        若是叶旭修为尚在,这一脚便不止是在他脸上留下一个脚印,而是把这个脚印踩到他颅骨中去,将他的脑袋踩爆!

        “好在这个废物已经丧失了修为……”

        叶辛恶向胆边生,再次向叶旭扑去,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你们捉住那个女的,我来对付他!”

        正在此时,突然一只灰蒙蒙的大手出现在叶辛头顶,轻轻一抓,捏住他的脖子,以叶辛苍冥炼体诀第四重的实力,竟然连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那只大手仿佛捏小鸡一样,随手把他丢出屋去!

        叶辛脸先着地,摔了个狗啃屎,呛了满嘴的泥,鼻梁骨碎裂,鼻子仿佛被压扁的面团一样,可笑的贴在脸上,心中不禁又惊又怒。

        几个奴仆无暇捉住苏乔乔,慌忙冲上前去,将他扶起,一个奴仆叫道:“少爷,您的脸破相了!”

        啪!

        叶辛重重赏给他一个嘴巴,打得那奴仆原地转了几圈,分不清南北。

        叶辛看到房内突然出现的那人,微微一怔,怒极而笑:“周世文,你们周家的人,居然也敢来我叶家的马场!活得不耐烦了吗?”

        房中那人是个虬髯大汉,冷笑道:“别说你们叶家小小的一个马场,就算是叶府,我周世文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小东西,你再不走,就再也走不掉了!”

        叶辛打个冷战,不敢多话,怒哼一声,带着仆从灰溜溜离去。

        叶旭抬头看着这个虬髯壮汉,微笑道:“周兄,你怎么来了?”

        在他丹田中,白玉楼狂暴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壮汉突然出现,说不定这座神秘的玉楼便会脱体而出,直接将叶辛等人轰杀!

        这座白玉楼,连天道赐给他的七层七星青光寒玉楼也能轰得粉碎,轰杀叶辛等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3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