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独步天下 > 第三章 丹田异变

第三章 丹田异变

        “少爷,你醒了?”

        叶旭从噩梦中惊醒,耳畔顿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勉强睁开眼睛,却见自己不知何时回到住所,房间里弥漫着浓郁刺鼻的药味儿,一张清秀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手中捧着药碗,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惊喜表情。

        那少女是他的丫鬟,名叫苏乔乔,年纪与他相仿。他父母过世得早,只给他留下一个名叫苏福的老仆,苏福对他忠心耿耿,不过因为身体差,年纪老迈,没过几年便也死了。

        苏福临死前,担心叶旭没人照顾,于是将孙女苏乔乔接到叶府,命她伺候叶旭的起居饮食。

        苏乔乔年纪虽小,但乖巧伶俐,温柔可人,将叶旭照顾得无微不至,让他可以专心修习武道。

        叶旭挣扎起身,只觉四肢百骸疼痛欲裂,不由皱了皱眉头,立刻运转苍冥炼体诀。

        他不催动心法还好,心念一动,只觉一股剧烈的刺痛从全身各处传来,痛得他忍不住闷哼一声,一颗心顿时凉了。

        他的丹田中空空如也,苦修七年的苍冥真气不翼而飞,不仅如此,他的经脉也在爆炸中彻底毁去,断成一截一截,几乎没有修复的可能!

        “这么说,我已经是个……”

        叶旭心中有些苦涩,喃喃道:“废人……”

        苏乔乔连忙放下药碗,扶他起来,垫上枕头,有些埋怨道:“少爷,大夫说你身体太弱,最好能多躺一会儿……”

        叶旭沉默片刻,打起精神,苦笑道:“身体太弱?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

        他修炼苍冥炼体诀,身体之强仅次于巫士,没想到武备阁一场爆炸,便将他打回原形,甚至更糟,连普通人也不如。

        “乔乔,我睡了多久?”

        “已经有四天了。”

        “昏睡四天了么……”

        叶旭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通过巫士测试,府上有什么处置?”

        苏乔乔露出为难的神色,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叶旭心中一沉,昏迷前他依稀记得武备阁被爆炸摧毁,叶府高层肯定会对他做出处置,只怕这个处置极为严重。

        “乔乔,你但说无妨,一点挫折,我还承受得起!”

        苏乔乔迟疑片刻,小声道:“府主说,武备阁被毁是因你而起,等到你醒了,便罚你去马场,做个马奴……”

        叶旭的心越来越沉,他修为被废,而且又被剥夺了宗室子弟的身份,被贬为奴,这的确是双重打击。

        他毕竟是精修武道的强者,修为曾达到先天,一颗心早就磨练得如钢似铁,玲珑透彻,很快将心中的失落驱逐出去,恢复平常心态,看了看房间,微笑道:“家里只有你一个人么?紫鹃她们呢?”

        紫鹃等人是叶府赐给叶旭的丫鬟,从前总是围着叶旭团团转,卖力讨好,此刻不见她们,叶旭感觉有些不适应。

        “紫鹃、凤竹她们听说少爷的修为被废,被贬为奴,连夜收拾东西搬走了,而且还卷走了好多银两。她们说她们去伺候其他少爷,她们还说,少爷您完了……”

        “好了,不用说了。”

        叶旭沉默片刻,他从前专心习武,没有留意到苏乔乔的好处,此刻众叛亲离,只有她还留在自己身边,此刻回忆起往事,心存感激,微笑道:“乔乔,谢谢你了……”

        男人身边不缺有福同享的女人,缺的是有难同当的知音,患难之后才知道原来身边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女人,最是珍贵。

        其他人视叶旭如同瘟神,只有苏乔乔依旧前后如一,伺候昏迷中的自己吃喝拉撒,无微不至,仅凭这一点便胜过人间芳草无数,让他刻骨铭心,永世不忘!

        苏乔乔有些手足无措,脸蛋通红,吃吃道:“少爷,快别这么说,愧杀奴婢……”

        “乔乔,以后你不用自称奴婢了。如今我已经是马奴,地位比你好不到哪里去。”

        不等苏乔乔拒绝,叶旭盘膝坐在床上,开始努力催动苍冥炼体诀,试图修复经脉。苏乔乔见状,不敢再说,悄悄退了出去,掩上房门。

        叶旭运转心法,又闷哼一声,只觉心法一动,碎裂的经脉中便传来万针攒刺般的剧痛,几乎让他无法忍受。

        他咬紧牙关,额头大汗淋漓,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强行忍受住这股剧痛,继续锲而不舍催动苍冥炼体诀。

        过了半个时辰,他身下的被褥都已经被汗水打湿,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而伤势却依旧毫无起色!

        “绝不能放弃!”

        “放弃了,就意味着我只能一辈子做个马奴,做个废人!”

        “我还要重修先天,成为巫士,拿回我的荣耀!”

        整整两个时辰,叶旭端坐那里一动不动,他的嘴唇干裂,已经有了失水的征兆。

        正当他有些绝望的时候,干枯的丹田中突然传来一道奇特的气息,缓缓流入他破碎的经脉。

        这道奇异的气息与充满霸道的苍冥真气有着截然的区别,生机勃勃,如同春雨,促使万物生长。

        气息流过之处,经脉竟然在缓缓修复,不过这股气息极为细微,不仔细留意根本难以觉察,修复速度也极为缓慢。

        叶旭欣喜若狂,过了片刻心情才平静下来,立刻潜运心神,追随这股气息的来源而去,寻找源头。

        终于,他的意念追本逐源,搜寻到丹田之中,这才发现,他已经干枯的丹田并非空无一物,在丹田的中央,静静地漂浮着一座白玉楼,大有在他丹田中落地生根的趋势。

        那股充满生机的气息,正是从这座白玉楼中传来,流入他的经脉!

        叶旭心中一动,立刻回忆起他在武备阁中的经历,当时他已经沟通诸天,获得天道认可,赐下七层七星青光寒玉楼,却发现自己丹田中已经有了一座白玉楼。

        这座莫名其妙出现的白玉楼,对七星寒玉楼的入侵极为愤怒,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将天道所赐的七星寒玉楼轰得粉碎!

        叶旭之所以经脉尽碎,修为尽失,变成一个废人,甚至被贬为马奴,正是这座白玉楼所为!

        “这座玉楼只有一层,究竟是什么来历?连天道所赐的七星寒玉楼都能打得粉碎?”

        叶旭仔细观察白玉楼,心念一动,意念触到白玉楼,突然一股力量袭来,将他的意念卷起,送入一个奇妙空间。

        叶旭定了定神,抬头四处打量,只见这是一个方圆丈余的空间,没有灯火,却泛着明晃晃的亮光。

        这片狭小的空间有天有地,大地四方四正,天如华盖,笼罩其上,中央还有一个三尺见方的玉池,里面却没有水,旁边还立着一块碑文,上书“玉华瑶池”四个大篆。

        池子虽小,口气却大得吓人!

        那玉池漂浮着一个小得可怜的小岛,浮在半空,岛上居然生长着一个奇异的植物,刚刚破土发芽,露出稚嫩的青色幼苗,青葱如玉,散发着勃勃生机。

        叶旭吸了口气,只觉生机立刻充满胸膛,让他经脉的剧痛减弱几分,心中不由大喜:“这是什么植物的幼苗,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有了这株青玉幼苗,只怕我的经脉再过几天就能痊愈!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叶旭没有找到其他的东西,心念微动,退出玉楼空间,只觉伤势又好了一分,一条经脉已经被那株幼苗传来的生机修复了大半,心中顿时充满信心:“有了这座一层白玉楼,我的伤势很快就会痊愈!从前我能修成武道先天,今后定然也能!”

        叶旭挣扎下床,走出房间,却见苏乔乔不在家中,心中不由有些失落,苦涩道:“连乔乔也走了么……这不怪她,跟着我这个废物有什么前途……”

        苏乔乔不在家中,他只能一个人慢慢挪动,走了百十步远便不得不停下呼呼喘气。没过多久,他的脚步越来越稳健,随着经脉渐渐复原,丹田白玉楼中的那株青玉幼苗提供给他的生机便越来越多。

        叶旭在叶府走动片刻,只觉许多奇异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显然他测试失败,非但没有成为巫士,反而修为尽失,被贬为奴的消息已经传遍叶府。

        “爬得越高,摔得越狠!”

        “曾经的天才,现如今的马奴!”

        “修为被废,经脉尽断,连普通人也不如,叶少保彻底完了!”

        这种声音时不时的传入他的耳朵,叶旭微微皱眉,从前所有人都是夸奖他,赞美他,从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

        世人就是如此势力,当你辉煌发达时,他们赞誉献媚之词不绝于耳,当你没落时,他们会更加兴奋的落井下石。

        不知不觉间,叶旭又来到叶家的武场,时至中午,武场上的叶家子弟不再练武,而是三三两两坐下来歇息。

        叶旭的心情略微有些激动,叶家武场,是带给他荣耀的地方,在这里他从百余名宗室子弟中脱颖而出,成为天纵奇才。虽然在叶家他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根基,但却成为所有人中,最受人瞩目的人物!

        叶旭正打算走进武场,突然又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场外。

        武场中的叶家子弟,也在议论他的事情。

        “听说了吗?不知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出手,打断了七哥的巫士测试,让府主勃然大怒,勒令所有巫士满城搜捕,若是发现是谁做的,便要灭谁满门!”

        “老七真可怜,好不容易修炼到武道先天的境界,眼看便要成为巫士,结果就这样沦为废人。”

        “是啊,真可怜,据说他的经脉尽碎,修为全失,而且被府主贬为马奴。”

        “太可怜了……”

        突然,叶枫的声音传来,扑哧笑道:“你们这些家伙,也太假惺惺了!老七变成废人之后,你们哪个不是心中高兴地要死?还在这里装同情?真他妈的虚伪!”

        叶旭脸色苍白,只见那些叶家宗室子弟,他的兄弟,一个个把脸上的同情和悲伤的伪装撕开,大笑道:“还是六哥直爽,是真汉子!确实,老七从前给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那么出色,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此刻,他变成废人,我心里反倒松了口气,说不出的爽快!”

        叶旭听到,他的另一个兄弟笑道:“从前有他在,长辈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此刻他废了,也就意味着轮到我们出头了!”

        “老七不变成废人,哪里有我们出头的机会?”

        “正是,正是!说实话,咱们真的应该感谢那个偷袭老七的人!”

        ……

        叶旭神态木然,双手微微颤抖,这就是平日里那些看起来和和气气,向他百般恭维讨好的兄弟?

        直到现在,他才看清自己这些兄弟真面目!

        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这些熟悉的面孔,变得说不出的陌生、狰狞!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8/3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