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三千七百一十五章 肖的真正意思是

第三千七百一十五章 肖的真正意思是

        “嘿嘿,后边还有一条,挂靠防务部由龚开河同志亲自分管。”叶凡干笑了两声。

        “和着让你们白挂靠了没我啥事了是不是?”肖铁锋说道。

        “如果肖部长真要使用的话还是可以安排一定的时间的。只要不是长期占用。”叶凡说道。

        “呵呵,这事难办啊。”肖铁峰伸手指头轻轻叩了下桌面。

        “肖部长,我知道这事难办。不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我们四面楚歌了,不这样子训练场就有失去控制权的威胁了。”龚开河开口了。

        “唉,老龚,不是我不帮你们。主要是关键点在于猎豹原来隶属于岭南军区的。

        并且,在这个节骨眼上挪过来那人家岭南军区的常水钢同志还不在背后戳我脊梁骨?

        当然,我并不怵常水钢同志戳我脊梁骨,现在的情况又不一样了。

        可是几大军区联手了。这么多同志一起戳我这脊梁骨就是再硬也不经戳啊。

        并且来说,这防务部还有一个东家,它也是隶属于军界委员会管的。

        这事,委员会肯定会插手的。到时,咱们都将是胳膊肘儿拐不过大腿啊。”肖铁锋叹了口气,讲的也是实情。

        目前的猎豹因为训练场风波已经成了一汤手山芋。哪个愿意接受就意味着要打口水战的。

        “肖部长,防务部虽说隶属于委员会。但是,你们的另一个东家却是政务院。

        所以,跟岭南军区这个直接隶属的单位相比还是具有相对的独立性的。”龚开河说道,“并且来说,即便是在委员会里面你可还是除了两位副主席外的第一委员。

        我也好歹也进去了。咱们俩个联手的话即便是这事上报到委员会也有一定的回环余地的。”

        “老龚啊老龚,你这下子可是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肖铁锋捋了一下头发,背往后一靠,好像有些疲惫了似的。

        叶凡明白。他的压力也不小。军界委员会两位副职中其中一位叫钱风云的可是跟他有些不对付。如果人家要拿这事攻击肖铁锋的话那他就有得受了。

        钱风云叶凡以前还跟他们钱家作个交易,跟钱风云还算是有一点小交情。不过,叶凡也明白,那场交易早就过去了。

        想让钱风云看到那个面上帮自己一把那是不可能的。一码归一码了。那只是一场交易,并不是交情。

        虽说交情跟交易只差了一个字,但其中的关系深厚却是千差万别的。

        “呵呵呵,咱们一起劈波斩浪就是了。并且来说,粤州军区那边已经没什么意见了,剩下的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嘛。

        咱们还可以作作他们的工作。再分化一些出来,那就只剩下三四位同志了。

        咱们两个委员还压不住三四位同志不成?而且来说。咱们都占着理字的。

        想得到好处就得出钱是不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龚开河笑道。

        肖铁峰一愕,若有所思。虽说自己承受的压力将增大,但是,这a组真正的头头可是唐。这位才是铁腕人物。

        这两个家伙今天来搞出个如此的申请来,那肯定是事先请示过唐的。既然唐都默许了其它同志再跳也跳不出什么花招来了。

        “唉,老龚同志你都这样子说了我还有啥办法,现在可是被你架在火上烤了,烤就烤吧,别成烤猪就是了。”肖铁锋呵呵笑了起来。人又精神了起来。

        其实,肖铁锋也有自己的算盘,这事肯定抹不开龚开河的面子的肯定要办。

        但是,能否办成那可就说不准了。首先。猎豹要退出岭南大军区常水钢那一关就不好过去。二来,肯定还得过军界委员会那一关,那一关估计更难过了。

        所以,到时过不去这人情自己可是卖了。办不成事不能怪自己滴。

        “还是龚头你出马准能搞定,如果我个人来估计是没戏唱了。”走出来后叶凡笑道。

        “不一定啊,这其中的变数很多。关键点在委员会里面。他们不同意的话咱们就没辄了。岭南军区的常水钢倒是其次了。而且。后边还有一系的问题存在着。”龚开河说道。

        “嗯,猎豹现在蓝月湾基地。蓝月湾基地明面上还是岭南军区所属的基地。到时常水钢如果要搞小动作的话咱们还真是头疼了。人家如果愣是讲自己是地主要赶咱们出去怎么办?”叶凡说道。

        “那个他不敢,这是国之大策,他常水钢在训练场上折腾一下无伤大雅。在国之大策上他敢乱来的话那他就是不想要帽子了。”龚开河冷哼道。

        “这事龚头儿跟一号汇报过了吧?”叶凡问道。

        “当然,这么大的事不汇报能成吗?”龚开河说道。

        “龚头儿,关于分化他们联合的事你得早办了。”叶凡说道。

        “我早打了电话了,有一二个同志说是不管这事了。”龚开河略显得意的笑了。

        “姜还是老的辣啊,不过,咱们有没付出一点代价?”叶凡问道。

        “当然付出一点了,2个亿的有培训经费现在变成1.5个亿了。”龚开河说道。

        “龚组你,这一下子就去了一个亿啊。”叶老大给狠狠噎了一下。

        “有啥办法,花钱消灾了。”龚开河摊了摊手。傍晚的时候刚回红叶堡,王仁磅这二货居然来了。

        “怎么,是不是改变主意了要真正的参赛了?”叶凡笑问道。

        “那个我不感兴趣,再说了,现在还年轻,趁着年轻好好轻松一下,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累是不是?”王仁磅笑道。

        “唉,你这家伙,都警卫局局长了还是这德性,真是没话说了。”叶凡叹了口气。

        “这辈子就这样子,估计难改了。要不是老爷子逼得紧,就是这破局长我早不干了。”王仁磅耸了耸肩膀。

        “噢,你真舍得?”叶凡瞄了这家伙一眼。

        “嘿嘿,吹牛你也信。以前没干前倒真不想干,那个时候懒散惯了。

        现在干起头了又觉得貌似还不错,挺威风的。并且,现在有家庭了,不一样了。

        如果还像以前当个闲人的话也给人看不起是不是。你看,肖家人以前对我不怎么感冒,现在怎么样了。

        看我也像是坐上宾了,这就是实力,这年头,全得靠实力说话的。”王仁磅捏了下拳头。

        “那是,这职务就是身份嘛。你跟我的遭遇有点类似,以前乔家大院啥时正眼看过我叶凡。现在怎么样?是不是不一样了?”叶凡笑道。

        “你跟我不一样,你的牛脾气比我还要冲。而我只是懒散惯了。以前乔家大院不睬你你也没鸟过他们的是不是?

        现在倒是顺当得多了。乔家大院又怎么样了,就靠着两个老家伙了。

        过几年一退,这撑门面的人还得靠你。乔报国不成,乔世豪冲其量到时一个正军长位置顶天了。

        乔报国嘛,一个副省能到位就不错了。你叶老大牛逼,过得几年,这正省部的还不是囊中之物了。”王仁磅笑道。

        “没那么轻松,正省部,我觉得有些遥不可及。”叶凡摇了摇头。

        王……王……王……

        又来了,小蛇飞了过来一见到叶凡就扑到了他手腕上,舌头伸缩着舔了个不停。

        “小家伙很可爱嘛。”王仁磅伸手想去摸一下蛇头,想不到小蛇那舌头突然一伸,弹出来如闪电般的在王仁磅手上来了一下,别看那舌头就筷子粗大,但是,王仁磅可是痛得咧了下牙齿,骂道,“麻鄙滴,你丫的还真是狠啊,还真来啊。”

        “呵呵,这小蛇就听我的。你千万别乱动它,你不惹它它也不动你的。

        而且,别看它舌头小,我曾经见过它一舌头干过去一块青石板都给弹裂开了。

        估计这小蛇的攻击能量可以达到五段高手的水平了。而且,它的舌头特别的长。

        别看它身子现在就仅有手指头粗,但舌头可是长达一米左右,也不晓得这舌头平时怎么样卷在嘴里的了。

        估计这舌头就是它的攻击利器了。”叶凡笑道。耳里居然传来小蛇那得瑟的孩子般的笑来。貌似这家伙也能听懂自己一点话语的。

        “最近听说你用处女水喂了它后这家伙成长速度更快了。”王仁磅好奇的问道。

        “这倒是真的,不过,老子的处女水可不多了。得留些搞些融氧丸出来,不然,下次去红潭宫背个压缩性氧气瓶的话还不把自己给炸死了。”叶凡说道。

        王……王……我要……

        居然传来小蛇的可怜兮兮的请求声来。

        “你要啥?”叶老大可是没好气的说道。

        “水……水……处……女水……”小蛇那稚嫩的声音又传来了。

        “水个毛病啊,没有了,玩去玩去,别来烦老子。”叶老大没好气的甩了甩手想把箍在手腕上的小蛇给甩开。

        不过,小蛇死赖着不走。

        哈哈哈……一旁的王仁磅一脸幸哉乐祸的笑开了。

        “算啦,给你一颗融氧丸,烦人啊。”叶凡摸出一颗药丸,小蛇张口一咕噜就下去了,不过,这货好像激动了起来,那蛇眼睁得老大盯着叶凡刚才摸的口袋。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6991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