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6十3章 你放火来我救火

第6十3章 你放火来我救火

        “你是谁?我爸没空。『』”电话中传来一个傲气女子声音哼道。

        “我是海大毕业的学生叶凡,有紧急事找兰院长。”叶凡说道。

        “跟你讲了没空。”随着女子的傲怒声‘啪’地一声电话给挂了。

        “格老子的,一个女人这么冲,也不怕以后能否嫁出去。”叶凡落了一肚子火破口骂道。

        想了想又打了过去,对方刚接通叶凡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喊道:“给兰院长说一声,我们这里发现了唐朝古墓,来不来随便,我等着。一个女人这么凶也不怕以后没人要,真是的!”

        叶凡说完还不屑地哼了一声,差点没把电话对头的那骄傲的孔雀给气死。

        “你说什么混蛋!唐朝古墓,真的假的。『』”那女子气愤之下娇嗔了一声后也吃了一惊失声叫了起来。

        此女就是兰基文院长的千金名兰阗竹,《燕京大学》新闻系的高材生,今年也才分配到省城水州的省报南福日报社工作。记者嘛,无冕之王,还是省报的,翘点皮也正常。

        听说此女子还是燕大校花榜榜眼,一向眼高于顶,追她的苍蝇没有一个营也有一个加强连。

        不过落花有意流水却是无情,她从来视天下男人如粪土。燕大那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可怜虫们戏称她为‘冰蝉’,除了最亲的亲戚中的几个男性外其它人她根本就瞧不上眼,难怪叶凡会吃鳖。也许她天生对男人过敏,男同胞那样子想的。

        “阗竹,跟谁呕气呢!一个女孩子要笑不露齿,声音这么大也不怕你宋叔笑话,呵呵!”

        客厅里传来正与南福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宋初豪喝茶聊天的兰基文那和温的笑声。『』因为两人是同学,其实年岁也不大,才40出头。

        “叫叶凡!不知什么地方钻出来的,还敢骂我,哼……”讲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兰阗竹突然打住了,脸色居然红了起来。

        “哦!还有人敢骂我们的公主,这还了得。说说具体情况,他怎么骂你?如果是政府工作人员我可得摘他的帽子了,哈哈……”

        宋初豪爽朗的笑了,逗得兰阗竹姑娘直翻白眼。

        “算啦!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兰阗竹得意地哼了一声转头才想起了正事儿赶紧说道:“爸,那个叶凡他说是海大毕业的。说是在他们那里发现了唐朝古墓,正在电话那头等你,你要不要接电话?”

        “唐朝古墓!你这孩子,咋不早说。『』”兰基文早就窜到了电话前拿起了电话。

        “你叫叶凡?现在在哪里,古墓在什么地方?”兰基文一连串话语像炮弹样急炸了过去,弄得叶凡一时有些慌乱,毕竟教授气势逼人啊!

        “兰教授!我的电话号码是906666,你记一下。电话贵,我用不起。这是我们村的座机号码0593***,还是请您老打过来我接算啦,呵呵……”

        叶凡有些不好意思干笑了两声,刚才临时头打过去用的是李队长给的手机。

        “哼!小气鬼!用不起手提装啥派头?”在一旁也听到了的兰阗竹高傲冷哼道。

        “你这孩子,人家是好心。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能有什么钱,也许人家那手提还是借来打的,一分钟可得好几块。『』”

        兰院长讲了自已女儿几句赶紧打通了老宫的电话。

        “兰院长,我叫叶凡。是海大95届毕业生。现在在鱼阳县林泉镇天水坝子工作。今天下午村民挖出一个唐朝古墓,里面出土了几个金银盆子,瓦罐等。最华丽的是还出土了一尊跟糼儿园小朋友坐的桌子那么大的金尊三彩马,上面雕着卢定宗三个字,也不知是谁。现在墓里面还有着一副石棺椁,样子像一座微型宫殿模型。我们怕损坏了所以没敢开启,明天县文化馆的领导会陪着墨香市的考古人员下来。我知道您老喜欢研究历史,所以给您打了电话。我们村条件很艰苦,如果来就要准备带好东西。比如矿泉水衣物等等一干生活用品……”

        反正电话是那边出,因此叶凡把村里挖墓情况详细说了一遍。

        “哎呀!你们怎么能那样子做,暴殓天物啊!这简直就是犯罪!叶凡,交待给你个任务,一定得保护好那古墓和石椁。『』我马上联系省考古研究会和博物馆的同志赶下来。我们没到以前千万别开棺,记住了没有?如果损坏了我拿你是问?”

        兰院长恨铁不成钢大失风度居然吼了起来。

        “老兰,火气这么大干嘛,别伤脾胃了。”旁边的老同学宋初豪劝道。

        “你说这都什么事!唐朝古墓就这样子给一群村民损坏了,气煞我也!幸好叶凡这小伙子不错,及时制止了。老宋,我怕是今天晚上有麻烦,那金尊三彩马估计值个几百万,就那样放村里很不安全。听说那可是纯金夹玉做的,有幼儿园的桌子大。你能不能给鱼阳县公安局打个电话派几个警察立即赶到天水坝子去。保护文物……”

        兰院长心急如焚求上了老同学。

        “几百万,看样子不简单。我给省厅的马副厅长打个电话,应该没问题。”

        宋初豪也觉得事态有些严重,价值几百万的好东西一些人犯红眼病那是肯定的,说着话拿起了电话拔了过去。

        “爸,我跟你一起去。”

        从来就看不起贫下中农的‘冰蝉’兰阗竹美媚居然说是要下到天水坝子那农村去。对于农民的苦,农村山路的难行,条件的艰苦等方面兰院长可是体味彼深。因此兰基文院长赶紧伸出手摸了摸女儿额头,他以为自已的宝贝千金发烧了。

        “干什么爸,我可精神着。你想想,既然是发现了唐朝古墓,这是个多大的新闻啊!所以,我一定要抢在其他人前面把它给发掘出来。这可是我进省报干的头一遭大事,你也不想让省报的那些资深记者们整天戳我的脊梁骨说咱是靠你们才塞进省报的。”

        兰阗竹得意地昂着头像一斗鸡。

        “哟!我们的小阗竹长大了,长本事了,呵呵!老兰,就让这丫头下去体验一下咱华夏农民的苦滋味如何。”

        宋初豪向着兰基文挤了挤眼眉一脸的诡笑。

        “老宋,咋不叫你那丫头也去农村体验一番生活,乡村的空气可比城市好得多啊!呵呵!”兰基文诡异地还之一笑。

        “呵呵!我那丫头还小,过几年吧!”宋初豪神情一愣装笑道。

        “哼!你们看不起我,意思是我吃不了苦是不是?这次我去那叫啥的天水坝子蹲个10天半月给你二位大人瞧瞧。苦谁没吃过,小意思。”

        兰阗竹头仰得更高,大义凛然样子好像一地下党将要赴死神之约似的。

        哈哈哈……

        两中年人大乐不已。

        晚上。

        反正没睡,叶凡还在琢磨那蹲金马,除了那‘卢定宗印’四字印鉴以外的确没发现其它什么字,更不用说唐朝的什么历史记载了。

        赵铁海带了10名警员全副武装,什么电棍、刺刀,手枪等等玩意儿正准备动身去天水坝子时林泉镇政府的警报突然拉响了,响彻长空,有点空袭警报的味儿。不久镇政府的四个超大号铁皮喇叭响了起来:

        “各位工作人员,乡亲们。东铛洋发生严重的大火,请各位赶紧走到东铛洋听从镇领导统一安排,救火救人,一切工作都需放下。这是秦书记和蔡镇长亲下的命令,违者将惩处……”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