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5十章 人龙醉入?ù

第5十章 人龙醉入?ù

        梦中仿佛听到一道温柔至极又夹杂着非常苦涩的女音叹了口气,不久感觉一柔软似蛇的手指有些颤栗着伸了过来帮着叶凡解除了凡布短裤危机。『』这时情况更糟,叶凡往上拉,那双手放下拉。凡布短裤终于不堪如此折磨‘滋啦’一声裂开解体完成了它的使命。

        命根子没有了短裤束缚一下子疾如雷震高仰起头一下子弹在了那双柔腕上擦枪走火。

        “啊!”

        犹如小兔子受惊那双柔腕感觉一麻赶紧想弹缩开去,已经来不及了。叶凡感觉特别的爽实,伸手一把捞住。随势一拉,一个滚烫颤栗着的身子已经被叶凡搂在了怀中。

        那双狼牙大手好像部队吹响了冲锋号,一下子准确命中**上高山再次滑入深谷,游遍全身,畅意非凡。『』

        虽说叶凡还是一童子鸡,以前在学校与初恋费月嫣花前月下时对于女子的身体还是挺熟的,那个时候摸过了但没经过最后一关的实践考验。

        秋梦注定是非常的凄血!

        找到了渲泄口子的叶凡就像一挺枪杀敌的勇士,正准备上阵时那枪儿也嗐嗐有声弹缩着。就在这燥乱的关键时刻叶凡修炼的养生术气流自动从肚脐眼处遁出滋润着全身。此刻出来的居然是出奇的凉流,令得叶凡的身子一颤清醒了不少。

        在关键时刻迷糊中好像看见叶若梦正在自已身下颤栗,吓得叶凡人一激灵翻到了一旁。不过养生术的控制能力毕竟有限,再加上叶凡功力也还不高,所以几秒钟后人又开始迷糊了。

        不过还有点克制能力,就在这时候。『』感觉那双柔腕颤栗着探了过来,一下子就握住了命根子就那么轻轻一捏。这动作可是太具有挑战性了,也可说是风骚,叶凡的养生术彻底溃不成军缴械投降了。

        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啊!”

        叶凡低吼一声再没犹豫,翻身而上压着那香喷喷的身子。可是一初哥想准确命中目标还是较难的,尽管在A片中也偶尔看过那种场景。95年时还挺贵的,一张票要5块钱,半天工资,而且还是偷偷摸摸看看,公安要抓的。所以尽管看过但是这世道理论需经过实践检验才行。

        看着叶凡在那里乱撞乱扭的,那双柔腕探了过来抖得特别的厉害。因为那双柔腕也没经过类似之事,两具初哥初妹在经过一阵子手忙脚乱的探索之后小叶凡终于龙归大海。

        房间里就剩下就像是跑过了十几里路时的喘气声,其中隐隐地夹杂着女子痛苦的哀鸣声。『』叶凡啥也不知,在战场上勇往直前,过五关斩六将直捣黄龙而去。

        泥泞、紧窄和温湿滋润着他的一切。他彻底迷醉于其中,那种人生从没有过的体验让他忘记了一切,来来回回折腾了几回酒劲相助,再加上阴阳调和修炼的养生术已处于第三阶低峰,遗憾的是还是差那临门一脚没有突破到第四层。

        臭脚!

        如果给叶凡的师傅费老头看见的话绝对会惊得掉了下巴。费老头可是修炼了50来年快到70岁了才到养生术的第四层大关,而叶凡不过19岁居然达到了第三层顶峰。

        这就要得益于阴阳调和,最主的是叶凡撞了大运,俗称踩中狗屎。『』因为那‘阴体’是一种特殊体质,称为卧阴之体。这种体质的少女20年的阴蕴之气储于身体中,初次行房那个效果不亚于给叶凡吃下了一株大萝卜一样的百年老山参。

        “嗑嗑嗑……”

        早上5点左右,这时刻当然是最好睡的黄金时段,更何况说是未经法律认可的**。

        一只小鸟飞进了老宫,在叶凡的房间门外用嘴啄着。它估计是找错了老巢,不过经它这么一闹叶凡酒劲退后再加上功力大涨也醒转了过来。

        睁开迷糊的醉眼扫到地下吓了一大跳。

        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地下散乱地扔着一些衣裤,有的甚至破裂了。『』叶凡惊讶的是那衣裤中居然有女子穿的花色内裤。吓得这小子唰啦一下坐了起来,才发现身旁边躺着一柔软的身子。

        “怎么回事!”叶凡喃喃着。

        因为他看见了一双温婉凄厉的眼睛直注视着自已,眼皮都没眨一下,此刻叶凡在那双杏眼下感觉自已就是一**雕像。

        当巡到自已居然光着身子,而那床薄被下的身子也是光溜着时傻子也明白了发生了何事?

        “完了,酒醉误事啊!我就这样子把人家冰清玉洁般的人儿给搞了,作孽啊!”叶凡低语喃喃着恨不得抽自已几个耳光才解气。

        “若……若梦!我……我……”叶凡吃吃着拉不开话,因为那双眼珠子里泪痕未干。

        “不要说了叶组长,我是自愿的。”叶若梦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的话,“我也不要你负什么责,绝不会缠着你的。”叶若梦非常冷静地说道。

        “那你这是……”叶凡可是不怕白了,总不能说是自已太帅了叶若梦自动献身,叶凡还没那般花痴念头,自已有几斤几量还是清楚的。最多就是搭上了帅的一点门槛,算不上特别的俊。当然说丑也不可能,比平凡优秀一点,比优秀又平凡了一点,这就是叶凡。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

        “我也不怕你笑话,你毁了我的处子之身,帮我做两件事咱们就了清了。”叶若梦目光变得阴冷了起来。

        “你说!”叶凡也冷静了下来,看样子是着了这女子的道。是一个套,说难听点就是别人跟自已玩阴的了。

        而且她说的那两件事应该是很难办的。不过明知是个套叶凡还是很是愧疚,抱定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钻了进去,毕竟自已把人家给那个了。

        “唉!天水坝子有条神女溪,在神女溪的下游不远处就是大名鼎鼎的景阳林场。五年前,我爸叶水根也是林场的一名普通工人。本来在场部开的一间木器厂工作的,工资也还不错。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得罪了林场场长郑轻旺被发配去守山巡山去了。那个时候邻近村子经常有一些不务误正业的混子盗木头,我爸是个非常负责的人,在他的巡守下盗木贼对他是恨之入骨。五年前的国庆节大家都放假了,可是我爸却被场长安排去继续巡山。10月3号我爸一去就没回来,正当我和妈焦急万分之时晚上六点钟左右,李德贵却是背着我爸回来了,不过那个时候我爸已经断气了。身上骨头都断了十几根,满身是血。听德贵说是不小心滚下了山崖下摔的。德贵走后我和母亲哭泣着正想给爸擦擦身子换上新衣,谁知我爸突然活了过来。其实他原来本就有一丝气,不过他见到我们娘俩只说了一句话就去了。”

        说到这里叶若梦压哭不已,好久了才止住了哭声道:“我……我爸说:德贵不是好人,叫我娘儿俩注意远离他。我那时才15岁正念初中,德贵这杂种是林泉三霸之一。即使知道爸的死不明不白可我妈为了能让我安全所以最后也没作声地安葬了爸。后为德贵偶尔还会来缠着我妈,但都被我妈严词喝骂走了。有次……有次我妈被逼得差点上吊了。后为就在身上藏了一把匕首,德贵见我妈那么坚决怕弄出人命所以后来也少来了。不过最近这些年这畜牲居然想把狼爪子伸到我身上。我妈被逼得没办法警告德贵说是如果德贵敢犯我她就只身到鱼阳县城公安局去自杀。后来德贵才好了许多,呜呜……”

        叶若梦毕竟一弱女子,说到伤心处再也忍不住哭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