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4十7章 逼

第4十7章 逼

        3更到!

        “肯定有事。『』”叶凡心里想着,但人家不肯说也不可能逼问,转念想到张副县长拜托的事又问道:“金莲姨,我看张校长一直来都不怎么开心。经常见他坐在一坟包前发呆,那块碑文上写着的李雪花跟张校长有关吗?”

        “唉!作孽啊!这事我倒是清楚。”

        叶金莲叹了口气说道:“张校长19岁师范毕业后分配到了天水坝子,二年后认识了村里的一朵花,就是李家那叫雪花的丫头。奇怪的是两人就对上眼了,开始的时候还互相对骂,最后仇人变成了相好。好得不得了,本来这事就快成了,谁知张家人不同意。”

        “为什么?”叶凡追问道。

        “张家人在县城有点门头,刚好张校长的小叔又升了官,那个时候好像是角林镇的副镇长。『』最主的是听说县城一个副局长的闺女相中了张校长。

        要知道那个时候年青的张校长长得还是很帅气的。一个是副局长闺女,另一个李雪花也只不过一初中毕业的山里妹子,又没皇粮吃,张家人当然看不上眼了。

        因此就托他小叔,也就是现在的张副县长来劝家林。当时他小叔也有那个意思,因为那副局长听说是掌管县里财政的。

        如果家林能与副局长闺女好上了对家林的小叔来说也有相当大的帮助。不过家林是说什么也不肯,口气坚决一根筋就是只要李雪花。

        说是如果家里不同意就呆这天水坝子一辈子了,最后他小叔见家林这一块说不通了干脆托我叫李雪花过来。『』

        我当时也不知他叫李雪花干什么,还以为是家林小叔有事跟李雪花商量。所以就叫来了李雪花,谁知家林小叔是劝雪花离开家林。当时为了家林前途李雪花是含泪答应了。

        面上与家林还保持着联系,不久家林去外地读书,一去就是几个月。而李雪花的爹得了重病,急需2万块开刀。对于咱们天水坝子人来说,当时88年那个时候别说2万块,就是要拿200块都难。要知道当时吃皇粮的工作人员一个月也才80来块钱工次。

        雪花也没告诉家林,他知道家林也拿不出来。最后县城有家姓陈的富人,儿子叫陈利明。大家都叫他傻胖猪的,因为头脑有些呆痴,所以娶不上媳妇儿。也不知是谁牵的线,居然看上了李雪花。『』陈家有钱,答应出3万块。李家当然同意了,因为还等着钱治病呢!

        事情办得很快,结婚证都没打李家收了钱就办了事。而李雪花那天出嫁,出门后硬是叫新娘车停在了离我们天水坝子不远的金泉桥上。说是想最后看一眼天水坝子,谁知那闺女乘人不备,嘴里哭喊着家林的名字跳了下去。

        唉!

        人是捞上来了,早死了。当时换衣服时我发现李雪花已经有了五个月左右身孕,估计是家林的孩子。作孽啊!家林回来后听说了这事提着刀就要去找那陈家那傻子拚命,最后硬被学校老师拖住了。

        后来听说家林找到他那小叔,也就是现在的张副县长大闹了一阵子。从此连县城的家都不愿回去,每天都要去李雪花的坟前坐坐唠唠嗑,都快30的人了,家里父母亲哭着求他回城找个对象却是被他冷冷拒绝了。『』

        叶组长,你跟家林很好,劝劝他吧!人都死了又不能活过来,如果再这样子下去怎么办?”

        叶金莲讲着眼泪直冒,就连叶凡心里都是酸酸的。暗暗叹道:“唉!想不到天水坝子还有这么美丽的(兔兔塔www.tututa.com),作孽啊!”

        晚上7点,刘驰见叶凡去拜访李家族长了,而李春水去了叶家。老宫中没人赶紧再次溜到了叶金莲房间。

        “叶金莲,今晚你必须把吴镇长那天喝醉酒后在老宫中发生的事全给我说出来。不然我明天早上回到林泉镇就要上报蔡镇长和赵所长。我想警察们可不会对你客气的。”

        刘驰恶声恶气地相逼到。『』

        “刘……刘干部,我真的什么都不知晓,我放过……我吧!”叶金莲吓得手一啰嗦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身子都抖嗦着。

        “没你事为什么要求我放过你,肯定有事,快点说,到明天就晚了。”

        刘驰狰狞着脸喊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明天回去就是林泉镇综治办的主任了。再过得年把很可能升副镇长,如果你能把吴镇长的事告诉我以后还怕会少了你的。蔡镇长还可以为若梦办理民办转成公办手续。想想这些好处,你还犹豫什么?真是一傻子。”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叫我说什么?”叶金莲瑟瑟着哭道。

        “不说是不是?”刘驰凶相毕露,一把抓住了叶金莲的手臂压向了桌面。痛得叶金莲眼泪直冒,狠狠地喊道:“刘驰,你再敢对我无礼我就死给你看。”

        吓得刘驰慌忙着松了手,他还真怕叶金莲想不开寻了短见那自已惹上一身骚就惨了。

        “好!你行!明天等着警察来收拾你,妈的!”刘驰呸了一口痰恶狠狠地走了。

        深夜,老宫的后山上传来了一阵阵压抑的哭泣声,难道有冤魂?

        “妈!你在吗?”

        林子边突然传来叶若梦的声音。以前叶金莲有伤心事总会躲在后山一个人伤心,叶若梦也知道。今天半夜上厕所时无意中发现母亲的门居然斜开着,进去一扫发现没人。估计母亲又想父亲到后山哭去了。

        “梦儿,你怎么又来了,快回去。”叶金莲收住了哭声。

        “妈!爸……爸都去了那么多年了,你……你想开些。”叶若梦想到自已父亲也有些哽咽。

        “唉!你爸的仇没报妈死不冥目。”叶金莲叹道。

        “妈!您别说傻话。什么死呀死的,我们要好好活着,爸的仇慢慢来,德贵那畜牲会遭报应的,我就不相信这世上没有报应。”叶若梦狠狠地说道。

        “唉!好人不长命,坏人活逍遥。若梦,以后你要好好活着……”叶金莲又有些哽咽了。

        “妈!你心里有事,快告诉我。是不是刘驰又来问什么了?”叶若梦差点喊出来了。

        “没……没有。”叶金莲有些难言样子。

        “妈!你不说是不是?你不说我就去求叶组长,叶组长是好人。”叶若梦逼问道。

        “慢着梦儿,唉!妈告诉你。刘驰又逼问那天晚上吴镇长喝醉后回到老宫的事了。妈怎么能说,刘驰还说要上报蔡镇长和叫警察来抓我。只给了我三天时间,梦儿,妈命苦,没脸……呜呜……”

        叶金莲再也忍不住哭了。

        “妈……呜呜……”林子里传来了母女俩的抽噎声,惨如山魈鬼魅,令人听之生寒。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