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3十5章 惊天秘密

第3十5章 惊天秘密

        “唉!天水坝子人虽然蛮横,但也十分纯朴。『』”叶凡心里叹息着说道,“叶阿姨,这是我那亲戚说的,没事,他有钱。就这么定了,一斤10块钱,你不要推了。”

        “好吧!”

        叶金莲接过了那一大摞钱连手都有些颤栗,估计很少见到五千块那么大把的钱,虽说她还是村里的出纳。

        这种穷村子只有白条没看见过现金,以前的村主任和书记弄点钱基本上都没到她手中直接就换成发票或者领款凭证塞到她那儿了。

        一会儿二芽子也飞跑着到了老宫,换了一身没破的旧衣服。

        “唉!得给这孩子买几套新衣了。”叶凡心里微微发酸,这没爹没娘的孩子真是可怜。『』

        叶金莲和叶若梦对二芽子也是非常的好,以前有时也叫过二芽来凑顿饭可是二芽子还很傲气,宁愿啃生地瓜也不愿到哪家乡亲们家里吃白食,这孩子有志气。

        叶凡也是冲着他这一点的,不然这天水坝子穷人太多了,想救济也救不过来。还是要想些其它办法把整个村子盘活过来才行。

        晚上6点刚吃完饭蔡镇长电话到了。

        “叶凡,最近天水坝子有什么新情况。”蔡大江以领导口吻问道。

        “蔡镇长,最近就在抓修缮学校和了解村情工作,想把事情摸透后再规划选举的事……”

        叶凡把村里的情况给汇报了一遍。『』

        “嗯!干得不错!”蔡大江鼓励了一句,电话中沉默了一阵子才传来低低的声音道:“小叶,我前次交待给你的事有头绪没有?”

        “还没找到头绪,我正想办法。”叶凡心里一惊小声说道。

        “我说你这小年青啊,做工作得分清轻重。得抓紧了,其它工作可以慢慢来,这事是重中之重……”蔡大江好像很是不满,唠叨了几句‘啪’地放下了电话。

        “妈的!老子又不是公安专门给你查案。即便是公安也没那么神。有的案子几十年都查不出来也正常,还有历史悬案呢!我才来几天,还什么重中之重,这事有选举重要吗?”

        叶凡愤愤然嘀咕了几句。

        叮铃铃……

        电话又响了起来,“谁呀?”叶凡冲冲地接过电话喊道,估计是给刚才蔡大江给闹的。『』

        “呃!脾气不小嘛,谁惹着你啦小伙子。”电话中传来秦志明爽朗的笑声。

        “啊!秦书啊!”叶凡心里一紧暗道:“完了,我居然对着秦书记这林泉镇第一号大佬吼叫,等着挨批吧。”

        心里那是很不安地喃喃道:“秦书记,我刚才不是对你。是修学校遇上了一些烦心事所以……”

        “哦!年轻人,要沉住气。有什么困难打电话回来。吴镇长的事了解得怎么样?”

        秦志明很是直白地就提了出来,不像蔡大江还要遮遮掩掩。『』像蔡大江那种人就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货色。

        而秦书记此人毕竟是军转干部,做人做事雷利风行,还是爽直一些。其实他把叶凡给塞到天水坝子这种险地内心还有丝丝愧疚的,当时也是给逼得没办法。

        “还没头绪,秘密问过几个人。奇怪的是一听说吴镇长的事眼神都十分怪,立即就走开了。我想得先取得他们信任后再行,这事急不来……”

        叶凡平静地扯着。

        “嗯!别急,慢慢来,不可也得抓紧些,别惹起人怀疑。再次强调一下,此事就你我知道就行了,不能告诉其他的任何人,这是组织纪律。”

        秦志明一脸严肃。『』

        “是!”叶凡干脆地答道,知道秦志明这人较爽他也干脆点。

        晚上没事干叶凡和二芽子就准备着明天去土家坳子捕绿毛狼鼠的事了。

        两人吃过一餐饭后也较熟了。

        “叶组长,咱村的村长怎么还没选出来呀?”二芽子一边扎着竹环随口问道。

        “小孩子懂什么,这村长不是那么好选的。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么容易啊!”

        叶凡没好气地说道,“奇怪!这村子这么穷村长怎么有那么多人抢着做,那不是自找苦吃吗,又不是正式的国家干部?”

        叶凡喃喃自语着不解。

        “我知道一点点。”二芽子想了许久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不可能!小屁孩懂什么。”叶凡摇了摇头,心道这二芽子说不准还真知道点什么,不过叶凡为了激二芽子把事说出来故意装着不信和轻视样子。

        这就是激将法,二芽子果然中计小声嚷道:“你看不起人,那天吴镇长回到吴家大院后直接就进了大叔公房里。”

        “大叔公是谁?”叶凡紧逼着问道。

        “大叔公就是吴家族长,叫吴忠修。不久族长就招集了二个长老和吴镇长在一起说话。”二芽子说道,“我当时正好在隔壁。”

        “说什么?”叶凡装着很是随意样子,他怕引起二芽子警觉不说了那就麻烦了。既然是吴家族长议事肯定是一些机密事。

        “当时吴镇长回来后族长大叔公说是叫他一定要想办法把村长给弄到手,吴镇长听了后说是这事相当难。因为有叶家和李家盯着,想做点手脚不容易。如果被人知道了就要发生大事,谁知大叔公听了一拍桌子骂吴镇长当了官就忘本了。如果不帮忙以后吴家就没吴镇长这号人。后来吴镇长苦着脸说是尽量试试,不过他又奇怪的问族长为什么一定要争这个穷村长。因为天水坝子村的村长根本就是一分钱都没有,除了镇里面每年给的几百块钱补贴还耽搁农活。大叔公闷声了一会儿才说道:信民,你今天贵为镇长了,吴家的一些事儿也该让你知道了。因为这村长与龙墓有关。”

        二芽子说到这里鬼鬼崇崇地走到门边关上了门。

        “与龙墓有关,快说说怎么个有关?”叶凡也有些急了。

        “嘿嘿!叶组长,你不是说我是小屁孩吗?”二芽子居然捉弄起叶凡来。

        “小子讨打是不是,还想不想学武功了,不学拉倒,我也不想听什么吴家什么龙墓的事。”叶凡装着有些生气样子。

        “别生气叶组长,我说还不行吗?”二芽子果然被吓坏了,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赶紧说道。

        “嗯!”叶凡故意哼了一声,心道这小子还有点鬼机灵,居然敢提捉弄我,姜还是老的辣。…………………………………………………………………………………………秘密很多,大家收藏和票票砸下就等于挖秘密,狗子也正在码字拚命解秘!!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