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2十7章 龙气惹的祸

第2十7章 龙气惹的祸

        “难办!明天我先探探老铁的口气再说。『』”

        宋宁江叹息道,“新人难找啊!咱们镇里就党政办主任王元成看看能否把他拉进党委,不过那样子的话就得有人移位子。老铁和老肖那是不肯离开的,叶茂才也才刚升上来也不可能挪窝。只有看看能不能把张希林整走了。”

        “元成这人不好说,表面上还行。我觉得刚分配来的那个叫叶凡的小伙子还不错,只是刚参加工作。远水解不了近渴,不过这人刚参加工作,脑中还是白纸一张,我们可以慢慢地作为一好棋子培养起来。”

        秦志明呷了口酒说道。

        “嗯!那小伙子不错。听说今天早上张副县长和县财政局的老赵都拔钱下来了。『』数目还不少,总计一万二。这小伙子是怎么搭上他们的‘车’,奇怪,难道这小伙子背后蹲着一尊大神,老秦,你查过没有?”

        宋宁江一脸的疑惑。

        “了解过,他父亲也只不过在古川县劳动局作一没事干的办公室主任,闲差一个。母亲只不过是一小学教师,好像没听说过背后有什么大神衬着。”

        秦志明摇了摇头。

        “想来也是,如果有大神撑着一听说他作了天水坝子工作组的组长,估计那大神的手下也会冒出头来了。也许是撞了大运张副县长和赵局长同情他,不过这小伙子有潜力,我同意先试着培养一下。”

        宋宁江说道。

        “嗯!明天那小伙子估计会去老蔡处拿钱。『』”秦志明脸色十分的怪异。

        “你是……说有好戏看。”宋宁江微笑道。

        “呵呵!老宋,你猜猜蔡大江会给叶凡多少?”秦志明难得地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万二千块,应该会给他这个数。毕竟天水坝子那村太穷了,估摸着老蔡也应该不会太过份了。”

        宋宁江比了个八字,意思就是八千。

        “咱们赌一赌,我觉得是这个数。如果谁输了就请喝小酒怎么样?”秦志明像一小孩子,伸出了五根指头。

        “才五千!不可能,一半都不到,如果是其它村这个数还行,天水坝子绝不可能。『』那可是个野蛮材,老蔡就不怕那血气方刚的叶小子发动群众,要知道初生牛犊可是不怕虎的……”

        宋宁江摇了摇头根本就不相信,“赌了!明天晚上我就不回家了,就等着秦书记请喝小酒!呵呵……”

        “哈哈……”菜馆的包厢里传来两只老狐狸的诡异笑声。

        第二天早上。

        叶凡算得准准的8点钟就蹲在了新搞的镇长办公室门口。

        原来的吴镇长办公室在左边,而现在蔡大江觉得吴信民那办公室肯定是不能用的了,免得沾了一身的晦气,尽管那办公室搞得相当的有水准。『』华夏人都较信迷信,特别是作官的,修墓,建房,连出个门都要挑日子。

        如果要搬向五楼觉得与秦老鬼同一层感觉别扭,而且有时自已要会见自已的亲信也会觉得隔墙有耳不方便。

        其实政府的砖墙是相当厚的,再加上装修一般来说是听不见的。从另一方面说党的领导是至高无上的,自已如果搬上去就成了与党同级了,这样子也不好,怕落人口实。

        当然,搬到第三层蔡大江更是不敢了。想想也有理,原来的镇长办公室在第四层,自已搬到第三层去那不是预示着自已将要丢官或降职。当官的当然都希望天天进步,来个步步高了,蔡大江当然不是去沾那更大的晦气了。

        所以蔡大江思前想到最终想了个好办法,既然上吊的吴镇长办公室在左边,老子就反其道而行搬右边去。『』东边不亮西边亮,衰气过后就是喜气了。

        因此蔡大江干脆把右边的那个小会议室改成了自已的办公室。而原来吴镇长的办公室干脆直接把隔墙拆了,连通后又改成了自已的镇长办公小会议室。刚刚好调了个头,按照风水学的观点这样子就把衰气冲了,接下去的就是大吉大利。

        当然,这些蔡大江还专程请了鱼阳县狮头岭三峰观最有名气的堪舆术大师葛朴来堪舆了一番。

        葛大师当时说:“林泉镇的办公楼就像一条龙,左龙头右龙尾。这龙气是非常旺的,吴镇长就是因为身上官气不够,压不住龙头上的暴疟之气。所以最终官气被龙气反蚀,倒致那样了。

        右边龙尾虽说在龙气方面差了一点,但对于当官者来说最好了。不但不会被龙之气酌伤,而且用得好的话反而可以沾点龙气,借势而上做到步步高升。”

        “葛大师,那我在原来龙头的地方改成小会议室会不会被龙头之气酌伤了?”蔡大江有些担心,还是问个明白的好。毕竟头上的官帽子是最重要的,其它都是小事。

        “呵呵!绝对不会,还有好处,而且是大大的好处。”葛大师神秘的摇了摇头,不过当蔡大江问他时他却是不点明,弄得当时蔡大江心里头像猫抓一样。

        “哼!不包一个让老夫满意的红包还想沾龙气,门儿都没有。”看着蔡大江在那里急葛大师却是悠闲地喝着上好的龙井,等着鱼上钩。

        仿佛想明白了,蔡大江恭敬地说道:“葛大师,听说三峰观最近在修缮。我准备捐一座纯铜打制的抱扑子仙师雕像,还得仙师你指点一二。”

        “呵呵呵!蔡镇长还记得咱葛家老祖宗,不错!三峰观好像正缺一座铜像。那我就在外面大殿中央留一个好位待着。不过得抓紧些,老是空着让上香的看见也……”

        葛朴心情大好,轻声把龙气之说阐述了一番,听得蔡大江头点得像鸡啄米。

        因为葛朴大师从来就是自称自已是东晋名家葛洪仙师的N系后代,有人送铜雕像来当然乐意了,不乐意是傻子。

        不过等葛大师满意而去时蔡大江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妈的!老杂毛,这么阴。那三峰观大殿不是有座木头疙瘩雕像。一听说我要送铜像居然把那木头疙瘩老祖宗搬走了,老子又不是财神爷。”

        也难怪蔡大江火起,要知道按葛大师的要求那铜像至少也得二米多高。这样一尊铜像可是价值不菲,估计得好十来万。95年的十来万可是一天文大数字。

        “唉!算了,破钱沾龙气。”

        蔡大江想到自已能沾上龙气步步高升心里一时又热络了起来,那钱反正是国家的,不过也得从别人碗里抠些出来。

        所以叶凡当然就是第一个为抱朴子捐款的倒霉蛋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