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2十3章 火药桶

第2十3章 火药桶

        本来叶凡想道出那‘仙云草’在本地叫‘天耳灵’时想到秘密却又是闭了口。『』对于天水坝子人来说绝想不到‘天耳灵’还有那么高的价值,如果给他们知道了自已都跑去卖了自已还赚屁钱。

        而水州大酒店的人即便到了鱼阳县也想不到那天耳灵就是仙云丝。所以对于自已独家经营还需要保密的,这也许就是商务机密。

        当叶凡正在水州大酒楼店为仙云草讨价还价时鱼阳县9大常委也正在讨价还价,当然他们讨论的是官帽。

        鱼阳县县委会议室里烟雾早就开始腾腾了,吴信民的上吊风波可是波及甚远。

        鱼阳县的头一号人物——县委书记李洪阳可是铁青着脸闷声不响地坐着尽把气往中华身上撒,一根接一根没停过。『』看得县委办主任江亚泽担心不已。

        因为昨天李洪阳被他的靠山,墨香市市委书记李国栋骂了个狗血喷头。什么任人不明,流言四起,新闻暴炒等等,整整在在电话中被批了半个钟头。

        李洪阳可是苦在心头,当初那吴信民坐上林泉镇镇长宝座并不是他提的,而是政治交换的结果。

        因为当时他也要力挺当时还是宗教局局长的秦志明上位林泉镇书记,所以在常委会上县长张曹中提出了吴信民当镇长。书记镇长不可能自已一把抓了,无奈之下只好妥协。当时还沾沾自喜至少占了大头,谁知吴信民经不起考念上吊了。『』

        李洪阳本想说那吴信民是县长张曹中提的,可一想如果给市委书记李国栋知道了那不是会骂自已无能吗?居然不能百分之百的掌控县里的常委会。

        而且即便说了因为张曹中也不是李国栋的人,他也不可能直接开骂张曹中。所以最后李洪阳只能嚅嚅垂头在电话中听着把气全憋肚里去了。

        而县长张曹中更是脸若死灰,全成黑包公了。那吴信民是他力挺上去的,现在流言四起,他的头可是涨得如猪头了。

        昨天他其实跟李洪阳也差不多,背后的靠山墨香市党群书记周乾阳也是在电话中给他来了个关于人生、理想、工作的再教育。差不多半个小时,现在一肚皮火也没泄掉。他估计稍等片刻这里就会变成战场了,因为李洪阳肯定会拿这事说事。『』

        会议室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空气正在膨胀。而其它的几个常委中只有党群书记钟明义和武装部部长谢强俩人东瞧西望的正准备着看场好戏。

        “啌!”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家都抬起了头看向了正中的李洪阳。因为这是一号人物发出了生气的警报声。

        县委书记李洪阳有个习惯,每次开常委会时高兴的话他会用牙杯盖轻敲牙杯,发出‘铛铛’的声音。生气时就会重重地盖下去发出‘啌啌’声,气越大发出的‘啌啌’声越尖利。据说牙杯盖都被他敲坏了几打了。

        “同志们,这几天我很痛心呀!痛心!”为了更形象地表现出自已痛心,李洪阳还摸着自已的胸口好像心绞痛患了似的。『』

        “痛个屁,老子都想上吊了。”张曹中心里一抖暗骂道,“狗日的吴信民,一个熊包。天水坝子村再难办也没到逼得你上吊的地步吧!扶不起的阿斗,死得好,弄得老子还要给你擦屁股……”

        李洪阳巡了一眼周围八大常委大吼道:“一个镇长,特别还是咱们鱼阳县除了城关镇以外的第二大镇的镇长。怎么就经不起一点波折、困难的考验?要知道,他这一上吊,给咱们的鱼阳的工作带来多大的被动。咱们鱼阳现在出名了,省报头版都登出来了。以前咱们县贫困,求那些闪着星星的省报记者给呼吁一下看看能否拉些人来投资。可惜人家那些无冕之王理都不理咱们,现在呢,不用叫,天天叫着嚷着要到咱们鱼阳采访……天水坝子是难办,但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党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如果都像他那样子遇到一点困难就撂挑子,上吊,那人民的公仆还有人敢做吗……”

        说到这里李洪阳呷了一口茶斜瞄了组织部长费默一眼,令费默顿时感觉那眼神寒煞煞的犹如刀割,赶紧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因为费默虽说是鱼阳县的组织部长,不过他可是县长张曹中的人。当时提议吴信民就是费默受张曹中指使干的。

        “妈的!李天王要发怒了,唉!运背啊,当初就不该冲这打头阵的出头鸟……”费默只能在心头大叹悔不该当初,枪打出头鸟他此刻倒是领会最深刻了。

        “这事不能就这么了啦,组织部门要负起责任。”李洪阳一拍桌子瞪圆了眼珠子冲着费默喊道。

        “该!老子管党群这人事方面你这该死的费默居然仗着有张曹中撑腰不鸟我,现在好好地喝一壶吧,呵呵!”

        党群书记钟明义小眯着眼在心里得意地骂着。这组织部门的人事方面本来是属于党群书记钟明义的范畴,结果因为费默跟着县长张曹中,所以也不怎么鸟钟明义和李洪阳。

        “同志们,教训深刻啊!当初提议吴信民当林泉镇镇长时我也投了赞同票,我会向党组织和上级领导作出深刻检讨的。”

        会议室里顿时就掉了一地的眼镜,县长张曹中倒先站出来作检讨了,就连李洪阳也觉得有些奇巧。

        “李书记,张县长,我向党组长作出深刻检讨……”组织部长费默即时地站了出来,态度诚恳。老大张曹中都站出来了他这当事人不站出来行吗?

        “嗯!费部长态度很好。”

        张曹中哼了一声转着眼巡了一圈道:“话又说回来,吴镇长的死众说纷芸,不过人都死了小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天水坝子这个村想必在坐诸位都十分的清楚,典型的一个刁民村。

        甚至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前次选个村长都要动用县里武警,就连林泉镇派出所代所长赵铁海都给划了一刀差点破相。赵铁海是干什么,人家特种兵转业,结果村长至今还是没选出来。

        说明那个村子复杂啊!吴镇长在明知这些糟糕的情况下,却是牢记党的号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一个好党员,好干部,最后为这事连命都给搭上了。我很痛心,痛心……

        不像某些人,只会坐在镇政府喝喝茶看看报,一听说天水坝子发生事了连头都不敢露了。作为林泉镇的书记,秦志明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

        作为镇党委书记,他更应该冲在前头。据我的了解是当时吴镇长向秦志明报告了天水坝子的事后,秦志明只是哼了一声。至少没引起他的重视。唉!也许他当时去了就不会发生这种惨剧了,所以,我觉得秦志明有失职之嫌,要作出深刻检讨……”

        张曹中慷慨悲歌地放了一顿把矛头指向了李洪阳的亲信林泉镇党委书记秦志明。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