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2十3章 仙云丝

第2十3章 仙云丝

        第二十三章仙云丝

        第二天早上,反正回天水坝子也没事做,等钱拿到手了再回去。  飞所以当时与刘驰和李春水回林泉镇时商量好了用三天时间搞钱。这也算是工作内容,只是'性'质不同罢了,看到提前搞到了钱还剩两天时间叶凡直往省城水州而去。

        因为叶凡前天在天水坝子吃到了一碗菜,叫天耳灵。当时问叶金莲这盘菜哪里来的,她说是本地采的。

        叶凡当时也去采了一些回来,这种草长得像人的耳朵样子,晒成干以后爆炒或者水炖汤特别的清纯滑柔。

        晚上一直回味无穷,好像自已以前吃过。想了许久才想起来以前在水州的《海江大学》念书时曾经有一叫王金旺的富人同学,有次过生日邀请室友到‘水州大酒店’海吃猛喝,当时就吃到过那碗类似于‘天耳灵’的菜。不过在酒店那名字不叫‘天耳灵’,叫什么‘仙云丝’。

        叶凡清楚地记得当时一桌16个人都大叹好吃。后来一打听才知那‘仙云菜’还是水州大酒店的特'色'菜。当然价钱也是贵得惊人,一盘就要五百多块。

        当时王金旺也觉得好吃,后来又点了一盘。最后一位经理亲自到包间解释说那种特'色'菜因为产量太少。

        一桌限量一盘,如果这天水坝子产的天耳灵真的就是作‘仙云丝’的原料的话那自已就发财了。

        因为那天耳灵听说在天水坝村相当的多,传说是天上降下的神草。因为天水坝子神水的滋润才显得那般的水灵,当地人还说那草能治一些小'毛'病。

        不过天水坝子村里人也仅把它当作一种普通野菜对待。因为要拔够一盘菜的量也是相当麻烦,所以只有在有客人时天水坝子人才会把先前花大力气地拔的天耳灵作的干拿出来招待。

        平时也没几个人没事干了去采那草,因为太费功夫。叶凡的打算就是如果经过证实后自已收购,再倒买到水州大酒店,说不准能赚上一笔。

        现在没钱的日子也真是难受,自已无权无势又没人送。工资也要到15号才有得领,估计不会超过300块。

        而且叶凡打定主意即便是当官也绝不收钱,每当看到那些贪官落马蹲大狱,上刑场等等叶凡也是一阵阵恶寒,所以自已得先赚些钱才行。

        晚上的时候叶凡到了水州大酒店,咬着牙点了一盘‘仙云丝’。经过细细品尝觉得那味道与天水坝子的叶金莲炒出的有几分相似。只不过酒店里的师傅人家是高手,做出来的好吃得更多了。

        最后一看价钱,又涨了,一盘居然要800块,这相当于叶凡二个半月工资。

        “姑娘,你们店里这‘仙云丝’多吗?”叶凡装着好奇的问道。

        “不多!人多的时候一桌一盘还供不上,没地方来。”那清丽的服务员小姐微笑着答道。

        “姑娘,我想见你们大堂经理,有事,而且绝对是好事。”

        叶凡装着自信满满的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打鼓,怕搞错了弄出笑话来那脸可丢大了。

        “好吧,我去请她来。”那姑娘细看了叶凡一阵子感觉这年青人应该不是在糊弄自已。

        不久走来一位长睫'毛',高挺鼻子挺有一番佳人气质的姑娘。

        “先生,我是水州大酒店餐饮部的副经理余清莲,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女经理愕了一下,感觉这小年青的找自已有什么事,不过态度却是非常的好。

        叶凡也不说话,从地下的旅行包掏出一木盒子。打开后放在桌上道:“余经理,我想这个东西你应该不会陌生,好好看看。”

        盒子里装得有新鲜的天耳灵和已经做成干的天耳灵干两种。

        “噢!我看看。”

        余清莲轻声说着伸出手拈了一朵天耳灵草细细看着,'摸'了一阵子,闻了闻。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精神一振,转身对一旁的服务员道:“红梅,你立即去请郭厨师长来。”

        “好的经理。”红梅转身快步而去。

        “先生贵姓,你这草从何处得来?有多少?”余清莲弯腰坐在了椅子上,胸前那一溜雪白在叶凡面前一划而过。

        “呵呵!我叫叶凡。其它嘛无可奉告,先确定了再说。”叶凡淡淡地说道。

        不久走来一肥胖,头戴厨师帽的年人。

        “郭师傅,你看看这草是不是做仙云丝的?”余清莲问道,脸上一丝期待也是一划而过。因为这天耳灵草最近是越来越少,如果没有了供货渠道那水州大酒店估计会失去一批冲着此草而来的客户。

        那郭师傅也不说话,拈起了天耳灵细细地查看了起来。医的望、闻、问、切四术就差‘问‘无法实现了,想问也得这草成妖了才行。

        最后郭师傅还切了一小片细细地在嘴咀嚼。

        “不用这么麻烦,你可以直接用我提供的材料炒一盘出来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叶凡微笑着说道。

        “那……那就对不起了,先生稍等。”郭师傅也是十分的兴奋,因为这种水灵灵的天耳草好像比以前买的品质还要好。

        一个小时后一盘绿夹红的仙云丝放在了桌上。

        “余经理,我已品尝过了,品质非常的好。”滑而不腻,非常的清纯,炒熟后香气四溢,郭师傅赞道。

        余经理也夹了几根放入小巧的嘴细细地品嚼着。

        “嗯!不错!”口里赞着转头对叶凡道:“你能弄到这种仙云草干多少,我们酒店全包了,一斤500块。”

        “才500块,要知道你这里一盘就可卖到800块。我想一盘估计有着这种草干三两就够了,我说得可对。”

        叶凡早就算计好了,现在既然知道酒店缺货当然能多赚点更好。价钱高点的话自已的收购价也可以高些,反正是天水坝子村人得实惠,那里的农民也的确活得太苦了。

        “叶先生可不能这么说,你要知道我们要配多少料。单是这仙云草干就要用鲍鱼熬的浓汁汤再配上几十种材料弄出来……”

        那郭大厨有些急了。

        “鲍鱼汁泡草干,的确奢侈,我说怎么比天水坝子人做的好吃得多。”

        叶凡心里也是一惊,这天耳灵草也是奇怪,新鲜的天耳灵倒是无法入口,苦得很。要泡水里一段时间晒干后苦味才能去掉,估计这水州大酒店也有特殊办法。

        “这样吧叶先生,你这种仙云草干看成'色'最多达到二等品,我们再加100块。如果成'色'达到一等品的话就给800,你看怎么样?”

        余经理淡淡一笑说着并递过了一张名片,“以后你送货到时就打这电话就行了。”

        “行!”

        叶凡也不想太过于坐地要价,心道这晒干应该还有一些绝巧,不知天水坝子村里人是否有这方面高手,回去再说,要做就做成上等品。

        走时问清了上等品的成'色',观摩过样品后叶凡在水州玩了一晚上。本想回到学校去瞧瞧,后来没空就没去了。谁知又遇上一老同学就在水州玩了一天。

        本来叶凡想道出那‘仙云草’在本地叫‘天耳灵’时想到秘密却又是闭了口。对于天水坝子人来说绝想不到‘天耳灵’还有那么高的价值,如果给他们知道了自已都跑去卖了自已还赚屁钱。

        而水州大酒店的人即便到了鱼阳县也想不到那天耳灵就是仙云丝。所以对于自已独家经营还需要保密的,这也许就是商务机密。

        当叶凡正在水州大酒楼店为仙云草讨价还价时鱼阳县9大常委也正在讨价还价,当然他们讨论的是官帽。

        鱼阳县县委会议室里烟雾早就开始腾腾了,吴信民的上吊风波可是波及甚远。

        鱼阳县的头一号人物——县委书记李洪阳可是铁青着脸闷声不响地坐着尽把气往华身上撒,一根接一根没停过。看得县委办主任江亚泽担心不已。

        因为昨天李洪阳被他的靠山,墨香市市委书记李国栋骂了个狗血喷头。什么任人不明,流言四起,新闻暴炒等等,整整在在电话被批了半个钟头。

        李洪阳可是苦在心头,当初那吴信民坐上林泉镇镇长宝座并不是他提的,而是政治交换的结果。

        因为当时他也要力挺当时还是宗教局局长的秦志明上位林泉镇书记,所以在常委会上县长张曹提出了吴信民当镇长。书记镇长不可能自已一把抓了,无奈之下只好妥协。当时还沾沾自喜至少占了大头,谁知吴信民经不起考念上吊了。

        李洪阳本想说那吴信民是县长张曹提的,可一想如果给市委书记李国栋知道了那不是会骂自已无能吗?居然不能百分之百的掌控县里的常委会。

        而且即便说了因为张曹也不是李国栋的人,他也不可能直接开骂张曹。所以最后李洪阳只能嚅嚅垂头在电话听着把气全憋肚里去了。

        而县长张曹更是脸若死灰,全成黑包公了。那吴信民是他力挺上去的,现在流言四起,他的头可是涨得如猪头了。

        昨天他其实跟李洪阳也差不多,背后的靠山墨香市党群书记周乾阳也是在电话给他来了个关于人生、理想、工作的再教育。差不多半个小时,现在一肚皮火也没泄掉。他估计稍等片刻这里就会变成战场了,因为李洪阳肯定会拿这事说事。

        会议室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空气正在膨胀。而其它的几个常委只有党群书记钟明义和武装部部长谢强俩人东瞧西望的正准备着看场好戏。

        “啌!”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大家都抬起了头看向了正的李洪阳。因为这是一号人物发出了生气的警报声。

        县委书记李洪阳有个习惯,每次开常委会时高兴的话他会用牙杯盖轻敲牙杯,发出‘铛铛’的声音。生气时就会重重地盖下去发出‘啌啌’声,气越大发出的‘啌啌’声越尖利。据说牙杯盖都被他敲坏了几打了。

        “同志们,这几天我很痛心呀!痛心!”为了更形象地表现出自已痛心,李洪阳还'摸'着自已的胸口好像心绞痛患了似的。

        “痛个屁,老子都想上吊了。”张曹心里一抖暗骂道,“***吴信民,一个熊包。天水坝子村再难办也没到'逼'得你上吊的地步吧!扶不起的阿斗,死得好,弄得老子还要给你擦屁股……”

        李洪阳巡了一眼周围八大常委大吼道:“一个镇长,特别还是咱们鱼阳县除了城关镇以外的第二大镇的镇长。怎么就经不起一点波折、困难的考验?要知道,他这一上吊,给咱们的鱼阳的工作带来多大的被动。咱们鱼阳现在出名了,省报头版都登出来了。以前咱们县贫困,求那些闪着星星的省报记者给呼吁一下看看能否拉些人来投资。可惜人家那些无冕之王理都不理咱们,现在呢,不用叫,天天叫着嚷着要到咱们鱼阳采访……天水坝子是难办,但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党的干部,是人民的公仆,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如果都像他那样子遇到一点困难就撂挑子,上吊,那人民的公仆还有人敢做吗……”

        说到这里李洪阳呷了一口茶斜瞄了组织部长费默一眼,令费默顿时感觉那眼神寒煞煞的犹如刀割,赶紧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因为费默虽说是鱼阳县的组织部长,不过他可是县长张曹的人。当时提议吴信民就是费默受张曹指使干的。

        “妈的!李天王要发怒了,唉!运背啊,当初就不该冲这打头阵的出头鸟……”费默只能在心头大叹悔不该当初,枪打出头鸟他此刻倒是领会最深刻了。

        “这事不能就这么了啦,组织部门要负起责任。”李洪阳一拍桌子瞪圆了眼珠子冲着费默喊道。

        “该!老子管党群这人事方面你这该死的费默居然仗着有张曹撑腰不鸟我,现在好好地喝一壶吧,呵呵!”

        党群书记钟明义小眯着眼在心里得意地骂着。这组织部门的人事方面本来是属于党群书记钟明义的范畴,结果因为费默跟着县长张曹,所以也不怎么鸟钟明义和李洪阳。

        “同志们,教训深刻啊!当初提议吴信民当林泉镇镇长时我也投了赞同票,我会向党组织和上级领导作出深刻检讨的。”

        会议室里顿时就掉了一地的眼镜,县长张曹倒先站出来作检讨了,就连李洪阳也觉得有些奇巧。

        “李书记,张县长,我向党组长作出深刻检讨……”组织部长费默即时地站了出来,态度诚恳。老大张曹都站出来了他这当事人不站出来行吗?

        “嗯!费部长态度很好。”

        张曹哼了一声转着眼巡了一圈道:“话又说回来,吴镇长的死众说纷芸,不过人都死了小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天水坝子这个村想必在坐诸位都十分的清楚,典型的一个刁民村。

        甚至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前次选个村长都要动用县里武警,就连林泉镇派出所代所长赵铁海都给划了一刀差点破相。赵铁海是干什么,人家特种兵转业,结果村长至今还是没选出来。

        说明那个村子复杂啊!吴镇长在明知这些糟糕的情况下,却是牢记党的号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一个好党员,好干部,最后为这事连命都给搭上了。我很痛心,痛心……

        不像某些人,只会坐在镇'政府'喝喝茶看看报,一听说天水坝子发生事了连头都不敢'露'了。作为林泉镇的书记,秦志明有着推卸不了的责任。

        作为镇党委书记,他更应该冲在前头。据我的了解是当时吴镇长向秦志明报告了天水坝子的事后,秦志明只是哼了一声。至少没引起他的重视。唉!也许他当时去了就不会发生这种惨剧了,所以,我觉得秦志明有失职之嫌,要作出深刻检讨……”

        张曹慷慨悲歌地放了一顿把矛头指向了李洪阳的亲信林泉镇党委书记秦志明。

        飞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