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十2章 1到村子就出拳

第十2章 1到村子就出拳

        第十二章一到村子就出拳(本章免费)

        从整个村落看隐隐有城镇化趋势形成,只是石条铺的四米宽村道代替了宽阔的公路,破落的土墙木楼代替了钢筋水混。  飞村里仅有的那么几座砖混结构房屋显得是那般的扎眼,鹤立鸡群就是这个样子的。

        大三轮本想直接开进大队部,可是却被路上一堆人给挡住了。里面好像正有人耍把戏一般,上百号人正在围观。按了几声喇叭没人睬,无奈之下叶大柱只好停下了车。

        车刚息火后人堆里的声音就较明显了,‘啪啪’藤条抽在猪皮上的声音夹杂着闷哼声令人感觉有些恐怖。

        “难道有人在施刑?”叶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干脆挤进了人堆里,眼前的场景令他有些蒙了。

        一个壮得如猪的屠夫样汉子正抓着一把由指头粗杂木条组成的刑具,买力地抽在一个身着破衣,头发蓬'乱'如'毛',全身脏兮兮的少年身上。

        该屠夫一边抽一边还得意地巡过周围围观的人大喝一声,随着‘啪啪’木条声响起那个13岁左右少年身上衣服是越来越破。从破裂的衣服叶凡清晰地看见了他背上横七竖八交叉着许多的吓人鞭痕。

        背上已经隐隐地渗出了刺目的鲜血,奇怪的是少年并没喊痛,其人非常的倔强。只是挨了一条子后就会皱上一眉头闷哼一声。一双眼睛弹出了噬人凶光,屠夫汉子好像并不怕那少年的一脸凶相。嘴里得意地骂道:“还敢凶老子,老子抽死你这小子。”

        围观的上百人居然没一人出头为少年人求情,只是大部人眼神还是'露'出一丝同情和无奈神'色'。

        “住手!为什么打人。”叶凡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抓住了屠夫汉子的手。而李春水也赶紧挤进人群伸手扶住了那少年

        “妈的!你是哪里来的杂'毛','毛'都没长齐还敢来管你德贵爷的事。滚开!不然连你一起抽。”

        那屠夫汉子挣了几下发现叶凡的手好像一钢钳子紧紧地夹住了他的粗手休想挣脱出来。心里暗暗惊诧这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小白脸手居然这般有力气。

        “李德贵!他可是林泉镇刚派到咱们村的工作组的叶组长,你可不要'乱'来。”

        开大三轮的叶大柱本来不想管闲事,可一看叶组长出头了也只好挤进来喊道。

        “叶组长算个鸟球!也不打听一下老子李德贵在林泉镇怕个谁。就连吴镇长见了老子还不是照样子得点头哈腰的。”

        李德贵见叶凡放手了甩了甩手根本就不给叶大柱面子。喊完后又扬起了鞭子好像还想抽。其实他只是在打肿脸冲胖子,见到吴镇长点头哈腰的当然是他自已了。

        “哼!你再抽抽试试。这天大地大天水坝子还能大过'共产'党的领导不成?我就不信你德贵爷的拳头能杠能过县里武警的枪口。”

        叶凡冷冰冰地盯着李德贵,养生术自然而发,气势大发,两人真的卯上了。

        “好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就抽给你看。”

        李德贵一向在村里横行惯了,啥时见过这般不开眼的小年青。即便是在林泉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说起天水坝子的德贵爷镇上的混混们还得掂量掂量。

        李德贵被称为林泉三霸,平时都是住在林泉镇,很少回天水坝子老家的,手下也有一群小弟。今天他可是觉得特别的丢面子,所以再也忍不住乘叶凡没注意又动手了。

        一鞭下去本来想抽那脏少年的,可是居然不小心地那藤条一滑抽在了李春水身上。痛得春水姑娘‘啊哟’一声连眼泪都冒了出来。

        “住手!”叶凡暴怒了,雄'性'动物见到漂亮雌'性'受难还能忍住不出头的话估计那雄'性'也不能称之为雄了,那样的人估计也只能算是一窝囊废。所以他是气随心动,一拳砸了过去。

        “嘭!”

        李德贵见拳头砸来阴阴地一笑也抡起沙锅大拳头撞了过去。德贵爷可是相信自已的铁拳的,因为李德贵也跟一骗吃骗喝骗睡的江湖术士练过几招花把式。

        听说那江湖术士硬是叫李德贵用拳头砸一棵树,砸伤了手就敷上一些草'药',砸了几年下来那株大树倒真给砸出一个树坑来。而李德贵的拳头也变形差点成垃圾疙瘩了。

        现在一拳下去也是虎虎生风,彼有股子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的大侠风范。

        他绝不相信叶凡那白晰的嫩拳头能撞得过自已的粗黑'色'粗'毛'拳头。心里痒痒着正等着听听那小子拳头骨碎的声音。

        不过令德贵爷大跌眼镜的就是叶凡气定神闲,自已倒是给那一拳下去撞得连退了三四步差点没站稳脚跟子。拳头上传来一阵扎针般的痛楚,骇然的望着叶凡那冷冰冰的笑容德贵爷头一次感觉脊背有点发凉,也不知是不是汗给染的。

        心道这小子难道也是一练家子,估计是属于武林高手之列了。难道是特种部队出来的……

        正在双方僵持着时却是传来一苍哑声音喊道:“李德贵,你这混账东西又惹事生非了。滚回你的林泉镇去,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尽给我添麻烦。”

        随着声音传来不久挤进来一留着一小溜胡须的老头子。那老头子脸圆耳阔,穿着一袭有点像是清朝时的长褂子,真是个老掉牙的活古董。

        “是三叔公啊!您老来了,我……我有事先走了。”李德贵这牛人好像有些怕那老者,缩了一下脖子退出了人群还狠狠地盯扫了叶凡一眼,挥了挥拳头示了示威想溜走。

        “站住!打了人就想溜。”叶凡毫不客气地大声喊道。身子向前一扑一阵风扫过已经拦在了李德面前。

        “妈的!真的想讨打不成?今天德贵爷就捏碎你那卵蛋蛋。”李德贵嘘张声势着,其实他刚才与叶凡硬碰了一拳后心里还在打鼓,现在只不过是要挣面子罢了。

        不然不喊两句是个人都知晓他德贵爷居然被一年轻'毛'头小子拦住了都不敢放声屁,以后还怎么在林泉镇混。

        “呵呵!试试也行,我也好久没松松筋骨了,正好拿你练练手。”叶凡不为所动,淡淡一笑悠闲地说道。

        “叶组长,我是这天水坝子村的书记李经栋。德贵今天的确做得不对,等下我好好教训他一下。太不像话了,二芽子的伤我负责叫人治好,你就……”

        老者自我介绍着一双略显昏花的老眼突然弹出一道隐晦厉光。

        飞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