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官术 > 第9章 与鬼为伴

第9章 与鬼为伴

        第九章与鬼为伴(本章免费)

        “放心吧蔡书记,党的纪律我还是懂的。Www.feiSuzw.coM  飞”

        叶凡就差拍胸脯了,心里可是翻腾起了波浪,暗想道:“今天这事有些奇巧,李主任好像在楼下特别在来请我吃饭。我一'毛'头小子无权无势他为什么要特别等我,而且怎么就这么巧的刚好就遇上了蔡大江副书记。这其难道有猫腻不成?他们两个是联合好了挖一坑让我跳,我得小心点,别不小心地就载进了一个茅坑里。常听说官场也是分派的,这俩人估计是一伙的,不知是否属于秦书记一派,我得更加小心认清形势别沾上什么就麻烦了,要认的话也得跟着秦书记的屁股,不过暂时观望是最好的选择……”

        叶凡经过近10年来“养生术”的修炼,再加上隐世高人般的费老头不时指点。而且他父亲好歹也处于官场体制最低阶层面。俗话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平时他父亲在家唉声叹气时叶凡总能从学到点什么。心智也是平稳了许多,看事情的层面比一些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也会稍好一点,所以脸上也是表现得好像受到领导重视时的激动外加恭敬样子。其实那些全都是装出来的,而且装得还挺自然,叶凡都觉得自已天生是成为‘发哥’的料子,只是当时没报电影学院有些可惜,说不准还能出一个‘凡哥’级影星。

        “好!小伙子不错。干得好的话县委领导可还有特殊奖励的,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好好干吧!”

        蔡大江并没丝毫怀疑什么,估计他认为叶凡一'毛'头小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正常,心里轻视之下兴趣也被提了起来倒与叶凡连干了三杯。

        吃过饭后叶凡去街上买了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刚回到招待所就见李春水正在厅。见叶凡进来略带点羞涩样子扭捏着说道:“叶组长,你的房间王主任已经安排好了,是现在搬还是明天早上再搬?”

        “就现在吧,这招待所可是专门招待客人用的,住这里也不方便。反正我也没什么可搬的,直接叫辆黄包车就行了,而且明天早上还有些事处理,别给担搁了。”

        叶凡心里一喜,觉得住这招待所还是不如自已有个窝好,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已的狗窝。

        李春水去街上叫了一辆较大的黄包车二人直奔镇'政府'而去。

        运气还不错,分到了一间30来平方的有一间教室大的房间。里面还有一张架子式木板床,一张油漆全脱老掉牙了的旧式办公桌以及二条快散架了的木椅子。奇怪的是这房间搞得非常的干净,叶凡还以为是李春水帮他事先就作好了卫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春水姑娘,又麻烦你了,卫生搞得这么干净,这么大的房间费了不少劲吧!”

        “没有哇!刚才党政办的王主任碰见我给我说了这个房间,我也是刚拿到钥匙,也不知是什么人帮你打扫的。”

        李春水并没贪功,随口说了出来。

        其实她心里还挺'迷''惑'的,因为这个房间自已记得好像昨天还有人住的,最近好像没听说什么人调走,怎么会有房间退出来。而且这么好的房间估计那些各办主任都会抢破头,难道是党政办的王主任照顾叶凡,或者说是叶凡背后有什么深厚背景罩着。

        不过从分桌子和办公室来看那王元成也没照顾叶凡什么。因为老板桌是死了的镇长用过的遗产没人敢用的,而天水坝子工作组用的那间宽大办公室其实也是吴镇长生前开小会的地方。

        一般来说都被吴镇长当作了私密会议室。估计时下镇'政府'里也没有愿意再去开会,掏那个晦气,所以才便宜了叶凡。其实自已至今心里还'毛''毛'的,怪不自然。

        正纳闷时站门口眼光不由得向隔壁房间扫了一眼身子骨没来由地一啰嗦,寒煞冲天。这下子李春水总算是大明白了。原来隔壁房间就是吴镇长原来住的,吴镇长因为是镇长,所以占了三个房间。

        其实是因为他的房间在过道的最里头,所以连过道都一起封了,倒是有点像一个小套间。估计叶凡这个房间的原主人本来是想沾点镇长的官气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

        谁知吴镇长上吊了,此刻估计是怕沾上吴镇长的衰气而换房间了。不然这么大的明明是两间合为一间的房间怎么也不会空在那里等叶凡的,所以也不可能轮到叶凡来捡漏了,要知道镇'政府'的房间本来就紧张,好多普通干部还租在民房里。

        不过李春水可是不敢说,能占这么好房间的人估计在林泉镇里不是什么副书记就是副镇长。如果被叶凡知道了年青人火暴脾气上来了,嘴不严找王主任发出什么牢'骚'来追根溯源自已可就会被牵扯上。

        叶凡不知道自已现在居然是与昨天刚上吊的吴镇长鬼魂作邻居,按农村人的说法今天晚上吴镇长的鬼魂就要回来逛逛再去阴间报道的,俗称为‘招魂’。叶凡因为不知而无畏,所以也没啥想法,还以为自已运气好捞了个好房间,心情那是个特别的爽劲,真想高歌一曲‘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因为这么大的房间他可是特别的满意,自已平时打打坐,练练哑铃屋子里空间挺开扩的。踢几脚都行,所以他与李春水一边铺着床一连还哼着歌儿。眼光不时地隐晦描过李春水弯腰铺床时那陷下去的深深诱人'乳'沟。

        一直探到了里面,可惜自已没有透视特异功能,有些遗憾。而胯下那话儿经不住逗引时自然地抬起头时他赶紧去外面提水了,一边提水一连还气气地弹了自已胯下那龙根几下狠狠地骂道:

        “妈的!就你没出惜!尽想冲。给老子忍住,忍住,忍就是道,这是阴阳之道,暗合天地至理,长生奥秒。唉!暂时还没目标可以下手,这东东没排出去也挺那个的,师傅好像说这是咱人体的精华,没放出去反而有利用修炼。少林那些个和尚不是多喜炼啥童子功,鬼才信,食'色''性'也,憋着多难受,伤身子骨,唉!等以后吧!”

        “兄弟!没目标要不我给你整一个,别憋坏了伤身子骨。爽一下万年青,而且不贵的,哈哈……”这时突然传来一猥琐男声音干笑道。

        飞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9/390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