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龙骑战机 > 第四十八节 - 箭指长空

第四十八节 - 箭指长空

        ★.请记得点击一下封面下方的“加入书架”+收藏+订阅★

        爆炸过后,那辆装满物资的大卡车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地面上的一个十五六米大坑,里面还冒着滚滚浓烟,附近挨着近点的汽车全部被掀翻,惨点儿的干脆就四分五裂,仅仅这一枚炸弹直接就报销了营地内近一半的车辆,至于人员伤亡么,冲击波扫过之处皆人仰马翻,甚至被掀出了几十米远。

        残存的武装分子仍在负隅顽抗,AK、M16就像是多国军火铺子一样,五花八门的枪械在回击,营地外的特勤队似乎并不急于攻入,两挺班用机枪喷吐着火舌横扫整个营地,其他人不紧不慢地进行火力压制,反而把包围圈封锁的极为严密,外围似乎还有狙击手在时不时地打着冷枪。

        高速机动的歼10就像是在蹂躏着这群可怜的武装份子,不时航炮横扫地面的火力点。

        地面一股浓烟喷出,遮过了点点枪焰,林默心生警兆,同时歼10的防御雷达也发出急促警报声,一个小光点急速朝着林默的歼10飞来,机载作战电脑立刻标明了来袭的武器类型。

        箭-2M便携防空导弹,又称萨姆-7B型,速度500米/秒,射程4200米,作战高度1500米,配有红外追踪器,具有敌我识别功能,老毛子的作品,天知道苏联解体时有多少军火流落了出去。

        林默没敢犹豫,把歼10马力拉到最大,再次撕裂音障向远处逃窜,矢量引擎的强劲动力快速调整战机飞行方向,这个世界有几句名言林默记得很牢,像什么大意失荆州,阴沟里翻船,跑得快不生疮什么的,要是不小心被揍下来,那可是功没立成,回去又要吃处分。

        林默不允许自己的新座骑有任何闪失,加快速度作出筒滚翻转机动,怎么诡异怎么来,被防空导弹咬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幸的是箭-2M的技术层面已经无法追上号称三代半战机的歼10,十几秒后林默的歼10把箭-2M防空导弹甩得没方向了,在空中徒劳得炸出一朵茫然的烟花。

        林默颇有些微微愤怒,歼10再次转回,仗着速度优势向敌营地内打着点射,23毫米口径航炮对地目标实在是没有东西可以抵卸,犹如催枯拉朽一般的凶猛火力在敌人营地内部肆虐着。

        这时,又一束黑夜中极为醒目的绿色激光向武装份子营区内照射而去,为林默指明了攻击方向,锁定,确认,仅剩的那颗激光制导炸弹甩出,作为多用途歼击机,投掷轰炸是必修课,谁说歼-10不能当轰炸机使,如法炮制的火球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在营区内冉冉升起。

        这一回,真得是整个世界都清静了,除了歼10在超低空寻找可攻击目标的巨大轰鸣声外,连一丝枪声都没有。

        这时武装分子营地外的穿色一身黑色作战服的特勤战士们动了小心谨慎地互相掩护着进入营地,不时给这些武装份子脑门上补枪,在林默看些这帮武装份子肯定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特勤战士非得要斩尽杀绝不可。

        侥幸摸黑逃出生天的穆哈·麦吉靠着装死躲过了营地外地面部队的包围圈,千辛万苦逃离了战场,抹了一把糊了一脸的手下残血,他大口大口喘息着,却依然死死抱着他那口铁皮箱子,望了一眼天空中那架带着青红色尾焰的战斗机,他一边诅咒着,一瘸一拐地往没有人烟的荒漠中走去。

        他发誓要报复,找到那些“代理人”,狠狠的敲榨一笔,寻找机会再次卷土重来。

        林默在营地上空一万米高空处盘旋警戒着,忽然听到耳机里传来声音:“呼叫金币,任务完成,允许返航!”

        “金币收到!”林默推动操纵杆调整姿态降低到100米高度,绕了营地上空一圈,抖了抖机翼,似乎在挥手告别,地面的特勤战士也看到为他们提供强火力支援的歼10动作,纷纷朝着歼10挥挥手。

        若不是歼10凶猛的火力攻击和牵制机动,恐怕此次行动免不了会出现伤亡,从战场上的战果检查看,航炮的弹着点居然可以打出狙击手的准头,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究竟是何方神圣?地面攻击部队的作战人员在清理现场后心中充满了好奇。

        回到基地后没几天,林默在从电视上看到中国西北部,中国西北军区和哈萨克斯坦军方共同合作军事演习。

        “又是演习!?”林默感觉自己那天的任务正是被电视上的那个所谓的演习给遮掩掉了,那个时间和地点,绝对不是巧和,由此推断,以前出现过的什么演习,大概干脆就是打着演习幌子的军事行动,而且善后的天衣无缝。

        限于林默的保密级别,他并不能得到一些令他满意的信息,但网络上的某个角落里林默还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不久前新疆某星级宾馆惨遭不明身份武装分子冲入,逐个房间用机枪扫射,制造屠杀数十人死亡,上百人受伤的惨案,尽管该消息被政府封锁,但结合林默出的那次特殊任务,表明政府并不是无动于衷,下起手来也是狠得没商量,只不过考虑社会稳定才会这样做。

        笃笃笃!~

        “林哥!林哥!”林默正聚精会神的抱着一本飞机机械手册琢磨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林默放下书,站起身,三步并两步拉开了单人宿舍的房门,门外正站着一个皮肤黝黑,光脑门子的瘦小战士,作训服的肩章标识是个班长。

        “郝大利!是你啊!什么事?先进来说!”林默让开门,拉着那个比林默还矮上一头的瘦小战士进了屋,这个河南农村来的郝大利与林默也算比较谈得来,是基地里苦扎苦打,熬资历熬起来的老兵。

        去年底刚转正为志愿兵,成了正式的职业军人,待遇又升了一截,往家里寄的孝敬钱也多了些。

        “林哥!你还搞研究啊!”看到林默房间内那张两米长特大号方桌上摆满了各式玩意儿,郝大利瞪大了眼睛,特别定制的方桌就一个桌面四条腿,没有抽屉,橡胶桌垫铺满整个桌面,一台军用笔记本电脑和几本书堆在一块儿,还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

        飞行员不可能天天都在天上飞着,为了保证良好的体力和精神状态,业余时间比较宽裕,林默的特殊爱好在基地里并不算秘密。

        “嗯!闲着也是闲着,打发时间玩的!”林默回头往桌面上看了一眼,突然思维掉线了,忍不住失了声:“呃!也就是瞎搞!”

        一副微型巨龙模样的金币这货居然光明正大地仍旧在桌上研究着电子元件,浑身不知来了陌生人。

        现在林默除了不定时捡点金属块给金币当点心外,又多了一项任务,找点没人要的垃圾电子元件给它研究,金币也是极有兴趣,每天兴致勃勃地把各式电子元器件拆七零八落,还弄了不少盒子用来装被它卸下来的电阻、电容和集成电路等的电子元件。

        保持着一尺多高的迷你金属巨龙模样的金币完全投入到对爪子上的电子元件研究中,没有发觉房间里多了个陌生人。

        林默正心中暗叫要坏的时候,连忙转过身挡住金币,悄悄捏了一下金币的尾巴,然而他动作再快也跟不上郝大利的视频,这个来自于山西老区的志愿兵也看到了金系巨龙,咧开嘴惊讶道:“咦,林哥,这是什么呀?好精致的工艺品!”

        一身闪银色的全金属风格巨龙模样一下子像磁铁一样吸引住了郝大利的目光。

        至于林默,他捏尾巴的冒失举动被金币毫不客气的甩尾巴不轻不重抽了一下,手上立时肿起一道红印,林默忍不住抽了口冷气,心里暗骂这没心没策的家伙狗咬吕洞宾。

        “呵呵!玩具,电子玩具罢了!”林默脸色有些僵硬,干脆以进为退,大大方方让开身让郝大利看个够。

        林默没想到的是,号称天生兵器大师的金币居然在这个世界的电子学上有着异常惊人的天赋,才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已经能够自己学着制作简单的电路了,而且加上对金属的天生敏感性,传导的电流也相应比较敏感,成天沉迷于研究中,快忘了自己是号称“杀戮之龙”的一员。

        “哦!”郝大利也是看个新奇,也许是灯下黑效应,他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像西方神话巨龙一样的东西是真正的活物,还以为真是个装了电池会作动作的玩具。

        这类玩具在这个世界确实也有不少,郝大利也没有更多的惊讶,上下打量了几眼金币后,他想起了自己找林默还有正事,连忙道:“基地命令,晚饭后七点让你去趟马司令的办公室,有新的指示。”

        这是命令,不同于普通的传话,军事命令不容林默拒绝。

        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有着严格等级差异的基地最高领导马司令要找自己,林默眼珠子微微转了转,道:“好,我知道,我会准时去的。”接着又压低了些声音问道:“大利,透个口风,好事还是坏事?!”自己可是刚从禁闭室放出来没几天,林默都有些怕了,谁喜欢没事被关小黑屋。

        林默不过一个普通战斗机飞行员,被领导叫去,难不成又犯了什么大错不成?

        下一节预告:第四十九节-特色任务:搂草打兔子!

        ★.请记得点击一下封面下方的“加入书架”+收藏+订阅★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0/340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