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龙骑战机 > 第十六节

第十六节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周围的大多数人仍在半梦半醒之中,毫无所觉,有些没有睡着的人,仅仅是抬起头看了看周围,仍旧继续低下头看书或做些其他什么事,像这样的抖动在飞行途中实在是再正常不过,有时甚至在高空乱流中,飞机两翼都会出现明显的抖动,但这一切并不一定代表着危险,乘客们只能把最大的信任度交给空乘服务人员。

        在机身抖动中,机舱内的空姐依旧面色如常,稳如泰山,似乎这样的乱流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已经遭过无数次,在以往的专业培训中,她们知道如何在紧急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下保持镇定,也是稳定乘客们情续的最好方法。[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没有人预料到,一次剧烈抖动中,机航内仿佛瞬间失去了重力,猛地往下一沉,突如其来的悬空无着力感令机航内不分男女老少齐齐发出一声尖叫,舱内没有固定的东西一下子飘了起来,紧接着眼镜、饮料、书藉和零食等零零碎碎的杂物再次恢复重力般摔落又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混乱。

        “飞机正经过高空乱流层,请各位旅客注意系紧安全带,尖锐物品和手中行李请收纳好。”机舱内第一时间响起了空姐柔美的声音,虽然在方才同样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强自镇定后的职业化用语,让舱内乘客们的心稍稍放下了些。

        林默却是完全放下了书,一点看下去的意思都没有,他明显感觉到,刚下飞机在猛然失重般的状态中,按这个世界的度量衡标准计算,起码在瞬间内下降了两百多米,如果是空骑军团来说几乎是微不足道的急降,但对于普通平民的飞行载具,明显太不同寻常了。

        乘客们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机身猛地强烈震动起来,机身忽上忽下,落差却是极大,却是更快的速度下降着,机舱内连连爆发出一片走了调的惊叫声,即使是空姐们也脸色苍白紧紧的拉住舱内的固定物,拼命将自己的身子固定住,不被强烈的震荡抛飞,舱内仍未被来得及收好物品几乎都带上了杀伤力,什么女士的坤包、IPAD、手机和书本什么的,上下飞舞,不少乘客被砸得嗷嗷直叫,鼻青脸肿更是少不了。

        之前拿着麦克风柔声安抚乘客的空姐放下麦克风后,拿着舱内的话机转拔驾驶舱,但是喊了很多次都没有任何回应,按以往这种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机长或副驾驶都会立即在机舱内向乘客报告飞行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稳定住乘客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

        坐在靠近机首的头等舱里的乘客多半都是社会精英,都比常人更加敏感,在看到空姐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不约而同露出疑惑神色,已有人开始大声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空姐没有理会乘客的质问,向驾驶舱门的玻璃往里面看了一眼,就这么一眼,立刻大惊失色,她从机航舱某个墙壁的位置打开一个暗门,从中间取出一把钥匙,插入驾驶室门的锁孔上,想推门而入,刚一推门,一股强风挟带着十几片碎羽毛状的东西猛烈吹了进来,不仅仅是头等舱,甚至连后面的普通客舱都被波及。

        舱内传来巨大的呼啸风声,如同一场风暴在机舱内肆虐,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呼吸困难,氧气罩纷纷自动弹出,像机舱内不一会儿就像被抽掉了魂一样,空姐们都和乘客一样捂着胸口,面无人色,按着应急条例,死命把自己绑到了舱壁上的保险带。

        整架飞机拌动的更加厉害,龙骨发出嘎吱的呻吟声,这个时候,就算再傻的人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机舱内的绝望哭闹声一下子响了起来,甚至一时间压过了舱内激烈的气流风暴。

        嘭!驾驶舱门被那个开门的空姐用尽全力死命关上,但是气流立即停止,但客舱内已经一片狼藉,机身剧烈抖动,仿佛会随时散架似的。

        “各位乘客,很抱歉!也许是飞鸟撞进了驾驶舱,驾驶员出了意外,现在请大家镇定!请大家镇定!”当机长和副驾驶都出现意外时,飞机上的空乘组组长立刻承担起原机长的责任,她原本还强作镇定,但现在的脸色已经不用苍白来形容,而完全是一副铁青之色,虽然现在飞机仍处于电脑自动驾驶状态,也许已向机场塔台自动发送了紧急信号,在万米以上的平流层中遭遇撞击,使飞机高度开始下降,如果降到对流层的高度,遭遇乱流,仍需要进行人为应对操控,毕竟电脑仍无法代替人脑应对特殊情况(武动乾坤最新章节),高空之上一点点的小错误都能导致机毁人亡。

        现在谁都明白飞机已经失控了!

        那名空姐连大声喊了几声:“请大家镇定!”才让机舱内歇斯底里的绝望疯狂场面稍稍稳定了一会儿。

        “现在需要做三件事!”担任空乘组组长的空姐柔美的声音带着急促的呼吸声,机舱内已经开始出现失压现像,甚至会逐渐产生高原反应。

        “第一,请大家戴好氧气面罩,紧好安全带,从现在起请不要随意离开座位,戴眼镜的同志请把眼镜摘掉,注意有嘴呼吸,多做吞咽动作。”舱内的其他空姐仍尽着职责踉跄着检查每一个乘客,协助将这命令执行下去,是的,是命令,现在空乘组组长就是整架飞机内权限最高的人。

        “第二,等下将会给每人发一支笔和一张纸,请写下自己要说的话,等会儿我们会统一存放到保密箱内。”这一句话一出,机舱出立时传出一片压抑的抽泣声,几个小孩子甚至放声哭嚎起来,谁都明白,高空之上出个什么意外,肯定不比地面,这句话无异于是让每个人给自己写几句遗言,交待后事。

        一支支比较短的圆珠笔和纸发了下去,凡是接到纸笔的人无一例外的都默默无声接过,个别人甚至捂着嘴拼命压抑着抽泣着,努力在纸上写着,面对死亡,谁都不比谁高贵,每一个人都变地冷静下来。

        “第三,我需要帮助,谁有飞机驾驶经验,并且身体足够强壮,请站出来!”空乘组组长的第三句话,无异于是给了机舱内所有的人一线希望,在沙沙声中写字的人齐齐停下了笔,左右互相张望,希望能有哪个会点儿飞行经验,哪怕一丁点,就算是飞机爱好者也好,只要能站出来,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就像挣扎之中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几个试图瞎猫碰死耗子拼一把的人刚要站起却马上考虑到自己瞎捣鼓的后果,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了回去,没有丝毫经验的他们凭一时血气赌命驾驶无异于是在刀尖上跳舞不说,能不能扛得住驾驶舱内那股强劲气流都很困难,难怪刚才那个空姐要说身体足够强壮,乱来的下场估计机毁人亡的可能性极大。

        片刻,沉默到几乎死寂的机舱内出现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我想试试!”咔哒!安全带解锁的声音,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在普通客舱内站了起来。

        “是你?你能行吗?”他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本已是绝望,却惊诧地看着这个刚才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初中物理的年轻人,似乎初中物理与客机驾驶还差着十万八千里的知识级别。

        很多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既绝望又带着期望的眼神中无一例外带着和中年男子疑问言语中同样的含意。

        “我想应该并不困难吧!”年轻男子微微一笑,表情和其他人截然不同,非但从上面找不出一丝丝绝望和恐惧,反而充满了自信和冷静。

        “太好了!有救了!”机舱内仿佛三月天的风晴雨变,不管是真是假,但毕竟给所有的人都带来了希望之光,他们都以为这个年轻人有一点飞行经验,只不过没想得到是,事实上,此“经验”非彼“经验”!

        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别无选择。

        “您好,请问您贵姓?”空乘组组长带着热切的眼光望向那个年轻人,在她眼里,他就像救人于危难之中的天使一样。

        “叫我林默好了!”年轻人走入座位过道,向驾驶舱走去,似乎颠簸的机身对他影响不大,连扶一下周边的座椅都不用,步伐稳健,如履平地,空乘组组长眼前一亮,似乎更有了几分信心。

        待那个叫林默的年轻人走近,空乘组组长语气急促但清晰的交待道:“现在驾驶舱的玻璃大概被飞鸟击碎,里面气压很低,而且风很大,等一下我一开门,你就往里面冲,而且要尽快把氧气罩戴上,先检查一下机长和副驾驶,如果他们牺牲了,你就代替他们,坐到驾驶座上,先什么都不要乱按,先戴上机长的耳机,接收地面塔台的指挥,他们让你按哪个键,你就按哪个键,注意操纵杆,一定要稳住,如果你坚持不住,马上告诉我,我找人接替你!”

        空乘组组长交待的很细心,她对舱内的机长和副驾驶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八成凶多吉少。

        欢迎+票+收藏+推荐+广告!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0/340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