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龙骑战机 > 第十二节

第十二节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傻瓜,还不上来!”魔法美少女大急,冲着黑铠武士直使眼色。

        “嗨!嗨!林默!别发楞了,快上啊!”黑铠武士身后的专职化妆师陈樱看着这家伙在登台口傻乎乎地像墙一样堵在那里,似乎呆了,赶紧拼命推着他的后背,推了好几下,可惜那重达三四百斤的黑色玄钢秘甲加上体重哪里一个弱女子能推得动的。[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好,好多人!”舞台外,扑天盖地的人头攒动硬是吓楞了黑铠武士,几曾何时他被这样大的阵势给围观过?

        人潮如浪,看不到边,仿佛随时向他扑过来一般。

        这时台上站在一边的主持人发觉有些不对劲,马上随机应变,握着话筒大声道:“有请神战组合的骑士大人登场!”

        骑士大人!

        主持人的话里带着一个熟悉的词让黑铠武士一个激灵,终于回过神来,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用力推,却不由自主的向前踏了几步,上了台边。

        “问一下我们的骑士大人,您的座骑呢?!”主持人甚至还不忘调侃新上来的黑铠武士,当然,现场是不可能把马都带上来的,否则可就太逆天了。

        黑铠武士却是看都没看主持人一眼,直接无视堤炝身而过。

        咔嚓咔嚓,近一寸厚的钢化玻璃舞台居然发出了呻吟声,不过这一切都被响彻全场的背景音乐给掩盖了,唯一能够听清的人只有台上的主持人,此刻他已经惊地说不出话来,恐怕连舞台的设计者都不会想到会有人穿了这么一身重甲走在这舞台上。

        嘭嘭嘭嘭!

        舞台前喷射出一排三四高的银色火树,气氛再一次被带动起来。

        黑色铠甲武士仿佛被这突然升起的银色火树给吓了一跳,连忙退开几步,小心的看向四周,周围一切都令他感到陌生和不安,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东西,这水晶的台面,居然能够承受住这么多人和重量,还有那些光,倒底是什么,各种颜色乱晃又晃眼又刺眼,还有周围下面这些人也不知道在激动些什么,不时发光闪光,这一切都令他手足无措,动作更显的傻头傻脑。

        台下的观众们看到那个刚刚登场的威武黑铠武士仿佛像没见过世面的人在台上表露出一副惊慌失错的样子,伸手挡着追光灯的强烈灯光。

        “小子,我可是下了本,连冷烟火都提前用上了,可别在关键时间给我掉链子!”主持人心底暗暗抹着冷汗,舞台上出现冷场,砸得可不是这次主办方的场子,也是在砸自己的面子,自己可是靠这一行吃饭的,就在刚在悄悄向台下的工作人员发出了刺激现场气氛的冷烟花点火暗号。

        “林默怎么回事?都参加这种活动几十次了还会怯场?”扮成战斧牛头人的丁拓也是跟着松了一口气,“赶紧按着剧本走吧,别再出糗了!”

        他们这个组合不仅参加过大大小小的Cosplay比赛,还经常受邀参加一些商业性活动,赚许些外快,否则光是身上的装备制作和化妆都需要消耗不少的费用,战斧牛头人抖了抖手中的长柄双刃战斧,带着事先合成的牛头人嗷嗷怪叫声,踏着大步冲了前来。

        舞台另一边的蓝袍魔法美少女念着听不懂的咒语,手一挥,甩出一颗极小的火球来,这可不是什么真正的火球,不过是烟火制作的特效道具,别看样子普通,却是神战组合所有人集思广议,苦思冥想,花了极大代价发明的绝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他的Cosplay组合可没有精细到这种程度,后台的其他组合们脸上的表情无一不是羡慕嫉妒恨。

        舞台一角的评委们无一不是惊叹着,这一届Cosplay扮演者的水平可前所未有的高,黑雾、火枪发射、小火球,虽然不起眼却是用了心思和特殊道具实现,极具匠心。

        “这里是竞技场?!”看到牛头人执着战斧向他大踏步咆哮着冲过来,周围那些人群的尖叫的欢呼,令黑铠武士想到了一个他曾经见过的场景,角斗场?!神经立刻绷了起来。

        该死!这是个陷阱。

        吱吱!钢靴磨擦着钢化玻璃舞台面,发出轻微刺耳的尖叫,手伸向背后的巨剑,在他的记忆里,不论是谁,什么样的对手,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这是自从在训练营中修炼武技以来,每一个武技老师谆谆教导过,被小人物干倒的大人物的事例数不胜数,哪怕对付一只兔子也得使出全力来。

        “哈!林默!你终于按剧本进入状态了!”丁拓扮演的牛头人就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将牛头人的霸气,一往无前的气势演绎的纤毫毕现。

        牛头人裸露粗壮的大腿一蹬舞台,吼叫着高高跃起,双刃长柄战斧兜头向黑铠武士砍去,这气势,专业的Cosplay扮演者几乎尽可能模仿真实,对表演者的体能要求也是相当苛刻,而不是软绵绵的摆几个小POSE就能让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来的评委们满意。

        铿!~仿佛炸起凛冽的弯月,舞台上所有的灯光一瞬间集体黯然失色,黑铠武士在战斧牛头人手中高举战斧还面劈下前背后的大剑弹出剑匣猛地抄入手中,信手就挥出一道凌厉至极的刀光,龙骑士作为一向都是负责处理厉害角色的战略性顶端武力,讲究杀伤力最大化,甫一出手就远比普通武士凶猛地多。

        手中重达两百斤,与使用者身高相差无几的宽刃大剑才挥出一半,黑铠武士就感觉到不对,一是对方虽然跳起的劈杀,非但毫无杀气,而且也不是最佳攻击距离,力量和速度都是虚有其表,只有气势还像那么回事,似乎自己只要随便走前两步或退一步,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轻而易举化解对方的攻势。

        什么时候一根筋的牛头人也开始玩虚头巴脑的、了,他们不是号称只会用全力,脑子里长满肌肉的蛮力种族吗?

        黑铠武士脑子仿佛电光石火一般,急转而无数念头,手腕一抖,自上而下斜劈的剑光立刻减速化为横拍,身形也同时往后退出一步。

        呜!~舞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尖锐的呼啸声,一道气浪卷着战斧牛头人的冲势化于无形,战斧甚至没来得及劈下,就被之前消散的剑光余威劈碎了大半个斧头。

        牛头人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被这股凭空而现的气浪直接给掀得凌空飞退,最后在怪叫声中轰然仰天翻下舞台,顺带着还把那个邪恶法师也给挂了下去,砸得舞台边上的零零碎碎鸡飞狗跳,就剩了一个火枪矮人张大了嘴完全给吓傻了,双腿直打颤。

        火枪矮人的扮演者钱玠心里直打哆嗦:“剧,剧本上好像不是这样写的,不是应该先打上三四个回合吗?”

        呼呼!大剑绕着周身甩出几个巨大的剑花,开锋的剑刃寒光直逼得人不能正视,大剑拖在黑铠武士的身后,才算消掉了刚才爆发的全部势能,刃尖在舞台钢化玻璃表面发出刺耳的尖锐噪音。一股冰冷令人心悸的气息向周围四散来开,许多人从未接触过如此凛烈的杀气,只是感觉到心仿佛一下子被冻结起来一样,双腿发软只想转身就逃。

        现场的鼎沸人声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片寂静,除了仍在不断播放的背景音乐,台上台下一片死寂,仿佛所有的声音就在那抹煊目的剑光炸现时拦腰斩断,除了舞台边牛头人栽下去的地方还不断传来邪恶法师扮演者席明山杀猪盘的惨叫,他正被晕厥过去的牛头人丁拓压了个结实,这垫背当的,太冤枉了。

        “这些人是什么来路?”黑铠武士单手拖着巨大的可以媲美盾牌的大剑作了个标准近身防御姿势,打起了十二分警惕,若不是刚才己及时收了手,那个被掀下台去的牛头人恐怕早就被劈成两半了,斩龙剑的威力甚至连龙族都不敢小看,更何况一个外强中干的牛头人,光是这点消散的剑风余威也扛不住。

        对自己力量的收放自如是每一个高等级战士的必修课,正因为如此,才救了牛头人扮演者一条小命,对面仅剩的一个独苗苗的火枪矮人明显听到了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手里的道具枪都拿不稳了,就在刚才,一道劲风刮的自己脸生痛,仿佛魂魄都要被生生硬抽出来。

        牛头人手中脆弱得像草杆一样的双刃战斧让黑铠武士心头生出一阵狐疑,什么伪劣武器啊,轻飘飘不说,也不像金属打造的,哪怕不穿铠甲,光着身子让对方砍也砍不伤啊,这还是牛头人吗?!

        哗!~~~~~~~~~~

        仿佛倾盆大雨轰然响起,无数指头大的雨滴砸在地面上般的轰鸣,舞台下沸腾起来,黑铠武士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人在沉寂之后同一时间发出声音居然有如此大的动静。

        新书发布,欢迎+收藏+推荐+广告!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50/34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