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惊悚乐园 > 第1378章 刀神一笑

第1378章 刀神一笑

  【比赛将于三十秒后开始】

  五分钟转眼过去,随着系统语音响起,【江湖】与【地狱前线】的“参将战”也进入了准备阶段。

  【江湖】这边,上场的是【无刀客】;这位从第101章起就时不时被提起、且每次都能在各种排行榜上刷一下存在感的大哥……是【江湖】工作室的第二把交椅。他是与【笑问苍天】和【狂踪剑影】并称“刀剑笑”的顶尖高手,也是与两人共同创建工作室的元老级人物。就凭他这简短有力又具特色的ID,以及那阴魂不散的存在感……就足以被评为本书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而【地狱前线】这边呢,想必各位也猜到了,迄今为止保持“全勤”的【絮怀殇】,不出意外地出现在了前三场的阵容当中。

    S3打到现在总共十一轮,絮女神出阵最多的就是“参将战”,而她也一场不落地将这些比赛赢了下来。

  可以说,到了这个阶段,封不觉对她的“关照”已经达到了超越预期的效果——无论从出场率还是实际表现来看,即使【地狱前线】这个“团队”最终没能拿到冠军,絮怀殇凭“个人”的表现也足够成为玩家们心目中的“MVP”了。一个职业玩家能在一个非工作室的团队中保持着这样的曝光率和竞技水平,她的下一份合同自然不会比【红樱】给的待遇差。

  【五……四……】

  倒计时开始了,无刀客和絮怀殇都还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屏障消失。

  无论是作为同类型的玩家、还是同等级别的高手……他们都没有理由主动和对方拉开距离。

  刀,为百兵之胆,刀者间的较量,勇字当先。

  谁,也不愿退那第一步。

  谁,也不会在气势上有半分的示弱。

  【……Fight!】

  比赛开始之瞬,二人皆是纹丝未动,但空气中,已然有什么东西发生了碰撞。

  那是刀意、是杀意、也是能量……

  由于这两人对能量的操控力都已臻至纯青之境,所以,较量……在他们出刀前便已展开。

  “为什么不用‘脱力’砍过来呢?”数秒后,无刀客率先开口了,“趁着屏障消失的一瞬发动那招的话,我只有五成把握可以接下你那一刀。”

  他说的是实话。

  有时候,说实话,就是最好的挑衅。

  “也就是说……”絮怀殇平静地应道,“在那一瞬,你自认有五成把握可以杀了我。”

  “也可以这么说吧。”无刀客道,“当然了,我这么说,并不是在叫嚣着‘我比你强’,因为相对的……在那一瞬,你也有五成的机会可以把我给瞬杀了。”

  “嗯……”絮怀殇想了想,接道,“看来你也明白……你我间的较量,注定,只需要一招。”

  “呵……”无刀客笑了,他没有对对方的这句话做出评价,而是言道,“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闻言,絮怀殇深呼吸了一次,再道:“不用‘脱力’,是因为没有必要。”

  “哦?”无刀客疑道,“此话怎讲?”

  “‘脱力’只是追求速度和力量的技巧罢了……对付你,用这些‘形而下’的手段并没有什么意义。”絮怀殇回道。

  “那你现在是准备用某种‘形而上’的手段来跟我分胜负咯?”无刀客反问道。

  “呵……”这一刻,絮怀殇也笑了。

  她的笑很美,美得不可方物,仅是一眼,便可让人意乱情迷、神魂颠倒。

  然,无刀客从这笑容里,只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一息过后,絮怀殇便收敛了笑意,随即问了无刀客一个问题。

  一个非常危险的问题……

  “你的刀在哪儿呢?”

  这句话,在某些玩家听来,是似曾相识的,比如说……此刻正在观战空间里看着这场对局的狂踪剑影和才不怕呢,他们就立即想起:在临闾镇上,林颜貌似就问过贺阳信次一个类似的问题。

  “这……难道是……”剑少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

  “不不……也许是虚张声势。”不怕虽然试图冷静地去分析,但她的语气说明她也没什么底气。

  “刀哥又没去过临闾镇那个剧本,而且那也不是比赛,根本没有录像……”剑少接道,“絮怀殇没理由会用‘阎王’对贺阳信次讲过的话来虚张声势吧?”

  “嗯……”不怕边想边沉吟道,“经你这么一说……”

  他俩对话之际,场上的无刀客也在经过一番思考后,回话了:“我的刀……”说着,他以左手握拳、曲肘,轻轻叩了叩自己的心口,“……在这里。”

  “喂——”话音落时,剑少和不怕两人齐声在观战空间中惊呼出声,“不要说那种台词啊!”

  “哦。”两秒后,絮怀殇用一种略显失望、但并不意外的表情应了一声,然后……居然就没再说什么了。

  对此,无刀客肯定不能接受啊,哪儿有试探完对手的境界之后对自己的境界就缄口不言了的。

  “那么……”无刀客赶紧问道,“……你的刀,又在哪儿呢?”

  “别啊!”听到这句话,剑少在观战空间里急得直跳脚,“你问她干嘛呀!这有什么好问的啊!”

  很遗憾,他的话,传达不到场上,而且……絮怀殇已经开始回答了。

  “我的刀……”絮女神说着,还微微抬了抬自己那线条柔美的、白皙的下巴,冲无刀客的心口处示意了一下,“……也在你那儿。”

  “行了!就此打住!”剑少在观战空间里吼着,“千万别再说……”

  “你说……什么?”而场上的无刀客又一次把剑少不希望他说的台词说了。

  “你手上的刀也好,你心里的刀也罢……”絮怀殇的词儿也是熟,“你以为那是你的东西,但其实……并不是。”

  “Ho~”无刀客有些微怒,主要是有点儿听不懂对方在扯什么,“那还能是你的东西不成?”

  “你俩对过剧本吧!”同一秒,剑少在观战空间敲着眼前的透明力场大声吐槽道,“好好说话啊!别再玩儿武侠范儿啦!要出人命啦!”

  “我说了你也不会懂的。”而场上,絮怀殇继续说道,“出手吧,等你输的时候……你就懂了。”

  “哼……”无刀客冷哼一声,“故弄玄虚……”他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并接道,“不用你说,我也会出手的。”

  刀哥的人品和作风自是比贺阳信次好多了,他没有话说一半就突施冷箭;他是将整句话说完之后,又等了几秒,才出招的。

  霎时,刀光现,血影绽。

  风催狂沙,气御极刀。

  惊天一决,生死一瞬。

  两名顶尖刀者的胜负,的确是不用第二招。

  相似的战斗风格下,差距反而会显得极其明显、且难以逾越。

  血洒在风中时,无刀客又笑了,这次他笑得豪迈,却也笑得苦涩。

  “呵……这就是‘形而上’的刀法吗……”无刀客笑着说道,“亏我还在名字里用了‘无刀’二字,但实际上我好像完全搞错了一些事呢……”

  在他说话的同时,絮怀殇已转过身来,看向了与自己错身而过的对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直到此刻,她的双手依然很干净、腰间的双刀也好像从没出过鞘……没人知道她是怎么砍伤无刀客的,也没人看见。

  “若你不是一名刀者,这对我来说也许会是非常艰难的一战。”在对手化光消失前,絮怀殇若总结般说道,“可惜了……正因为处于同一领域,所以从你站到我面前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赢定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493/4795442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