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将夜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七卷天书 中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七卷天书 中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崖洞很高,上方有鸟飞进飞出。崖外缓坡上有座二层木楼,楼前有方书桌,书桌后面有位头发花白的老书生。

        除了夫子,没有谁知道这名老书生在书院后山呆了多少年,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谁,今年究竟有多大,从轲浩然开始直到宁缺,后山的人们只知道老书生一直在这里看书抄书读书背书,风雨不辍,万事难扰。

        书院称他为读书人,他是书院的读书人。

        观主站在书桌前,看着那名老书生,闻着刺鼻的墨味与黄州芽纸的味道,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笑了起来,有些感慨。

        这才是书院。

        “你好。”观主对读书人说道。

        读书人像是没有听到,左手拿着卷旧书,右手提着根半秃的毛笔,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偶尔落笔在纸上写几个字,似是在做批注。

        观主加大声音问道:“老先生,您有没有看见一卷旧书?”

        读书人醒过来,抬头望向他,神情有些惘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然后更清醒了些,因为被打扰读书而莫名愤怒,眉毛乱动。

        观主没生气,比划说道:“一卷很旧的书。”

        读书人想了想,提起手里半秃的毛笔在砚里蘸饱了墨汁,然后在黄州芽纸上认真地写了一个字,落笔郑重如山。

        那个字墨迹淋漓,意满神足。

        一个“书”字。

        读书人把墨迹未干的纸递到观主身前,说道:“你要的书。”

        观主静静看着这张纸。看着纸上那个书字,沉默片刻,说道:“有些意思。”

        他伸手去接这张纸,动作很缓慢,郑重如山。

        真的很缓慢,就像一座山在移动,又像是天空在云的上方转过,不知道过了多久,指尖才与微糙的芽纸边缘接触。

        轰的一声轻响,微黄的纸张燃烧起来。

        纸张慢慢燃烧。火苗向着两面蔓延。边缘尽成灰烬,直至将要烧到他们的手指,观主没有放手,读书人也没有放手。

        他们沉默看着彼此。

        “我也看过很多书。”

        观主忽然说道:“我虽然不像你这样爱书如痴。不眠不休地读书不辍。但我活了太长时间。所以看的书并不比你少。”

        时间,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无论是读书。还是修行。

        读书人没有说话,看着手上那张燃烧的字纸。

        “为什么这卷书不在长安城里呢?嗯,那时候还无法确定宁缺能不能回到长安城,他不在的长安城,确实不如书院安全。”

        观主看着读书人平静说道:“李慢慢把那卷天书交给你保管,很正确,可惜没有意义,因为……书生最终百无一用。”

        话音落下,纸张燃烧完毕,读书人的手指里什么都没有剩下,灰烬缓缓落下,落在他的鞋上,观主的手指里,却还有一角黄纸残片。

        胜负已分,读书人看着桌上如山般的书籍,如海般的砚池,沉默了很长时间,人生第一次对读书这种事情产生了怀疑。

        观主负手走进崖洞,看着崖洞两侧高约十余丈的书架,看着上面密密麻麻,浩瀚难阅的千万册书籍,轻轻挥动衣袖。

        一阵清风自青衣袖间出,在崖洞里并不缓慢却轻柔的吹拂,那些书籍上积着的灰被尽数拂落,然后送至角落里,剩下一片干净。

        观主踏阶而上,来到第四层的一排书架前,从里面抽出一本书,就像是一个想看书的人随意抽出一本书来看,没有做任何挑选。

        那本书就是天书明字卷。

        ……

        ……

        长安城的雪停了,风也静,云层尽散,红日照耀人间。

        观主出现在城外。

        这是他第三次来到长安城外。

        以前两次宁缺都在城墙上,今天也不例外。

        他看着残雪里缓缓走来的观主,沉默不语。

        “他拿到了七卷天书。”

        桑桑说道,脸色有些微微苍白,似乎有些畏惧。

        宁缺笑了起来:“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召唤出龙神,集齐七卷天书能做什么?召唤昊天?如果他真想这么做,你别理他便是。”

        他没有取下肩上的铁弓,因为元十三箭已经射完了,而且他隐约有感觉,就算有惊神阵的帮助,元十三箭也很难威胁到现在的观主。

        七卷天书终于在一起了,这意味着什么?

        书院一直在猜测推算这件事情,却始终没有结果,除了观主,没有任何人知晓七卷天书的作用,当然,桑桑很清楚。

        “我是怎么产生的?”

        “你?你是你妈生的。”

        “现在不是说笑话的时候。”

        “我现在有些紧张。”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得允许我说些笑话。”

        桑桑面无表情说道:“我不允许。”

        “好吧……如果你是说昊天,它是规则的集合体,产生于混沌之间。”

        “不对,我是客观规则与人类主观信仰的集合体。”

        “然后?”

        “我是人类的选择。”桑桑转身看着他,说道:“既然如此,人类在选择我的时候,又怎么会不留些手段来制衡我?”

        宁缺沉默。

        他知道桑桑说的是真的。

        无数年前,创建道门的那名赌鬼,替人类打了个赌,将整个世界交给昊天来守护,那么他很有可能提前便布置下了后手。

        传说中,知守观里的七卷天书是昊天的意志结晶,或者说是昊天对人类的赐予,实际上,那是道门对这个世界真正的控制手段。

        拥有七卷天书,便可以解除无数年前那个赌局,可以将昊天从神国里请出来,可以让昊天重回混沌,这种方法只有道门之主能够掌握。

        当今的道门之主,带着七卷天书,走到了长安城前。

        ……

        ……

        “这就是道门最后的手段吗?”

        宁缺握着阵眼杵,看着城墙下的观主问道。

        观主平静说道:“轲浩然说我们是狗,莲生说我们是狗,书院里的人,还有很多人,都说我们道门是狗,是昊天的一条狗,但从来没有人想过,这条铁链事实上拴在彼此的颈上,人类是昊天的狗,昊天何尝不是人类的一条狗。”

        他望向宁缺身旁的桑桑,说道:“我们供奉你,让你拥有无尽的岁月以至永恒,那么你就应该甘于永恒的寂寞,在神国默默守护人类的世界,而不应该偷偷溜到人间来贪一晌之欢,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合理吗?”

        桑桑没有说话,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她以往哪怕虚弱到极点,也未曾像现在这般畏惧过,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观主拥有了毁灭自己的能力。

        观主从怀里取出一卷书。

        湛蓝的天空深处,响起一声雷。

        这声雷鸣,来自神国。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41/7049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