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将夜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西陵之夕 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西陵之夕 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西陵神殿要降,不可思议,震撼的整座桃山都沸腾起来,到处都是哭声与悲愤的咒骂声,然而,余帘却代表书院说了句,不准降。

        这更不可思议,于是桃山静默,鸦雀无声。中年道人蹙眉看着余帘,看了很长时间,声音有些微哑问道:“为什么?”

        在西陵神殿方面看来,书院没有任何理由不接受己方的投降,因为道门依然有很强大的实力,之所以神殿愿意降,是因为现在道门的真正领袖,那位在万丈光芒里看似高大无比的掌教大人,已经没有了战斗的**。

        更准确地说,数年前在书院后山,熊初墨被余帘喝破行藏,斩成重伤之后,那片万丈光芒便再也无法遮掩住他神袍里的小,随着观主离开桃山,叶红鱼跳入深渊,他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的恐惧,他不明白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昊天为什么会放弃道门,或者说道门为什么要遗弃昊天。

        经过很长时间的心理挣扎,熊初墨决定投降,只求能够活下来,或者书院和唐国还能给他足够的地位,战争,以往不都是这样吗?**海以及别的神殿大人物被他说服或者说镇压,至于中年道人自然也不会反对。

        西陵神殿决定投降,必然经历了很复杂的过程甚至是血腥的斗争,但余帘如果仔细思考一段时间,或者也能想清楚,问题在于,她听着中年道人的话后,竟是想也未想。便平静冷漠地表示了拒绝,为什么?

        余帘没有回答中年道人的问题,因为不需要回答。

        西陵神殿投降,必然会提出一些条件,比如熊初墨要活着,中年道人要活着,**海要活着,何明池要活着,很多人都要活下去,而这些条件。是她以及不在场的宁缺绝对不会接受的。那么,她便不准对方降。

        晨风轻拂,黄裙微摆,黑色的马尾辫也在轻轻摆荡。她的手依然背在身后。中年道人看着这名女童模样的大宗师。觉得有些寒冷。

        没有投降,便有战斗。书院与道门这场延续千年的战斗,终于将要分出最后的胜负。崖坪上无数人的目光望向那座光芒万丈的巨辇。

        辇内掌教大人的身影就像过去数十年里那般高大。

        此时此刻,他便是西陵神殿数万人的精神寄托之所在,崖坪上还有很多道门强者,只要掌教能够对抗住余帘,那么神殿还有希望。

        ……

        ……

        这场千年战争的结局,无论谁胜谁负,必然壮阔无双,这场战斗,必然将持续很长时间,从清晨打到日暮,也再正常不过。

        四师兄将沙漏摆在石上,他习惯性用计算来安排策略,昊天神殿里点燃了一根粗香,或者现在祭天已经无意义,但还可以用来静神。

        桃山间有朵鲜艳的红花盛开,万众瞩目里,叶红鱼走到崖坪间,望向神殿前那座巨大的神辇,血色的裁决神袍在风里轻摆。

        她什么话都不用说,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意思,桃山一片哗然。

        她要与熊初墨战。

        神辇里的身影巍峨如山,不动。

        **海神情漠然站在了辇前。

        这位南海大神官,乃是知命巅峰强者,他有资格与叶红鱼一战。

        在**海的身后,还有十余名来自南海的强者,其中还有两名知命境。

        书院一方的强者有余帘、叶红鱼、陈皮皮和唐小棠。

        中年道人看了余帘一眼,走回巨辇畔。

        论强者的数量和质量,西陵神殿并不稍弱,只是气势稍逊而已。

        余帘明白中年道人望向自己那一眼里的意思,却毫不在意,稚嫩的小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她不想解释什么叫真正的强。

        在她的认知里,君陌很强,小师弟很强,叶红鱼也很强,既然她想打这一场,那么便让她去打,胜负不会有意外。

        她甚至觉得有些无趣。

        于是她再次望向北方,就像先前那样,仿佛那里有什么事物很值得关注。

        有微凉的晨风起,吹皱了她的细眉。

        西陵神国离东海有一段距离,但这里的风往往都来自海上,一般都是东风,先前在晨光里轻拂的风,都是东风。

        此时拂面而至的风,却来自遥远的北方。

        余帘神情微变,稚嫩的小脸不知为何变得有些苍白。

        她转身,望向昊天神殿前那座巨辇。

        乌黑的马尾辫荡起,在灰暗的天穹上写出两道黑影。

        师弟师妹们,看出她的情绪有些问题,有些诧异。

        唐小棠问道:“老师,出了什么事?”

        余帘说道:“我要离开。”

        说这句话时,她的神情很平静,声音没有任何颤抖,但谁都能听出来她的焦虑以及愤怒,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决战即将开始,她身为书院最强大的师姐,却要离开?

        那接下来的战斗怎么办?

        书院和唐国眼看着就将取得最终的胜利,难道,却要无奈退走?

        余帘忽然的决定,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却没有一名同门表示异议,因为他们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神情俱变。

        就在这个时候,余帘稚嫩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狠厉之色,然后她吸了口气。

        崖坪上起了一场大风。

        她的胸口骤然隆起,仿佛要将整座桃山里的空气都吸进身体里。

        她的脸色骤然苍白,没有一点血色,仿佛受了极重的伤,她的眼睛骤然明亮,眼角却开始流血,显得极为可怖。

        不是风,是整座桃山的天地气息,随着她的呼吸。不停灌进她的身躯!

        天地之间有异象,桃山里的青树摇摆不停,将那些残雪甩将下来。

        叶红鱼转身望向崖畔,神情微凛,心想即便你是二十三年蝉,身躯坚若岩石,又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吸纳如此多的天地气息?

        天地气息还在向余帘的身体里灌入。

        恐怖数量气息之间的冲突,震破了她的眼角,也震散了她的马尾辫。黑发如瀑布般散开。然后随着北方来的风不停飞舞。

        风静,发落。

        直到此时,人们才看清楚,她满头黑发正在变长!

        然而。无论她的黑发如何变长。却依然像先前那般。垂在膝间。

        因为她正在长高!

        余帘脸上的稚意渐渐退去。

        她的气息却渐渐涨升,直至磅礴。

        数息之间,她便从一名女童。变成了一名少女。

        看着这幕画面,中年道人神情渐凛。他读过天书沙字卷,知晓世间很多修行宗派都有秘法,道门也有类似于燃烧生命获得极大力量的秘法,但他从来不知道有哪种秘法,会让一个人穿过漫长的岁月!

        如果宁缺在崖坪上,他会一眼看出余帘用的功法,因为他的识海里有莲生的意识碎片,更因为当年在雪湖上,他亲眼看见夏侯瞬间苍老了数十岁。

        这是魔宗的不传之秘。

        瞬间,余帘失去了十年的时间。

        她把那段岁月,或者说生命,变成了力量。

        美好的是,人间没有见到白头。

        她本来是位稚气十足的女童。

        十年之后,她变成了一名神情温婉,眉间却有凛冽意的女子。

        ……

        ……

        余帘伸手到空中。

        唐小棠将铁棍交到她的手里。

        她用手握住铁棍两端,缓缓摩娑而过,锋利重新缓缓呈现,寒光四射。

        又有风自北方来,仿佛在催促着什么。

        她不借东风,于北风起时消失。

        从崖畔到神殿之间,有条青石铺成的道路。

        喀喀无数碎响,青石道上出现无数裂纹,纷纷寸裂。

        余帘已经来到了神殿之前。

        她来到了巨辇之前。

        辇前有**海。

        这位来自南海的光明传人,双手燃起熊熊的圣火,神情肃穆,向她拍落。

        余帘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停下脚步,直接撞进了那面火墙里她的速度太快,快到空间都似乎将要变形,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带出了两道火焰。

        如同火鸟的双翼。

        其实,那是蝉的双翼,那是她的世界。

        神殿前一片幽暗,便是掌教神辇的光辉都无法照亮,此时却被她照亮了。

        一声闷响。

        像是一块陨石从高空落下,呼啸飞了百余日,终于落在了地面上。

        大地都要裂,更何况人。

        **海直接碎了,碎成无数血肉,接着,被昊天神辉净化成青烟。

        他死后,掌间喷出的昊天神辉,依然存在,甚至还烧化自己的身体,这只能说明余帘的速度,已经快到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惊恐的情绪,笼罩着神殿前的崖坪,来自南海的神官,想要呼喊,脸色苍白的小渔,腿软将要坐下,但什么都还没有来得及发生。

        余帘进入了那座巨大的神辇,万丈光芒忽然间摇晃起来,仿佛随时会熄灭。

        辇里响起熊初墨愤怒的狂吼,他对于这个老对手早有准备,根本不敢掉以轻心,瞬息之间,便进入了天启境界!

        新教的盛行,对人间昊天的削弱最为直接,神国里的昊天虽然也变得弱了很多,但他通过天启获得的力量,依然还是那般磅礴!

        神辇内怒吼连连!

        然后神辇骤然粉碎!

        那些垂挂在辇畔的七十六道幔纱,随风而舞,直入天穹。

        当幔纱落下时,烟尘亦敛,现出场间真实的画面。

        余帘静静站着,唇角溢着鲜血。

        熊初墨站在她的对面,身上看不到任何伤口。

        这是很多西陵神殿神官第一次看到掌教大人的真容,那个枯瘦矮小丑陋的老道人让他们很吃惊,但他们现在更想知道的是这一战的胜负。

        余帘转身。

        熊初墨的身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刀口,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

        死寂的气息喷溅,他的道袍尽碎,无数刀口,或深或浅地出现,最后竟是密密麻麻,数不可数,只怕有万道之多!

        熊初墨跪了下来,浑身是血,依然未死。

        他看着正在远去的那个女子的身影,痛苦地捂着胸口,感受着被刀意斩成花瓣的心脏正在碎裂,眼神里满是绝望与不解。

        “为什么?”

        为什么你能这么快?为什么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斩出一万三千六十二刀?为什么你不肯接受我的投降?为什么你会如此决然强悍地选择玉石俱焚的手段,哪怕你也可能身受重伤?为什么你这么着急?

        为什么我最后还是怕了?

        为什么你是二十三年蝉?

        为什么世间有了你,还要有我?

        ……

        ……

        余帘不知道熊初墨跪在地上想了些什么,她也不关心他在想什么。

        和熊初墨的想法不同,虽然道魔不两立,她从来没有把他当做什么一生之敌,因为她从来都瞧不起他,他怎么配

        她走到崖畔,看了中年道人一眼,然后跳了下去。

        此时崖畔石上的沙漏刚刚流下几缕细沙。

        昊天神殿里那根香,才刚刚燃了极浅的一层。

        桃山一片安静。

        死寂。

        没有人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没有震惊的呼喊,因为人们已经震惊的有些麻木。

        这场书院与道门之间的战争,谁都以为,将会持续很长时间。然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觉得自己疯了,不然怎么会看到瞬息之间,这场战斗便告终?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

        ……

        中年道人看着崖畔,先前余帘跳下去的地方,沉默不语。

        他明白她那一眼里的意思。

        她杀了熊初墨,再杀了**海。

        现在,西陵神殿可以降了。

        当然,还有些人,同样也要死。

        熊初墨还没有死。

        “我或者应该感谢她把你最后留给了我。”

        叶红鱼看着浑身是血的他,然后沉默,没有继续说什么。

        她转身走到崖畔,看着东海方向终于跃出云层的朝阳,神情微惘。

        西陵神殿的建成,耗费了无数年时间。

        它的毁灭,却只需要一个清晨。

        桃山在晨光里,红暖一片,连那些残雪,也变得红了起来。

        朝阳,原来也如血。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41/7045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