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将夜 > 第二十三章 我以为你知道我的异禀

第二十三章 我以为你知道我的异禀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都说长安城内武者多如狗,剑师遍地走,毫无疑问这种说法过于夸张了,不过毕竟是帝国都城,天下第一雄地,自然藏龙卧虎,修行者众多,你若去了长安,若在书院自然无事,可在书院外当谨行慎言,少招是非。”

        “是。”宁缺应了声,然后试探着问道:“吕先生,不知道长安城里有没有什么需要警惕……或者说难招惹的强者?”

        吕清臣看了少年一眼,淡淡嘲讽说道:“那夜是谁说不想知道这些来着?”

        宁缺笑着挠了挠头。

        “说这些没有意义。”吕清臣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只需要记住,天下的修行流派众多,但归根溯源无外乎佛道魔三宗再加一个书院,佛宗多居于僻地,道家多在各地设坛开观,魔宗不用去提它,道宗便是我所属的昊天道门,历代强者辈出,于俗世备受各国皇室尊敬供奉,若你听过西陵神国,便应该知道那里便是我昊天道总坛之所在。”

        “各国皇室尊敬供奉?帝国对昊天道也是这种态度吗?”宁缺蹙眉问道。

        吕清臣苦笑了一声,做为天下第一强国的大唐帝国,应该算是世上唯一敢不给昊天道颜面的世俗皇室,昊天道确实也拿帝国没有任何办法,只是他身为大唐人却在昊天道,处境未免有些尴尬。

        “魔宗呢?魔宗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强者?”宁缺察觉到老人神色有些异样,于是迅速转了话题,微笑说道:“说起来那天在北山道口您说那名大剑师用的是魔宗手段,我真是不是很明白什么样的手段算是魔宗手段?”

        听到魔宗二字,吕清臣的神情变得凝重严肃起来,说道:“这一段你不要记,以后在外面也不要与人去说。”

        “是,先生。”

        “无论道佛还是书院,这些正派修行都是以人感知天地之息,然后和谐共存,所谓控制元气,更准确来说倒应该是向天地借力而用。”

        吕清臣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回忆些什么事情,幽幽说道:“而魔宗走的路子与各宗都不相同,他们竟是强行吸纳天地元气进入自己体内。”

        “这……有什么不对吗?”宁缺想来想去,也没觉着这种修行方法有什么不妥之处,单从字面上理解,似乎还要更加直接一些。

        “以后不要说这种胡话了。若在书院或是昊天道门中,你要敢对魔宗手段发出如上评论,轻则被逐出师门,重则要受更严厉的惩罚。”

        吕清臣神情严肃警告道:“与天地相较,人之身躯如蝼蚁,体内雪山气海容纳自身念力已是勉强,强行吸纳天地元气入体内,人身如何承受?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像北山道口那位大剑师暴体而亡。”

        “可魔宗既然称为一宗……”宁缺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恭谨问道:“想来在世间还是有不少修行弟子,如果吸纳天地元气便会暴体而亡,他们如何传承?”

        “魔宗自有一套邪法帮助他们改造身躯,从而可以容纳些微天地元气,只是这个过程极其血腥残酷,据前辈所言,魔宗修行选材百名,最终却只有二三者能够顶过最初的暴体之苦。”

        “确实残忍。”

        宁缺蹙眉说道,心中却默然想着世间有修行潜质的人极少,魔宗这种搞法只会大量消耗修行基数,只怕那些佛道正派不容其宗派存在,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吕清臣老人大抵猜到少年心中所想,语气更加严肃,寒声说道:“魔宗强行改造身体,那改造后的他们又怎么能算是一个正常人?”

        “人乃天地间一人,天地乃人外一天地!”

        “要纳元气入体内,魔宗等若是想把己身化做一天地。”

        “而身为天地者,唯昊天而已!”

        “所以魔宗所思所想所修,实为逆天大恶之行!”

        ……

        ……

        快要靠近长安的某个夜晚,宁缺再次来到老先生所在的马车旁,只不过这一次他是不请自来,夜空里的繁星把营地照的一片银亮,显得他的身形格外鬼崇。

        车厢里的油灯还亮着,吕清臣老人正在看这些天宁缺写的笔记,看着白纸上那些蝇头小楷,看着那些清纤秀丽的字迹,有些想不明白在颠波的马车上,那少年悬腕而书怎样能够写出如此漂亮的一手字来,脸上忍不住满是赞叹神情。

        忽然他眉头微皱,缓缓放下手中纸张,望着门帘处说道:“进来吧。”

        宁缺走了车厢,以手扶膝跪坐在白天的位置,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吕先生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明白,既然我没有修行的潜质,为什么您还会对我教诲有加?”

        少年抬起头来,眼睛显得异常明亮,声音微颤问道:“您是不是看出来我天赋异禀,所以才会对我另眼看待?”

        吕清臣老人愕然望着他,嘴唇微张,片刻后犹疑问道:“你的异禀……在何处?”

        于是轮到宁缺表现吃惊,他张着嘴看着老先生,尴尬问道:“如果我知道自己有什么天赋异禀……何必还来问先生。”

        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指着他的鼻子微微颤抖,实在是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

        “吕先生,其实我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宁缺看模样依然没有放弃说服一位洞玄高人相信自己是天赋异禀男主角,紧张地揉了揉脸,说道:“来到这……渭城之后,别人眼里面我特别懒,好像随时随地都在犯困,包括坐在马车上都随时随地可能睡着的样子,但实情并不是这样,我犯困的时候其实都是在进行冥想。”

        “您不用露出这种表情,这是真的……您也知道边城的生活没有什么娱乐,我每天就爱写个字儿,因为我擅长这个而且我写起来就觉得开心,除此之外所有时间,我都在看太上感应篇。您应该还知道太上感应篇实在是有些枯燥乏味,所以我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但我现在想来,那应该不是真正的睡觉。”

        宁缺看着老人极为认真诚恳说道:“因为在刚刚入睡的时候,我经常能感觉到身边的建筑人与别的什么东西都离我远去,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天地,我甚至隐隐约约能感受到某种以神秘节奏进行的呼吸……”

        吕清臣的神情渐渐认真起来,在睡梦中进行冥想,虽然极为罕见,但在昊天道的典籍里面倒也不是完全没有记载。

        ……

        ……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41/296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