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六十三章 西州三巨剑

第六十三章 西州三巨剑

        华山脚下,为江阴府。

        江阴府江阴县。

        这江阴县,乃是附近的大县,此县的知县都是六品的身份,不过虽然是从六品的知县,比起一般知县身份要高,但是这里的知县,却没有什么人喜欢来做。在其它地方当知县,那是一地的父母官,而在江阴县当知县那是啥,没错,表面上看来,你是一地的父母官,但是,江阴县这地方离华山委实是太近了,江阴县中不少人有亲戚朋友在华山当中,还有一些混到了弟子的身份,这可不是江阴知县能惹得起的。

        所以,这江阴知县,便是一等一的苦差,平时也只是大晋朝廷当中,斗败失败了的,站错了队的,或者得罪了的人,才会到这里来。

        不过江阴知县虽然是一等一的苦差,但是江阴县还是相当繁华的。

        整个县城,有其它县城的两三倍大,沿街的米铺布铺酒店商行,不时的有小贩叫卖声,当真是好生的热闹,这种临近仙门的地方虽然让县令们叫是苦差,但是对于一般百姓到是极好的,五大仙门,门规森严,门下弟子,绝难做出扰民之事,又没有妖魔敢到这里来,算是不错的安居乐业之所。

        县城的东南处,有一间酒家,叫做“乐天酒家”,这乐天酒家以卖酒为主,不过经营的主要是中等偏下的酒,主要面向百姓经营,这乐天酒家最出名的乃是乐天黄酒,乐天黄酒入口香醇,味道也好,最重要的是,不贵。

        一斤酒才五十文,这个价格,你能再找到比这性价比还高的酒吗。

        “好板,来三十斤酒乐天黄酒,三十斤曲粮清酒,三十斤烧刀子。”一个少年站在酒店的卖酒处,对着那清秀的卖酒少妇说道,这少年一开口便是九十斤酒,到是让等在他身后的买酒的都是一讶,一开口便是九十斤,这个少年还真是酒鬼。

        那清秀的卖酒少妇到是早就认识了这少年,知道这少年是华山的弟子,难得下山一趟,所以一趟便打了近百酒斤酒,也是正常:“好咧。”接过少年递过来的三只巨大的酒酒皮袋子,开始装起酒来。

        陆元站在这里等着。

        没错,自己现在就是下山来买酒的。

        修仙者虽然不禁酒食,但是要顾忌些名声,故而山上不设酒店,要喝酒老老实实的下山打酒。

        下山一趟山高路远,故而一次打个百来斤回去。

        闲站在这里,欣赏着与山上完全不同的景象,当然,眼睛也会描描清秀的卖酒少妇,并非起了什么色意之类的,只是纯粹的以欣赏的眼光去看看,就像看到了一副画,一株梅树,一方怪石一般,以看天地美景的眼光看去。

        这时候,前方的街道上,有着三个大汉走了过来。

        这三个大汉,一律的强壮,肌肉发达,赤着上身走在街上,身后都扛着一柄巨大的阔剑,走得相当的威武。

        这三个背着巨剑的大汉走过的时候,周围一阵子的鸡飞狗退,马闪人避,显然这三个在江阴县境已经有些恶名。

        “那是西州三巨剑。”

        “对啊,听说是西州府那边过来的散修,个个实力惊人。”

        “前不久听说这西州三巨剑当中的老大江勃然,和华山北峰二弟子云平打了一架,也只是稍落下风罢了。”江阴县境里,来来往往的修仙者很多,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到不会像其它地方见了如同见仙人一般的感觉。

        陆元也扫到了这三个大汉,不过并没有在意,自己打自己的酒,管其它事干吗?

        性子天生懒散,什么事都懒得管。

        陆元继续的在乐天酒家门口等着清秀的少妇打酒,便在此时,一道巨大的风声猛然向着自己撞击过来,陆元一把眼扫过去,却是西州三巨剑当中为首的那个江勃然已经拔出了巨剑,向自己直斩而来。

        陆元立即往旁一闪,也没有问话,对手既然要攻击自己,显然是早有所图。

        既然如此,何必废话。

        要废话,也要自己打败了对手再说。

        将手一扬,养吾剑出鞘,与对手江勃然的巨剑稍稍的一接触,这稍稍的一接触,立马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不过自身此时的法力也不弱,已经到达了练气第七重的境界,稍稍一估计,对方应当也只是练气第八重的境界,法力也就比自己强上一重罢了。

        江勃然稍稍一怔,想不到一个后辈弟子可以接实自己的剑,江勃然马上手一变,大开大阖的地裂剑法施展出来,他的地裂剑法,强悍无匹,招式大开大阖,每一招斩出,如同地裂一般,气势惊人,很多对手和江勃然交手的时候,都会被其气势所慑,根本对付不过来。

        江川运起了手中的养吾剑,对手的剑法猛,自己便施以柔的招式,慢慢的消磨对方,把对方带入自己的剑法当中去。

        “云意绵绵”

        “云缠剑扰”

        “微风拂面”

        “风云无常”

        “风流云散”都是一些看起来软绵绵的招式,平时这样的招式法勃然理都不会理会,在他想来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用大开大阖的剑招,但是随着陆元施展出这些软绵绵的剑招,却一点一点的消磨着他剑上的劲力,而且渐渐的,江勃然马上就发现,自己的剑招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大开大阖,似乎陷入了一团软绵绵的云当中,无法再如意的施展出招式来,这时候江勃然不由的大惊,他受人之托来对付陆元,本来以为对付一个区区二十岁未到的少年,便算对手是华山仙门北峰的真传弟子,但是还不是要怎么对付,便怎么对付,要捏便捏得死,结果哪里料得到,这个后辈的剑术居然如此的惊人,自己无意之间便已经陷入了他的剑意当中,不能自由的挥洒自己的剑招,甚至有些被他长剑所制,身不由已的感觉。

        没法,江勃然猛然的打出了剑气来,只见他长剑当中喷吐出土黄色的剑气来,他是练气八重境,发现剑术对付不了陆元便干脆用起剑气来,反正请他来对付陆元的人提供的情报是陆元这个后辈子弟,只不过是练气六重境,还没有练就剑气。

        剑气,对于对决的影响相当的大。

        一旦拥有剑气,长剑便如同可长可短一般,剑中会增加许多诡异的变化,在他想来自己施展出了剑气,想必是赢定了。

        结果马上,江勃然便觉得泪流满面了。

        因为此时,陆元居然也施展出了剑气,白色的剑气由着养吾剑中喷吐而出,同样的以剑气制剑气,大家都有剑气,都懂得剑气的变化,这样一来还是比剑术了,如此一比剑术,又是陆元完胜江勃然。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