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六十章 收尾

第六十章 收尾

        在真传弟子们都闲得可以的时候,两位九代长老却忙得可以。

        这收尾工作,可真是繁琐。

        先是分析出月魔门来到如此近地表地带的原因,虽然陆元供出了原因,但是要复核,以及,如何将这件事给大晋朝廷一个差不多的交待,虽然大晋朝廷比不上五大仙门,但是比竟是明面上的代表,也要给大晋朝廷一个交代,另外,还要把此地给封掉,这边快马加鞭的加大晋朝廷派来符咒师来这里封地,等等等等。

        当然,虽然事情繁琐,但是要在忙里偷闲,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来,顾飞一切都计划好了的,这一次让卫悲和沈落两人挑战陆元,自己在暗中观看,哪里知道,楚飞这家伙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今天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半步也不离,还口中叫着工作真多啊。他寸步不离,自己哪里好去观战。

        楚飞笑眯眯的。

        顾飞不爽中。

        两人都是九代长老当中的精英,你会算计,我也会反算计,两人也是老敌手,算计来算计去,不亦乐乎哉,两人都知道对方什么打算,不过显然这一次,是楚飞占了上风,楚飞笑眯眯的:“唉,工作真多啊。”

        工作多是多,可是要轮抱怨便算了,当到现在九代长老的层次,收尾工作不知做过多少次了,流程早就熟了,要真说多麻烦到也不会太麻烦,顾飞自然知道楚飞在心中想什么,早在心中把楚飞给骂得个半死。

        该死的!

        两个九代剑仙,没有太多弟子在身前,不过依然如此的虚伪,这也是在名门正派养成的习惯了,在名门正派经常要开些会,没事便开开会,除了对付地底妖魔时施辣手,其实在内部很少施辣手,大家大多是开开会什么的占多数。

        会开多了,人就变得虚伪了。

        唉!

        算了,忙收尾工作了,懒得和楚飞这种人置气了,自己这一次反正是落了下风,越是要气下去,只怕要把自己先气坏。

        现在,已经到了收尾工作最后的阶段了。

        此时,由大晋朝廷已经运来在了大批大批的符土,这种符土符还未发挥效力的时候,是软绵绵的轻飘飘的,相当好运输,一旦埋入了地中,经过了特殊符法转化,便会化得比精刚铁还要硬上几分。

        符土是很多年前的符咒师研究出来的,地底世界的妖魔们打通了通往地面的通道,而修仙者中的符咒师便相应的研究出了符土,一般在收尾工作的时候可以把这符土给覆盖下去,填充到土中去,使得地底妖魔打开的通道被符土封掉。

        而最后的工作,则是符咒师们以咒语符纸把那些洞口再度加固。

        收尾工作,终于做得差不多了。

        报告这些早就做完了。

        —

        收尾工作终于做完了。

        也是时候离开东陆县了。

        此时,在东陆县城外的一座山峰上,正行着一行人,这一行人为首的正是楚飞,而后面的八位正是北峰的八大真传弟子,收尾工作做完了,这一次的历练也算完成了,也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东陆县了。

        来东陆县的时候暴雨连天,现在走的时候,则是个晴朗的日子。

        太阳照耀着,照在身上有种温暖的感觉。

        回头看向东陆县,现在在阳光下的县城,一时间,既然有些恍惚。

        而在不远处,又有一行人步行而来,正是南峰的那行人,南峰这一行人这一次不是回华山的。他们据说是要继续历练,因为其九代剑仙顾飞对于这一次的历练结果不太满意,所以要继续历练,两行人马在路上相遇了。

        楚飞和顾飞这两位九代剑仙,自然是互相看不顺眼。

        而此时,北峰的八位真传弟子和南峰的七位真传弟子,到不会互相看不顺眼。十五个真传弟子,都是年青人,开始的时候南峰的有些傲气,不过在见过陆元的剑术之后,傲气也消磨得差不多了。

        而都是年青人,又住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很多人的关系都还可以了。

        “珍重了。”一个个的笑着说珍重。

        “珍重。”

        “陆元,到时候华山五峰大比,我们要再次挑战你,到时候我会练成百变千幻云雾一千三百式的。”卫悲看向陆元说道,不过在说完这句之后,还是不情不愿的说出了:“保重”这两个字。

        是啊,大晋国路远,风大浪大,一路珍重。

        之后,北峰南峰的两队人马,便分道扬镳。

        北峰的人马,往华山而行,此时,叶方点头:“还真是怀念啊。”

        叶圆大点其头:“是啊,真怀念啊。”

        此时凌玉珠到是一讶:“你们对这东陆县很怀念吗?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历练的地方,便是说到怀念,那到不必吧。”

        陆元笑了出来:“他们哪是怀念东陆县,不过是怀念东陆县的美食美酒罢了。”

        “知我者,陆元也。”叶方点头。

        “是也是也。”叶圆点头。

        凌玉珠此时摇头:“叶方,真亏你在峰内平时装成了小君子剑的样子,总算是认清你的性子了。”这一句话不由的引来了一连串的笑声。君子剑方儒在十大真传弟子当中有两个弟子,一个是老四方淡,不过方淡的性子淡薄,不像君子,平时在峰内到是叶方更像君子,可惜现在原型曝露了。

        楚飞站在最前面,没有说话,不过这些话语,却也传到了他的耳中,回了回头,蓝蓝的天空下,青青的碧草间,树木山径当中,那些青春的面容,那一张一张的笑脸,那一连串的笑声,这就是青春啊,飞扬的青春。

        在昔年自己初入修仙界的时候,初下山的时候也和这差不多吧,真是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可惜,青春的时光一去便不会再复返了,有些东西错过便不会再有了。

        好好珍惜着现在的青春吧。

        那,本来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以后,也许会随着法力的提升,得到了更强大的力量,得到了长生,甚至永生,但是,最初的那份青春的快乐,却永远不可能再拥有了。

        楚飞这时候突然想唱歌,一首自己年青的时候最喜欢唱的歌,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没有那个心境了。只希望身后这些后辈们,这份青春的快乐,能拥有得更久些,但是想来想去,身后那君弟子当中,以后最快乐的应当是陆元,因为他的性子,他没有太大的野心没有太大的追求,所以容易快乐。

        凌玉珠虽然是女子,但是权利心稍重。

        方淡性子淡薄,到不错,不过他追求的是长生,难,难,难。

        司马博受其祖父的影响,野心勃勃,这样的人更难得到快乐。

        叶飞自己这弟子,到还可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