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五十七章 修罗袋

第五十七章 修罗袋

        夜渐深,黑暗笼罩大地。

        房中灯光亮起,微弱的光线驱散了这一片的黑暗,不过整个大地,还是在茫茫的黑暗中。

        厢房中,陆元继续的玩着土傀儡,学习着如何控制土傀儡。

        控制傀儡,也要一步一步的熟悉,一步一步的熟练。

        “走”开始的时候,要土傀儡走他偏不走,要跳也不跳,不过随着熟悉的过程,控制了大半夜,也终于差不多了。

        “动。”

        “打。”在这样的控制下,土傀儡也渐渐的越来越灵活了,会随着自己的控制去攻击,自己也并不是用脚来控制土傀儡,而是以左手控制,现在到是明白了,如果自己法力强了,可以召唤出练气六重以上的土傀儡,练气六重以上的土傀儡便不需要这样的控制,可以直接的神识控制,那时候,土傀儡也有一定的灵智,可以玩成一些简单的动作,比如到时候在山上的时候,下山帮自己打酒之类的。

        当然,如果自身的法力越高,越到后面,召唤出来的土傀儡便越强大,这可是土王召唤令,到底能召唤出多强大的存在,便是楚飞这个九代剑仙也看不清。

        除此之外,这修罗袋当中还有几样物什,其中一样是一本书《苍黄劲》,苍黄劲,由着修罗袋当中拿了出来,这书上赫然记载着一本叫苍黄劲的功法,这本苍黄劲,并不以练气为主,而是吸收周边的土气,凝炼自身身体,使得身体变得更强,暂时自己是无法练了,自己学提云系功法,现在云系功法都未精深,到不好练这本苍黄劲。

        这修罗袋中还有一块玉简,拿了出来一看,神识扫入其中,结果大失所望,你道这块玉简上面是记什么,是记月魔门在地底妖魔世界,得罪了一个中型的门派,被迫迁移到了近地之所的地方来。

        原来是月魔门为此到了这处来,最终覆灭在离地表相当近的地方。

        再一扫,修罗袋当中便没有其它事物了,就这几样罢了。

        对了,差点忘记正事,这件修罗袋落入自己的手中,但是如果未心血祭炼的话,仍然是无主之物,马上开始心血祭炼,当下吐出一口血,吐在修罗袋上:“心连血,血连体……心血一体,心血祭炼。”

        依法行事,过了良久,才把修罗袋给祭炼完毕。

        此时,立了起来,休息片刻。

        随步走到窗外,发现窗外,月将落西山。

        很晚了,睡觉睡觉,这一次忙得太晚了。至于炼化灵石,增进法力的事情,也不着急,反正灵石都落入了自己的修罗袋中,以后再说吧。现在有修罗袋便是方便,一些体积不算太大的,都可以扔入其中去。

        接下来的几天,闲啊。

        这一次历练完了,便完全没有其它的事情要做,一天到晚都闲在那里。

        偏偏如此的闲,还不能立即回去。

        因为,还有收尾工作要做,哪能现在就回山。

        斩妖除魔,可不是斩完了妖,除完了魔,便一切大功告成了,像上一次东野县那一次,不过是一个修罗到了地面世界,都需要做收尾工作。而现在,大规模的,一个小型门派的妖魔到了地面世界,再缩回去,这样的事情,便更要认真的调查了。

        月魔门会赶上地面的原因,这自然需要调查,虽然陆元将原因说了出来,不过华山仙门方面还要复核,还要派出地底妖魔当中的探子们去探,去复核这个消息,以及这一次地面上出现了这么多通往地底世界的破洞,也需要修修补补。

        反正,收尾工作一大堆,单只是想想便令人头痛,这一次的收尾工作,可比上一次还要麻烦上许多了,好在这一次有着前辈剑仙在,便由得前辈剑仙们去处理吧,自己宁愿在这里闲得发疯,也不会没事去凑什么热闹。

        收尾工作,委实是相当无趣的事情。

        此时,陆元躺在屋顶上,看着头顶悠悠的蓝天,悠悠的白云。

        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习惯了躺着看天了。

        天空,似乎是穷尽了一切的变化。

        据说终极剑神,天地万物,无不可以化成剑意,也不知道真正的领悟了终极剑意,能不能把那苍天,也化成一剑,如果苍天都可以化成一剑的话,那天天下之大,又有谁人可挡,谁人可挡,那就是真正的无敌。

        躺在屋顶上,往下方院子看了看,正好看到了叶方叶圆两人的身影,看这两人的面色,满面油光,显然是刚到吃好吃的,当下大怒:“好你们两个,去吃好吃的也不叫上我一声,是谁忘了,在地底世界的时候,可是一人说有好酒,一人说有美食的。”

        叶方哈哈一笑:“怎么会忘了六师兄你呢,我们刚才是出去闲逛,结果看到酒楼随便吃一吃,绝对没有忘记六师兄你。”

        叶圆点头,他背后有一个包,他手往包中一掏,便拿出了一壶酒,陆元看过去,“五粮黄酒”,东陆县最出名的酒,这酒相当的醇,入口极柔,吃起来相当的舒坦,当下便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饮了起来。

        “还有呢?两个吃货。”陆元问道。

        叶方笑了笑:“当然不会少了六师兄你的,看,这有风熏烧鸡,当时在地底的时候,只觉得这风熏烧鸡当真是天下最美味的食物,想着到地面一定要多些吃,结果才吃到第七只便想吐了。”

        陆元无奈:“在地底的时候是吃辟谷丹吃得嘴里淡出个鸟来了,那时只要正常的食物就好吃,不过你能吃了七只才想吐,从这点上,我很佩服你。”叶方和叶圆这两位带来的除了风熏烧鸡,五粮米酒外,还有一系列的冷食,比如蒜泥白肉,火熏腊肠,盐汁鸭。

        蒜泥白肉有些辣味,吃起来相当爽口。

        盐汁鸭给的鸭度完美,相当不错。

        火熏腊肠咬起来相当有口感。

        最重要的还是要好酒配,没有好酒配一切都是假的,五粮黄酒入喉,又香又醇。

        味道还不错,配上那五粮美酒,当真是一番享受啊,不过虽然吃起来相当的享受,便是嘴里面说道:“我可只是吃些你们两位吃余下来的,所以,你们欠我的美酒美食,这只能当利息算,下次再计。”

        “六师兄,你太残忍了。”

        “是啊,六师兄。”叶方和叶圆连连叫苦。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