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三十四章 同门争斗 上

第三十四章 同门争斗 上

        第三十四章同门争斗(上)

        云雾山谷。

        “当!”“当!”“当!”“当!”“当!”“当!”“当!”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这是大师兄云逸的中正剑,和二师兄云平的龙首剑,两柄剑在半空当中或上或下的上下浮动交锋着,大师兄和二师兄,都是练气期的高层存在,法力远胜过其它八大弟子,已经中以短暂浮空,虽然无法长期御气于空,所以这两人的交手,上下浮动,而两柄剑的交鸣,也是上下浮动。

        而在这两位真传弟子交手不远处,八位真传弟子,正在大眼瞪小眼。

        这种事也行?

        这种事也行!

        一般来说,只听过有笨死了的兔子,直呆呆的撞到了树桩上,还真没有听说过笨死了的猫,直直的撞到了人的怀中去。

        其它七位真传弟子,都好奇的打量了一番陆元,莫非陆元长得特别有魅力,但是看看陆元,如今的陆元依然还是精精瘦瘦的少年,略有些单薄了,一双眼睛当中满是狡黠,这样的人,怎么看也不可能是特别有魅力。

        陆元自己也莫名奇妙,怎么这只云猫,会主动撞到了自己的怀中来,莫非是因为自己身上的封灵牌中有三只云兔,所以同性相吸,这只云猫隐隐的感觉到了三只云兔的气息,错以为自己也是云系灵物,然后扑过来了。

        其实,陆元猜的,相当接近正确答案了。

        只是,现在这只云猫,怎么处置。

        这是八位真传弟子们心中想的。

        陆元这时候,打了个哈欠:“好了,现在这只云猫,既然自己撞到了我的怀中,便算我的了,这叫天择其主,大家散了吧。”没错,既然到了自己的怀中,自己怎么可能还会把这只云猫给让出来。

        既然来了,便属于我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愕然了。

        这里,围着的人,有三师姐凌云珠,四师兄方淡,五师兄司马博,以及老七安知,老八陈飞,老九叶方,老十叶圆。这七人都站在那里,七人都对此物虎视眈眈,可以说,现在的这只云猫,是烫手的山芋。

        结果,陆元到好了,他居然说这只云猫便归属于他了。

        凌云珠笑了笑,她的笑声相当的清脆,十大真传弟子当中,也只有她一人是女子,而且她手底下还相当的了得:“六师弟,现在,是我们八人抢这只云猫,如果六师弟真的想一人抢得这只云系灵物云猫的话,可是要一个对我们七个哦。”凌云珠等着陆元的答话,这一次,六师弟陆元是个对手,看来实力不弱,不过四师弟方淡也是个好手,继承了君子剑方师叔的君子剑法,相当难缠,而五师弟司马博,继承了如日剑司马师叔的大日剑法,也相当难缠。

        到了老七安知,老八陈飞,老九叶方,老十叶圆这四人就不怎么难缠,好对付得多。

        这几位,都是对手,接下来,如何应对。

        她还在想着接下来如何应对,结果,陆元下一句话让她不用想了。

        陆元懒懒散散的说道:“这只云猫,既然落入了师弟我手中,自然是属于我了,这叫天赐之缘,如果因此要和七位师兄姐弟交手的话,也无所谓了。”陆元懒懒散散的一句话,却让旁边所有的人,都讶然!

        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这!开什么玩笑!

        陆元,他到底在开什么玩笑!

        以前的陆元,在十大真传弟子当中,都是排名末尾的,也就是和老九叶方,老十叶圆一个档次,基本属于十大真传弟子当中,最垫底的档次。

        当然,上一次,北峰大比当中,这一位好好的表现了一番,露出了一手相当不凡的实力,但是,那又如何?那一次,他对付的毕竟只是普通弟子,普通弟子和真传弟子的差距颇大,他对付得了五个普通弟子,未必对付得了一个真传弟子。

        他,还真是大胆!

        养吾剑已经在肩上。

        剑鞘如水。

        “要上就上。”陆元说道。

        “好。”司马博第一个跳了出来,他最近练成了大日剑法,当然,他的大日剑法是真的得了神髓,而不是像司马温那样徒具其形的大日剑法,这一式大日剑法施展了开来,只觉得气温抖升,便是连血液似乎也要烤干了一般。

        司马博想报着上一次赌输之仇,报上一次北峰大比的被打脸之仇,此时已经战意燃烧,他战意燃烧起来,配合着他那大日剑法,越发的感觉人在燃烧,剑也在燃烧,他便如同一个极大的火球一般的在烧烤着对手。

        三弟子凌玉珠,四弟子方淡两人都暂时没有出手,司马博的实力果然是进步了不少,确实已经相当不错了,他们是打死不相信陆元能以一敌七,现在司马博出手,便想让司马博来试一试陆元的实力。

        现在看来,司马博的出手也有模有样,六师弟便让我们看看你的斤两吧!

        至于老七安知,老八陈飞,老九叶方,老十叶圆四人,见得三师姐四师兄都没有出手,他们自然不急。

        此时,基本是陆元和司马博单挑。

        陆元看看了怀中的云猫,并没有太在意司马博的剑法,如果是未曾见过的剑法还要观察一番,看看他的剑意然后再找破绽攻击,不过司马博的大日剑法在司马温,司马炎,以及司马浩三人身上见过了,剑明已明。

        而且,经过了与修罗之战,那是真真正正的实战,剑法心灵都更加的纯粹,所以此时,见得司马博攻来,用出了大日炎炎这一招,大日炎炎这一招,正是威力极大极大的一招,气势此时已经到了最盛。

        不过,最盛又如何,便是你剑势最盛的时候破你。

        陆元蓦然出手!

        一剑!

        狂风过境直冲了过去,直冲向大日炎炎,狂风过境与大日炎炎这一招对拼大家也见过了不知多少次,但是却从来没有一次这般的意外,狂风过境真如狂风过境,直接的把大日炎炎给彻底的破坏掉。

        而且这招狂风过境还把司马博一起击飞过去,此时司马博的身上不知多少伤势,全是狂风过境这一招造成的伤势,面对着陆元的强势,司马博压根儿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便被打成了这样。

        一招!

        开什么玩笑,陆元打号称实力大进剑术大进的司马博,居然只用了一招!在场的其它真传弟子是狠狠的怔了一把,却不知道这已经是必然,司马博是练气期第四重顶峰的法力,剑术层次剑术第一层顶峰。

        而陆元现在的实力是练气期第六重的法力,剑术的层次更是到达了剑意级,更不要说大日剑法的剑意已经被陆元看破了,所以才可以一剑破之!

        司马博此时的人,重重的往后摔去,他此时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可能,一剑击败了自己!自己的实力比起弟弟司马浩还要强上不少,当时祖父便说过了陆元能一剑破司马浩是纯属偶然,是超水平发挥。

        难不成,他又超水平发挥了吗?司马博不知道自己现在应当摆什么表情好。

        云雾山谷,此处云雾颇大,云遮雾扰。

        在云雾山谷当中,只要稍离得远些,发生什么便看不真切。

        其实此时,大师兄云逸与二师兄云平的交手,离八大真传弟子并未多远,不过因为云积雾罩,使得如此近处都看不真切,到是可以听到相当清脆的交手声,云逸的中正剑与云平的龙首剑两剑不时的在空中交击。

        中正剑剑撞击声,声音相当的平和,正是中正平和之气。

        而龙首剑的剑击撞击声,却是激越激昂无比。

        人的性子不同,剑自然不同,而剑的声音也自不同。

        这是十大真传弟子当中谁是首位之争,中正剑与龙首剑交击不停。

        而此时,其它的八大真传弟子当中,陆元正自手一动将养吾剑收归了回来,明亮如同一泓秋水的剑身消失在剑鞘当中,而在同一时刻,司马博正在不停的远飞远飞再远飞,被狂风过境一剑击溃掉。

        败的不仅仅是这一招,还有他的自信。

        一招!

        仅仅是一招!

        自己便败了,司马博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中有何思何想。

        而此时,其它六位真传弟子,同样是面色一变。由第三位真传弟子凌玉珠,到第十位真传弟子叶圆,八大真传弟子,虽然实力各有差异,有高有低,但是,却从来没有一剑便可以让其它真传弟子拜北的先例。

        而现在,陆元一剑便让司马博败北!

        这创了一个先例!自然让其它六位真传弟子都是面色一变。要知道司马博可是后八位真传弟子当中出名的强者,并非是叶方叶圆这样的水货,而相对的来说,陆元原来在十大真传弟子当中到是排在末位,也就上次北峰大比的表现要好一些。

        排在末位的陆元,一剑胜了司马博。

        这巨大的反差,一时间使得其它诸位真传弟子都有些接受不了。

        砰!司马博的身体重重的撞在地面上,而在这撞击声后,却再无其它一切杂音,云动雾动,微微的轻风动。

        “喵——”在陆元怀中的那只云系灵物云猫喵的叫了一声。

        陆元笑了笑:“我说了,这只云猫,我要了,几位师兄师弟师姐们,出手吧,再一个一个的出手,可是接不了我几招的。”如果说之前陆元这样说,其它真传弟子还当陆元是说大话,但是现在,可没有人敢再当陆元是说大话了。

        一剑击败了司马博的人,确实有资格说这样的大话。

        凌玉珠瞬间出手,她用的剑乃是心玉剑,这柄剑微有些绯色,可谓是十大真传弟子当中最漂亮的剑,乃是孤心剑独孤叶为其打造的,整柄剑如玉一般,还有略略的绯红色,整柄剑漂亮无比,这柄剑是相当的漂亮,不过剑法可不怎么漂亮,她的剑法,师承了北峰六剑仙孤心独独孤叶的剑术,偏、厉、诡,异。

        这样偏,厉,诡,异,奇的剑法一旦施展开来,直攻而来,连连刺向陆元身上许多破绽之处,这样的出手,使得其它真传弟子都不由的道上一声精彩。

        而在同一时刻出手的还有老四方淡,方淡师从君子剑方儒,他的剑法也是一样,剑法规规正正,刚刚正正,剑招相当的规矩,并没有任何奇招,怪招,但是没有任何奇招怪招但是在招式当中,却自有一股大气,令人难以敌对。

        老七安知的师傅是北峰之主的元元上人,不过他的剑法尚浅,未得元元上人几分真传,不过在剑法之间,也有了些雏形,相当不错,一手正中剑法,堂堂正正,中正平和,大气之极,如果此套剑法练成的话,一定相当难以对付。

        老八叶飞的师傅是不属于北峰六剑仙的一位长老,这位长老的实力也颇强,不然的话也不能把自己的弟子列入了十大真传弟子当中,叶飞的剑法快,高,绝,速,也算是有些特点,不过也没有练得太出色就是。

        至于老九叶方,老十叶圆,经常交手,到是早熟悉他们剑法的特点,不用特地介绍。

        在陆元展现出了一剑击败司马博的实力之后,其它五大真传弟子也不客气,五人同时出手,五种不同的剑法向着陆元杀了过来,各种各样的剑光在陆元身边闪现,剑光闪动剑影,剑影带动了剑光。

        陆元手一动已经施展出了“云聚无常”这一记防守性的剑招。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这五大真传弟子联手还是颇有些实力的,陆元在心中暗道,却不知道那五位真传弟子,此时心中更是惊骇欲绝。

        这五位真传弟子,本来都以为,以五敌一,五个方向攻去,五种不同的剑法连手进攻,在这样的攻击下,只怕陆元也不好对付,毕竟要同时防守住五个方向五种不同剑法的进攻,是相当困难的事,没有想到,陆元居然守住了,如此剑术,令人佩服。

        而另外一点,陆元的法力,此时五大真传弟子与陆元交手,不停的剑与剑交击,在剑交击的时候已经发现了陆元的法力相当之雄厚,居然到达了练气期第六重练气成罡的地步,要到达这个地步相当不容易,凌玉珠方淡在练气期第五重卡得许久了,没有想到,会被陆元先一步到达练气期第六重。

        也即是说,现在的陆元,是在法力方面有着相当的优势,在剑术方面也有着相当的优势。

        这么一番交手,凌玉珠本来一向自诩是后面八位真传弟子的第一位,但是现在也赫然发现,陆元的实力已经更在她之上了,无论是法力还是剑术!不过,凌玉珠身为十大真传弟子的第三位,心志坚毅无比,也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

        现在,可不是一对一,而是五对一。

        五位真传弟子对他陆元一位,一定可以胜的。

        “当当当当当当当”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陆元一直在观察着。

        自己现在已经到达了剑术的第三个层次剑意层次,远超过一些只到达剑术第一层次的师兄弟们。

        不过,要用剑意破之,还需要先看破他剑术当中的剑意。

        看破了一套剑术的剑意,自然同样的会看破那套剑术的破绽。

        三师姐凌玉珠的剑术,偏,厉,诡,奇,这套剑法的剑意有些难以看破,陆元继续的看着凌玉珠的剑招,突然灵光一闪,凌玉珠这套剑法的剑意,不就是一个偏奇二字,不过凌玉珠的偏奇还不够完美,所以还可以破之。

        当然,陆元并不急着破之,转而看四师兄方淡的剑术,方淡的剑术中中正正,堂堂正正,没有一丝的差错,没有任何的奇招,这套的剑意应当是君子,可惜方淡师兄的剑术只是呆板的学着剑招,并没有真正的领悟了君子浩然正气,如果真正的领悟了君子的浩然正气,如同方儒师叔一般,自己想也不用想去破了,先逃命是正经。

        再转过去,看向老七安知,老七安知的剑意更容易看破,老八叶飞的剑意应当是飞,可惜叶飞本身不够快,所以这飞的剑意好破得可以,至于叶方和叶圆,这两人的剑意以及破绽,自己早就一清二楚了。

        对方五位真传弟子的剑意,以及破绽,自己都观察得差不多了。

        差不多,可以反击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