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二十八章 剑法

第二十八章 剑法

        高高的太阳,悬挂在空中。

        照在县衙的琉璃瓦上面,大晋王朝向来没有什么县不修衙的传统,东野县的县衙,是出奇的雄伟,粉黛墙,琉璃瓦,这里,是东野县最威严的地方,百姓们走到此处,都不由的要放低声音,生怕惊扰了县太爷。

        一县之中,以县令最高。

        向来没有什么人,敢到县衙放肆。

        不过,此时,在县衙的琉璃瓦上面,正躺着一个青衣的少年,太阳还真是刺眼啊,让人睡觉都不好睡,陆元一手黄酒,一手烧鸡,在埋怨着太阳太大,连觉都不让自己好睡,真是悲剧啊,修罗的事情,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修罗的头颅都送到上头去了,现在也就差个收尾工作了。

        因为收尾工作没完成,暂时自己还不能离去。

        于是,就在这里,闲得有些蛋疼了。

        好在县衙这里,到是好酒好菜的供着。

        陆元一向好酒好食,正好,有好酒好菜,也可以呆上一段时间。

        另外,自己现在,已经到达了练气期的第六重练气成罡,法力有了长足的进步,法力才刚刚进步根本不需要再修练,只需要好好的稳固一番现在的境界便是了,法力的修行,是长久的贯穿了整个修仙路途的过程,急不得躁不得,等积累够了,便可以水到渠成的突破。

        而且,前不久在杀死修罗因此得到的战利品当中,得到了封灵牌,那封灵牌当中,居然有三只云系灵兽云兔,三只云兔源源不绝的将云系元气传入了自己的体内,现在自己不修行,也等于时时刻刻的盘腿打坐。

        这一次搜刮战利品,真是赚大了!

        三只云系灵兽云兔啊!

        这真到北峰让其它人知道,估计那师长老们都会眼红的。

        陆元看着这太阳,真不是练剑的天气。

        这时候,陆元不由的想起了和修罗一战,修罗的法力当时是在自己之上的,而自己之所以能胜,是因为招式远在修罗之上,自己的剑术已经到达了剑意的层次,在把修罗以身体战斗看成用剑之后,便可以以剑压制其。

        修罗以身体战斗,可以把他看成是用剑,然后再以自己的剑术压制。

        那么,如果用其它兵器,比如刀,枪,棍之类的,行不行呢?

        大晋国修仙界,虽然大多数人用剑,但是,也偶尔有用其它的,并非人人用剑。

        正好,院落当中正好有辟尘道长,辟易道长两位也在,陆元由屋顶一跃而下,对辟尘道长说道:“对了,辟尘道长,我正在研究剑法上的一个难题,你会不会用刀,枪之类的。”

        “会。”辟尘道长说道,散修和有门派的修仙者不同,有门派的修仙者都有一系列的剑**法来用,像北峰便是人人用剑,而散修则不然,散修压根儿没有什么极好的剑法之类的,反正找到什么功法便学什么功法,很多散修剑法,刀法,枪法样样会用,但是没有一样精通。

        散修,大部分都相当的悲剧。

        陆元点头:“我正在研究如何剑法对刀法,枪法,你能不能用刀法和我交一番手。”

        自己应当拒绝他的,自己应当拒绝他的,辟尘道长在心中暗道,自己可是有骨气有气节的散修,岂能向有门派的人投降,岂能同意名门大派人的要求,自己应当拒绝,可是,鬼使神差的,居然点头:“可以。”

        可以两个字才说出口,辟尘道长便有些无语了,自己怎么把可以两个字说出口来了。

        太悲剧了。

        自己平时不是最瞧不起名门大派的人,怎么现在就同意了呢?

        要怪,还是要怪陆元那神乎其迹的剑法,见过一次之后,忍不住想见第二次了,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之后,辟尘道长发现自己理直气壮了不少。

        “好,那开始了。”陆元说道:“只是练剑法,并不用太多的法力注在其中。”自己现在是练气期第六重练气成罡的法力,如果用太多法力和辟尘道长对敌的话,完全是法力欺负人,而自己现在是要练剑法的。

        辟尘道长一扬手,拿了一柄长刀出来,他的长刀也是宝刀级别的,他这样的散修自然不可能有飞剑之类的,他妒忌的看着陆元的养吾剑,这些该死的名门大派。

        交手已经开始。

        辟尘道长长刀一扬,一路刀法施展开来,这不是多么精深的刀法,不过陆元初次面对着刀法,一时间到也占不到多少便宜,不过这是初次面对着刀法的不适感,刀和剑毕竟有不同的,剑法很多做不到的刀法都可以做得到,当然,相对应的,刀法很多做不到的,剑却可以做到。

        剑与刀,本来就不同。

        陆元一招一招的拆解着,观察着,突然发现,原来刀法,也就是这么回事罢了。

        刀和剑,表面上并不同,但是实际上,是相同的。

        悟通了这点之后,陆元继续出剑,这些出剑,根本不成整招,经常是随意一剑,但是这随意一剑,便直指向辟尘道长的破绽处,让辟尘道长的招数施展不下去,辟尘道长现在才知道,当时的修罗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论用什么招式,都只能用半招便不得不收招,这种感觉难过得吐血,而且自己似乎随时有着破绽,对手可以随意的揉剑而入一般,感觉自己全身都是破绽,这种感觉既让人难过得想吐血,还感觉自己完全暴露在对方的眼前,相当的不舒服。

        辟尘道长行走修仙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到过这让让自己不舒服的对手。

        “换枪。”陆元喝道,留了一个空隙。

        此时知道用刀自己完全一点便宜也占不到,故而辟尘道长也立即换枪,长枪在手,一路枪法展开,开始的时候,又是和陆元有拆有解的样子,但是和上次用刀一样,过了一会儿,便被陆元逼得相当难受,无论用什么招式,都是只能用到一半,而且被对方随意一剑便是自己的破绽,感觉自己周身都有破绽。

        这种难受的感觉,让辟尘道长快要吐血。

        原来,在旁边看陆元施展剑法,确实好看无比,神乎其技。

        但是,真的和陆元交手,和他做对手,会这么难过,这么恶心。

        这神乎其技的剑法,当真是古怪!

        此时,陆元完全沉浸在一个相当古怪的状态当中,心神完全沉浸在其中。

        剑招,都是由着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云这些基本招式构成。

        刀招,是由劈、砍、刺、撩、抹、拦、截等基本招式构成。

        枪招,是由最基本的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花构成一招一式。

        剑招,刀招,枪招,表面上各有不同。

        但是,实际上都是相通的。

        都是一些基础招式构成的,真正了得的招式,都是意在其中。

        剑的意,刀的意,枪的意,说白了,都是意。

        自己用的是剑,自己人是练剑意,而对手各式各样,但是只要看破表面,深究本源,一切都是意,也即是说,一切未到达意级的对手,论招式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无论他用什么兵器,都是一模一样。

        万种兵器,就算再古怪,说白了,也只是意蕴在其中。

        此时,陆元悟通的,乃是一种境界—万兵归意的境界,一旦悟通了这重境界,以后无论碰到什么古怪兵器,都可以直朔本源,直追其意,根本不惧。

        万兵归意的境界,相当难以悟通,当然,比起剑意要好悟通一些,不过难度也低不到哪儿去。

        反正,能不能悟通,完全看运气,顿悟。

        一旦顿悟了,以后便不怕任何兵器,管你什么刀枪棍戟都有一样。

        没顿悟,再说什么也没用。

        而现在,陆元便已经悟到了。

        以后,自己的对手,再用什么古怪的兵器,自己也应付得来。

        他怪任他怪,他强任他强,我自风之剑意,云之剑意在手,应对天下各式怪招,又惧得何来。

        “终于悟了。”陆元手一动,如一泓秋水的养吾剑已经归鞘。

        此时,辟尘道长才解脱出来,说实话,和陆元的交手太让人吐血了,招式随意被人找到破绽,用招一半便感觉用不下去,全身都在对手的剑势笼罩下,这种感觉真恶心。

        “多谢辟尘道长相助我悟剑道。”陆元拱手谢道。

        “不用谢不用谢。”辟尘道长再度无语泪千行了,自己是怎么回事,自己是堂堂的散修,自己一直仇视名门大派的,怎么现在名门大派的弟子居然还感谢自己,不行,自己乃是散修,绝对不会和名门大派同流合污的。

        辟尘道长正待表面自己散修正直,不屑于名门大派的一面,结果一看早就没有了陆元的人影,再一看陆元已经到屋顶上去了,你走慢些行不行,也让咱表现一下对名门大派的不屑再走啊。

        “好神技的剑法!”在旁边观战的辟易道长喃喃的说道。

        “好让人难受的剑法。”辟尘道长不屑的说道,故意把声音扩大,好让陆元听到,咱可是对你的剑法,表示了不屑一顾的。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