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十八章 云龙十变

第十八章 云龙十变

        ()

        华山北峰浩大,出名的景点不知多少,如真武观,焦公石室、长春石室、玉女窗、仙油贡、神土崖、倚云亭、老君挂犁处、铁牛台、白云仙境石牌坊等,相对来说,观云台,并不是一处多出名的景点。

        观云台,此处的景色极好。

        立在观云台,前方一片悬崖虚空,而在悬崖虚空之间,那是漫无比际,虚虚浓浓的云朵,那些云朵,那些连绵起伏的云宛如浮动在海上的冰山;又如由汉白玉雕砌而成的各式各样的宫阙亭榭,高高低低连成望不到头的长街新城。时而化成散漫的巨象,大度的白猿,从容的骆驼,安祥的睡狮,肥硕的绵羊,伫立雄视的银鸡,或卧,或坐,或行,或止。

        整个观之,便如同云海一般。那云起云涌,云卷云舒,波起峰涌,浪花飞溅,惊涛拍岸。

        这一处的景色,委实是很美。

        不过,华山北峰浩大无比,北峰美景委实太大,这一片也显得相当的不出名。

        不过这观云台,也作用相当之大。

        要学云龙心法的,一般都会来观云台观云。

        云龙心法,乃是北峰第二代祖师所创,据说北峰第二代祖师将这一套心法,修行到了云龙十变的地步,天下无敌。不过后辈这么四千多年来,再无一个可以重返先辈荣光,把云龙心法练到云龙十变的地步。

        此时正是清晨,不过是一个没有太阳的清晨。

        阴沉沉的天,不过丝毫没有掩映云海之景。

        观云台,是一方巨大的青石,那青石有一小半都悬到悬崖虚空上面去了。

        立在此处,只要未能御剑飞行的人,都会有些心惊胆跳。

        此时的观云台上,正自立着两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是十六、七岁,看起来便显得相当狡黠的少年,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乃是北峰六剑仙当中,大名鼎鼎的垂暮剑李元白,也是名动一方的角色,只不过现在寿元将尽。

        而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自然是李元白唯一的弟子陆元。

        陆元现在悲苦啊。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在北峰大比那一次的表现好了些,师傅李元白,似乎认为自己还可以再努力上一把,所以开始对自己的特训,苍天啊大地啊,特训也便特训,也不用大清早的把人由背窝当中抽出来吧。

        北峰大比都是十月天了,现在北峰大比都过去一个月了,天不知多冷。

        这种大冷天,哪个想由背窝当中出来,钻在背窝里多舒爽。

        好吧,自己现在并不畏一般的寒暑,不过,这想睡懒觉,总得找些借口吧。

        “哈欠——”不经意间,又打了一个哈欠。

        李元白站在那里,白发飘飘,白胡飘飘,当真是好一个仙风道骨之人:“陆元,你现在的剑法相当不错了,虽然不及我们这些老骨头,但是层次相同了,都是到达剑意层次,离终极剑意遥遥无期,现在,就需要你好好的磨练自己的剑技,终有一日,会赶上为师这把老骨头的。”说起自己的弟子的剑术,李元白也有些自傲,仅仅只是十六岁,便到达了剑意这个层次,无论放在哪儿去,也是个天才。

        当然,由于李元白的掩饰手段,北峰六剑仙的其它几位,还以为李元白用了特殊的手脚,所以到并不把太看重陆元这个后辈。

        李元白继续说道:“你的法力,也不算差了,现在已经是练气期第五重小周天的中期,这个实力在第十代弟子当中,便是真传弟子当中,也算是中上了。如果为师寿元无多,自然可以慢慢的教你,现在,为师的时日无多,也把云龙心法的总决,传给你。”

        “你现在也许参悟不了,以后可以慢慢参悟。”

        “云龙心法,由云而生,由云而变,又称云龙十变。”

        “要介绍云龙心法,便要先介绍龙生九子,这九子,分别是赑屃,螭吻,蒲牢,狴犴,饕餮,趴蝮,睚眦,狻猊,椒图,常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而云龙心法,云龙十变的前九变,则分别是赑屃变,螭吻变,蒲牢变,狴犴变,饕餮变,趴蝮变,睚眦变,狻猊变,椒图变,只有把这九变都练成,才能推出最后一变,真云龙变,一旦练就了真云龙变,仙界元气源源而下,重塑云龙之身,自身化成真龙之体,昔年的第二代祖师,练就了真龙十变,仙界元气源源而下,重塑云龙之身,成就真龙之体,天下无敌。”

        “至于第十变,真云龙之变,此变先不用练,也基本不可能练会。”

        “要先练会的,便是前九变,赑屃变,螭吻变,蒲牢变,狴犴变,饕餮变,趴蝮变,睚眦变,狻猊变,椒图变,每练成一重,便可以实力大增,本身法力也会多了一重变化,端的神妙无比。”李元白说道。

        此时,陆元到是来了些精神,毕竟,这是一门精妙无比的法门,非是寻常可比得了的。

        云龙心法,云龙十变,本来就是北峰最高心法。

        不过听着听着,随着李元白越讲越细,陆元发现,自己的瞌睡越来越重了,又想打哈欠了。

        见得陆元这个反应,李元白暗笑于心,自己这弟子,性子不会改,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果然不错。不过,在自己讲总纲的时候,他认真听了,到也不错。云龙心法深奥无比,而且内中变化无端,一切,便看自己这弟子以后的悟了。

        有些人,是踏着前人的老路,一步一步的向前。

        有些人,则自身相当有创意,可以自己找路,而且找相当不错的路,不停的向前。

        而自己这弟子,则是后者,是那种相当有创意,时常会灵光闪现的人,对于这样的人,到不必真的严格去管教,如果不是自己的时日无多,绝对不会提前把云龙十变的最高总诀,现在就授给他。

        李元白看着这漫天的云气:“陆元,这里观云台,你且在这里好好的观看一会儿,对于你领悟云龙心法的变化,有着相当的好处。”

        “是。”陆元点点头,师傅就在旁边,想偷懒都不好偷。

        只好盘腿坐了下来,开始看着前方的云海。

        云海变化无常,在陆元的眼中,已经开始幻化成了各种烤鸡,烤兔,烤全羊等,这是越想越心谗啊。如果李元白知道自己这弟子,现在到底在想什么,估计也会哭笑不得,不知说什么是好。

        晃眼,又是大半年过去了。

        陆元躺在草地上,此时,已经是春暖花开之际。

        这种天气最舒服了。

        舒适得人都要发懒了。

        躺在草地上,感受着旁边的草长莺飞,春天的感觉真好,在春天睡懒觉的感觉更好。陆元长舒了一口气,这半年来,自己虽然没有太努力,不过也没有太惫懒,将法力推进到了练气期第五重小周天的后期。

        当然,剑术上面是万万难以进步了,自己到达了剑意级,剑术太难进步了。

        在不远处,叶方和叶圆两人正在比剑,这两位现在不找陆元比剑了,虽然和陆元比剑进步极大,但是次次输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叶方和叶圆两人的剑术,还停留在剑术的第一个层次拘泥于剑招的地步,只是稍稍的摸了摸剑术第二层次不拘泥于剑招的边,比斗剑怎么可能是陆元的对手,输太多次数,他们自然不找陆元比剑。

        当然,三人的臭味相投,什么喝酒烧烤还是在一起的,难得在一个门派当中,找到臭味相投的人吗。

        看着叶方和叶圆在斗剑,陆元的心思,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自己现在已经十七岁了,离家的时候是十岁,不知不觉间,离家已经七年之久了。

        也许,自己应当回家看看。

        仙人不绝情,更何况修仙者,自己还真的有些想家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