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十七章 大比余曲 下

第十七章 大比余曲 下

        第十七章大比余曲(下)()

        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

        月芽初露之时,黄昏的地平线上,还有一抹残红,红得如血一般的。

        大地,山林,都已经陷入了半昏暗当中。

        仅有的一点光线,已经在黑暗的吞噬下,慢慢的消失。

        光和影在不停的舞动。

        长春居也陷入了黑暗当中,唯有主室里面已经掌起了灯,微亮的灯光点燃了这一片,将黑暗稍稍的驱离了些。

        长室当中。

        药正在红泥炉中煎着,散发着微微的药香。

        李元白哈哈的笑着,这一次打了司马长白的脸,还真不是一般的痛快,他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想起司马长白那铁青的脸色,李元白不由的又笑了起来,如果用二字来形容,便是痛快!

        是啊,痛快!

        自己多久没有痛快过了,自从发现自己寿元无多的时候,自己便没有痛快过了。

        自己还是看不开啊。

        罢了,罢了,不想烦心事。只想这一次,抽司马长白的脸,原来是如此的痛快。

        “你做得相当不错,不过,不要以为,司马长白便会这样的放弃,你只是在小局上面,赢了他一把,而在我寿元无多的前提下,他还会再找上你的,司马浩还会想着夺你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前面的,只是第一重挑战罢了。”

        “后面,还有其它挑战在等着你。”

        陆元点点头。

        自己这一次,虽然是重生的打了司马长白,司马博,司马浩的脸,但是,只要师傅寿元无多这个前提不改变的话,自己必然还会迎来其它的挑战,当然,因为这一次的失败,他们短时间内,不会打自己的主意罢了。

        不过,要来挑战的话,便来吧。

        敢来想夺自己位置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一次,可以重重的打司马长白的脸,打司马浩的脸,下一次来的话,定然打得更重,更沉。

        李元白说道:“这一次,便是北峰六剑仙当中,也有人怀疑是为师动了手脚,觉得为师可能用了些极古怪的手段,让你领悟了剑意,这件事,为师应了下来,也即是说,在北峰六剑仙的眼中,你这一次的赢,有一半是靠为师。”

        在修仙界,剑意相当难以领悟,但确实有些古怪手段,可以助人有可能领悟剑意,比如,一个拥有剑意的人,如果肯损失掉自己剑意的话,便可以助人有可能领悟剑意。

        且看清,这里是助的人自身损失掉剑意这样的剑术境界,跌落回更低的剑意境界,而且再也不可能修成剑意。而被助的人,也只是有可能领悟剑意罢了,特别要注意的便是有可能这三个字。

        这种方法,向来都没有什么人用,委实是太不合算了。

        估计也有人会以为,现在李元白自认寿元无多,便用了这种手段,但是天知道,这还真不是李元白做的手段,而是陆元自己领悟的。

        闲话扯回,只说现在,陆元听着,心中也知道,师傅是万万不会陷害自己的。

        “木秀于林,风之摧之,现在门派内,大体是和谐的,但是,还是有些不和谐的因素,比如,野心勃勃的大日剑司马长白,他培养了那么多手下,难不成只是为了玩不成。而你们这一代的大弟子云逸,二弟子云平,也争来争去,斗来斗去。”

        “你若是太出风头了的话,便会引来了一些麻烦,卷入了不必要的漩涡。”李元白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嗽完了之后,才缓缓的说道:“你的性子一向惫懒,也只是这一次被逼得急了,才努力了一把,为师却是知道的。”

        “你也不爱出这风头,也不想木秀于林。”

        “这一次,把你在北峰大比得胜的一半原因推到为师的身上,他们想必也认为你不过如此而已,也不会太在意你,一则保护了你,也顺了你的性子,你本来就是那样的性子。”李元白慢慢的解释说道。

        陆元点了点头,这样也好,北峰大比是被逼不过,才出了一次手。

        自己还是继续恢复自己的懒汉生活,这才像自己。

        什么争权夺利,不累吗。

        当然,陆元也明白,这还是正道门派,还算好些,大家表面也是和谐的,师兄弟友爱,师叔伯爱护,只是偶尔有些小矛盾,听说在魔道门派,妖魔鬼怪那边,那可是什么同门相残,同门算计,弑师弑父,乱得紧。

        自己这性子,如果放在那个环境下,不被人活剥了连骨带肉一起吃了才怪。

        依然是长春居,不过这一回,是在自己的卧室当中。

        这卧室当中,一桌,一椅,一床,相当简单。

        壁上面有些悬挂长剑的,陆元将养吾剑挂回了原处,同时将长虹剑挂到了墙壁上,两柄飞剑挂在一起,室内都似乎明亮了不少。

        据说在修仙界,有些剑修,连睡觉都要将剑和自己放在一起,吃饭是左手吃饭,右手拿剑,洗澡剑还要藏在浴盆当中去,可惜,那不是咱的风格,自己可没有那般的强**。

        看得长虹剑,陆元啧啧有声,这可是赢来的,感觉特别好。

        对了,这一次赢来的,除了这柄剑之外,还有其它物什,比如四十个下品灵石,这一次还真是赚大发了,四十个下品灵石,已经送到了自己手中了,想起司马博送来四十个下品灵石的表情,便相当的舒坦,简直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的,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服适了,这种精神上的极度舒服。

        用了四十个下品灵石便用掉,留着干吗,反正下品灵石,本来就是给人用的,留着也没有什么用,据说在修仙界,有些人喜欢收藏下品灵石,其作用是观赏,据说有些大能之士,还可以观赏出个五六七八来,对此,陆元也只能叹服了。

        咱是个俗人,俗透了的人。

        咱得下品灵石,咱就只想把这内中的灵气给吸掉,以提升自身的法力,其它什么也不想。

        朱砂画在符纸上面,一共五面符纸,上面分别书着一些古怪之字,这些古怪之字,其实乃是以前的古篆字,自己到也随过师傅学过一些古篆字,基本上修仙界的符,都是以和现在截然不同的古篆字画出来的。

        五张符纸上面的字,如果要以现代文字的意思解释,便是“金封”、“木封”、“水封”、“火封”、“土封”。

        “疾!”念了一声,将这五张符纸打在了五个方位上,瞬息之间,已经摆好了一张五行封灵阵,五行封灵阵乃是一种封禁灵气的禁法。这年头资源匮乏,大家都是一点灵气也舍不得浪费了,故而发明了封灵阵,一旦你在封灵阵中,破开灵石,散出灵石当中的灵气,这些灵气会被牢牢的牢在五行封灵阵当中,一点也不散逸出去,绝对最大利用,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这也全是被逼出来的,谁叫大晋国的资源如此匮乏,大家也只有一边开源一边节流,想尽办法节省灵气。

        陆元此时,盘腿坐在了五行封灵阵的正中央,手中的长虹剑出手,一一切开四十个下品灵石,顿时,四十道微薄的灵气散逸而出,一道还是瞒微薄的灵气,但是四十道喷薄而来,便是相当雄浑的灵气。

        四十个下品灵石一一破开,四十道灵气汇集在一起,整个五行封灵阵中的灵气,出奇的浓厚。

        陆元现在畅快之极。

        这是何等奢侈的行为,只怕十大真传弟子,也没有几个享受过这样奢侈的行为,把四十个灵石一下子破裂掉,把内中的灵气放出来练功,这样奢侈之极的行为拿出去便可以骇到不少人,这样奢侈的行为,已经让人大爽特爽。

        当然,更爽的是,这四十个下品灵石,是赢对手司马博的,赢对手的灵石来奢侈一把,这更是让人觉得身体每一寸都爽到底了。

        灵气太浓厚了,单只是坐在其中,还未运功便感觉灵气在往自己的体内冲着,尔后盘坐下来。

        一呼一吸。

        吐衲。

        顺着呼吸,这么浓厚的灵气飞快的吸入了体内,冲入了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当中。

        一呼一吸,一吐一衲。

        此时,陆元蓦然的睁开眼来,刚才把四十道灵石中的灵气全部吸尽,而自己也已经到练气期第五重小周天的中期,进境极大。

        在修仙界,每一个小境界,都有前,中,后三期,每一期都相当难突破,当然,这种突破也不需要什么领悟,难点就在于法力的堆积,法力堆积可不容易,难如登蜀道,这一次,凭着赢来的自己一步由着第五重小周天的初期,推进到了第五重小周天的中期,可以说是进步极大。

        如果司马博知道自己凭借着由他那赢来的下品灵石,法力又有不少进步的话,估计鼻子也会气歪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