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十一章 北峰大比 中

第十一章 北峰大比 中

        第十一章北峰大比(中)()

        十月十五。

        旭日初升,霞光万里。

        华山仙门,连绵极远,几十座山峰,其中最大的五峰,分别是东峰朝阳峰,南峰落雁峰,西峰莲花峰,中峰玉女峰,北峰云台峰。华山仙门,共分五支,分别安在这五大峰中。五峰各有传承,各有功法,各有势力。

        此时,北峰之颠,有着一口巨大的古钟,那古钟只怕有一栋阁楼大小,主体是明黄色,但是由于岁月的流逝,到是上面留下了很多岁月的痕迹,斑驳铜锈,随处可见。

        这口钟,名为震北钟,乃是北峰第二代祖师留下来的。

        闻说北峰第二代祖师,曾经力挫当时大晋所有门派,为当时的大晋修仙者当中的第一宗师,极受后辈崇拜,他所立震北钟传至如今,无论何时何代,钟响三声,便是北峰大比,钟响五声,便是五峰大比,钟响九声,便是危急情况,全峰戒备。

        此时,悠扬的钟声在北峰之顶响起,传遍了整个北峰。

        “当—”

        过了良久,又是一声“当—”

        最后,还来了一声“当—”

        钟声响彻,在山峰山谷之中回荡,悠扬无比。

        钟响三声,北峰大比。

        随着钟响三声,预示着这一次,北峰上上下下,都准备良久的,五年一次的北峰大比,终于开始了。

        终于要开始了。

        大家都等得很久了。

        此时,其它四峰,东峰朝阳峰,南峰落雁峰,西峰莲花峰,中峰玉女峰各自都有数道剑光直飞这里,那些剑光或红或蓝或绿,各有颜色,或者驳杂不已,或者极纯如水,洞破虚空,直往北峰而来。

        剑光如电,来势极速。

        此时,本来是清晨。

        霞光万里,云霞涛涛,但是这些剑光,纵是在霞光的掩映下也半点不失色。如此多道剑光飞来,将北峰也映得不似人间。

        此时,北峰的弟子们,也在心羡着,那都是一些可以御剑飞行的前辈,要御剑飞行,可不容易,那是到了练体期的境界,非是寻常可比。要是等自己这些人到达了练体期的话,还不知要多久时间。

        云谷。

        这谷乃是北峰当中相当特殊的一个山谷,据说云谷乃是第二代祖师昔年练剑之处,第二代祖师能大晋国无敌与此处不无关系,又据说当年云谷云雾重重,第二代祖师便是在这里创出了云龙心法和云雾一百零八剑,当然,这个据说是误传,第二代祖师创出风云一百零八剑和云龙心法真正的地方,是狂风柳叶,只是随着五千的岁月的流逝,往昔种种,都淹在岁月的痕迹当中。

        如今的云谷,早就没有云,只是一个极富盛名的普通山谷。

        每一次北峰大比,都设在云谷。

        此时北峰大会的会场已经布置好,主席台那里放好了北峰六剑仙,以及诸多长老们坐的位置,在主席台的左手边,则布置了来观礼的贵客们的位置,峰内大比其它四峰自然会派出人前来观礼,毕竟华山五峰是一门。

        而右手边,则是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十大真传弟子,这些弟子的身份,与其它弟子截然不同,各种待遇更好不说,未来的北峰六剑仙之类的人物,只怕也是出自十大真传弟子,正因为权利大,地位高,所以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让人羡慕,才会有了司马浩想夺陆元位置这件事。

        至于普通弟子,是没有位置的。

        此时,各自入场。

        北峰六剑仙为首之人,乃是北峰之主的元元上人,元元上人是个仙风道骨的老道,看起来深不可测,其它五剑到也都见过,君子剑方儒一脸的正气,圆融剑叶融阳,是个大大的中年胖子,一脸笑容,看起来便像个商人。如日剑司马长白是个臭屁的老白脸,和司马浩那臭屁的小白脸有些相像,垂暮剑李元白在上台的时候还偶尔咳嗽两声,孤心剑独孤叶,是个如同深谷幽兰的女子,看起来二十来岁,不过实际岁数一定相当的大,当然,在修仙界问女修士的年纪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

        北峰六剑仙,全部进场。

        而其它峰的来客,识得的人到不多。

        终于,轮到十大真传弟子了。

        陆元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看了一眼,明显的感觉到叶方和叶圆的精神面貌有些不同了,看来他们的特训也有些成果,才在心中暗忖着这些,结果这时候传来了一道讥声:“哦,这不是六师弟吗?”

        听得这熟悉而讨论的声音,陆元不用回头也知道此人是谁。

        此人,正是十大真传弟子当中的老五司马博。

        也正是司马长白的长孙,司马浩的兄长,不过他由于出生得早,所以被塞入了十大真传弟子当中,而司马浩出生得晚,再加上种种情况,未列入十大真传弟子当中,名列第十一位,令人伤心之极的第十一位,见到垂暮剑这一脉可欺,才想谋夺陆元的位置。

        司马博的讥讽声再带传来:“听说六师弟,在厨艺上的造诣颇高,如果下山开个饭店的话,一定生意很好。不过,这一次的峰内大比,希望六师弟的厨艺,能给六师弟带来一些好运,不会输得太惨。”司马博果然是司马浩的兄长,说话都如此的类似。

        陆元回过头来。

        本来,如果是旁人这样的讥讽,陆元也便算了,不值得生这个闲气。但是,司马博不同。司马博是司马长白的长孙,是司马浩的兄长,司马长白这一脉已经欺到门上来了,自己已经无法再退,退无可退。

        陆元自然不能算了,心中一动,已经生了主意,回过头来,看向那个臭屁着脸的司马博:“哦,原来是五师兄,看来五师兄对令弟的信心极足,这样吧,五师兄,我们来打个赌如何,就赌我这一次能不能守住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如果守住了,便算是五师兄输,如果我没有守住,那便算是五师兄输。”

        “至于赌注吗,我以我的养吾剑,再外搭四十枚下品灵石,而五师兄你以你那柄长虹剑,再外搭四十枚下品灵石如何。”

        此话一出,周围的十大真传弟子,全部都颇是惊讶。

        这个赌注,极大。

        飞剑,在修仙界,可是相当难得。

        飞剑的材料本身便极是难得,九幽玄铁珍贵非常,而且珍贵的九幽玄铁还不是最难得的,要炼制飞剑需要练体期当中练就了本命精血的大高手,吐出一口本命精血才能炼成,而本命精血吐出一口便伤元气,便是练体期顶峰的人也不肯多炼飞剑,固而飞剑是弥足珍贵。

        像陆元这样的十大真传弟子,有一个好师傅李元白,才得了一柄养吾剑。

        司马博有着司马长白这样的祖父,同样是十大真传弟子当中的人物,也才一柄长虹剑,显见飞剑的珍贵。

        至于下品灵石,像陆元身为十大真传弟子,一年才十个下品灵石,也即是说,像陆元这样十大真传弟子,要省四十个下品灵石下来,也需要四年之久。

        这个赌注,不仅仅是不大,而是大得很。

        出奇的大。

        长老之间的赌斗不知道,但是却绝对是第十代弟子当中,最大的一次赌斗。

        没错,陆元这一次,便是要狠胜司马长白,司马浩。

        单单是把这两人的脸抽肿来还不够,还要赢得实质的物质奖励,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赌斗,这两位欺到自己的门上来了,欺到师傅的脸上来了,自己不狠狠的回击干吗。要对付敌人,便把把他给整狠来。

        要把敌人打得精神上败,物质上也要败。

        自己一向惫懒,很少对付人。

        但是,真的对付起人来,便是这样的手段。

        一旦与自己为敌,便要让你彻彻底底的后悔与我为敌。

        司马博听得这么大的赌注,不由的面色一变,这赌注太大了,大得他都有些吃惊,他确实有些不敢赌了,不过这么多人在围观着,如果自己不敢赌的话,岂不是让人耻笑,自己以后在十大真传弟子当中,也会颜面尽失:“好,我赌。”

        “好。”听得司马博同意,陆元的心中暗笑,这司马博自己送上门来讨输,可怪不得自己,当然,表面上一点变化也没有。

        这个赌约,至此,正式成立。

        此时,旁边的人越发的来了劲头。

        想不到,这场好戏居然升级了。

        司马长白和李元白的明斗暗斗,陆元与司马浩之间的十大真传弟子争斗,陆元和司马博之间的赌斗,原本就有十大真传弟子的利益在里面,现在,又加上这么大的一注,更加的精彩了。不过,北峰众人没有明白的是,明明陆元基本输定了,他还为何要提出这样的赌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8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