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华山仙门 > 第十章 北峰大比 上

第十章 北峰大比 上

        第十章北峰大比(上)()

        北峰。

        此时已经相当接近北峰大比了。

        北峰大比前六个月,到是有些紧张的气氛,不过还是和平时没有太大的不同。

        北峰大比前一个月,紧张气氛在北峰蔓延着,普通弟子们比平时努力了不知多少,而十大真传弟子早被各自的师傅们领去特训了,比如叶方,叶圆。而有些有背景有后台的弟子,比如司马浩这些,也进行着特训,一切,都为了北峰大比。

        自然,这里面不包括陆元。确实不必要了。

        自己这弟子,领悟了极难领悟的剑意,法力又涨了些,又何需要什么特训,这便是李元白的想法。

        不过,到了现在,北峰大比前几天,紧张气氛虽然没有消失,但是该努力的也努力得差不多了,该特训的也特训得差不多,大家都闲了下来,此时临近大比,该奋斗的奋斗了,该准备的准备了,一切便看北峰大比。

        大家闲了下来,三五聚会着。

        三五聚会,自然会说些最近有趣的事情。

        人,总是会有些八卦之心的。

        “听说了吗,这一次大师兄和二师兄都回山了。”在北峰,大师兄只有一位,二师兄也只有一位,大师兄云逸,二师兄云平。不过这两位,和十大真传弟子的其它八位都截然不同,他们入北峰久矣,又是第十代弟子当中的骨干人物,经常有任务往山下跑,到是很少回山。

        “是啊,大师兄和二师兄回来了,那真是有得瞧了。”

        “是啊,他们两位,争了很久的第十代弟子首领人物了。”北峰的十大真传弟子,以大师兄云逸,二师兄云平为首,这两人的实力都相当的深厚,远不是其它八位可比的,而且这两位的实力都相当的接近。

        坏,就坏在这两位实力接近上。

        北峰上一代的领袖人物,自然是北峰六剑仙之首的元元上人,其它的君子剑方儒,垂暮剑李元白,如日剑司马长白,圆融剑叶融阳,孤心剑独孤叶,都只是领袖人物元元上的旁边围着的群星罢了。

        一个集体,只能有一个领袖人物,如果有两个领袖人物,那以这个集体便容易崩溃。

        第九代的领袖人物,是元元上人。

        那么,北峰的第十代的领袖人物,会是谁呢?目前来看,只有两个人有可能,便是大师兄云逸,二师兄云平,偏偏这两人的实力相当的接近,这两人还偏是野心都还不小之辈,对于这个位置都看中了。

        这几十年来,大师兄云逸和二师兄云平,不知斗了多少次了,不过,一直没有分出高下来。

        现在看来,这一次北峰大比,这两位又要斗上一次了。

        所以,大家都认为有好戏要瞧了。

        当然,讨论完这些,大家也会讨论着另外一场好戏。

        那便是,十大真传弟子末尾的几名,哪一个可能会被代替,又会被哪个人代替。

        讨论来讨论去,大家最后还是觉得,最有可能被代替的,还是十大真传弟子当中六师兄陆元。

        谈起大师兄二师兄,都是相当敬佩的口气,而说到六师兄陆元,大家可没有多少敬佩之意,向来惫懒得很,一身实力在十大真传弟子当中排在末尾。

        “这一次,要被代替取代的,只怕是六师兄陆元了。”

        “是啊,要说十大真传弟子,他虽然排名后面,但是也有其它几位和他的实力差不多,理应轮不到他,可惜啊,他的师傅李元白师伯,现在已经寿元无多,故而才被人给欺到了门上来,据说司马长白师叔,便是打算让他的次孙司马浩,取代陆元的位置。”

        “原来是如日剑司马长白师叔打这个位置的主意,怪不得。”

        “李元白师伯和司马长白师叔,都名列北峰六剑仙当中,两人的名号,一个是垂暮剑,一个是如日剑,现在,到是正应了他们的名号,李师伯已经是垂垂之暮,而司马长白师叔到是如日中天,难以相抗。”

        其实当年李元白叫做垂暮剑,是说他的剑法,如同垂暮一般,一般陷入了他的剑势当中,只觉得周围俱黑,无处有白,森森死气,由其剑下冒出。

        而司马长白叫做如日剑,是因为他的剑法,一旦施展开来,便有火焰附着,而且随着剑势的施展,上面的温度越来越强越来越高,到了最后,剑上如同有着太阳一般炽烈,让敌手难过之极,所以被称为如日剑。

        当年两人的名号,都是因为剑法而取,想不到现在,名号居然是和形势差不多,一个垂垂之暮,一个如日中天,不知是巧合,抑或是天意。

        “可惜,司马长白师叔这一手,到是有些不厚道了,李师伯现在还未死,便图谋着他的产业。”

        “这也是没法的,大晋国资源匮乏,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而李师伯的名下,又有不少产业,比如药田,比如陆元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都是其它人想夺的。他如果正常情况自然没有人敢夺,不过现在寿元无多,肥肉一块,哪个不想欺上门去,咬上一口。”

        “是啊。”

        “对了,那司马浩,便有实力挑战陆元不成。”

        “听说司马浩自小被司马长白师叔带在身边,身手实力相当不错。”

        “而陆元,听说入山门才六年的时间,而且,据说是个惫懒的人物,一向惫懒得紧,只怕没有学到多少成李师伯的仙功。平时实力在十大真传弟子当中,绝对排在末尾。”

        “再说了,现在的形势很明显,司马长白师叔要斗李元白师伯,到也没有多少人肯帮李元白师伯,毕竟,为了一个垂垂之暮,寿元无多的李师伯,去得罪如日中天的司马师叔,那是相当不智的。”

        “是啊,这一次,陆元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铁定要被司马浩夺了。”

        陆元走在路上,本来自己是要去买黄酒的。

        烤好兔子黄酒下,本来就是人生的美味。

        再说,陆元的本性,便是好酒好食之人。

        不过在去打酒的路途当中,却听到了这样乱七八糟的议论之声。

        唉,看来真没有什么人看好自己,大都认为司马长白赢定了,大都以为司马浩赢定了,没法,现在师傅的身体问题,加上自己一向惫懒的形象问题,让大家有这样的感觉,不过,陆元嘴角微微的一勾,一抹冷笑。

        司马长白,你在夺师傅的产业,哪里是那么容易。

        司马浩,想夺我十大真传弟子的位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现在,咱的实力可也是大大进步了。

        想来取,到也行,到了峰内大会,自己一定要狠狠的抽着司马浩的脸,抽司马长白的脸。

        一定要把司马长白,司马浩的脸都抽肿来。

        平时,咱就是个惫懒货。

        但是,与咱为敌的人,咱从来不会心软。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酒店,买好了黄酒,晃晃荡荡的往长春居走去。

        秋风吹动着树叶,不由然的有股肃杀之气。

        峰内大比,就要来到了。

        黄酒正温,就着秋风落叶喝到不错。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36/248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