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64章 雒阳令

第64章 雒阳令

        刘备看了眼关羽,实际上这个问题上有明确的答案:“老师书上有言,可适当带些善战之士,毕竟朝廷现在也正值用人之际。”

        卢植在给刘备的书信上,曾提到过刘备可以带些百战精锐之士进京,虽然刘备手下的兵卒都不是正规军卒,但其自黄巾之乱时起招募乡勇,到今天数年过去,怎么也会有一批善战的精锐,这些人稍加整训就是一支精锐兵马,就那么丢弃委实可惜,所以卢植就让其一并带进京城来。

        至于刘备会不会因为这些兵马掌控更大权势……不要开玩笑了,刘备帐下才能有多少精锐?虽然朝廷手上兵马也不多,但那是分和谁比,也许在西北那地方李傕、郭汜、马腾、韩遂都有大量兵马,实力远胜朝廷。

        可和刘备这个区区平原令手上的兵马比起来,那可就强了不知道多少。

        听了刘备具言信中详细,关羽信中寻思了下后就建议道:“军中兵卒,多有随大哥数年的老兵,此等皆精锐,弃之可惜,若送于他人,大哥这几年经营尽数毁于一旦。既然有所交代,不若只取精锐带走便是。”

        关羽也瞧出情势,所以就提出了建议,刘备点头认可后,便叫关羽和简雍两人去将帐下精锐士卒挑出,然后收拢军械,将这最后挑选出来的精锐好好装备一番,尽数带入京中。

        最后忙了数日,挑出精锐兵士二百余人,张飞又选了些精壮凑够三百,人人都身披捡漏的皮甲,手持崭新兵刃,往那一战还真有些精锐劲卒的模样。

        关羽又从中选出五十名精锐中的精锐,各配环首刀一柄,充作亲卫专门保护刘备——按照此时习俗,刘备即便进京任文职,留些亲卫也是正常的,所以这五十名不但是最善战之士,那武器也是挑好的拿。

        如此准备了一番后,夏天已经渐去,此时联军中因为久无寸功,已经开始有内乱的征兆,刘备见到这般情况,更加不愿久留,将余下兵马尽数交给公孙瓒后,自领着三百精锐和自家兄弟并简雍往西奔长安去了。

        其时公孙瓒听闻刘备得朝廷征召,也是祝刘备一路顺风,同时送了良马数十匹、崭新的军械以及粮草若干,然后与刘备道别后,自己也开始寻思着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没有?

        刘备出发后,先时简雍挟带书信快马先奔长安去,自己带着人在后面慢行,估摸着秋天能到长安,对于到了长安后会有什么境遇,也是颇为忐忑,不过只觉得这番去了长安,所得必然甚多,若是能得汉室承认,那么也不枉这一番进京了。

        他却不知道,就在走后不久,雒阳城中再度爆发了内乱,董卓死后,其手下将领各成派系,坐拥兵马互相都不服,今日因为一些小事起了冲突,结果引得城中兵马一阵乱战,更有人趁着混乱行那龌龊之事,一时间雒阳城内乱成一团,抢劫的、放火的、寻仇的、强抢民女的,各种样事情让雒阳城越发乱,若不是孙坚见情况不对趁机攻城,这雒阳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晓得。

        雒阳城破,城内的董卓残余势力这才回过神来,四散奔逃了开去,只是被守在外面的联军杀了大半,最后逃出者并不多,其中大多都钻入山林中落了草。

        当然也有小部诸如徐荣、樊稠等人带着兵马逃了出来,看那意思似乎是要南下去找张济,这两人因为兵卒精锐,自身也极为勇猛,加上联军见雒阳城破,都争着要入城,不愿与其死拼,最终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消息传到长安的时候,刘备还没到,刘轩看着手中的奏章,知道随后孙坚就会寻到那传国玉玺,然后就是其和荆州刘表的一番大战。

        “嗯?荆州势力根深蒂固,不若借孙氏之后除之?”

        想来想去,若是这样的话不去管孙坚最好,反正这一趟南下,孙坚定然和刘表起冲突,两家成了死仇后,孙家才会无休止的与荆州刘表征战——只有不停的打仗,才能将荆州士族的精英人才给消耗掉。

        最后趁其虚弱之时一举将其荡平——至于荆州被孙家占下会如何?刘轩才不怕呢,大不了再打回来就是。他要怕那个,就不会将所有的地方都放弃,只控制长安周边地区了。

        这么一想,刘轩也就不关注联军那边的事情了,让他在意的是联军拿下了雒阳后,落雁城中的皇宫已经彻底破败,这段时间来那些家伙轮番将雒阳皇宫给祸害了一番,最后城破之时,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想起来用火烧皇宫的方式来制造混乱,趁机逃窜。

        还别说,这法子的确好使,最后联军入城后都忙着去扑灭皇宫火患了,还真没多少人追杀这些四散而逃的溃军。

        不过那皇宫最终还是没保住,但相比起原本历史上整个雒阳城都化作焦土,眼下这情况还是强了不少的。

        袁绍大军入城后,与公孙瓒一边忙着发榜安民,一边让士兵整理城中混乱之处,同时将那些趁乱做了恶事的家伙抓出来依法惩治,忙了十来天,雒阳这才算重新恢复了平静。

        但是这样一来,又有一个麻烦的问题摆在了众人面前……雒阳城现在无人治理,朝廷总得委任个长官来吧?

        联军自身也不敢耽误这事情,立刻就上表请朝廷任命雒阳令,同时还有不少人自己上表求官,多是与雒阳有关的官职——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有数人表中请天子还都雒阳。

        理由也是极为充分,只言国贼董卓已死,余党也尽数剿灭,先天子迁都长安本就是为了避祸,如今祸患消弭,自当回雒阳治理天下——至于皇宫的问题,他们是半个字也不提,只当没那么回事。

        上朝的时候,刘轩让侍御史将这些奏表一一读出,还没读完一半,朝中文武的脸色就都不那么好看了。

        这群家伙上表,明显没安什么好心,尤其是那几个督促天子还都雒阳之人,无一不在表中为自己乞求官职——要的都是雒阳城中的官位。

        这两件事看起来没联系,可实际上联系很大。这些人要的官衔并不高,甚至比他们目前的职衔还低的也有,但是为什么还要?无非就是想要效仿董卓与何进,手掌兵权掌控朝堂罢了。

        雒阳若为都城,那么这些人再低的官也能平白高上几个级别,手中再有兵马,成就大业自然没什么悬念。

        可朝中文武哪个是笨蛋?换谁也不会同意。尤其是想到这些家伙的目的是骑在自己脑袋上作威作福,朝中诸公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刘轩见这群人脸色都不怎么样,就觉得目的达到,挥手道:“不必再读了,诸公觉得此事当如何决断?”

        这番话自然是问朝中文武的意见,可是众人瞧来瞧去,发现还真没什么好主意。

        还都?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眼下天子在长安坐镇,治理民生、编练兵马,俨然是要做出一番大事的模样,事情还没做完,就带着一大堆人再跑回雒阳?

        何况,如今朝廷势力受限,兵马也不多,只能先取一面,再取另一面,若去了雒阳,岂非两面受敌?

        这朝中大臣虽然都是文士,也并非是不知道兵事的,这么多日子早就猜出了天子的大致打算,只从那种种谋划,天子明显是先占据雍凉,然后以关中之地为根基,再杀回关东,最后席卷天下,恢复江山正统。

        众多文武瞧出了这一点后,对于在长安定都也没什么抵触,何况长安本就是汉室都城,从哪方面来看都没必要再跑回一片残破的雒阳。

        “还都之事,此时颇不恰当,陛下可不予理会。”

        最终还是司徒王允应了刘轩的话,他瞧的出其中利害,加上又是此时朝中威望最重者,自然要他先开口。

        此言一出,太尉杨彪、司隶校尉黄琬、司空张温都纷纷应是,刘轩却注意到太傅袁隗一直不声不响,估计是因为联军中有他两个族人,没法开口,只得装哑巴。

        “还都自然是不行的,眼下要讨论的是,何人可为雒阳令?”

        汉朝制度,一县人口过万户,设令,万户以下设长。

        比如刘备现下为守平原县令,也就是说刘备所治理的乃是万户以上的大县,这级别还要比县长高上一些。雒阳虽然是都城,但一城长官也不过是雒阳令罢了,可雒阳因为其特殊的情况,这个雒阳令还要比一般的大县县令牛那么些——可入朝议事,直接向皇帝负责。

        这一点就显出雒阳令的特殊来了,这也是一些人想讨要雒阳令的缘由——但是问题在于,若朝廷不在雒阳,这雒阳令就有些鸡肋了,顶多地位上超然了点,实权上反而还要受制于河南尹。

        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关节,再加上雒阳的位置极为敏感,这雒阳令由何人担任,还真叫满朝文武伤透了脑筋,结果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只得出两个人选。

        “冀州刺史韩馥、北海太守孔融,可为雒阳令。”只是这两人若任职雒阳令,似乎有点不靠谱,那等于降级任用,最后还是袁隗提了建议:“既然定都长安,当裁撤河南尹复置河南太守一职,不若以孔文举任之以治雒阳?”

        *********************

        p.s:求点推荐票噻~~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