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61章 牡丹

第61章 牡丹

        时光如水一般流逝,纵使刘轩有万千玄妙手段也阻止不了。

        何况他也没想过要去阻止,这段日子来过的越发平静,他也觉得烦闷,倒是巴不得日子赶紧过去,然后多出一些事情来去做。

        但是长安的事情都上了正轨,那些事情都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做的完的,此时的刘轩总算感觉到了当年玩游戏时随手一点,片刻功夫就可以达成的目标换算成了实际时间后究竟有多么折磨人。

        “当初在修真帝国的时候还可以闭关修炼,搞搞稀奇古怪的法宝来消磨时间,如今却只能和面前这两坨铁块较劲,真是郁闷。”

        因为赤霄剑剑身严重受损,基本已经不能用了,所以刘轩干脆利落的将其中的龙气吸纳入体,好让自己尽快的突破这个尴尬的时期。

        而赤霄剑没了龙气,也不代表就成了一堆无用的废铁,因为这柄长剑在铸造的时候不晓得用了什么材料,使得剑刃赤红,却散发一股迫人寒意,刘轩就想将这赤霄剑融合进自己的长刀中。

        这段日子他终于将这个工作做完,融合到一起之后,外表上依旧是刘轩淬炼出来的唐刀形状,只是刀刃变得通红,同时寒光逼人,一看就非比寻常。

        为此,刘轩干脆就将自己的长刀改名为赤霄,只是因为是刀而非剑,那剑字就干脆省略了。

        另外也不晓得是不是赤霄剑经过龙气四百年的淬炼,自身也产生了一些变异,刘轩将赤霄剑与长刀融合成新的赤霄后,竟然再次产生了一丝龙气——这股龙气又与刘轩体内的那种龙气不同,杀性更重,刘轩怀疑是刘邦创建汉朝时融入开国龙气中的部分杀伐之气,若是这样的话,那赤霄的威力可能还会更强,这倒是意外的惊喜了。

        随手挥舞了两下,刘轩都没有运使功力,更没有动用赤霄内所存不多的龙气,但他却能够感觉的到,赤霄抡起之后,即便没被刀刃斩中,但在一定范围内依旧会受到伤害——因为刀刃锋利,加上刘轩臂力强横,所以挥舞之时带起的风压起到了真空刃的效果。

        可惜的是距离并不长,至多也就是多个几厘米的距离罢了,虽然能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但实际杀伤力并不值得期待——若能有十厘米甚至更多,那么刘轩就可以偷着乐了。

        “也没必要太过纠结,等我体内孕育出金龙来,就可以施展真空刃,那时候莫说十厘米,一米两米也不是什么难事……”

        真空刃应该是他目前最迫切能够掌握的技巧,若是修为足够,施展起真空刃来,即便千军万马之中,他也可以来去自如,想砍死多少就砍死多少,想杀几个来回就杀几个来回。

        将赤霄收起来,看了看站在旁边正巴巴望着自己的貂蝉,这小丫头似乎想不明白那长刀怎么忽而出现忽而又不见半点影子了,皇上这是在变戏法么?

        刘轩瞧她这个表情,也觉得有趣。他在貂蝉面前这般施为,自然就是想要传授她一些基础的修炼法门,也算是打个基础,至于那培养凤凰之力的法诀……暂时先不急,还是等这丫头彻底长开了再说吧。

        “有意思么?”

        貂蝉虽然显得有点早熟,但是年岁终究不大,还保留着一点孩童的天真,加上这段时间与刘轩相处的久了,也熟悉了起来,闻言点了点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倒是显得更加可爱了。

        “想学吗?”

        貂蝉眨巴着大眼瞧了瞧刘轩,过了好一阵才轻声的问了句:“我……可以吗?”

        依照她的身份,不过就是宫里的一个小宫女,身份地位都不高,只是因为贴身服侍皇后和皇帝,所以算是比较牛的宫女——但依旧还只是个宫女。

        可偏偏蔡琰已经认定,只要再过上两年,这小貂蝉就能得个正式的册封,成为皇帝的嫔妃,所以对待她的时候也并不像是对待一般宫女,倒是和亲姐妹一样,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比较随便,加上刘轩最近显得越发亲切,这称呼上也就越发的没有什么忌讳了。

        “有什么不可以?我说可以就可以。”

        本来貂蝉见那手法那般奇妙,八成是什么不传之秘,哪想到皇上说教就教了,等刘轩一教导后更加吃惊,这才晓得原来皇上要教给自己的竟然是那传说中的仙人手段——她可不知道自己要学的不过是一些皮毛中的皮毛,在刘轩眼里根本就什么都算不上的东西。

        “嗯,这些口诀都记清楚了,然后按照适才教导你的那般培养气感。”

        眼下貂蝉连入门都算不上,刘轩只能从最初期的开始教导。本来刘轩若一身功力可以动用的话,还能顺手帮貂蝉一把,奈何现在这个样子,就只能靠她自己了。

        但是刘轩曾经也是一站在巅峰的人物,手中各样的手段也是不少,纵使自己修为动用不得,也是有别的法子的。

        “除却这个口诀,你再记下一个药方,以后你每天沐浴的时候就用这药汁沐浴,修炼起来可以事半功倍。”想了想,突然想起貂蝉每天似乎都是先服侍蔡琰沐浴,然后自己才沐浴,这未免麻烦了点:“回头我与文姬说说,那药浴你俩一起泡吧,也免得麻烦了……”

        “这个……”貂蝉一听就觉得不妥,毕竟蔡琰可是当今的皇后娘娘,她是什么身份,怎能与皇后一同沐浴?“怎能与娘娘同池共浴!”

        这本来是强调不妥的话,可这词一说出来,许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染上了些许嫣红,反倒是让刘轩也意识到了,脸色一阵变化——本来他还没什么别样的心思,只是貂蝉这般姿态,他倒是真的想参合一下了。

        实际上貂蝉脸色突然变红,也是暗中猜测着:“皇上故意这么说,莫非实际上是想要……”

        她早知道逃不过这一天,心中也基本认可了这个事实,甚至她觉得能被皇上看中也不错,起码这个皇上年纪轻轻,而且相貌俊朗,身型也是高大,这般英雄般的人物,本就是女孩家心中的如意郎君。

        只是……和皇后一起……会否太过不妥了些?

        抬眼偷瞧了下皇上,见到其望着天际不晓得在看什么,纳闷下也跟着瞧了眼,除了云朵什么也没有看到,倒是远处的几朵盛开的牡丹引起了她的注意力,见皇上没注意,就多瞧了下。

        却没想到刘轩只是抬眼瞧了瞧天色,转移了下注意力后就又看向貂蝉,正巧见到她定定的看着牡丹花,心中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走到那一大堆牡丹花前,对着貂蝉问了句:“最喜欢哪一朵?”

        貂蝉惊诧的看了眼刘轩,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瞧了瞧,最后还是指了指一朵粉色的牡丹。

        哪一朵开的正好看,而且花朵也不见半点萎靡之状,仔细瞧去,甚至还有几滴露水在上面,让那阳光一照,衬着粉色的花瓣,看的人一阵迷醉。

        刘轩瞧了后,也觉得这朵开的漂亮极了,随手将其摘下,然后对貂蝉说了句:“送给你了!”

        “呀!”

        这皇宫中的花可不能随便乱摘,恐怕能够这般随意的就只有皇帝一个人,可是那花开的正艳,将其折下来,估计放不了半天就得枯萎而死。

        貂蝉觉得很是可惜,但偏偏这花是皇上折下来的,她又不能说什么,只能怔怔的望着那牡丹出神。

        刘轩当然瞧的出来她在想什么,随手又取出一片玉符,将那牡丹花握在手中,随后将那玉符一捏,只听得‘啪啦’一声响,那玉符就化作闪着点点光华的粉尘,然后一股脑的涌进那牡丹花中。

        貂蝉这时候顾不得惋惜那朵漂亮的花了,反而对刘轩这一番举动很是好奇,同时也在猜测刚才皇上捏碎的东西是什么?又是做什么用的?

        但是刘轩却没解释,只是将那牡丹花插在了貂蝉的头发上,然后说了句:“这花永远也不会枯萎了。”然后就自顾自的欣赏起自己刚刚鼓捣出的作品来——头上戴着一朵粉色牡丹的小貂蝉:“不考虑衣服的问题,还差了一对锤子。”

        实际上,他刚才所捏碎的玉符可不是让花朵永远不枯萎那么简单,那玉符实际上是一件特殊法宝,能够将使用者指定的一件物品转化为一件防御法宝。

        也就是说,那牡丹眼下已经变成了一件防御法宝,即便貂蝉不懂得如何使用,也会在其遇到危险的时候自行护主。而所谓的永远不会枯萎——你见过法宝会枯萎的么?那不过是附带的一点福利罢了。

        原理什么的倒也简单,就是将事先需要的防御法阵刻在玉片里,同时再将玉片制作成一件能够与其它物品融合的法宝,那么就可以达到这种效果了。

        只是以刘轩制作那玉片时候的修为,这玉片只能与一些普通物品进行融合,而且防护力也只能算是一般——不过目前这种情况下已经足够。

        当然,刘轩也不会厚此薄彼,蔡琰那边他同样准备了好东西。让他头疼的倒是那些战将,自己着实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

        *****************

        p.s:看在锤子的份上,请继续砸推荐票啊!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