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60章 恍然

第60章 恍然

        如何?

        卢植此时真想摸摸自己的胡须,然后闭上眼神在在的思索上几个时辰,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可这种姿态对别的年轻人用可以,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这般样子那就是找死——君前失仪可不是什么很轻的罪过。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卢植对于刘备真没什么好评价的。

        在刘备是自己学生的时候,卢植对这个学生的印象并不好,所以并没有特别的去关注,等到后来几乎都忘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学生。

        若不是讨伐黄巾贼寇的时候,刘备带着乡勇特意赶来助战,让他吃了一小惊,可能他对于刘备的评价也就是四个字:不学无术!

        等到老了也许会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教导过一个学生,学习的时候不怎么认真,还整天胡闹,然后最后却想不起这个学生的名字叫什么,然后就此不了了之。

        谁曾想世事就是这般奇妙,更奇妙的是这么并不被他看重的学生竟然入了皇帝的眼,不但先前通过自己使刘备写下那讨贼檄文,同时又想将其招进京师。

        “这刘玄德究竟有何能耐?竟然能被陛下这般看重?”

        对于皇帝的眼光,卢植没有太多的认知,不过只从刘轩重用曹操、朱儁、皇甫嵩等人来看,天子用人颇为看重实际能力,那么刘备被其看重,绝对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至于那什么汉室宗亲的身份,不要说笑话了,皇帝会在乎那个吗?

        在脑袋里转了一大圈,最终依旧没有什么头绪,但皇帝的话又不能不答,只得应了句:“此子颇为忠义。”

        这也算一句正面评价了,毕竟刘备是他学生,皇帝询问也不好在后面说自家学生坏话,何况黄巾之乱的时候,刘备能自发组建乡勇并前来给自己这个当老师的助战,忠义二字勉强倒也当得……

        刘轩笑了笑,知道卢植估计也是不晓得怎么说,所以他就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道:“卿乃刘玄德之师,便以老师的身份给其去一封信吧。同时朕也会下一道诏令,择人将书信并诏令一并送去就是。”

        如今刘备就在雒阳城下,离的不近但也不算远,若快马疾驰,用不了多少光景就可以一来一回。

        卢植以为皇帝找他就是为了这事情,不过这对于他来说也不算坏事,而且自己的学生若真能做出一番成就来,他这个做老师的脸上也有光不是?

        何况朝堂中的势力组成中,师生身份可是最为牢不可破的同盟关系,卢植虽然不想做什么权臣,但是几经起伏,也让他明白若手上没点实力,就算你真心想为朝廷做点事情也做不了。

        以前他的诸多学生,在接连几次混乱中要么死,要么罢官要么心灰意冷辞官回乡,剩下的他也瞧出来非是能做事之人,刘备来了,好歹他也多个帮衬的人,有什么大事也有个商量的对象。

        但是他没料到,刘轩下一句竟然是:“卿身为玄德之师,觉得以其之才,可担何职?”

        “这……”卢植张了张嘴,本来随口想说任凭皇上决断就好,但下一秒就明白过来皇帝这话是问他,刘备以后是在朝中呢,还是在外带兵呢?

        若是以前,这种问题毫无疑义,可是刘轩前阵子才下旨,严令文武分家,互不干涉,独自成体系,甚至按照皇帝的意思,以后武职大多就是负责带兵打仗。只是与以前不同的是,今后这些武将都将划归到禁军系统中去,也就是他们带的基本都是国家最精锐的部队,并非是像以前带的大多是小部分中央兵马配合大部分临时抽调的郡国兵。

        这么来看的话,似乎留在朝中才是最好的选择,再想到刘备这几年先为县尉,后做县令据说干的都挺不错,可见这人治理民生也是有些颇有手段,想来在朝廷上也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加上自己还可以就近教导,有什么差错也能照应一番。

        偏偏目前局势混乱不堪,正是朝廷频繁用兵之时,按照新帝的安排,可能平安时节武将们几乎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只能坐镇边塞与异族作战来赚取军功。

        但用兵之时大不相同,谁都晓得天下大乱正是将领们大展拳脚的最佳时节,而且只要有军功,升迁什么也不会如文臣那般受到诸般节制,反而更容易成就一番事业。

        “这……”卢植想来想去,只觉得各有好处各有坏处,让他一下子帮刘备定下未来的方向,他还真开不了口。

        刘轩见卢植不言,知道这个问题太难为他了。但是卢植却不知道,刘轩自己正因为这个问题头疼。

        他要搞军政分离,不希望两者参合在一起,导致势力盘根错节难以清理,想要效仿后世的一些手段来治理国家。

        但是刘备、曹操这样的人物,你把他单独放在一个方向上,委实有点浪费了其才干。加上这个时节能文能武者特别多,所以并不是刘轩非得在刘备这个问题上较真,他只是在思索以后自己的用人基准。

        再有这样的人才,是放到军伍中去带兵,还是放到朝廷中任职?

        相比起来,一些擅长出谋划策的文臣倒是好办,擅长战场计策的就丢到参谋司里去,擅长治理民生的就放到六部中去。

        可偏偏还有一群都擅长点的人存在,难道刘轩把他们劈成两半?

        “头疼啊!”捏了捏鼻梁:“许是自己太过想当然了?”

        当初他与众人组建修真帝国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麻烦,因为修真文明的独特情况,很多事情都不如凡人间这么麻烦,所谓的民生也只是尽可能的提供能够适合修真者修炼的地方以及大量的各种矿物。

        剩下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专心维持内部的稳定,不使其闹出什么乱子,另一部分则是想法设法的扩展势力就好了。

        “自己想的太复杂了,其实换成眼下的情况,不也差不多吗?”心中恍然大悟,终究是自己难为了自己,实际上是他总想一步到位,才把自己给转到了死胡同里。

        实际上事情简单的多——人来了,你用就是,若他表现的好,自然就能往上爬,等爬到高位了,那所谓的文臣武将之分反而不大了。

        就比如太尉一职,统管天下所有兵马,这应该是顶尖的武职了。可太尉身在朝堂之上,可能对一点内政事务都不提意见?

        只不过在中下层刘轩还是要坚决的把文武给分开来。毕竟顶尖的几个臣子文武分不分无所谓,就在他手边很方便操控。

        真正值得担心的还是下面那些人,山高皇帝远的,刘轩又不可能分身万千时时盯着每一个人,因此文武分家是必须的,但没必要如自己原本设想的那样,分的那么彻底。

        上层可以模糊,中层到下层必须清晰,同时军队必须由上自下的完全掌控住,以军队威慑遥远地区的官吏,让他们不敢生出异心。

        想的通透了后,与卢植的话题也就转到了旁处去,比如卢植还收过什么出色的学生没有?

        卢植倒是也提了几个名字,不过刘轩想了想,大多都是不认识的人,但也不好说这些人真的没有才华,许是被埋没了也没准——当然,朝廷的官吏那么多,也不可能每个人都上的了史书记载,也许这些人中就有那些勤勤恳恳做事的平凡之人呢?

        所以刘轩就让卢植将自己的学生都招来,毕竟朝廷百废待兴,用人的地方也数不胜数,光六部的改组就一下多出多少个官位,虽然刘轩也裁撤了不少,但是朝廷连番劫难,本来许多官位就空着,这么倒腾来倒腾去,许多中下层的官吏都没人担任。

        一个机构想要运作良好,这中下层的官吏是不可或缺的,实际上这时候许多人都在举荐自己的知交好友,但依旧不够用,卢植若能招来大量学生,起码也能解了朝廷的燃眉之急。

        卢植也是一口应下,然后似乎想说什么似地,最后却又闭口不言。

        “卿欲言何事?但说无妨。”

        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卢植自然也就没什么忌讳,斟酌了下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今关东诸侯已然打破虎牢,董卓也已经身死,诸军虽然杀贼有功,然……”

        然什么,卢植觉得不用说的太细,只看当今天子整备兵马之举,显然早就察觉到了局势如何。

        抬头看了看刘轩,见其示意继续说,卢植只得道:“如今渤海太守袁绍与北平太守公孙瓒为联军领袖,若陛下能叫二人入朝任职,想必……”

        他的想法倒也是为汉室考虑,若公孙瓒与袁绍这两家能够主动放弃自己的领地和军队,进京任职,那么绝对可以恢复朝廷的威望,使得诸侯们老实下去不敢异动,然后皇帝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徐徐图之。

        只不过这绝对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如今的袁绍和公孙瓒,可能会放弃手中的兵马和地盘然后去朝廷里当一个什么也不是只有个虚名的官吗?

        明显不会!

        **********************

        p.s:貌似下榜了吧?话说推荐有点可怜,求点推荐票呗~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2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