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53章 变通?

第53章 变通?

        看着悬浮在掌心中的这个天子信玺,刘轩脸上也露出一阵兴奋之色。

        除却那柄只能用来砍人的长刀外,这件天子信玺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宝。

        只要有了这个天子信玺在手,那么刘轩即便处于一个尴尬的龙蛋期,以前鼓捣出来的许多法术依旧可以顺利施展出来,而且非常值得高兴的就是,那些法术大多都是用来与人厮杀的攻击性术法。

        例如当初对付南华分身时候所用的灼热,要知道他可是将那套游戏里的大部分技能都给‘山寨’了出来,若不是如今功力还没恢复,也不至于用灼热那种最低级的法术。

        当然,他也不仅仅是山寨了那一套,比如半月斩就是出自另外一款三国类游戏的技巧,有这么多的选择,他完全可以根据当时的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技能。

        不过,手中的这天子信玺并不适合直接与敌人交锋,这也是刘轩在祭炼了相当一段时间后才发现的。

        这六玺因为其用途各自不同,结果在祭炼后所产生的变化也各不相同。

        比如这天子信玺,因为是天子事鬼神时所用,成为法宝后就拥有了一些术法的功用,可以帮刘轩施展术法。

        如果刘轩一开始选择祭炼了那专门用于调兵遣将的皇帝信玺,那么其能力就很可能是变成一个更加直接的攻击性法宝。

        当然,也有可能是爆发出刀戈剑气之类的玩意儿,总之根据这六玺的功用不同,最后祭炼出来的效果也不同,正是天子信玺的这么个效果,导致他现在只能做个站在后面的‘炮台’,还得另外寻个能挡住敌人的肉盾。

        原本他属意吕布,可是吕布眼下不在长安城中,即便等他回来后,也有许多军务需要处理,一时半会儿间也没法专注于修炼。

        倒是张辽张文远更加合适——因为张辽接任羽林中郎将一职,身为羽林骑实际上最高指挥官的他经常需要守候在皇帝左右,刘轩也可以趁机与张辽拉拉关系,等到关系稍微亲近了些许后,就将修炼法诀教导给他。

        “自己十几年来倒也攒下了些许丹药,虽然效果很是一般,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他心中估摸了下,若是将丹药好好利用起来,当可以让几个人在数年之内达到一个不俗的实力,起码在这地球上应该是可以横行无忌了。

        但要想多培养些人才,那么就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让他们去修炼,自己的丹药只能在初期帮他们一把罢了。

        “可惜我如今修为不足,还不能采纳星球精华为己用,否则……”

        那采集星球精华用来修炼是他当初与那几个人一同开发出来的手段或者说技术,不但是他们几个人最终能够站在修行界巅峰的原因,同时也是那个庞大的修真帝国的诸多技术之根本。

        要说具体的重要性,用个比喻来说的话,就相当于石油以及煤炭对于工业文明的作用。

        刘轩早就考虑过将整个地球导入到修真文明体系中去,因为那星球的精华是一种可以循环利用的可再生资源,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掌握的修真技术已经发展到了星际时代,远比他当初所接触到的机械文明高级,自然不可能舍弃一套更成熟的体系反而去爬工业文明的科技树。

        但是现在看来,也许应该稍作变通。

        “修真文明的优点就是个体会变得很强大,许多技术都是作为辅助用品来使用,使用寿命长同时能源可以反复使用。”

        将天子信玺一收:“可麻烦之处在于前期发展困难,需要相当的时间去进行基础的锻炼和积累,而这段时间我却要尽量早的将这天下掌控在手中……”

        “也许,应该弄一些机械文明的产物?”

        实际上刘轩对于这些东西也不排斥,实际上弩车、投石机等等也是机械文明的初期产物,相对应的后续产品无非就是火炮。

        反正他现在就是要尽快的定鼎天下,若是真造出火炮来,旁的不说,这汉王朝估计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自己彻底掌控。

        但知道归知道,如何去造,他是半点头绪也没有。也许要他炼制柄飞剑或者五行神雷之类的法宝还能更简单一点。

        抓了抓头发:“难道这条路行不通?”

        正踌躇着,只见荀彧和曹苞已经忙着点灯,却是在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看到荀彧,刘轩突然想起自己还不忙着思考那些,现在更要紧的是手下可用之人不多,荀彧身为颍川名士,荀氏中人,应该识得不少人,先前荀攸举荐郭嘉,他就猜测与荀彧有关,不若让这荀彧多推荐几个人来?

        心念一起,立刻将荀彧唤到近前:“文若,可识得什么贤才?”

        荀彧也没想到天子会突然问这件事,难道皇帝觉得朝中诸公都不可信,所以干脆要培植自己的亲信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哪个皇帝在位的时候不培植几个亲信之人?毕竟有几个信得过的亲信镇住朝堂,皇帝才能放手施为,可奈何荀彧现在还真不晓得有哪些人适合征辟入朝。

        倒不是说荀彧人缘不好,不认得什么人,而是他知道的人要么无才,荐之无用;要么就是虽然有才却已入仕,比如说那田丰,眼下就在袁绍帐下做事。

        想来想去,最后只想起一个人来:“微臣倒是想起一人,不过只闻其名,并不曾见过此人,也不晓得此人才学究竟如何。”

        “哦?”刘轩倒是好奇,能够入得荀彧之耳的,想必也不会太差。而且更重要的是,刘轩可是知晓未来百年内大多数的顶尖人才之名的,若荀彧所说的人恰好是他知晓的,那么就不必再犹豫了,绝对是个可用之人:“何人,且说来与我知晓。”

        “此人姓刘名晔字子扬,淮南人,据闻乃是光武帝嫡派子孙,素有才名,不若着宗正寺修书一封且先唤到长安来安置,也好就近考校。”

        荀彧毕竟没有见过刘晔,不知道其才名究竟有几分真实,所以最后给出的建议也比较保守,只说唤到长安来,若真有才再行任用。

        至于令宗正寺修书,是因为刘晔乃是正儿八经的皇室宗亲,还是光武帝的后人,这等皇亲的诸多事务都是要由专门负责皇亲的宗正寺来处理。

        同时也是避免惹来麻烦——若皇帝直接下旨招刘晔来长安,保不准又会惹起什么风波。

        但荀彧却不知道,刘轩可是知道刘晔的大名的,而且还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一个徒有虚名之人,是真正有才能的人,更是后来曹魏的顶尖谋臣之一。

        更重要的一点,刘轩记得刘晔最擅长的就是情报收集以及分析,偏生他手下就缺这么一个人物,若刘轩能来,自然再好不过——不说旁的,那兵部情报司就可以顺利组建起来了。

        而且按照刘轩的计划,刘晔以后也是这个集合后勤、参谋以及情报等诸多现代军事机构的兵部的最佳长官——那兵部尚书的职位,非常适合刘晔这种能文能武,又擅长从复杂情报中分析出正确形势的人才。

        想到这里,脸上不由得显出几分兴奋,让一旁的荀彧也极为奇怪:“莫非陛下曾经听闻过此人名号?否则怎的这般激动?”

        他可不晓得,刘轩一直在头疼那六部的事情,眼下框架搭了起来,可是里面充斥的也大多是一些老臣,刘轩对其并不满意,尤其是六部在这一个月来几乎没有什么功绩,朝廷的事情依旧是由三公九卿来酌情处理。

        这种情况让刘轩很无奈,尤其是六部官员并非是不想做事,而是六部毕竟新组,加上这些人的能力有限,才造成了这般景象。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户部,刘轩以荀攸任户部左侍郎,这月余的光景就将户部的事情给带上了正轨,现在正在长安中忙着统计人口——刘轩这次不要户数,而要人数,尤其是其中有多少壮丁,都要详细记载,所以荀攸这段日子忙的脚不沾地,几乎看不到人影,也就是上朝的时候能瞄到,一散朝就又看不到人了。

        如今得荀彧举荐刘晔,刘轩看到了兵部渐渐踏上正轨的可能,随后不免就催促了几句,好在他也晓得这事情催荀彧也没用,只好等明日早朝,与宗正卿刘艾说下此事。

        随后又与荀彧说了说西北之事,如今兵事暂且没什么好谈的,而民众又因为朝廷发放粮种,提供农具鼓励种田,所以长安左近俨然一副欣欣向荣之姿,荀彧估计只要一切顺利,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长安周围就能够彻底的稳固下来了。

        正说着话,只见貂蝉低着头轻步而入,先后和诸人见礼后,将手上端着的汤碗放在了刘轩面前:“蔡贵人见皇上忙于政事,颇耗精力,所以特意让人炖了鸡汤。”

        貂蝉进来的时候,荀彧也瞧了几眼,对于这个近些日子引得长安沸沸扬扬的女子,他也素有耳闻。不过对于这事情他倒是没什么看法——皇帝喜欢的话,自然可以招进宫中。何况他知晓刘轩习练玄术有成,恐怕也不可能被一女子给折腾的处理不了政务。

        既然这样,他还啰嗦什么?不过此时看到貂蝉,心中依旧不免嘀咕一句:“难怪能叫陛下主动找王司徒讨要,姿色却是不凡。”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