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45章 照办就是

第45章 照办就是

        手中长剑应该是铁剑,不过里面却不知道掺杂了什么东西,使得剑刃通体赤红,却又散发着阵阵寒芒,刃口更是锋利无比,虽然不至于到劚玉如泥的程度,但也是极为难得一见的利器。

        当然,对于刘轩来说,这赤霄剑再锋利再坚硬也比不得自己手上的长刀,两者从根本上就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因此这柄赤霄剑,肯定不会成为刘轩的兵器,但是因为其对于汉王朝的意义以及上面附着的龙气,刘轩还是决定平日随身佩戴此剑,也许还能震慑住一些人。

        汉朝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事到最终定鼎天下,随身佩戴的就是这柄赤霄剑,后来赤霄剑失踪,所有人都只是遗憾了下就没有太当回事了。

        毕竟赤霄剑虽然名头大,却是因为高祖刘邦,而非长剑本身是什么稀世宝物,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可能会在史书上留下一小段记载,然后在野史中流传下去。

        本来应该是这样……

        不想赤霄却被刘轩意外寻到,那么这意义就大不同了,如今汉室衰微,四百年来气运之低莫过于今朝,满朝文武虽然喊着忠于汉室,要中兴汉室,可是真心实意的怕是没几个。

        此时刘轩拿着失踪了四百年的赤霄剑现身,多少也能叫一些人振奋一下:那失踪了四百年的开国神剑如今再次现身,莫非是预示着汉室当兴?

        这样一个思想变化并不起眼,但是却很重要,刘轩一直都希望可以做到这一点,没想到意外的寻到了这么一件宝贝。

        用手抚摸了一些通红的剑身,冰凉的触感让人整个人都精神一震,顺手一挥,红芒一闪下倒是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发生,但刘轩却轻轻的‘咦?’了一声。

        “这剑竟然能和我体内龙气遥相呼应?”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体内的皇室血脉使然,这柄剑里的龙气对自己竟然特别亲近,虽然还没有经过炼化,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为自己所用。

        刚才那随手一斩,若不是他察觉的快,及时收了劲力,恐怕立刻就是一道半月斩发了出去,虽然不会伤到什么人,但是难免造成一番混乱。

        原本刘轩计划着将长剑内的龙气吸收,然后就用自己的长刀将赤霄剑吞噬掉,加强自己的长刀的同时,也能够提升自己体内的龙气修为。可如今看来,这武器还不能随便毁去,正处在龙蛋期的自己,倒是需要这么一件宝贝来防身。

        “体内龙气动不得,体外的龙气倒是不受限制。原本修为不到一定境界是使唤不得外面的龙气的,这赤霄剑却因为特殊的情况,造成了这般结果,莫非真是天意?”

        此时就连刘轩都怀疑起莫非是老天有什么安排,才叫自己一个遁术从不知道宇宙的哪个角落中来到了这里,然后拯救汉室?

        “想那么多做什么。”

        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跑偏,刘轩都不禁笑话起了自己,随手将赤霄剑收回剑鞘,然后放在床榻一旁,正欲休息,就听宫女传报:“蔡贵人至。”

        蔡琰过来并不稀奇,莫说长安皇宫中诸多宫殿都没整理出来,就算是在雒阳的时候,蔡琰也多是与他睡在一起,甚至可以说这寝宫也是蔡琰的住处。

        不过今日她是出宫去探望自己的父亲去了,刘轩本以为今日她不会回来,没想到天才刚黑,蔡琰竟然赶在宫门关闭之前回来了。

        贵人回自己住出本不需要禀报,奈何刘轩在,自然要通秉一声,刘轩自己也没有说过什么‘蔡贵人可以自由出入朕之寝宫’这样的命令,所以让不让蔡琰进来,还得问刘轩意思。

        刘轩可不知道此时在外面等候的蔡琰竟然一脸紧张,若仔细去瞧,站在那里的时候身子还微微有点发抖,等到宫女前来通知可以进去了,蔡琰才长吸一口气,暗中对自己鼓励了几句,这才抬步迈进寝宫当中。

        等到穿过数个回廊,最后进到居住的宫室之内时,一眼就见到了坐在榻上的皇帝正抬眼瞧着自己。

        施礼毕,蔡琰直接屏退左右,宫女们在征询了皇帝的意思后,这才恭敬的退出去,顷刻间这室内就只剩下了皇帝和蔡琰两人,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留下。

        刘轩正纳闷蔡琰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见到蔡琰道了句:“这些日子陛下忙于政事,难得今日清闲,此时天色不早,还是早些休息为是。”

        “我正欲休息,文姬今日奔波一天,想必也累了。”

        他依旧没有想明白蔡琰要做什么,此时也只是当蔡琰自己累了,想要早点睡觉,只是自己在旁,所以不好直接开口,这才变向的问自己要不要休息。

        可是蔡琰的下一个动作就让他明白,自己想差了。

        只见对面的这个女子,将身上衣衫轻轻一解,然后十分缓慢却又坚定的将遮挡住春光的布帛一件件除去,只是眨眼的功夫,衣衫尽去,只余下那一曼妙迷人的身躯。

        刘轩初时惊愕,随后恍然,等到衣衫除了一半的时候,已经纯粹的在欣赏了,等到蔡琰衣衫除尽,刘轩已经站起了身来,几步来到了蔡琰身前。

        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刘轩直接将原本的那点怜惜给丢到了九霄云外——他原本只是某些观念转不过来,却不代表他是个什么正人君子,何况他也不是忌女色的苦修士,甚至于他还有那么点恶趣味,否则群臣要他纳妃的时候也不会直接挑中了蔡琰。

        平日里还不怎的,可如今汉末时期鼎鼎大名的才女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主动宽衣解带送货上门,他要再没点反应那可就太失礼了,所以他很干脆的做出了最为何事的应对之举。

        双臂一环,顺势一抱,直接将蔡琰打横抱起,然后轻轻放在了床榻上,看着紧闭着双眼,双颊酡红的清丽面庞,刘轩终究还是伸出了那双邪恶的双手,做下了那禽兽之举,心中暗道了声:“这回终于不至于连禽兽都不如了……”

        一夜无话,初承雨露的蔡贵人不堪鞑伐,此时睡的很是深沉,刘轩醒了好一阵,身旁的女子依旧如小猫儿一样缩在他怀里,一低头就可见到其眼角挂着泪痕,脸颊依旧还带有淡淡红晕,嘴角却稍稍的翘起,看来是了却了一件心事。

        倒是刘轩在一旁,看了看身旁的女子后沉吟了好一阵。

        “原本不想这么早将你吃掉,除却觉得年龄太小之外,还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不是与自己同心,不过如今看来……”

        刘轩身为修士,还是曾经颇有成就的修士,这一世虽然是重修,但是恢复原本功力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只要时间足够就可。

        这样的话,他的寿命几乎可以说是无尽的,为了方便自己的统治,他当然也会收罗一批值得信任的手下,赐予他们长生之道。

        而在这漫长的生命中,他同样需要能够陪伴自己,同时理解自己的人,蔡琰虽然是第一个纳进宫中的妃子,但究竟能不能成为这样一个女子,他心中还没有一个定论。

        远本是想要将这天下定鼎之后回头再看看,宫中女子究竟哪些合适。

        那时候起码十几年过去了,与宫中女子相处时间够久,究竟哪些女子性格合自己意思,哪些只是想要进攻来享受荣华的他自然能够有所判断——他可不认为自己征战天下十几年,皇宫中就会只有一个女人。

        不过现在想想,那种想法着实太不靠谱,先不说纳入宫中的妃子皇帝却连碰都不碰会闹出什么事情,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总是忍受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眼下他还忙着稳定根基,也许还可以忍忍,但以后事情都上了正轨,要他忙的事情可没有那么多,那时候还过的那么苦逼,他未免就有点太**了。

        除此之外,还得考虑下女方的想法,刘轩只看蔡琰此时的表情,就知晓这些日子自己的行为怕是让这位蔡文姬很是惶恐,也许他觉得是为她们好的行为实际上是害了她们。

        “唉……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在心中强烈抨击了一些当今的某些习俗,然后最后又加了一段:“不过……还挺不错的!”

        从榻上起身,动作很是轻微,随后又帮蔡琰整理了下被子后,这才开始在宫女的伺候下穿衣洗漱。

        本来平时蔡琰也会起来伺候的,不过今日就算了,看那几个随侍蔡琰身旁的宫女一脸笑容,刘轩也明白这一次不但蔡琰放下了心,就连她身旁的宫女也都长出了一口气。

        大步出了寝宫,刘轩却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更好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也许以后得注意点了,好在这种情绪不需要持续太久,尤其是在有人可以供他发泄的情况下。

        坐在金华殿上,环顾了下坐在下面的文武大臣,只见这群人战战兢兢,时不时将目光瞥向立在刘轩斜前方那披甲持戟的吕布,刘轩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对身旁曹苞使了个眼色,曹苞几步跨出,念起了刘轩的诏令,内容自然是改六曹为六部,同时确定其职权以及提升六部地位等内容。

        果然,诏令一出,群臣皆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其中司徒王允早得风声,此时还算淡定,司空张温与太尉杨彪却互相瞧了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过他们不开口,不代表有人不开口,侍中马字在一阵寂静中跳了出来:“此举大违祖制,臣以为此项变革极为不妥。”

        刘轩心中冷笑,瞧了眼马字,只淡淡道了一句:“朕是在下诏,而不是招诸公前来商议,照办就是。”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