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44章 赤霄

第44章 赤霄

        长安有三座皇宫,分别是长乐宫、未央宫以及建章宫。

        其中三座皇宫都数次遭到过大火焚烧,又因为年久失修,早就已经破败不堪,刘轩并满朝诸公跑到长安后,有限将未央宫的几处宫殿收拾出来,一是为了皇帝居住,另外就是有一个正式的议政之处。

        金华殿,是未央宫的宫殿之一,是目前未央宫中唯二的两座已经整理收拾出来的宫殿之一,另一座则是宣室,是皇帝的休息之处。

        本来皇后以及一众嫔妃也应该各有居处,不过如今非常时节,很多要紧事都没时间处理,这些事情自然只能慢慢去做。好在刘轩只纳了蔡琰一个妃子,连正式的皇后都没册立,所以蔡琰与刘轩住在一起就行,倒是省了一番麻烦。

        金华殿则几乎是与宣室同时收拾整理出来的,因为满朝诸公无不认为,哪怕天子在落魄,这议政之处也不能随意应付了事,这象征着一个王朝的威严,毕竟若是一个王朝的中枢竟然一片残破的宫阙,一堆文武大臣以天为顶,杂草为席,即便他们再有雄心壮志,恐怕见了那般景象也会觉得没有什么动力了。

        刘轩这一次使吕布以虎贲近卫围住金华殿,主要就是防止群臣阻挠自己的变革大计,就目前来看自己这一番变革肯定能施行下去了,至多就是杀几个不开眼的笨蛋罢了。

        当然,这一杀,估计自己的名声就彻底的臭掉了,但是刘轩本就不在乎这些,反正他脑中知道不少此时的人杰,其中不乏寒门出身的子弟,征进朝中填补空缺就是,加上此时朝廷控制的地区也不大,有那么一套班子就能处理的过来。

        等到自己势力强大了,那些人还会在乎那些?自然巴巴送上门来求自己用他们了。

        与吕布交代了一些琐碎细节之后,刘轩瞧了瞧这天色还早,稍微打坐修炼了阵之后,就唤上三五个随从到处转了起来。

        前些阵子察觉到的龙气,一直像是小猫爪子一样不停的挠那么一下,不找到他总是觉得不舒坦,此时得空,恰好再转那么一圈,若能寻到最好。

        只是这几天里,他已经将未央宫大半给转了一圈,始终没有寻到那龙气的所在。

        “莫非不在未央宫中?”

        长安城三处皇宫,未央宫是汉朝建立后修建的,长乐宫则是前秦所修建的皇宫,后来重新修葺而成。

        三处皇宫中建章宫是最后建造的,不过刘轩想了想,建章宫和开国龙气似乎没有半点联系,长乐宫倒是更靠谱一些,于是将张让叫到近前:“熟悉长乐宫么?”

        张让自从跟在刘轩身旁后,虽然权势不如当年,但是吃穿不愁,依旧有人伺候,加上年岁渐长,一些念头也淡了,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余生,对待刘轩自然是有问必答,只是没想到这年轻天子竟然问起长乐宫。

        “这……微臣不是很熟悉。”

        刘轩知道问也是白问,不过身旁就张让岁数最长,不问他的话更无人可问:“算了,随我去转转,随便瞧瞧。”

        身为天子,想要看看自己的寝宫,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张让唤来一些卫士随侍,然后准备车驾出发。

        未央宫与长乐宫离的可不近,一位于长安东南一位于西南,要是步行的话一来一回什么也不用做了。

        若是一些喜欢摆排场的皇帝,想要出行的话,那么晚上肯定回不来,幸好刘轩不在乎那些,只叫人牵来马,径直带着卫士就奔着长乐宫而去。

        行了一阵,来到长乐宫前的刘轩只见到一大片壮观的高墙,站在墙前,几乎看不到尽头,有此就可知道这长乐宫占地多宽广,若想一眼得见全貌,恐怕得爬到高处去才行。

        进了长乐宫中,刘轩突然感觉到那股龙气的气息更加明显了许多,这个发现让他心中一喜,知道自己果然没有找错地方,那龙气的源头的确就在这长乐宫中。

        长乐宫乃是两朝宫殿,若能得秦汉两朝龙气,刘轩的修为定然可以增长一大截,即便不能突破目前境界,起码也能够让目前的修行速度更快一些,否则守着一颗龙蛋也不晓得得孵到什么时候去。

        心下有了盼头,脚下步子自然轻快了许多,身旁的卫士还没怎的,那张让已经是年老体衰,眼下只是勉强跟着,心下奇怪刘轩怎么这么高兴的同时,也暗自将刘轩今日的行为记在心中,只当这位年轻天子相比起未央宫,更喜欢这长乐宫。

        尤其是当刘轩转了一大圈,最后却停在了那酒池之前的时候,张让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测。

        这宫中的酒池乃是先秦暴君秦始皇所修建,只是修成以后没什么机会在此作乐,倒是便宜了后来的汉朝历代皇帝。

        见到刘轩站在酒池旁望着池中浊水出神,张让悄悄凑近:“陛下若想在此间作乐,等过些阵子将酒池修缮一番之后再来便可。此处虽然略有残破,修缮起来却不费事,只是那池中酒水需要些时日才能蓄满。”

        刘轩此时才清醒过来,转眼看了眼这老宦官一脸讨好的模样心中一阵无语。

        “朕非是欲在此间作乐。”

        话虽然这么说,张让却只当是天子年少脸嫩,所以不好意思承认罢了,点了点头退下,心中却寻思起是不是应该先将长乐宫一应设施修好,最不济也应该把未央宫中那些供皇帝享受的宫殿修葺一番。

        而且,皇帝还年轻,却只蔡贵人一位嫔妃,也有点不像话,不若寻些年轻漂亮的女子入宫伺候皇上?

        脑袋里转来转去,想的基本都是如何让皇帝过的舒服,毕竟只有皇帝过的舒服了,他才能过的舒服,若刘轩得知,也不知道是该做出那种表情才好。

        眼下他关注的是那混沌的池水中散发出来的阵阵龙气,虽然不甚明显,但是刘轩已经确定了那龙气的源头就在池水当中。

        瞧了瞧左右卫士,一挥手将众人屏退,只留下张让一人在旁,这倒是让老宦官略有不解,不晓得皇帝又闹哪一出。

        等到虎贲近卫尽数退出去,瞧不见此处之后,刘轩才开口说了句:“张让你如今决定随侍朕旁,那朕也叫你放个心。”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让张让更加的迷惑。却不知道刘轩是要展露点非常手段,也好让张让安心办事。

        只见刘轩抬起右手,掌心对着浑浊的池水做虚握之状,好似在抓什么东西似地。这个动作没什么,可随着刘轩轻喝一声:“来!”

        张让就注意到刘轩那手掌心中似乎隐约有金色雾气缭绕,于手掌周围一阵变换,最后竟然化作一龙首模样。

        这般异象惊的张让不知所措,连原本想要问出口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瞪着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只见龙首一现,立刻就张开大嘴,一股强劲吸力就从那龙嘴中发出,张让在一旁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了似地。

        张让久在宫中,倒是也听闻过天下间有能人异士懂得一些玄奇之术,不说旁的,那史道人得何太后看重,据说就是一懂得玄术的异人。可听说终究只是听说,张让对这些始终是不信的,哪怕黄巾军作乱,无数呈报都言黄巾军中有人懂得妖法,但他也只当是一些推脱之词。

        直到今日他才知道,那些话也不见得全是虚的,起码眼前这一切所发生的,就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

        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皇上是怎么懂得玄门术法的?

        正自奇怪间,突然见到那池中水一阵翻腾,张让这才明白刘轩这一举动是瞄准着那池水中的某件东西,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让皇帝这么在意,此时也顾不得什么震惊不震惊的了,转眼就往酒池中看去。

        几乎就在此时,一大团乌黑之物从水中飞出,直奔刘轩而来,可是即将到刘轩面前的时候又渐渐变慢,最后竟然悬在了刘轩手掌前,就那么悬在了半空中。

        张让这时候已经跪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刘轩和那一大团乌黑的东西,缓了好一阵才平静下来,开口问了句:“陛下这是……”

        刘轩此时也皱着眉头,望着面前这一团东西奇怪。他感觉的到里面有龙气隐隐透出,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东西,原本的样貌绝对不是这般样子。

        可是要强行把外面这一团东西除去,也不晓得会不会伤到里面之物。

        只是寻思了片刻,刘轩就下了决定,直接伸手抓住那一团乌黑,劲力一震就见一片片泥土被震的不停脱落,最后又落回池子当中。

        等到泥污尽去,刘轩只觉得眼前一片赤红光芒耀眼夺目,一柄不知道什么材料制成,剑刃通体朱红的长剑就被自己握在了手中。

        “这是……”张让一看那长剑的样貌,以及那通体朱红,隐有红芒闪过的长剑立刻就想起了书简中记载的一柄长剑:“赤霄剑?”

        刘轩正感受着剑中散发出来的那股澎湃龙气,猜测着这柄剑的来历,没想到张让一眼就认了出来,一愣之下随即恍然:“原来是刘邦所用的赤霄剑,难怪剑上会附着一些开国龙气,不过怎么落到了这里?”

        ********************************

        p.s:补不动了……今日先还一章,还差一章明天继续还。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