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40章 曹子孝

第40章 曹子孝

        月黑风高……

        “杀人夜!”心中莫名其妙的蹦出这么一个词,刘轩仰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只觉得黑压压一片,半点星光都瞧不见。

        加上此时虽然已经开春,但天气还没完全变暖,夜间那风吹在脸上,只觉得整张脸都麻木了。

        转头瞧了下就在旁边的车驾,那挑起的布帘下露出一张并不大,好似一手就可以完全覆住的俏丽脸庞,神色间则是略带担忧,不停的往刘轩身上瞧来,过了好一阵才开口道:“陛下不若上车来吧,也可以避避这寒风。”

        刘轩高坐马上,这马乃是皇城中精挑细选后,专门给皇帝骑乘的上等良驹——实际上这么说也不对,皇帝骑乘的马卖相肯定不俗,而且脾气温和不会突然发疯以免伤了天子,可要说脚力,至多也就是中上罢了。

        莫说与吕布所骑之赤兔,就算是曹操的绝影也比刘轩所骑之马强了不只一个档次。

        刘轩当然有信心降服那些真正的好马,不过这时候可不是纠结于这些旁枝末节的时候,好不容易盼到了董卓出京,领兵马坐镇虎牢与关东群雄去一决高下,不趁此机会离开雒阳奔赴长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实际上这个计划并不那么顺利,一开始的时候董卓并不想亲领兵马与关东群雄大战,只是派华雄据守关隘罢了。

        奈何华雄一心想要立功,到了虎牢关(也是汜水关)后直接领兵马出关迎敌。

        要说华雄也的确有些能耐,刚开始的几战都打的关东群雄哭爹喊娘,群雄联军之先锋,江东孙文台更是在华雄面前大败而归,还折损了帐下大将祖茂。

        消息传回雒阳,满朝诸公也是吃了一惊。要知道那孙坚号称江东猛虎,也是极有名的猛将,竟然被华雄狠揍了一顿,莫非天不亡董卓?还好随后传来消息,华雄被联军中一赤脸将军斩杀,诸公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不过却惹得董卓大怒。

        此时刘轩已经与王允商议起了迁都之事,诸多朝臣如太尉杨彪、司隶校尉黄琬、太仆鲁馗及大鸿胪周奂等人虽然觉得迁都避祸有损天威,可此时非寻常时节,倒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宗正刘艾更是皇室宗亲,此时只考虑皇家利益,到了今日这般田地也不寻思迁都会不会影响太大,闻刘轩欲趁董卓不在的时候,引朝中诸公并羽林军前往长安,然后定都长安以治天下,他考虑的却是他们这群人如何顺利的赶到长安,同时长安乃是董卓手下掌握,他们怎么夺到手中?

        好在此时有王允在,王司徒知晓刘轩已经拉拢了吕布,便大致的与众人透露了些许,只叫众人回去各自准备,只等时机合适,立刻离开雒阳。

        其后一段时间朝中异常平静,董卓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当自己兵马一动,满朝诸公识得自己厉害,已不敢和自己对抗。

        心下一想,如此倒是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对付关东诸侯,于是起了亲自领兵出战的心思,结果李儒却感觉不对劲,劝董卓不要轻动。

        当时吕布在侧,闻言立刻道:“父亲放心前去便是,布自引虎贲军坐镇京师,但有异动,诛全族。”

        吕布这么一说,董卓自然再无忧虑,李儒虽然觉得不妥但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道:“温侯一人坐镇宫中,恐怕难以顾得周全,还须得一人同镇京师,辅佐温侯。”

        此时刘轩已经下诏封吕布为温侯,所以李儒才会这般称呼。

        吕布听了,暗中一喜,面上却强忍着不动声色:“李肃与布同乡,平日里也算是颇有来往,留其于京师,定可保雒阳无虞。”

        刘轩都没想到,拉拢了吕布会有这么一个效果,因为其就在董卓身旁,随时都知道董卓动态,加上得董卓信任,稍微进两句言,直接坚定了董卓领兵离京的心思。

        于是建安元年春二月,也就是公元一九零年春,董卓引大军奔赴虎牢,亲近将校中徐荣、樊稠、张济皆在身旁,李傕、郭汜以及女婿牛辅则早往西北之地看守老家去了。

        董卓一走,刘轩这边立刻忙碌了起来,不过两日的功夫,这边已经准备就绪,看准今日天色黑暗,离得远了几乎连个影子都瞧不见,立刻带上重要东西,拉出车马从雒阳西门出城——李肃早接了消息,打开城门,以兵卒断后。

        此时满朝公卿各带家眷,车马无数,前军早出了雒阳城,断后的兵马还守在城门没出来,刘轩看着这长长见不到尾巴的队伍,也是一阵无奈的苦笑。

        “这简直比刘玄德挟民南逃还要让人郁闷!”

        刘备当时还有足够的路程和准备时间,刘轩这边时间却紧的很,幸好中尉寺以及城门校尉已经掌握在了刘轩手中,李肃与皇甫嵩一控制城内一封锁城门,大约能争取到几天的时间不叫董卓知晓。

        可是董卓时时派人回雒阳探听情况,那时候就再也瞒不住,此时掐的就是上一波信使刚走的功夫,下一个还不会那么快到来这个空当。

        一路上不少人怨声载道大声喊累,这些话刘轩都听的一清二楚,哪怕那些人身旁有明白事理的人大声呵斥,可刘轩还是知道这些人心中之怨气。

        “觉得我将你们给带出雒阳,让你们平白遭了苦难?”

        面上虽然不说,可是心中却暗暗将这些人记了下来,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心胸开阔之人,加上对满朝诸公也不是个个满意,早想寻个由头换一批了。

        “以后慢慢收拾!”

        正在心中腹诽着,旁边车上露出蔡琰的面容来,唤自己上车——那车并不大,为了方便出行和不叫人发觉异象,只是用了一辆小车,蔡琰和贴身宫女在车上已经面强,刘轩这么大一个子在上去,估计那车行的更慢。

        “此时正危急时刻,哪里顾得上那些?”

        不过蔡琰终究是关心自己,自然不好冷脸驳斥,说了句:“快些前行,也好早日赶到潼关,只要过了潼关就可以安心了。”

        只要入了潼关,夺了关隘,就可以依仗关隘阻隔董卓追兵,剩下的路自然就不需要这般急赶。

        眼下却顾不得那么多,还是尽快前行的好。

        如此行了几日,这天正走着,突然见身边护卫一阵骚动,后面远远的也传来一阵噪杂之声。回头一瞧,只见微微亮起的天际烟尘四起,那架势似乎有一种遮天蔽日之感。

        “这般速度……”

        刘轩眼神一凝,立刻意识到这是董卓追兵杀来,而且速度这么快,可能是将自己手上的所有骑兵都派了来。

        旁边荀攸也瞧见了后面景象,见皇帝昂着头打望,立刻就道:“想必是董卓得到了消息,派骑兵急赶,所以才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说到此处,抬头瞧了瞧刘轩脸色,发现这位年轻皇帝依旧脸色平静,镇定非常,心中也是暗赞了一声,觉得自己那叔叔选的这个主君的确有几分不凡之处,就这处变不惊的心境,一般人就比不了。

        “不过陛下也无须担心,皇甫将军与李校尉的兵马纵使无法击退敌兵,也可以保证陛下与诸公无恙,等羽林军一到,敌军必败。”

        这好大的队伍中,打头的正是吕布的虎贲军,除却吕布勇猛之外,也是要仗着吕布那身份诳开潼关与长安两处城门。

        曹操则引着羽林军埋伏在半路之上,只等董卓追兵杀过,再从后掩杀,配合皇甫嵩与李肃的兵马两面夹击敌人。

        敌人都是骑兵,那么面对两面兵马的夹击更加没有招架之力,这战斗才一打响几乎立刻就分出了胜负,接近两千名羽林骑将那些被皇甫嵩以及李肃困住的追兵好一阵绞杀,最后又从后追赶二十里,将这一支兵马彻底打崩溃后才收兵,等到再次赶上刘轩大队的时候,刘轩与满朝诸公已经快要到达潼关之下。

        曹操回来的时候,刘轩正在临时搭建的营地中休息,曹操大踏步行了进来,身后一将手上提着一圆溜溜黑乎乎的东西,黑夜中也瞧不清楚是什么,等即将到了皇帝帐前,才借着火光看清楚那是一头颅。

        此时刘轩正在帐中与几个大臣说话,曹操带着人以及头颅进来,这些人都是吓了一跳,反倒是刘轩好奇的询问了句:“这是何人?”

        提着头颅的那名将领先是施了大礼,随后才恭敬的回答:“此人乃董卓帐下校尉王方,前些日子就是这人领着骑兵追赶陛下的。”

        “哦?”

        听到这人这么回答,众人都明白了过来眼前这人还算是他们的仇人。

        本来早几天众人紧赶慢赶,还以为这一路上都不会被董卓追上,哪想到前几天忽然杀来,吓了他们好大一跳,随后这段时间再也不敢耽误,几天下来哪怕是坐车的都觉得整个身子都快散架了一般,因此对这人自然没什么好感,此时见到其头颅,只觉得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至于曹操会引这人来,估计是来表功的。

        刘轩自然明白,眼前这大将他也识得,乃是曹仁曹子孝,曹操的本家兄弟,而且是后来一等一的统兵大将,他自然是准备重用的。此时送到他面前,估计是要在他面前留下个印象。

        “此功暂且记下,等到了长安,一并封赏!”

        不过,刘轩没想到等众人休息的时候,曹操却悄悄的询问:“陛下觉得以曹子孝统虎豹骑,如何?”;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