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39章 蔡贵人

第39章 蔡贵人

        看着摆在面前的饭食,刘轩只是稍稍的吃了两口,然后就看着坐在斜侧方的蔡琰。

        许是见到他停下了动作,蔡琰也立刻停了下来,端坐在那里与他对视,目光中倒是丝毫没有惧怕,但终究没能隐藏住那一抹落寞。

        刘轩自然知道原因是什么,只是这个时候似乎不大合适谈这个话题,可干坐着也未免更尴尬,只得起个头,随便找些话来说。

        “怎么不吃饭?”

        “臣妾想等陛下回来一起吃。”蔡琰的回答似乎透露着一点热络,但言辞间中规中矩,想来是自小家教造成的。

        蔡邕乃是当世大儒,对其子女的家教极为严格,蔡琰虽然不过十六的年龄,放到刘轩熟悉的那个时代,还算是一个孩子,但举手投足以及说话间却显得颇为老成稳重,若要刘轩形容的话,蔡琰倒是相当符合传说中那‘大家闺秀’的模样。

        可就是因为如此,刘轩总是难以与蔡琰进行比较随心所欲的交流,他本不想如此,毕竟蔡琰将会是他后宅之主(不用某词,是因为这个皇帝的专属机构被星号掉了),他在外面忙的昏天黑地,也希望回到自己的天地里能过的轻松一点。

        偏偏蔡琰这个样子,有一种让他无从下手的感觉,再加上他对这个年龄的女生又有点下不去手的感觉,结果两人自成亲后始终尴尬非常,迷迷糊糊的糊弄着过。

        又往嘴里塞了两口,对于此时的饭菜,刘轩谈不上什么喜爱。味道单一,做法也比较单一,多是放在鼎中煮,吃过了未来花样多多的饭菜以及用仙气孕育出的珍奇灵果异兽做成的奇特菜肴,对于这些淡而无味的东西自然没太大兴趣。

        加上如今跨入龙蛋期,对于食物的需求更加低了——不吃也没什么,现在的刘轩早可以做到辟谷。

        这些事情,也就只有最亲近的曹苞大致上知晓一些,蔡琰当然是不知道的。

        至于今日会等刘轩回来,也是感觉到皇帝对自己的态度不冷不热,更重要的是自己进宫后,那些年长女官教导的东西,皇帝一次都没有在自己身上做过,早就恶补过了一大套相应知识的她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莫非皇帝并不喜欢自己?纳自己入宫只是为了稳住朝堂上的局势?”

        蔡琰不是蠢女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这个时代最聪明的几名女子之一,对于朝堂上的事情,即便只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也推测出了个大概。

        董卓专权,前朝老臣有心与董卓对抗,但却有心无力,京师中兵马大多掌控在董卓手中,而自己的父亲——似乎成了两者之间缓冲的一个媒介。

        “也许皇上选择自己,就是看重这一点了。”

        这些日子刘轩回来休息的越来越晚了,若不是知道刘轩就只纳了自己一个女子为妃,恐怕她早就认为刘轩是有其他更喜欢的女子了。

        “以后,没外人在的时候不需要那么多礼。”

        刘轩突然的开口惊了蔡琰一跳,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刘轩话中是什么意思。

        “这……”

        她自幼就接受严格的家教,礼仪几乎是刻在了骨子里,如今刘轩要她不那么多礼,她反而不知道如何回答。

        蔡琰自然不知道,刘轩在外面各种礼仪一大堆,见到寻常大臣是什么礼节,见到王侯又是什么礼节,三公又是什么礼节,每一个等级的礼节各有不同,汉王朝的等级之分明远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皇帝虽然位处最高端,但是相应的需要知道的礼节也是最多——虽然有礼官专门在旁随侍,但总不能次次都要询问吧?

        这么一整天下来,刘轩最怀念的倒是那种自由的生活,可惜回到自己寝宫里,面对的又是蔡琰这样一个女子,这般有礼的模样,恍惚间似乎多了一层生疏感。

        他不喜欢这样,今次恰好有这么个合适的机会,不若直接明白说出来,若蔡琰能稍微放开一点,他以后的日子也过的舒坦些。

        一开始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登基为帝就免不了要纳妃这种事情,选择蔡琰一是因为她的名气,另外就是知道蔡琰大家出身,知书达理乃是皇后的最佳人选——皇后母仪天下,自然要有个派头,不好随便找个人来做吧?

        也许刘轩想的有点多,因这年节还没那么多说头,那何太后原本不过一屠户之女,不也做了皇后?大臣说了什么没有?所以汉王朝的官员其实对皇室的私生活并不太过干涉,即便昏庸如灵帝,抨击的也多是其卖官售爵、任用阉宦迫害忠良等事情,对于灵帝的私生活反倒不怎么在乎。

        哪怕灵帝在西苑中修建了一处泳馆,挑选十四以上十八以下的美貌女子,只批薄纱在内嬉戏作乐,也无大臣在这事情上说事。可见汉朝皇家的私事,轮不到大臣废话。

        更有例子,如秦始皇曾经修建酒池,但自己却没怎么真正用过,反倒是汉武帝这位一代明君将其修缮后,经常在其中作乐。

        类似的例子很多,刘轩也是到了这个时期后才了解了这些,所以在选择妃子的时候亲口点了蔡琰之名。不过如今看来,这个选择并不是多好。

        “臣妾……”蔡琰一开口就意识到了不妥,顿了下来:“我……”可惜尝试了下,总觉得别扭,一张小脸都快纠结的拧成了一团,看的刘轩觉得很是好笑。

        意识到蔡琰的性格就是如此,要她放开一点估计比杀了她还难受,便挥了挥手:“当我没说过就是。”

        一句话说完,发现蔡琰做在那里不吭声,却不晓得自己这句话对蔡琰的杀伤力太大,只当自己更加让皇帝不喜,对自己在皇宫中的未来越发的担忧了起来。

        刘轩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见到这气氛不但没见好转,反而往更恶劣的情况发展,最后只得使出杀招,提起了正事。

        “这几日,在宫中好生收拾收拾,将一些要紧的东西贴身带好。”

        蔡琰听到刘轩这句话,这才将脑袋里的担忧暂时放到了一旁,抬头一脸奇怪的看着刘轩,不明白这番叮嘱是何用意。

        “过些阵子,就要离开这雒阳了!”

        “离开?”蔡琰一愣,随后脸色大变,她先前隐约间预感到了点什么,此时才算反应过来:“莫非……”

        “并非那么糟糕!”看到蔡琰的脸色,刘轩就知道这女子猜到了点什么,只不过她往坏的方向去想了。可即便如此,也瞧出这蔡琰才智的确不凡,可能比许多男子还要优秀。

        停顿了下,整理了下自己的思路:“董卓把持朝政,然眼下其与关东诸侯大战当中,倒是朕与朝中诸公的机会,趁此时机离开雒阳,也好一举摆脱董卓的掌控。”

        这番话自然是用来对旁人说的,对于刘轩来说董卓根本不是问题,哪怕他现在就在他面前,他也可以直接将其宰了。只不过麻烦的在后面罢了,为了以后能稍微轻松点,还是眼下先多做点事情吧。

        听到刘轩这么一解释,蔡琰也就明白了其中关键。

        刘轩是皇帝,自然不甘心一直受到董卓的摆布,天子欲夺权也是正常的事情,何况董卓跋扈,朝中多有不满,此时天赐机缘,自然要好好把握。

        蔡琰也没问什么成功可能大不大之类的,反而直接问要整理些什么东西?这一点让刘轩颇为侧目。

        “旁的也就不提了,只要将一些你的重要物事带着就好。”

        身为天子,即便是什么也没带,等到长安稳定下来后一样什么也不缺。要紧的物事也就是那天子处理政务的六玺。

        六玺不是传国玉玺,传国玉玺只是一个象征食物,真正下诏书的时候也不是用那个,而是这六玺。

        这六玺分别是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这六玺作用各不相同,本有专门的官员管理,但自打刘轩登基后,就将这六玺随身带着了。

        除了对自己更加信任之外,就是这六玺传世许久,又为皇帝御用之物,上面或多或少有些龙气附着,刘轩随身带着,就是为了吸纳上面所拥有的龙气。

        这个发现,也让刘轩对那传国玉玺在意了起来,毕竟传国玉玺乃是传承象征之物,象征着这天下正统,上面所附着的龙气恐怕会更加可观,眼下寻不到,但以后早晚会回到自己手上,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对自己的修为有多少的提升效果?

        同时,刘轩也发现这六玺是上好的法宝材料,本身材质就不俗,又经两朝龙气淬炼,若炼制成功,也许会是个惊喜。

        与蔡琰交代了一番后,早已经过了子时,若再不休息,恐怕就不用睡了,直接准备早朝就是。

        刘轩看了看早就一脸倦容的蔡琰:“休息吧,这几日不好好休息,到时候没了力气可不好。”

        蔡琰点了点头,她也晓得这事情甚至关系到以后这天下由谁做主的问题,加上年纪还小,要说心中不慌是不可能的,只是瞧见刘轩那近在咫尺的镇定表情,渐渐的自己也就平静了下来。

        “他这般镇定,是觉得此事必然成功,没什么好担心的么?”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