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36章 去其一臂

第36章 去其一臂

        不大的玉片,通体已经不见半点白色,漆黑的犹如不见半点星星的夜空。

        王允和吕布这两位一生也见过许多事情,但今日这一遭还是叫两人有一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

        转头看了眼刘辩,弘农王正在抚着自己的胸口不停的咳嗽,旁边曹苞一边帮其顺气,一边取过清水瓜果让他漱口。

        “那玉究竟有什么名堂?”

        王允还能忍着心中好奇不伸手,吕布却没那么好的耐性和定力,心中好奇越来越盛,伸出手就想将那玉片拿起来瞧。

        却不料自己才要动,那玉片竟然陡然从地上弹起,然后嗖的一下飞向了刘轩手中。

        这一手更让众人惊诧,若说给弘农王嘴里放一玉片,就叫这中毒已深之人恢复过来已经很神奇了,那么这一手隔空取物就更加叫他们难以理解。

        王允还在想是怎么回事,有过与黄巾军交手经验的吕布突然道:“道门玄术?”

        刘轩将漆黑的玉片托在掌心中,并没有直接伸手碰触,这玉片里蕴含巨毒,刘轩此时也不敢大刺刺的就抓在手中,所以那玉片就在他掌心上虚空漂浮着,上上下下的轻轻飘动,俨然一神奇的玩物。

        可这般样子更让王允和吕布吃惊,虽然吕布瞧出这是玄术,但他对所谓的玄术一直持保留态度,虽然黄巾军他见了不少,但也只听说黄巾贼军中有人擅长妖法,却没真正碰到过。

        王允家中算是豪门大族,也曾听说过这些玄奇的事情,可一样没有亲眼见过。刚才刘轩那一手隔空取物已经很让他震惊,可那还可以用‘使了什么花巧手段做到的’来解释,可眼下这情况又该如何说?

        “温侯见过?”

        刘轩转过头,发现吕布严重的忌惮更甚,那种眼光是身处险境当中的人才会露出来的,看来他对于自己这一手颇为忌惮,更有可能是忌惮自己是不是懂得一些能够直接伤人的‘妖法’之类的。

        可惜的是刘轩眼下正忙着孵化龙蛋,一身龙气难以动用,即便是刚才这一手,动用的也并非是自身功力,而是利用这玉片中拥有的真元与自身功法产生联系,才能做出这样的小手段,若想再使什么强横的招式法却不可能。

        手心托了片刻,等玉片上颜色稍微变淡了一些,同时也不再散发着阵阵诡异香气之后,刘轩才顺手将玉片一收,众人都没看出来他使了什么手法,那玉片就这么消失不见。

        实际上刘轩将其收进了自己的神魂之中,只不过如今他的神魂还很虚弱,只能存放些小件,大的东西不能放进去,而且必须是自己淬炼出来的法宝才行。

        瞧了瞧弘农王,发现刘辩虽然一身毒素都已经被清除,但是神智并不清醒,依旧浑浑噩噩的,对曹苞使了个眼色,这跟了自己好多年的宦官心领神会,将弘农王扶着下去休息。

        等他一走,屋中重新又剩下最初的几人,只是多了荀彧侍立一旁,同时曹操的到来使得偏殿中多了那么一丝血腥气,让吕布颇有点不安。

        “温侯可曾考虑好了?”

        谁也没想到,刘辩一离开,刘轩居然直接询问吕布的答复,但在刘轩心中却没有什么不妥,毕竟自己已经将话说完,好处也摆在了吕布面前,接下来就看吕布如何选择,若吕布选择了自己这边,那么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再商量一下如何对付董卓就是。

        若是选择不答应……

        刘轩眼神微眯,手上虽然没有特别的动作,但是双拳紧握,随时都准备出手了。

        那边,曹操因为进来的匆忙,兵甲未卸,此时也是手扶长剑,随时都准备出手——曹操的才智自然明白,今日若吕布不答应,那么绝对不能放其离去。

        且不说后患巨大,就是回去和董卓通风报信也不是他们能接受的,虽然刘轩已经决定和董卓翻脸,但是这个事情还是越晚让董卓知道越好——杀死中尉卒还有借口可用,杀死吕布又该怎么说呢?推诿说将吕布派往别处去了?

        正思索着,却见吕布竟然一脸镇定的起身,然后开口道:“臣为汉臣,焉能行谋逆之事,但凭陛下吩咐。”

        这一番话讲出来,基本意味着吕布投向了自己的一方,虽然不晓得最后是哪一方面打动了吕布,不过既然成功了,那么就是好事一桩。

        他知道,绝对不会是吕布害怕了,吕布如今正值盛年,自年少起就在战争中厮杀闯荡出来,眼下自己和曹操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叫他觉得害怕——即便自己展现出了强横的武力,吕布也不会害怕。

        所以不可能是被武力逼迫下答应的,那么就是自己提出的好处打动了他。

        实际上也差不多,吕布一开始还颇为犹豫,觉得刘轩所言的董卓能给的,他也能给并没有什么。

        毕竟董卓如今虽然名声越来越坏,但依旧是大权在握的董相国,吕布所有所求,董卓一样可以封赏下来,也许比天子还要痛快许多。

        可仔细想想却不是那么回事,董卓如此霸道,他虽然只在董卓手下不久,但也知道不但满朝诸公对其不满,就连董卓帐下兵卒也不是都那么满意。

        尤其是长期待在京城当中,一些兵卒也开始念家,可董卓的权势就靠这些兵卒维持,自然不能放其归去,同时董卓除了对自己封赏的很痛快外,一些追随董卓许久的将领封赏反而很一般。

        比如华雄,自董卓于西凉起家就追随着,前些日还帮董卓拦住了天子,让他有借口带兵进京,结果就因为被刘轩一刀重创,使得董卓这些日子对华雄并不怎么器重——否则华雄也没必要开口主动请战,对抗关东诸侯了。

        如今天子又要对付董卓,自己若继续在董卓那里,对自己真的就好吗?

        吕布虽然在一些事情上糊糊涂涂,但他却知道在这世道上,若没个好名声根本就混不下去,在董卓这里基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好名声了,若董卓能够长久的强横下去也行,可是现在却叫吕布看到了危机。

        “既然如此,不若就此弃董卓而去?”

        尤其是在看到了刘轩有那种玄妙手段之后,吕布越发觉得董卓没什么胜算——董卓想要对天子不利,就只能靠一些下作手段,比如毒酒之类的,但刘轩明显不怕这些。

        若董卓欲行刀兵之事,那是自绝于天下,天下诸侯必然立刻群起而攻之——那时候就不是关东诸侯这么简单了,弄不好董卓的后院也得起火。

        这些人当然不是为了什么诛杀逆贼,真正的原因还是为了捞名望罢了。同时董卓这种依附于朝廷的权势也会立刻崩溃,那时候董卓还有什么优势可言?

        想来想去,董卓似乎没什么胜算,吕布也许不擅计谋,但不代表这些浅显的事情也弄不明白,所以立刻就转投到了天子麾下。此时的他还谈不上什么忠心,若想真正收服吕布,刘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何况替天子效力名正言顺,他名义上毕竟是汉臣,还是天子近卫兵马虎贲军的最高长官。

        刘轩见吕布投靠,心中也是一松,他不喜得吕布之勇,而是喜去了董卓一臂,同时事情不泄,谋划上更加从容了。

        “奉先深明大义,朕心甚慰。”

        开口安抚了几句,随后又许了几个好处,无非就是下旨将吕布这温侯之爵位给确定下来——汉朝时这列侯爵位分县侯、乡侯、亭侯,温侯是县侯,算是最高档的列侯了。

        虽然实际的好处上增加的有限,可有了这温侯之名,在朝堂中也算是可与三公平起平坐的人物了,加上手掌兵马,吕布还有何不满的?立刻躬身拜谢。

        刘轩此时才转头对王允道:“司徒恐怕还不晓得朕之打算,孟德这些时日忙于整编羽林军,怕也是不知,今日正好详细商议一番。”

        话里说是商议,但是众人都知道天子这是早有定计,叫他们来就是要告诉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罢了。

        曹操倒是没什么,他猜到了刘轩要改变计划,不过无非就是提前动手罢了,变动也不会太大,倒是王允一脸好奇,不晓得这年轻天子究竟要做些什么。

        “陛下欲诛董卓?”

        刘轩听到王允这么问,突然笑道:“董卓?为何要诛?董相国忠心体国,亲领兵马驻守虎牢,使得关东群寇不得寸进,乃是大大的功臣,明日上朝时,还需要好好封赏才行。”

        王允一愣,随即明白了刘轩的意思,是要把董卓支出雒阳去,心中立刻大喜——董卓引兵离京,到时候将雒阳城门一关,坐看其与关东群雄死磕,董卓没了粮草后继,定然会被关东群雄打败。

        曹操想的却不是这么回事,他已经瞧出关东群雄不过一群乌合之众,难成大事,刘轩这么做,莫非是想要趁着董卓不在,提前迁都?

        瞧向刘轩后,只见刘轩果然冲他轻轻点了点头,却没开口明说,曹操知道还不是能说的时候,起码王允还不是个足够放心的人,估计皇帝是想等董卓离京了再行迁都。

        果然,等简单商议了明日早朝时要做的事情后,刘轩将吕布和曹操一并留了下来:“迁都之事事关重大,须得早做安排!”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