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35章 何太后与弘农王

第35章 何太后与弘农王

        刘轩在曹操进来的时候就迎了上去,因为他注意到被曹操抱着的刘辩气若游丝,可以说已经是濒死之相,加上唇色发黑,明显就是中了巨毒。

        “微臣赶到之时,弘农王并何太后已经被灌下毒酒,仓促下只得先将弘农王抢来送到陛下前。”

        原来曹操出了这座宫殿,着曹洪奔赴校场调羽林军兵马,自己则带着几名护卫径直赶往弘农王母子居住的偏殿。

        自从刘辩被贬为弘农王之后,董卓为了不叫刘轩接触到这对母子,特意将其安排在了南宫中,这样一来居住在北宫,同时又习惯在北宫议政的刘轩一旦想要去见那两人,就会被董卓得知,方便他控制这些皇室中人。

        就因为这个原因,虽然消息传过来的还算快速,可是当曹操领着护卫赶到的时候,那偏殿已经被董卓派来的兵马给围上了。

        曹操一见这情况立刻就知不好,加上刘轩早有言在先,此时也不必再多说废话,直接怒喝:“围攻弘农王寝宫,尔等意欲谋反么?”

        一声怒喝之下,也不管前面的人正要回答,抽出长剑一剑将其劈死,任凭鲜血溅了满头满脸,也没功夫去擦一下,带着手下不到十骑直接冲了进去。

        这时候就显出曹操这些月来的功绩,仅仅数月的光景,这群羽林骑已经被他训练的似模似样,也许对付上董卓的飞熊军还是无可奈何,但是对付眼前这群只是借着董卓势力来横行无忌的寻常兵卒却是足够了。

        不到十名的骑兵在这些兵士中横行无忌,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冲进了殿中。

        曹操手中长剑不停挥舞,并且顺势翻身下马,连带着还将一个想冲上来捡便宜的兵卒砍翻,然后直接就往前冲。

        手下的护卫也是一般,见到曹操径直往里冲,他们也没有片刻的犹豫,在曹操身后结成一个锥形阵,以曹操为锥子的尖头不停的往里杀,结果这一路上,除了几名护卫受了点伤之外,竟然没有折损一人。

        除却曹操这手下实力强横之外,他们的对手实在水平太烂也有一定关系。

        这时候对面这群兵卒都被杀破了胆,加上曹操时不时喊上一句:“意图谋逆,当诛杀九族!”吓的这些人早就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心思,如今又见对方如此凶悍,不少人开始寻思着逃跑了。

        偏生就在此时,曹洪将援兵带到,曹仁和曹洪两人带着羽林坐骑共五百骑,将这宫殿堵了个水泄不通——这宫殿的确不小,可是大门就那么大,想进出就只能走那边,五百骑一堵,谁还出的去?

        加上曹仁在马上看见里面到处都是尸体血迹,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曹洪来的时候又与他说了曹操的吩咐:“不管对面是哪部兵卒,尽数杀了,一个不留!”

        这么一来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手一挥,五百羽林骑抄起兵刃开始了一场不对称的屠杀。

        援兵赶到,敌对兵卒又被杀了个落花流水,对方带兵之人更是在曹操一入殿,正自错愕的时候被曹操一剑枭首,此时那脑袋滚落在一旁,眼神中依旧满是疑惑,似乎还没有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曹操连这人是谁都懒得去询问,径直冲进内室,一入眼就瞧见何太后与弘农王都倒在地上:脸色青紫,嘴唇发黑,身前还有一酒壶扔在一旁,壶中酒水早就洒了个一干二净,空气中隐约还能闻到阵阵酒香。

        “来晚了!”

        急忙上前,伸手一探鼻息,两人竟然都还有一口气,不过也是气若游丝,正考虑是不是就这样不管不顾,让两人就此死去,起码也能给刘轩除去两大遗患,却不想何太后猛然睁开双眼,一手握住曹操手腕。

        也不晓得她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抓的曹操手腕生疼,转头瞧来,眼中满是厉芒,直直瞪着曹操:“是羽林中郎将曹操曹孟德否?”

        “臣曹操,参见太后!”

        董卓早在废了刘辩的时候就想顺便把何太后也给罢免,不过刘轩一直将此时拖着,因此何太后如今还有太后之名。

        何太后丝毫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手上也没松开分毫:“是皇上叫你来的?”

        “陛下说许久不见弘农王与太后,甚是挂念,着微臣特来请太后与弘农王入宫一叙。”

        何太后死死盯着曹操的眼睛,一直等曹操说完,突然长出一口气,连带着涌出一口黑血,咳嗽了两下这才缓过来,随后眼前一亮:“公自带弘农王入宫便是。”她猛的想起,当初自己想要以毒酒吓走刘轩,却不料刘轩随口就把那毒酒饮尽,然后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回宫休息去了。

        史道人曾说刘轩有异宝护身,不惧毒酒,如今自己与刘辩都中了毒,唯一的生机就是让刘轩出手救助——他那宝贝既然使得刘轩不惧毒酒,想来也有解毒的功效,不管怎样也比在这里等死强。

        不过她自知刘轩不会救自己,也没奢望刘轩会同时将她们母子一起救活,只希望刘轩看在兄弟以及刘辩对他这兄长颇有感情这一点上救下她的儿子,所以说让曹操带弘农王进宫,意思无非就是:救她的儿子,不用管她了。

        曹操不言,只觉得手腕上的那支手捏的越发紧了,眼前的何太后嘴角不停的往出涌黑血,却丝毫不在意,只是死死盯着自己。

        “遵旨!”

        话一落,就觉得手腕上劲力全消,面前的何太后竟然脸带微笑,仰头倒在地上,曹操一探,何太后已经气息全无,心中感叹了一声,立刻抱起弘农王往刘轩那里急赶。

        若是常人恐怕也不会这般在意,那弘农王刘辩明显只剩下一口气在那吊着,纵使是医道圣手碰到这般情况也是束手无策。不过他知道刘轩并非常人,保不准有什么手段,若因为自己的缘由耽误了时间,多少也会给人一种办事不利的印象。

        如此这般,弘农王及时的被送到了刘轩面前,只是曹操这模样有点骇人,身上满是血迹,就连脸上也是黑乎乎一片,进来的时候惊的吕布险些动手。

        刘轩看了眼曹操,冲他略微点了点头,无非是对他的表现很满意——他适才也想过,以曹操的才智,定然能够看出弘农王对自己的种种不利之处,会不会私下将其解决了?

        其实只要曹操稍微耽误一会儿,这两人就绝对救不回来,而且也怪不到曹操身上。可是要真那么做了,那么刘轩虽然会继续用曹操,但不会按照自己预计般的那般重用。

        还好,曹操在这一次中并没有太过的依仗自己的想法去行事,而是将刘轩交代的事情给做好了,由此可见曹操此时虽然有才能,但野心还没膨胀起来,只要以后自己稍加引导,那么一代奸相曹操就会成为一代名臣曹操了。

        这些念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大步来到刘辩面前,看着曹操将刘辩轻轻的平放在地上,刘轩也不把脉,也不去查看,反而是随手一翻,取出一枚羊脂般的白玉来,顺势一弹,白玉直接钻进了刘辩口中,随后连看也不看,径直将曹操扶起。

        此时曹操正请罪:“臣去迟一步,只得抢回弘农王,还请陛下责罚。”

        刘轩好言安抚了一阵,随后只是叫曹苞来将弘农王扶到一旁,只说等他醒来。

        这句话让在场数人又是一阵惊疑,暗道这天子莫非是失心疯了?弘农王的情况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模样谁都瞧的出来是中毒已深,眼下也不过是在等死罢了,能够撑到此时已经是弘农王命硬,难道还指望其能醒过来?

        虽然他们都看到了刘轩随手弹了个白色的东西入弘农王口中,但谁也没太当回事,至多吕布觉得刘轩那一手使的很是巧妙,力道和准确度都很让人吃惊,想起刘轩曾经一刀打败华雄,心中对这天子的武艺倒是有了几分好奇。

        弘农王的事情就被刘轩这么轻描淡写的放到了一旁,反倒是问起曹操:“意图行那谋逆之事的是何处兵马?”

        曹操虽然去的仓促,到了那里后又是一阵猛杀,但他心思慎密,早将对方身份弄了清楚:“乃是执金吾辖下之中尉卒。”

        执金吾是皇甫嵩,也就是说这群士兵是皇甫嵩的手下,不过皇甫嵩在那位置上基本就是一摆设,谁都知道中尉卒掌握在董卓手里,今日刘轩让曹操这一阵杀,倒是无形中将董卓的一部分势力给削弱了。

        若是皇甫嵩稍微有点智商,这就是他彻底抓权的绝佳时机。

        “臣已经使曹子廉快马赶往中尉寺!”

        话不用说太多了,只这些已经足以叫殿中众人明白一切,王允闻言一阵激动,若皇甫嵩能掌控中尉寺,那么天子这边等于又强了一分,这样的话即便与董卓翻脸也没那么可怕的了。

        只是一瞧旁边脸色乌黑的吕布,王允还是一阵心惊:“若这吕布不肯反那董卓,今日之事如何善了?”

        他当然不晓得,若吕布今日执意不从,刘轩也不介意直接给这位发一个便当叫他回老家——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留你还有什么意义?

        正在此时,只听一阵猛咳,早就被众人当成死人的弘农王竟然清醒了过来,并且咳出一漆黑如墨的玉石。

        “这是……?”

        见到这个情况,不但王允被吓的不知所措,吕布也怔愣在那里,看着近在咫尺的黑色玉片一阵发愣。

        **********************

        他是屠夫,刽子手,撒旦,杀人魔王,比希特勒还希特勒……西方和平主义者这样评价。

        但是在许多人心中,他是英雄、民族斗士、杰出的军事家,武器制造专家,发明家,特战之父……

        《抗日之铁血军魂》

        请看长风铁血归来!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