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30章 讨贼檄文

第30章 讨贼檄文

        荀彧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任何人,但是刘轩却能够察觉,这位荀文若先生并不像是前些阵子那般死气沉沉,一副对什么事情都没兴趣的模样了。

        估计自己一番话,让这位荀彧想明白了什么,同时对以后一段时间会发生什么有了期盼,想要好好看一次热闹?

        “随便他怎么去想,反正这荀彧暂时不会脱离我的掌握!”

        只要荀彧不离开朝廷,那么刘轩就有可能将其彻底的纳入自己麾下,为自己出谋划策。

        其实也不怪刘轩对一个人才这般重视,实在是因为他眼下的身份从根本上制约了他对人才的招揽。

        因为他是皇帝,所以不能没事就往宫外跑,这样就不可能主动去接触那些散落在天下各处的英雄豪杰。

        同时因为天子的身份,他也不能如那些诸侯群雄一样随便提拔任用自己重视的人——说白了就是刘轩手中握有的官位都太高端了,根本就没法直接将一些连白身都不是的人提拔到这么高的位置上——关羽、典韦是逃犯,比白身都不如。

        他能够提拔任用的,基本都是已经进入朝廷体系中的人,在这些人中寻找可用之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被他发现了荀彧之后才会这般重视——不管怎样,荀彧解决了自己的谋士问题,以后碰到了什么问题也有个人可以一起参谋参谋。

        最让刘轩高兴的是荀彧就在身边,随时都可以就近询问,这一点最是让他开心。

        不过此时他倒是没有去与荀彧谈论今后应该如何,而是坐在自己寝宫中,望着面前的这女子一阵头疼。

        说是女子,还不如说是女孩来的贴切,那女孩看到刘轩进来,立刻施礼拜道:“臣妾蔡琰,拜见陛下!”

        皇帝大婚,本是相当重要的事情,甚至三公九卿整个都要忙活起来,什么挑选黄道吉日、然后大赦天下等等,而且礼仪也是极为繁琐,若在正常年间,忙个一年都不稀奇。

        但如今汉室衰微,天下混乱,内又有权臣把持朝政,大臣们都没这么个心思,加上刘轩也不喜欢太过麻烦,所以这皇帝大婚的事情竟然草草的就给对付过去了。

        虽然该有的步骤一样都没缺少,不过事情总是有点草率,甚至都没有昭告天下,仅朝廷中诸公知道皇帝纳尚书蔡邕之女为妃,甚至有立其为后之心。

        汉朝皇帝后宅当中,对于嫔妃的等级划分倒是很简单,尤其是到了东汉时期,就剩下皇后、贵人以及美人这三个档次。

        其中皇后不谈,贵人是正经的皇帝嫔妃,享受诸多待遇,按月也有俸禄可领,而美人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奢望自己更讨皇帝欢心,然后多得些赏赐之类的。

        蔡琰入宫,眼下是封为贵人,不过刘轩眼下没心思去关注那些,此时他正在那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

        “穿越前不过一败犬**丝,后来穿越了又忙于修炼和开阔帝国,倒是没怎么在这男女之事上放太多心思,此时想来,这蔡琰竟然是我第一个明媒正娶的老婆。”

        想到这里,不免有点唏嘘,尤其是在看到蔡琰这不过一年轻女孩的模样,心中这唏嘘感就更加强烈了。

        “你今年多大了?”

        “臣妾今年十六。”

        十六?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二八年华?刘轩算了算,发现蔡琰应该是一七四年出生的,按照刘轩的习惯的话,此时应该是十五岁。不过这时候习惯算虚岁,恰好十六。

        “这……有点小,下不去手啊!”

        嘴角不自禁的扯了扯,刘轩只好随便扯个话题来转移注意力:“有字否?”

        “臣妾字文姬!”

        刘轩自然知道蔡琰字文姬,后世人也多称其蔡文姬,虽然他知道历史上的蔡琰应该字昭姬,后来修史的时候因为避司马昭讳,才改成文姬。不过谁让这个世界更偏于历史呢?自然就没这么一出了。

        相对无言,刘轩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只得一句:“天色不早,安歇了吧。”

        然后就见蔡琰脸色一红,低头应了一声后就非常温柔的帮刘轩除去身上衣衫,最后又一起躺到了那龙榻之上。

        这一晚……什么也没发生。

        刘轩第二日早早的就爬了起来,然后按照往常习惯洗漱吃早饭,随后带着张让与曹苞准时上朝,看董卓在朝堂上的表演,最后在准时散朝,在皇宫中散散步,再开始处理一些政务。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去,很快永汉二年就到来,刘轩在新年过后的第一天,就突然说了一句:“这一年终于到了啊!”

        当时只有荀彧在旁,闻言好奇道:“陛下何出此言?”

        刘轩将手上看着的一奏折放下,笑道:“自去年秋起,董卓所作所为已经传遍天下。加上朕登基起几乎没做什么事情,天下群雄应该都以为朕被董卓掌控在手中了。”

        荀彧一听,立刻醒悟:“董卓专权,天下群雄各有不满,这样的话这些在外的‘诸侯’怕是要有大动作来争取自己的利益。”

        所谓的什么清君侧,匡扶汉室不过都是一些借口罢了,这些群雄真正在乎的,是如果自己带兵冲进京师雒阳将董卓诛杀,那么董卓现在的地位,岂不是自己将要得到的?

        当然,也不能说所有的群雄都是这般想法,但是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些利益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刘轩也不准备继续等下去了,毕竟没了曹操刺杀董卓逃归老家,然后举义军发檄文号召天下群雄,那些心里有各自心思的群雄们什么时候才会联系到一起去?

        与其被动等候,不若主动出击。

        “陛下是做了什么安排吗?”荀彧想了想,最终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声。当然,了解详细情况才能让他做出更细致的推断,既然天子欲以自己为谋士,那么起码也得让自己了解目前的详细情况才行。

        刘轩自然没有瞒他,直接道:“昨日,我使孟德往卢子干府中一行,使卢子干写了一封书信给某人。”

        “某人?”荀彧不关注那书信内容,也不在乎刘轩怎么会想到去找卢植,反而好奇卢植写信给了何人?

        “莫非是渤海袁绍?”

        如今袁绍任渤海太守,平靖地方,光纳贤才,又有大军在手,若刘轩想要外臣带兵讨伐董卓,这袁绍似乎是最佳的选择——何况袁氏四世三公,其名望乃是汉室所予,就算是做一番姿态,也不能拒绝天子密诏。

        毕竟此时的袁绍还不是后来坐拥河北四州,兵甲百万的北方头号诸侯,天子的密诏还是需要遵守的。

        不想刘轩直接摇了摇头,然后就道:“我听闻卢植有一弟子,姓刘名备字玄德,自称汉室之后,前些年黄巾肆虐时曾屡立战功,现益州牧刘焉与幽州牧刘虞都曾上书为其表功,后得北平太守公孙瓒所保,眼下任平原县令一职。”

        刘轩简单的将刘备的情况一说,然后推脱为从曹操那里得知,自然不会引起什么人怀疑。何况他没事与曹操闲聊时,的确谈到过刘备。

        那时候曹操对刘备评价颇高,认为此人日后定然有一番大作为。至于那所谓的汉室宗亲身份,倒是没人太过在意。

        汉朝自高祖刘邦建国以来,刘氏子孙堪称历代王朝中最能生的一群。只刘备的老祖宗中山王刘胜一个人,就足足生了一百二十个儿子。

        其他人虽然不如刘胜这么夸张,但也没少生,据说汉王朝最巅峰的时期,但凡是个姓刘的,都和王室沾亲带故,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姓刘,你多少都能和汉室宗亲扯上点关系。

        关键的问题是,你是不是汉室宗亲,不是你自己说或者说真的有那个血缘就一定是了,最重要的一点是皇帝是不是承认这一点?

        若皇帝承认,哪怕你祖上真的和皇室没关系,他也能给你找出点联系——反正刘氏子孙遍布天下各处,仔细找肯定能找到与某人祖上相符合的人物,这关系不就直接套上了吗?

        若皇帝不承认,就算你真把族谱背出来也是无用,反正按照当时习俗,你这亲戚早就离本家有十万八千里,就算不认也没人觉得不妥。

        刘备的情况就差不多,他可能的确是汉室宗亲,但是不得天子承认,这汉室宗亲身份就只能说说罢了——人家当回事还好,对方要不理会这个,你也无可奈何。

        典型的例子就是刘焉当回事了,所以对刘备还算客气。当然不排出当时的刘焉想把刘备当枪使,所以才故意拉点亲近关系,给了刘备一些比较好的脸色。

        卢植就没当回事,他久在朝中,天子也是天天见,刘备这八竿子都打不到的远亲实在是难以让他放在心上。

        后来若不是刘备带着兵马跑去给卢植助战,估计卢植这辈子都不会想起自己教导过一个学生叫做刘备。

        可即便如此,卢植依旧没把刘备太放在心上,所以当曹操找上门,并且一开口就提到了刘备这个人的时候,卢植也是一脑门的雾水,不明白曹操这是何意?

        “今董卓专权,跋扈非常,操欲号召天下群雄兴兵讨伐董卓,奈何身在京中,又要护卫陛下周全,不好行事,须得一个在外之人来发那讨贼檄文。”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