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29章 把文若留住!

第29章 把文若留住!

        这张似是而非的地图,若是一般人见了,只会当成是天子一时兴起随意而画的涂鸦,可荀彧一眼就瞧出,这张地图虽然细致之处有许多差异,但整体上却将汉王朝的整个天下以及周边许多地区一并画了出来。

        让荀彧无法理解的是,这图上还标出大海上居然还有巨大的岛屿,看那大小不比大多州郡要小。

        “莫非真的是临时起意,随手而成?”

        他当然不知道,刘轩这随手一挥,就将东亚的地图给画了出来,只是他毕竟来自后世,加上记忆上也不会那般准确,与当今情况有许多差异。

        荀彧虽然心有疑惑,不过越看越觉得这位新皇帝所画这图,其中蕴含着许多意思。

        就如刘轩随手一圈的地方,若结合当今天下,不正是天子所居之处?而皇帝刚才的那句天下诸侯林立之语,也让荀彧心中对着年轻天子的评价又提高了几分。

        “陛下虽然年岁不大,但眼光犀利,心思通透,竟然瞧的出当今天下已经呈大乱之相!今日这所谓之游戏,莫非是想要考校于我?”

        一般来说,只有得某手掌权势之人看重,才会特意询问诸如天下大势之类的事情,这也意味着只要你回答的能够让对方满意,那么接下来一番重用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荀彧举孝廉入宫为守宫令,未尝没憧憬过自己一身才学被天子看重,随后于朝堂上重用自己,自己则竭力回报君恩,扶大厦之将倾,中兴这汉室天下,最终成为一代名臣而名垂千古。

        只是这考校来的太过突然,而且刘轩的表情也瞧不出究竟是不是这个意思,荀彧观了片刻,最后尝试的问道:“不知这图上有几路诸侯?”

        刘轩笑了笑,他知道荀彧这是愿意和自己继续‘玩下去’了,若他没兴趣或者说瞧不出来这地图的真正含义,那么也不会特意询问这一点。

        想了想,随后提笔而起,又在图上添了几笔:“便是这几路了!”

        荀彧凑到近前,仔细一瞧,只见图上密密麻麻,几乎到处都是圈圈框框,刘轩也不说这些诸侯都是哪一家,但是荀彧却心中一紧,甚至有冷汗潺潺而出——他这般才学出众,又极擅谋略一道之人,即便没有表明着天下大势的地图,心中也大致有个谱。

        最让他感到心惊的是刘轩这看似随意的几笔,每一笔都能在胸中找到对的上名号的人物,若天子这番举动乃是故意而为,那么这位新君眼光之远,怕是天下少有人及。

        “难道天欲再兴汉室江山,所以才故意借董卓之手扶持这位新君执掌天下?”

        心中略有奇怪,手指图上西北之地问了句:“此处何故分成这许多?”

        实际上刘轩所画的地图,按照势力都被分成了一块块,根本瞧不出谁和谁是一家,一家家势力倒是泾渭分明。

        询问这番问,明显是结合当今天下局势,故意考校刘轩了。

        君择臣,而臣亦择君!

        刘轩知道,若自己的回答不能叫这位荀文若满意,怕是自己再别想从他口里听到什么高见。而且极有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后,再次如原本‘历史’上那样弃官而去——至于没有了曹操这一路诸侯,荀文若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那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了。

        不过对于荀彧的这个问题,刘轩连回答都懒得回答,只是故作高深的笑了笑:“文若心知肚明,何必多此一问?”

        这个回答听起来有点让人不爽,不过荀彧却对此非常满意。

        刘轩的这个回答虽然什么也没说,可实际上却将这位新皇帝接下来的打算给明明白白的袒露在了他的面前。

        董卓势大,坐拥西北之地,比邻长安,然这么宽广的地区,肯定需要手下去治理,他自己身在雒阳,实际上无形中就与自己的势力出现了脱节。

        一时半刻还瞧不出什么,但久而久之,他那些手下心中难免会生出点异心,那时候是否还会遵照董卓之命行事,那就完全说不准了。

        在荀彧心中,只要董卓一日不离雒阳,那么他对于西北诸军的掌控就一天比天低,等到最后这西北诸路兵马,将尽数不归董卓统辖——若是有人在暗中使点手段什么的,那么这个过程会更加快速。

        没了西北诸军支持,董卓能依仗的就只有他带到雒阳中的这些兵马——这些兵马虽然让人头疼,却并非不能对付。旁的不说,那吕布既然可以反了丁原,就同样能够反了董卓,无非就是需要更大的利益让他动心。

        曹操帐下更有羽林军在手,有羽林虎贲,足以抗衡董卓的兵马,然后再以雷霆万钧之势诛杀首恶,其兵自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收拾残局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荀彧心中就已经出现了一整套的谋划和布局,不过他认为这套布局是刘轩早就定好的,自己只是猜到了罢了,心中吃惊的时候也暗中佩服。

        “这新皇帝不声不响间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了!”

        曹操与新帝之间关系亲密他早就得知。自己同族从子黄门侍郎荀攸,因为职责所在,最是容易知晓这些事情,早就暗中与他说了此事。

        正是有了这个消息,荀彧才能有这样的推测。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虽然猜中了不少,但与刘轩真正的计划依旧差了许多。

        “文若还是先说说,以这一路诸侯的实力,想要执掌天下,该当如何?”

        刘轩将自己比做一路诸侯,荀彧心中也是颇为赞同——虽然刘轩是天子,但是天下诸侯却不遵号令,调动不得,那么天子能够动用的实力真不比一诸侯多多少。

        这么说来,刘轩要问自己的根本就不是对付董卓之类的事情,反而是之后应该如何重新掌控天下。

        “此正是我所擅长!”

        凝神在图上看了一阵,荀彧却发现这当中的一路诸侯,若真想按照诸侯的方式一点点将江山打下来,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因为身处四战之地,上下左右都与一路甚至几路诸侯紧连,偏生自己实力有限,若是主攻一面,另外三面却难免被人趁势攻入。

        到了此时,荀彧才意识到天子所面临之危局,比自己当初所想的还要险恶的多——若天下诸侯齐齐起了不臣之心,朝廷怕是顷刻间就会粉身碎骨。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稍微好一点的就是天下诸侯视朝廷为无物,然后各自征伐不休,不过朝廷那时候依旧是自保有余,无力出兵平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诸侯们互相吞并,一直到强大到了朝廷都招架不了的时候,那么皇室气数也就到头了。

        “或者依附于某一诸侯?”

        只是才想到就立刻否认,这样一来岂非与眼下别无二致?谁能保证那些诸侯就一定比董卓好,并且忠于汉室?

        想了一阵,最后只想到了一个办法:“似乎只有先将一面弃之不顾,倾尽全力主攻一面。”

        荀彧毕竟是这个时代乃至未来几十年内最出色的战略家之一,很快就想到了最合适的方法。

        这也与刘轩真正的谋划相符。

        “那文若以为,当主攻哪一方向?”

        此时荀彧思路急速转动,一时不查下竟然忘了这只是一张随手画出的草图,而且自然而然的将心中那些对应的‘诸侯’给说了出来。

        “当先取关中并西北之地,这样可依托潼关天险,以绝东面诸侯进犯之心。”不提先打关东,自然是结合了当今情势。天子一旦诛杀董卓,那么与董卓一系人马基本就处于敌对状态,这种状况再去招惹关东诸侯?莫非是想遭两方诸侯同时夹击吗?

        一边说,一边以手指先后点了几个圈圈:“李傕、郭汜虽然久在董卓麾下,然其二人手掌大权,未尝没有独掌一方大权之心,只要稍微舍些虚名,当可稳住这二人。张济、樊稠也差不太多,只是为了防止这几人相互依靠,若有可能的话,最好还是将二人调去别处。”

        “只是牛辅为董卓女婿,势必不死不休……”说到半途,荀彧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这一番话若是传了出去,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更何况,刚才他那一番谋划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完全舍弃了京师雒阳,迁都倒不是不行,但似这等类似避难一般的迁都,实在大损皇室威严——天子若因此震怒而责罚于他,他也只能认罪。

        却不知道刘轩本来还头疼如何让荀彧接受舍弃京师迁往长安这一点,还不能叫他认为是天子无能被董卓裹挟,却不想荀彧适才只从战略方向考虑,从一开始就将雒阳给扔到了一旁。

        “臣有罪!”

        荀彧醒悟过来自己一番话给自己惹来了祸患,纵使他自己不怕死,也得为荀氏一族考虑,若因此牵连了族人,那还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一游戏罢了,又何罪之有?”

        刘轩当然不会怪罪,抬手让荀彧起身,荀彧见皇帝是真不生气,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不过心中对这位新帝的气度又有了新的评价——可不是随便什么皇帝听到臣子让你迁都避祸都不动怒的。

        除此之外,荀彧还发现由始至终,这位年轻天子都没把那权倾朝堂的董卓放在眼里过,本来近些时日升起的弃官之想法,渐渐的淡了不少。

        “不若暂且留在朝中,且看看这朝堂上又有哪些变化。”

        ********************

        p.s:咱家刘轩帐下勉强也算是有文有武了。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