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23章 选妃立后

第23章 选妃立后

        刘轩整理完头脑中的思路,同时将龙气还散绕在周围的龙气尽数收拢进体内,勉强在那龙蛋周围凝聚了丝丝烟气——所谓的温养龙蛋,靠的就是这些环绕龙蛋周围的龙气,若龙气稀薄,想要孕育出幼龙就需要更长时间,甚至有可能一直也无法度过这个阶段。

        可若是龙气强盛,这个阶段自然会更快的度过,所以并不是说刘轩只能枯等,他依旧需要勤加修炼,才能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度过这个尴尬的阶段。

        此时已是早晨,晨光从窗户中透射进来,照在刘轩身上只觉得微微有点暖,不过当刘轩起身将窗户打开后,那一阵如刀子般的冷风还是在提醒着他此时已经濒临入冬。

        起身、洗漱以及穿衣,种种事情都不需要他费神,周围的宫女们非常熟练的将这些事情做好,刘轩要做的仅仅是充当一个任人摆弄的大号娃娃,等到宫女散到两旁,这一堆琐碎事也都全都完毕。

        身上的衣服款式上没什么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当是头上戴的帝冕,一排珠帘悬在额前,虽然不阻挡视线,可依旧让刘轩觉得有点不舒服——脑袋上顶这么个东西,能舒服才叫奇怪。

        奈何这是帝王的象征,刘轩就算想要做出改变,此时也不是合适的时机——他登基为帝不到一天,什么功绩都没有,朝中大臣也处于观望态势,即便有几个愿意辅佐自己的也是基于‘汉室’这个大义,而不是因为他真的是这些人认可的贤明帝王。

        “不过,在做明君之前,还需要低调发展自家势力!”

        董卓的问题并不难解决,哪怕刘轩手中没有兵马,想要对付董卓也并不是什么难事——董卓纵使兵强马壮,可是他势力越庞大,就代表他越好收拾。

        势力庞大就代表他手下的派系会越来越多,等到那个时候,只要董卓一死,他手下那庞大的势力立刻就会分崩离析,自己只要稍作拉拢那群人就不会执着帮董卓报仇,甚至稍微许点好处,这群人还能为刘轩所用。

        而身为帝王,想要诛杀董卓也不难。董卓就算在小心,出入都以兵卒护卫,可是那朝堂之上议政的时候,总不能还有兵马护卫吧?

        刘轩自信,以自己的实力随时随地可以将董卓斩于殿前,哪怕他有吕布护着也是一样——更何况吕布到时候还会不会护着董卓都是两说。

        出了寝宫,曹苞立刻凑到近前:“陛下,今日依旧在德阳殿议事?”

        汉朝初时以长安为都,后迁雒阳(又因为五行学说,将洛阳改为雒阳),初时又以南宫为议政之所,后灵帝贪图享乐,就将议政之处改在了北宫德阳殿,目前群臣也都习惯去德阳殿议事,刘轩也没兴趣天天从北跑到南,就依照这个习惯继续下去了。

        “何况,雒阳皇宫,也用不了多久了!”

        今年是中平六年,因为新君登基,所以要改元。

        刘辩登基后就改过,然短短半年不到光景,改了数次,俨然如同闹剧一般。

        这次刘轩登基,他可不希望自己上台后年号也是改来改去——他甚至希望自己的年后如那公元纪年一样,恒久的存在下去。

        不过他知道这个事情现在急不得,起码眼下改元这事情还轮不到他做主,自己还在往德阳殿那边走,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宦官就凑了上来。

        左右早有人要上前拦下,不过刘轩一眼就瞧出来人乃是被自己保下的张让,便挥手斥退左右,让张让近前。

        要说这一场大乱,把持朝纲的十常侍被杀了个一干二净,本来张让也是没跑的,却被刘轩给保了下来。

        后来朝堂有大臣提出要将张让抓捕下狱,但却被刘轩给拦了下来。加上当时众官诛杀十常侍的时候使的手段恶了皇室,刘轩以梁王之身又保证会禀明天子,将张让侯爵削去,贬为中黄门,再不掌重权,众官这才捏着鼻子认了这事。

        对于张让来说,虽然一身荣华尽去,但却保住了一条性命,这比什么都重要。何况刘轩并没有派人收刮张让这些年积攒的家财,所以张让对这个结果也很是满意,只寻思日后做个富家翁,安享晚年也就是了。

        那时候张让还当自己会随梁王离京,却没想到这事情变化如此之奇妙,没一个月的功夫,梁王登基,张让竟然起起浮浮又回到了汉王朝的权利中心处。

        好在他脑子清醒,知道自己恶了名声,文武百官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这时候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刘轩,因此是想尽办法讨好刘轩,这才登基第一天,张让天没亮就四处奔走,凭借当初的关系人脉,打听到了许多事情,这是赶来和刘轩禀报来了。

        “群臣商议,改元永汉!”实际上张让能打听到的时候也有限,不过他总得表个姿态,自己还是有用之身,能给新皇帝办事,要不然他真的再无容身之处。他可不觉得离了刘轩周围自己还能活,此时要是独身出宫,怕是连京城还没走出去就会变成一摊肉泥。

        “永汉?”刘轩耸了耸眉毛:“一般般吧!”

        张让嘿嘿赔笑,对这话题他可不好开口,皇帝觉得一般,可大臣们都商定了,总不能因为新君一句话就又改了吧?

        “另外,诸公觉得,陛下年已及冠,可正宫皇后之位空悬,那选立嫔妃一事需要抓紧了!”

        说到这点,张让也不免好奇的瞧了这刘轩几眼,心道这位新君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要说他原本过的比较清苦,但再清苦好歹也是皇子,身旁并不缺少那相貌清丽的年轻宫女。若他开口,这些宫女谁会不从?

        宫女又不傻,入了皇宫除了为了有一安稳的活计讨生,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凤凰吗?皇帝他老人家眼光高,身边又不缺绝色佳人,那皇子才是大多宫女期盼的对象。

        就算登不上帝位也能有一王位在身,成王妃不行,就算被皇子看重纳入房中,那一辈子吃穿不愁也是许多宫女的期盼。

        偏偏这位大皇子竟然一直洁身自好,莫说将某位宫女纳入房中,平日里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好似当这些女孩子都不存在一样。

        如此这般,莫说寻常人觉得他不正常,就算是那些号称君子的文人儒士也好奇:“这货不会真有病吧?”

        只不过那时候刘轩不过一皇子,不受重视,他爱怎样是他自己的事情,也没人在意!可如今不同,刘轩登基为帝,若说一王侯的王妃还轮不到他们插嘴的话,这皇后之事可事关皇室传承,甚至还关系到朝堂势力变化,由不得他们不着急,所以刘轩一登基,众人立刻意识到这事的重要,急忙忙议论起来。

        这具体得出什么结论,张让也没打听到,不过刘轩一在德阳殿中见到群臣,都没说上几句话,群臣立刻就将话题转到了这选妃立后的事情上去了。

        “此事事关皇室血脉传承,陛下须得早做决断!”

        这番话似乎是为他们刘家好,可是随后一句就暴露出来其真实意图了:“郑侍郎有女甚贤,可入宫为妃……”

        刘轩高坐帝位,神色不变,旁边张让则凑近低声道:“郑侍郎就是郑泰,原在大将军帐下辅政,这次应当是原大将军一系之谋划,欲荐女为妃,以稳自身权势。”

        点了点头,心中暗喜:“这张让的确没有救错,有此人在旁,这朝堂中的势力倒是清楚了许多!”

        刘轩一直低调行事,而带来的后果就是他对这朝堂之上很是陌生,眼下他就只知道董卓自成一系,而且权柄最重。

        还有一帮子老臣虽然忠于汉室,但其中也有区别——王允、杨彪等人就很重视自己的利益,他们在自己的利益有保障下才会为天子尽忠;而皇甫嵩、朱儁则是那种国家利益大于一切的忠臣。

        除此之外,什么大将军的遗留派,还有原本就与大将军不对眼派,还有两头不参合的中立派以及哪边强势就往哪边倒的墙头草派。

        这些事情刘轩一概不清楚,但张让却是门清,有他在旁边伺候着,刘轩也可以尽快摸清楚朝中局势,确定哪些人可以拉拢,哪些人必须清除出朝堂中去。

        “你可听说过郑泰之女?”

        张让寻思了下,立刻就道:“素有贤名,不过却不曾听说过有什么貌美的流言传出!”

        刘轩点了点头,不说什么,底下进言之人见皇帝不答,也知道皇帝对他的提议没兴趣,不过还犹自不放弃:“此事事关汉室兴亡、江山社稷,还望陛下慎而重之!”

        “这群家伙如今时节就懂得用江山社稷压人了?”

        心中暗骂了几句,刘轩又见好几人进言,都说的是立后选妃的事情,推荐的人也五花八门,可仔细一分析立刻就发现,这些人推荐的女子都是同派系或者交好之人的女儿,这种女子就算真送进宫来,刘轩瞧着也不会顺心。

        瞧了一圈,突然眼光一亮,开口道:“闻蔡伯喈家有女甚贤,且颇具才名,吾素有所闻,当可为正宫皇后。”

        此言一出,满堂诸公齐齐转头,全都望向一直不出声在那里装雕塑的尚书蔡邕。

        ********************

        p.s:以蔡家妹子之名召唤,砸向我吧,推荐票!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