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史上第一暴君 > 第20章 两家火并

第20章 两家火并

        次日的朝堂议事,与刘轩没什么关系,不过如今这皇城之中,四处漏风,根本藏不住半点消息,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朝堂上所发生的事情尽数传到了刘轩的耳中。

        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变故,众多大臣该议事议事,该抓权抓权——昨日那一场大乱,有一部分人逃难离京,其中不乏一些京中的中低层官吏。

        其中以武职最多——那一场大乱,傻瓜都知道事后要追究责任,一般倒霉的都是这些底层的家伙,所以能早跑就早跑了,还有一种就是参与了那场混乱,趁机抢掠,事后没被抓到不代表就安全了,所以也都趁机跑掉。

        此时京中诸军虽然建制犹在,但是无论兵员还是营中将校,都空缺无数,朝中诸臣都想趁机安排一些亲近人士去军中。

        这些事情,何太后早与刘轩商谈过,知道要想拉拢这些臣子,适当的甜头还是要给的,所以只要不谈羽林军,诸公所奏一概准许,众大臣一个个都是人精,瞧见这情况哪里还不明白太后的意思?

        心中都不需要细想,眨眼的功夫就有了定计,随后不停试探,很快就知晓了太后的底线是那羽林军。

        “今京中诸军唯北军五校与羽林、虎贲最为要紧,虎贲在袁公路手上,非太后与天子亲信,看来这羽林军是决计不会再放手了!”

        司徒王允想了片刻,就明白了其中关键,不过太后不肯放手是一回事,究竟交给何人是另外一回事,若太后又想用宦官掌禁军,那决计是不行的。

        与周围诸公互相换了一个眼色,众人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达成了共识——无论如何,这军不能叫宦官抢去。

        最后当何太后提出:封议郎曹操为羽林中郎将,执掌羽林军并羽林孤儿两部!的时候,诸公也是齐齐一怔。

        “曹操?”

        这一下众人心思就各不相同,其中对曹操有所了解的在心中思量,曹操执掌羽林军,对自己是有益还是有害?不了解的则是偷偷打量那些似有所悟之人,然后仔细观察这些人的神色,期望能够得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不过不管如何,众人没有一个去观察少年皇帝的,就只有董卓除外——董卓身为凉州刺史,领兵进京护驾,这朝堂上没有他的席位,然此时非一般时候,还是安排了他的坐席,共议大事。谁叫董卓一进京就把京中大部兵马给控制住了。

        董卓从入殿以来,就一直在观察少帝的表现,此时心中已经有了结论:“登基半年,却毫无天子威仪,群臣中除了少数几人,议事也从不问皇帝意见——说是禀报皇帝知晓,实际上却是询问太后意思。这般看来,废帝之事当可行!”

        心中有了决断,就不再关注群臣所议之事,只有提到羽林中郎将一职的时候,董卓才抬眼偷瞧了下太后:“看来迟则生变,当速断!”

        当群臣离开德阳殿之后,董卓立刻招呼众人去他那里饮宴,这事情几乎没有做任何掩饰,诸公虽然心有不满,但也没人想得罪这个实力派人物,因此都点头应允,所以这一群人在皇宫中议完了事情,又去董卓那里饮酒议事——这一次刘轩一样探听到了其中详情,纵使董卓将宅邸喂的水桶一般,却同样奈何不得他手中的白鹤。

        等月亮高挂,星光点点之时,白鹤归来,带来的消息与刘轩所预料的事情分毫不差:“董卓果然欲行废立之事了,不过没想到,群臣中竟然没什么人反对!”

        一切就如刘轩所想的那般,董卓与朝中诸公并诸多进京的勤王之师同在府中饮宴,这府邸自然是混乱中占来的,正是大将军何进原本所居的府邸,如今被董卓直接占了去,却没人敢出言。加上何进已死,他那一派势力更是分崩离析,也没人愿意出这个头。

        众人饮了没一会儿,董卓就开门见山的提出了废立之事——董卓也是军中出身,同样不喜欢那些弯弯绕,做事情直来直去的反而更畅快。加上京中数他实力最强,谁又敢说个不字?

        果然,废帝之事一提,群臣尽皆沉默,他们倒不是赞同董卓的建议,只是眼下形势如此,谁敢做那出头鸟?

        通过纸鹤所瞧于脑中再现了当时场景,刘轩冷笑道:“朝中诸公忠心者不过二三人罢了!”

        果然,片刻后跳出来反对的都是刘轩想到的那几位,不过最先跳出来反对的,还是手上有兵,白天时才赶到京师的并州刺史丁原。

        再后面的事情,刘轩也只是随意一看,他知道明日开始就是董卓和丁原死掐,而且丁原很可能依旧如‘历史’上一般被董卓给收拾掉,旗下兵马还会被董卓吞并许多——不过他隐约记得,丁原兵马虽然被董卓吞了一些,但大半却散去了,这些士兵都是并州精锐,久与匈奴作战,若这么放弃似乎太过可惜?

        除了这些兵马,刘轩更在意的是那身长九尺,器宇轩昂,一看就是人中豪杰的大将——就这卖相,不用问都知道这就是号称三国第一猛将的吕布吕奉先。

        关于吕布,刘轩自打确定了自己所在的时期就在寻思:若能将吕布收归己用,再不愁无大将可用!

        只不过那时候离吕布太远,所以他就将注意力放在了更近一点的曹操身上,直到今日吕布进京,早年的想法又开始冒了出来。

        “吕布这种性格,不外呼就是追求更好的待遇,在自己以前生活过那个时代来瞧,还真算不得什么!唯一比较糟糕的就是吕布每次跳槽都把前东家给弄死,这点太让人忌讳。”

        摸了摸下巴,喝口凉水清醒清醒好整理下自己的思路。

        “不过,天下间诸人能给吕布的,我都能给!而天下诸公给不得的,我也能给,这论待遇,谁能比的过当今天子?”

        虽然说汉末群雄并立,然天子却始终只有一位,在三国之势呈现之前,汉皇帝依旧是名义上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更何况刘轩若登基为帝,肯定不会只做那摆设一般的皇帝,而是要将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那样的话权柄更盛,天下间谁人能比?

        “这般算来,将吕布收归帐下,也并非不能!”

        带着这般想法,刘轩稀里糊涂的就在榻上睡了过去,不过第二日一早就精神抖擞的将曹操给喊了来。

        此时曹操已升任羽林中郎将,按照汉朝官职体系,受制于九卿之一的光禄勋,而在昨日朝堂议事上,何太后直接将卢植升任为光禄勋,这样的话名义上汉王朝的中央军系统都是亲近刘轩的。

        其实最开始何太后属意皇甫嵩任此职,不过董卓与皇甫嵩素有嫌隙,因此执意反对下只好以卢植担任——卢植于朝中素有人望,加上众人都知卢植忠于汉室,他担任此职反而让诸公都觉得满意,便齐齐开口赞同。

        曹操一到,刘轩便先开口恭喜:“孟德任羽林中郎将,今后可尽展一身才学!”

        “多谢殿下!”他知道自己这职位是刘轩帮他争取到的,虽然昨日细想一番已经知道了刘轩如何做到,但他不得不承认,纵然知晓,旁人也无法复制刘轩的所作所为,毕竟那皇室宗亲、又是天子兄长的身份不是每个人都有。

        双方一坐好,曹操就道:“殿下可知,今日天一亮,并州刺史丁原便在城外叫阵董卓,两家现下这眼瞅着就要火并了!”

        “哦?”刘轩不意外他们两家会打起来,他意外的是那丁原竟然这么着急?那又是所图为何?莫非这丁原瞧出夜长梦多,若叫董卓将京中兵马消化了,那就更加动他不得,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

        曹操一直观察着刘轩表情,看他这反应,就知道这位梁王早就知道了消息,因为刘轩虽然惊讶,却并非那种大惊,就好像听到隔壁家谁谁出门了一样那种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孟德以为,谁胜谁败?”

        曹操沉吟片刻,却想不到太多,只得摇头:“两家兵马都是边军精锐,又各有猛将统率,胜败实属难料!”

        刘轩知道这不是曹操眼光不行,实在是谁也想不到董卓会将丁原帐下头号大将给挖了过去,甚至还附赠了丁原的人头,所以曹操认为胜败难料也是正常。

        随后两人就没在这事情上纠缠,反而是询问起曹操准备如何整顿羽林军。

        “操昨日修书数封,将族中同辈兄弟中擅弓马者唤来,不过要等待些时日才行!”如今交通不便,书信往来也极为缓慢,曹操那几个兄弟即便接到书信后立刻赶来,最快也要月余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羽林军虽然归曹操节制,但想要做点什么也是不行。

        对此刘轩也无可奈何,他心中倒是知道不少日后的猛将,但这些人如何去找先不说,他们可没一个住在雒阳城中,派人去找一样耗时日久,属于远水解不了近渴。

        “既然如此,也不必着急,坐看董卓与丁原那一场大戏便是!”

        曹操听了这句话,立刻就明白过来无论董卓还是丁原,刘轩都是不喜欢。不过想想也是,这两人身为替朝廷巡视一方的刺史,竟然领着兵马在朝廷京师外面火并,究竟将朝廷与皇室威严置于何地?

        只这一点就可以确定,无论谁赢了,即便嚣张的了一时,以后等刘轩腾开手来,也断然不会有好下场。

  http://www.wxguan.com/wenzhang/0/29/201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